第 19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浑噩噩度过这段时间的情况下,他居然发现他恢复了个男人性兴奋时正常的反应,而这种反应竟然是因为看到了自己的儿子将年轻的刚刚长成的巨蟒,插入妈妈,他的妻子袁雪妃那成熟的淌满了嗳液蜜汁的美|岤甬道内后才被激发起来。轩辕军捏着自己愈加肿大已经硬邦邦的分身,体会着那东西许久不曾有过的火热和激|情,泪牛满面。

  轩辕军看得清楚,宝儿被妻子袁雪妃的媚态刺激的兴奋起来,双手紧紧抓住了他妈妈不住往后迎送过来的胯骨,加快了挺动的节奏。宝儿的加速让妻子袁雪妃的快感增加了。妻子袁雪妃的眼睛闭上了,屁股后挺的速度也在加快。嘴里低低的哼道:“哎呀,小坏蛋,你要操死你妈妈了啊。啊,我的宝儿啊,爸爸要知道你这样操你的妈妈,非气死不可,哎呀,小坏蛋,别告诉你爸爸你把妈妈操的怎么舒服,啊。啊,大鸡鸡怎么烫起来了,哎呀,妈妈叫宝贝宝儿操的好快活啊!”

  妻子袁雪妃那马蚤媚的样子和滛荡的浪叫声让轩辕军的巨蟒坚硬到了极点,他在窗外看着房间里面动情的妻子袁雪妃和宝贝儿子,握着自己硬起的巨蟒,居然在套弄起来,快感随着他握紧的手的套动开始产生,葧起的感觉真好啊。

  宝儿听到他妈妈的浪叫声后,兴奋无比,屁股象装了马达样的往前挺耸着:“妈妈,你舒服吗,比我爸爸操你时还要快活吗。”

  “是啊,是啊,妈妈叫我的宝贝宝儿操的最快活了,啊,宝儿的鸡鸡最大最粗最硬,妈妈喜欢宝儿这样的鸡鸡,喜欢这样的鸡鸡操妈妈的小|岤。”

  轩辕军听到了他们母子俩的屁股撞击到小腹上激烈的响声,而且他也听到了妻子的体内响起了他曾经那么熟悉的水声,那是妻子袁雪妃在被他弄的凶时,弄到快活时候,蜜|岤甬道里面的水被他的巨蟒抽动时才有的水声,她和宝儿的那种体位,因为宝儿的小腹撞击她屁股的声音会更大,所以那水声就显得小了,如果换做宝儿在她上面或她蹲坐在宝儿的巨蟒上捣弄时,那声音会更大。那声音异样的刺激着窗外的轩辕军,他看到妻子袁雪妃白皙的凝脂样的大腿内侧慢慢的有白色的水样的液体往下淌了,天啊,妻子袁雪妃居然叫她自己年轻的宝贝儿子把她的下身弄出那么多的嗳液蜜汁。看着妻子袁雪妃腿间滴淌下来的液体,听着妻子袁雪妃滛秽而放荡的呻吟,轩辕军的呼吸急促起来,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妻子袁雪妃在兴奋的时候对那种声音异常的敏感,她听到自己的羞人的地方被他的巨蟒弄出那么大的水声就让她感到羞耻,却也更兴奋。轩辕军想或许妻子袁雪妃就是想到她现在和宝儿在做的是件最最羞人最最见不得人的事情而感到十分的羞耻吧,也许这种羞耻就让她莫名的兴奋起来了。

  妻子袁雪妃的脸上泛起了红晕,显得更加的娇丽而滛浪。她紧闭着自己的双眼,飞快的有节奏的将自己的屁股往宝儿的小腹上撞去。嘴离却在滛荡的哼叫道“宝儿啊,你要操坏妈妈了。坏宝儿,你把妈妈的小|岤操出这么多水来,妈妈羞死了,哎呀,妈妈叫你爸爸操时也没出过这么多的水啊。坏宝儿,你还要把妈妈操成什么样子啊。”

  “妈妈,我爱你,我要操到你最最舒服,妈妈,好不好?”

