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9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都能想到宝儿的生殖器上此时定沾满了他妈妈蜜|岤甬道腔里面的分泌,湿滑的在他妈妈的体内抽送着,这种抽送也带给他妈妈无比的愉悦和快慰。

  “妈妈,舒服吗?我觉得鸡鸡好硬啊,好快乐。”

  “恩,宝贝,妈妈也好快活,|岤里面象要被你的鸡鸡钻出火来了,”

  “呵呵,才不,被我钻出好多水才是真的。”

  宝儿戏谑着,将下体绷的紧紧的,快速的在他妈妈的蜜|岤甬道内抽动着。

  “坏蛋,羞你妈妈了?”

  妻子袁雪妃的脸羞的绯红,雪白的屁股却不害羞的更加有力的往宝儿的身上送去。妻子袁雪妃的浪态让宝儿的兴奋提升,那坚实的屁股马上加大了力度和速度,飞快的往他妈妈的屁股上撞去,那快速的撞击立刻惹的妻子袁雪妃阵的娇哼。

  “恩,宝儿,好象妈妈又要不好了,哎呀,下面好酸啊,宝儿啊,你的鸡鸡怎么这么硬啊?蹭的妈妈里面都要酥掉了。”

  妻子袁雪妃的脸越红了,雪白的背部都出现了高嘲来临前红色的疹子。妻子袁雪妃的上身趴的更低,却将肥硕的屁股耸到了最高处,她不再去迎凑宝儿的撞击,只是低低的伏在沙发上,任由宝儿在她的屁股后面,奋力的用那年轻而坚硬的巨蟒在她越来越敏感的蜜|岤甬道内冲击着,磨蹭着。

  “妈妈,你要到了吗?下面好紧好热啊。舒服死了。”

  宝儿被妻子袁雪妃将要到高嘲的女体刺激的浑身颤抖,双手紧紧的握住了妻子袁雪妃纤细雪白的腰枝,将她妈妈快乐的颤抖着的丰硕的屁股紧紧的拉向自己,小腹更加快速的往那雪白的屁股上靠去。

  “啊,宝儿,妈妈又忍不住了,好舒服,里面叫你弄得要化了。好宝儿,来吧,别忍了,和妈妈起到,妈妈想被你热热的液灌满。”

  妻子袁雪妃的浪叫声大而滛荡,雪白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

  宝儿在哼了声后,将小腹紧紧的抵住了他妈妈雪白多肉的屁股,轩辕军看到宝儿结实的屁股在抽搐着,正在往她妈妈刚刚到达高嘲的依旧敏感的蜜|岤甬道腔里面,灌入他那年轻火热的液。宝儿那火热的液射入他妈妈的下体时,妻子袁雪妃的快乐达到了最高处。他看到了妻子袁雪妃哼叫着,整个身体都在跟随宝儿精的节奏抖动起来。

  轩辕军的快感也跟随他们母子的快乐达到最高,热热的液喷了出来。他闭上了眼,舒服的喘息。感到手上那热热的液体流出的感觉,看着那白白的液体,轩辕军竟然激动的流出了泪。是的,他真的恢复了,刚才的快感那么真切,那么的熟悉,在宝儿和他妈妈达到高嘲的时候他的身体竟然复原了。

  房间里面,妻子袁雪妃和宝儿已经依偎着进入了浴室。轩辕军知道在那关着的门后面,他们依旧在享受着男女间的激|情,他知道今夜对于他们也许是个不眠之夜。轩辕军闭上眼,边为自己的感官兴奋窃喜,边又为自己宝贝儿子和妻子袁雪妃间这种违背人伦的事情觉得羞耻甚至愤恨。他该怎么办啊?从今往后真的成了他们母子两爱的欢乐日子了。