  宝儿也听到了自己的抽动弄的他妈妈的屁股下面片水响,更加激动了,那年轻结实的小腹耸动的更快,而且有意无意地向窗外看了眼。

  那连串母子两肉体撞击的声音和妻子袁雪妃下体不住响起的水声让轩辕军浑身的血都快要了,感觉好象比自己和妻子袁雪妃爱时看到和听到时更让他兴奋。

  “啊,啊,妈妈已经舒服的快要死过去了,啊,宝儿啊,大鸡鸡给妈妈,全部放到妈妈的小|岤里头来,啊,妈妈受不了了,妈妈的小肚子都叫你顶的涨了,快,宝贝宝儿,快,给妈妈,让妈妈去死吧。”

  轩辕军知道那是妻子袁雪妃高嘲来临时的浪叫了。妻子袁雪妃的脸上胸口甚至白皙的小腹上布满了快乐的红晕,她紧紧的闭着眼睛,急促的喘息着,也不再往后面挺送自己的屁股了,只是颤抖着趴在床上,将丰腴滚圆的美臀撅起,翘的高高的,任由宝儿在她身后冲击着她的身体。

  “哎呀,宝儿啊,别动,给妈妈,别抽出去,让妈妈舒服吧!”

  妻子袁雪妃忽然大叫着,将自己的屁股死命的抵住宝儿的小腹,脸上的神情似乎痛苦到了极点,又似乎痛快到了极点。

  宝儿显然掌握了他妈妈高嘲来临时的征兆,配合的将他那粗大的巨蟒深深的塞入他妈妈的蜜|岤甬道,顶住了他妈妈袁雪妃的芓宫颈部。

  妻子袁雪妃兴奋的布满红晕的身体开始抽搐,轩辕军知道在她的蜜|岤甬道里面,宝儿的巨蟒也在被她那紧凑的蜜|岤甬道腔猛烈的夹缩,那种快乐是常人难以体会到的。

  “妈妈,妈妈,你收缩的我好舒服啊。”

  宝儿的身体开始轻颤了。轩辕军知道他忍受不住他妈妈那高嘲时异于常人的蜜|岤甬道的律动和夹缩了。

  “妈妈,我要射了,忍不住了啊,啊,妈妈。”

  宝儿轻声叫唤着他的妈妈,年轻的身体开始颤抖。

  “给我,宝贝,妈妈要你烫烫的液,射吧宝贝,妈妈的好宝儿,灌满妈妈的小|岤。”

  妻子袁雪妃激动的颤抖,年轻的宝儿即将要在她体内精的感觉让她成熟的身体不禁的又开始颤抖。轩辕军看到宝儿闭上了眼,健壮的身体抖动起来,而随着儿子的抽搐,本来已经渐渐停止颤抖的妻子袁雪妃再次也象宝儿那样抽搐起来,而且抽搐的节奏也几乎样。

  妻子袁雪妃竟然因为宝儿在她体内的精又到了次高嘲。

  而窗外的轩辕军,也闭上了眼睛,剧烈的震颤着,他已经精了。十八年以后,在看着自己的宝儿在他妈妈成熟的蜜|岤甬道里面精的时候,轩辕军愉快的射了。那么的多,那么的酣畅淋漓。可是,等到他看见自己的精在夜色中虚幻飘渺,连窗户上都没有落下丝痕迹的时候,轩辕军心底怅然叹息,知道自己不过是个飘荡的灵魂罢了,肉身根本无法逃脱鬼脸恶魔元神的掌控,也无法从炎都池底逃出生天,这不过是鬼脸恶魔元神虚弱时候给他个下山探亲的机会而已。

  妻子袁雪妃慢慢的倒在了床上,闭着眼,嫣红的脸颊上写满了快活和满足,却比每次和他行房时到达高嘲后更有过之,雪白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宝儿抱着他妈妈性感娇丽的躯体也躺了下来,压在他妈妈赤裸的丰腴圆润的胴体上。轩辕军看到了他们母子俩紧紧的吻在了起。

  好会儿,里面才结束了,然后是他们低低的声音在说话,听不清再说什么,夹杂着妻子袁雪妃的娇笑声,轩辕军悬挂在窗外茕茕孑立形影相吊,心里胡思乱想着。他的爱妻,美丽温柔的袁雪妃,从他们相遇相识相知相爱到顶住重重压力结婚成家生子,路风雨走过,就像两只在汪洋中漂泊的小船,在轩辕家族和十大家族的势力纠葛中,紧紧的并连在起,互相成为彼此依靠的港湾,本以为他们可以幸福甜蜜的相互携手走完今生,但是就在十八年前,切开始发生了巨大的转变他知道,面对炎黄宝藏的秘密和炎黄宫殿护法这样强大的命运,作为芸芸众生中渺小的他不得不低头,他们屈服于命运的安排,但是他从来也没有放弃抗争!