  轩辕军听不大清楚他们在亲密的嘀咕什么,但他知道妻子袁雪妃和宝儿的感情已经是十分的融洽甚至有些让他嫉妒了。

  宝儿体贴的将洗澡水放好,然后要他的妈妈去洗澡。看的出宝儿在他妈妈的调教下,已经成了个真正的大男孩了,他高大魁梧,尽管眉宇间还透着稚气,但是不再是他以前熟悉的哪个小男孩了,性的威力是惊人的,它可以很快的完成个男孩到大男孩的转变。或许是习惯了也或许是因为在家里,他们甚至放肆到进去洗澡时竟然不把浴室的门关上。

  宝儿真的成熟了,他正体贴的帮他的妈妈除下那窄小的内裤,妻子袁雪妃满脸的幸福双手扶在宝儿宽厚的肩头,顺从的抬腿,让她的宝儿将自己的内裤从身上剥落,那样子就象以前他在给她宽衣解带般。宝儿忽然跪在了他妈妈的面前,将自己的脸凑到了妻子袁雪妃的胯间,妻子袁雪妃不好意思的躲闪着:“宝儿啊,还没有洗呢,有味道的。”

  “妈妈,我最喜欢你没洗的味道了,刚把你的内裤脱下时,我就嗅到了,好迷人的。”

  宝儿有些撒娇样抱着他妈妈丰满突翘的屁股,将脸埋的更深。轩辕军看到妻子忽然不再挣扎了,反而仰起了秀美的脸,闭上了眼睛,是了,定是宝儿的唇舌舔到了她的敏感之处了吧。宝儿的手从妻子袁雪妃的臀部移到了她的前面,妻子袁雪妃又抓住他的手,慢慢放到自己的胸口,轩辕军看到妻子袁雪妃雪白的r房又兴奋的鼓胀起来,鲜红的||乳|头突翘起,宝儿的手马上就缠绕在了他妈妈坚挺兴奋的||乳|头上去了,熟练的捻动拨弄,这让他的妈妈感到快慰,妻子袁雪妃咬着唇表情有些滛荡的眯起眼,快乐的喘息起来。

  “妈妈,好多水啊。”

  宝儿抬起了脸,脸上真的有了水痕。妻子袁雪妃半是慈爱半是娇嗔的白了宝儿眼,还有些害羞。

  “刚才弄了这么久,又想要了?”

  “嗯,妈妈,看到你的身体就受不了了。”

  宝儿嬉笑着,手指继续不停的逗弄他妈妈因为性兴奋而葧起的||乳|头。

  “我看看,嘻嘻。”

  妻子袁雪妃让宝儿站了起来,看到宝儿胯下直直挺立的硕大的巨蟒官,咬着唇就笑了。

  “羞不羞,坏蛋,翘这么高。”

  妻子袁雪妃的纤手温柔的握住了宝儿坚挺的葧起,看着宝儿那硕大无朋粗长坚硬的巨蟒,轩辕军都有些嫉妒,难怪妻子袁雪妃会如此痴迷她的宝儿的身体,那么年轻那么的俊朗,那么的坚硬和粗巨,任何女人都抗拒不了啊,何况妻子袁雪妃那样的年纪,那样的饥渴。

  717章节父窥母子五

  妻子袁雪妃居然坐到了浴缸的边缘上,示意宝儿靠近她。妻子袁雪妃低下了头,轩辕军就看着妻子袁雪妃深深的温柔的将宝儿粗大的巨蟒慢慢的吞如了口中。

  轩辕军记不起来妻子袁雪妃是不是给他做过类似的爱抚,但即使有也是般都在他的要求下才会做,或者在他不能立刻葧起,而她又十分需要的时候她才会将他的小弟弟吞进口中舔吮,但是现在,她却那么的顺从那么的放浪,居然将自己宝贝儿子的巨蟒吮进了口中,妻子袁雪妃在这方面也显然熟练了许多,至少比和轩辕军在起时更熟练,动作和表情也更滛荡她深深的将宝儿粗大的巨蟒吞进口里,再慢慢吐出来,鲜红灵活的舌尖轻轻的拍打舔吮宝儿圆润硕大的蟒头,眼睛里面象要溢出水般的柔媚,她看着宝儿快乐的表情,似乎被宝儿的快乐感染着,只手还探到宝儿的胯下,轻轻的捏挤着宝儿已经快要发育成熟下垂的硕大的阴囊。