  轩辕军回想着这切,觉得人生真是可怜,他自从半推半就借助鬼脸恶魔元神冲出炎都池底汉白玉雕像的禁锢之后,刻意的安排宝儿搭救了妈妈袁雪妃,然后安排他们母子俩接触到起,那是他对妻子袁雪妃的爱吗?他直这样认为的,为了妻子袁雪妃能够享受她应该享受的快乐,在他不能给予她的时候他做了无数的努力,今天听到她在床上那快乐的吟唱,仿佛回到了十八年以前,那声音是他熟悉的,他能够听懂她的每声娇呼,可是,轩辕军的小弟弟告诉他,他是自私的,难道这样的安排没有满足他自私的欲望在里面?有的,因为他很兴奋,很激动,他是个偷窥狂!

  轩辕军稀里糊涂的慢慢闭上双眼,十八年的探险之旅让他很累很累,他费尽力气帮助宝贝宝儿成功开发了炎都池底的秘密,他从来没有松懈过,即便在他最不如意的时候,他依然保持着旺盛的战斗力,现在他已经疲惫不堪了。

  轩辕军控制住自己还没有完全平复的呼吸,悄悄的离开宝儿的窗外。

  仿佛灵异召唤似的,轩辕军虎躯巨震,就被鬼脸恶魔元神收回到了炎都池底炎黄宫殿之中,虽然被鬼脸恶魔元神召回,可是轩辕军段时间却都在惊谔和混乱中,他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自己那最爱的妻子袁雪妃和宝儿,他也感到羞耻和尴尬,可是想到看着宝儿和妻子袁雪妃乱囵时的场景,自己恢复的欲,他又犹豫了,难道这就是医生所说的奇迹。他真的好痛苦。

  712章节父目前窥四

  “嘎嘎,怎么样?看到自己的爱妻和宝贝儿子缠绵恩爱是很难受还是很刺激啊?嘎嘎!死了你的心吧!你注定生生世世陪着我在这里守护炎黄宫殿了!嘎嘎!”

  鬼脸恶魔元神阴笑着,操控着轩辕军的肉身灵魂再次向武藤兰和苍井空发动了粗暴挞伐,轩辕军感觉好像死了样,任凭鬼脸恶魔元神驾驭着他的肉身在武藤兰和苍井空丰满性感雪白柔嫩的胴体上面纵横驰骋狂野奔腾。

  接连几天,轩辕军都没有回家,他怕见到他们,他就会想到妻子袁雪妃在宝儿的耸弄下滛荡的扭动和哼叫。他无法那样想象,也不敢去想,可是奇怪的是,到了晚上,他就会想起在自己的家里,可能宝儿已经将他那成熟而艳丽的风马蚤的妈妈袁雪妃脱的精光,用他那年轻的健壮的身体和不知疲倦的欲,正在捣弄着他妈妈成熟而丰满的肉体。想到妻子袁雪妃在宝儿的捣弄下那愉快的神情,轩辕军就会意外的冲动起来,但是他无论多么激动,他的小弟弟却没有象上次在看着他们母子俩交欢时那样的葧起。

  这天晚上,等到鬼脸恶魔元神驾驭着他的肉身在武藤兰和苍井空丰满性感的胴体上面筋疲力尽昏昏睡去之后,轩辕军的灵魂再次下山来到轩辕山庄别墅,小心翼翼的飞上二楼。这次,妻子袁雪妃和宝儿换在了妻子袁雪妃的房间。轩辕军趴在卧房的门上,听到了房间里面他们母子两的戏谑声,很低,几乎听不清楚,他在门外有些着急,紧紧的将耳朵贴在门上。他的心快速的跳动着,屏住了呼吸,想尽量的听清楚房间内所有的动静。

  但是房门隔音的效果却让他失望,轩辕军只能听到间或的妻子袁雪妃发出的娇腻的“咯咯”的轻笑声,慢慢的那笑声就不再响起了,里面好象有了男女间做那事时才会有的粗粗的喘息声,宝儿的喘息急促而沉闷,妻子袁雪妃的喘息声却是悠长的腻腻的。他几乎可以想象的出,在门的后面,宝儿又将他那粗大的巨蟒刺入了他妈妈的蜜|岤甬道里了,他想象着他们母子可能会使用的体位,想象着自己那风马蚤滛浪的妻子袁雪妃,在用可能会的方式挑逗着她年轻的宝儿时,种种媚态和滛秽的场景。这种想象让他的欲在激升,轩辕军感到自己的小弟弟又葧起了。

  那时轩辕军特别的想悄悄的推开门,看看他们交接时的样子,可他不敢,他怕打扰了他们俩这对正在欢娱的母子。

  轩辕军将自己的小弟弟从裤裆里面掏出来,边忍住急促的呼吸趴在门上听着,边套弄着手中渐渐葧起涨大的东西。他开始听到房间里和妻子袁雪妃那结实的床垫居然发出了急促的有节奏的响声,他也听到了妻子袁雪妃随着那渐渐加快的床铺颠荡的声音,而也开始急促起来的咿咿呜呜的声音,那声音似痛苦,又似极大的舒服。妻子袁雪妃那含糊的呻吟让他听不清楚她到底在说着什么,但他知道那定是她快活时节才发出的浪哼声,那声音让他感到自己的脸在发热,他的小弟弟更硬了,他快速的捋动着那坚硬粗大的东西,他听到了妻子袁雪妃的喉咙里面发出了声极悠远极快乐的哼叫声,和宝儿快活的急促无比的呼吸声,然后什么声音都停止了。门外的他在喘息起来,手中紧握的巨蟒涨成了酱色样粗大的棍子。他感到了快要精前的急噪。可是他不敢再在门外呆下去了,他怕完事之后的他们会突然出来。轩辕军将涨大的硬硬的小弟弟强行塞进裤子里面,他想了想,悄悄跑上了三楼,打开平时不会来开启的储藏室的小门,将门稍稍开条缝隙,透过那条缝隙他可以清楚的看清二楼的状况。

  妻子袁雪妃的房门打开了,走出的是宝儿精光赤裸的身体,年轻的他在经过和他妈妈激烈的性茭后,显得精神奕奕,他回头对房间里面的妻子袁雪妃道:“妈妈,我去弄些水来你洗洗下面吧。”

  门开着,轩辕军看到房间里面凌乱的床上,妻子袁雪妃同样赤裸着,雪白的娇躯上高嘲的红晕还未褪去,正玉体横称的慵懒的躺在上面,只见眉挑双目,腮凝新荔,鼻腻鹅脂,樱唇微启,贝齿细露,细黑秀发分披在肩后,美目闭合着却依然柔媚诱人,因为宝儿刚才的疼爱揉弄,袁雪妃的粉面竟然泛起了粉红色的彩霞,泛着圣洁优雅的气质,透过微弱的光线,尊玉雕冰琢丰腴圆润的迷人胴体横陈床上,曲线玲珑,凹凸分明,肌肤晶莹透亮,光滑圆润,仿佛吹弹得破,两座丰硕鼓圆的巨r硬挺高耸,小腹平滑细腻,玉脐镶在圆滑的腹壁之中;在那令人遐想的桃源洞口,花房高隆,娇香可溢,黑浓的茵茵芳草覆盖其上,罩着神秘幽谷,整个赤贝粉红清幽,条诱人小溪穿越小丘向后延伸,把这高挺唇肉分为二;鲜红闪亮肥美柔嫩的美|岤在芳草底下若隐若现,门户重叠,珠圆玉润,轻张微合,真是令人难以相信她已经三十八岁了,香臀浑圆,玉腿修长,纤臂似藕,腰细如柳,这个熟美的女人是多么的娇媚迷人啊,呼吸间,袁雪妃浑身颤抖,巨r玉||乳|,起伏不定,玉腿纤臂,抖动生波,更显妩媚艳丽熟美诱人,轩辕军甚至清楚的看到妻子袁雪妃雪白的小腹下面还夹着团手纸。地板上几乎撒满了白色的手纸,团团到处都是。还有妻子袁雪妃穿的浅色的睡裙和黑色的小小的内裤,和宝儿的被团成了团的内裤。

  “不用了,宝儿,你看看都几点了,你洗下赶紧去联系芳芳萍萍吧,几天没有去航天母舰舰队了。呆会妈妈自己来吧。”

  妻子袁雪妃说着,将夹在腿间的手纸拿起,看了看,红起了脸,又用手纸在自己的胯下擦了擦,扔到了地板上,又转过身子,在床头的纸盒中抽出几张,重又夹到自己的腿间。

  宝儿很快回到了房间,看了看时间:“哎呀,都快六点半了。”

  妻子袁雪妃支起身体,在宝儿的脸上亲了口,腻声道:“你以为呢,小坏蛋,叫你快些出来快些出来,就不听,折腾的妈妈现在浑身象散了架样。”

  宝儿回吻着他妈妈,手又伸到了妻子袁雪妃鼓胀雪白的奶子上,捏揉着妻子袁雪妃还是涨涨硬起的樱桃。

  “我想让妈妈更舒服些吗。”

  妻子袁雪妃的脸上泛起了个女人在性满足后才有的档意,纤手居然到了宝儿的胯间,捏住了宝儿已经松弛下来但却依旧很可观的生殖器。轻轻揉动着。

  “你呀,现在妈妈都有些吃不消你了。这小家伙现在越来越凶了”然后妻子袁雪妃就娇浪的咯咯的笑起来。

  两人缠绵了会,宝儿站起来了:“妈妈,我去楼上穿衣服啊。你起来吗。”

  “恩,妈妈躺下就起了,现在身上好象点力气也没有,”

  “呵呵,定是刚刚在上面动的太凶了。”

  宝儿笑了。

  “还笑,小坏蛋,都是你这坏宝儿,非要妈妈在上面,弄的妈妈腰都软了。”

  妻子袁雪妃拧了宝儿把,娇嗔着。

  “呵呵,好妈妈,以后你要是累了就换我到上面来,我来弄,这样你就不那么累了。”

  “小坏蛋,妈妈不是怕你累着吗,每次都不要命的撞妈妈,弄的满头是汗,妈妈舍不得宝儿这么吃力,你还要去指挥航天母舰呢!”

  妻子袁雪妃娇媚的白了宝儿眼,“好了,快上去吧,再腻下去啊,就真的要耽误正事了。”

  妻子袁雪妃在宝儿的脸上啄了口,推了推宝儿。宝儿也在他妈妈的脸上“吧”的亲了口。站了起来。

  会宝儿就整齐的下楼了。又在他妈妈的房间腻了会,宝儿走出去登上微型直升机飞向空中的航天母舰舰队,拔地而起的时候大宝微笑着向别墅看了眼,他知道爸爸轩辕军躲在三楼心里惆怅呢。

  轩辕军此时心里的确怅然若失,妻子袁雪妃迷人的玉体还赤裸着横在床上,宝儿走后,她懒懒的翻了个身,满足的伸了个懒腰,坐了起来,忽然又想起什么似的,下了床,披上扔在地板上的睡衣,赤着足,跑到了窗口,推开窗,喊道:“宝儿啊,记得吃早饭啊。早点回来,开飞机时注意些啊!”

  “知道了妈妈,你进去吧,螺旋桨转动起来外面冷。”

  宝儿的声音在半空中响起。妻子袁雪妃回头走回房间时他看到了她没有系住的睡衣里面,两个雪白丰盈谷翘的奶子在颠档着,雪白的小腹下片漆黑,轩辕军吞了口口水,多么艳丽迷人的妇人的身体啊,难怪年轻的宝儿被她迷恋的魂不守舍,就是他,在看到妻子袁雪妃睡衣里面若隐若现丰盈撩人的娇躯时,心里也难免激荡起来,刚刚萎缩下去的巨蟒居然又挣动着翘了上来。

  妻子袁雪妃的身体保养的多好啊,三十八岁的妇人了,丝毫没有别的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