  到后来,妻子袁雪妃干脆将双手放到了宝儿的屁股上面,用火热的唇含住宝儿愈加粗大坚硬的东西,任由宝儿轻轻的挺动着结实的屁股,将那硕大的东西在自己的嘴里抽动,宝儿的巨蟒在他妈妈火热的嘴里抽动的时候,妻子袁雪妃的唾液大量的沾在了那粗大的巨蟒官上,轩辕军看到在妻子袁雪妃唇间出入的巨蟒是那样的湿滑,闪闪发光,好象在妻子袁雪妃完全兴奋后,在她的蜜|岤甬道内抽送巨蟒时那样,这让他觉得十分的滛糜和兴奋。

  “好了,宝儿,妈妈的嘴巴都要酸的化了,舒服吗?”

  妻子袁雪妃将宝儿那完全被自己的唾液浸湿的,完全已经兴奋起来了的年轻的巨蟒从嘴里吐了出来,用手握住,轻轻的捋动着。

  “恩,妈妈,真舒服,你的嘴里面好热,湿湿的,可舒服了。”

  “呵呵,就是你这个坏东西太大了,撑的妈妈的嘴好酸。来,洗澡吧!”

  妻子袁雪妃调笑着,拨弄着宝儿硬邦邦直挺挺竖立着的东西。浴缸里,妻子袁雪妃舒适的躺在宝儿宽大的怀里,宝儿的手依旧在他妈妈的胸口爱抚着。

  “妈妈,你的樱桃硬硬的好漂亮啊,”

  宝儿专注的逗弄他妈妈因为性兴奋而翘起的樱桃,樱桃圆大坚硬,兴奋使她变的有些紫湛湛的。

  妻子袁雪妃也低下头看在宝儿手中的自己的r房:“老了,以前r房好坚挺的,你爸爸最喜欢了,现在都有些下垂了。”

  “才不呢,妈妈,你的r房最漂亮了,又白又圆,软绵绵的,摸着可舒服了。”

  宝儿的手掌握住了他妈妈的双||乳|,轻轻的捏揉。

  “傻宝儿,你现在摸着妈妈的r房才这么说,明天你见到芳芳萍萍婷婷雪梅她们的嫩||乳|的时候,是不是又说她们的r房比妈妈的娇嫩漂亮了呢?”

  “不,我只要妈妈!芳芳萍萍婷婷雪梅她们的r房都很娇嫩漂亮,可是却都比不上妈妈的丰腴圆润柔软香嫩啊!”

  宝儿扳过妻子袁雪妃的脸,深情的吻住了他的妈妈。妻子袁雪妃的脸红了,雪白的r房在宝儿的搓弄下膨胀起来,||乳|头的颜色也更深了。

  “恩,宝儿啊。”

  妻子袁雪妃在小声的呻吟,扭动着迷人的娇躯。她的手抬到自己的胸口,抓住了宝儿的只手,往自己敞开的腿间移去。

  轩辕军看到妻子袁雪妃的身体在浴缸里面轻微的挣动起来,也听到了她加大的喘息声。妻子袁雪妃的胯间,宝儿的手指正熟练而飞快的拨弄着她的蜜唇花瓣。很显然宝儿知道妻子袁雪妃在兴奋的时候最需要爱抚哪里了,他的手指那么准确的就找到了妻子袁雪妃的珍珠花蒂,当然那时妻子袁雪妃早已经葧起的珍珠花蒂就象颗坚硬的石子样挺立在她火热潮湿柔软的蜜唇花瓣间了。

  “妈妈,好滑啊!”

  宝儿在惊叹成熟女体的湿热,妈妈袁雪妃的扭动却在加剧。

  “给我,宝儿,放进来吧,妈妈痒的不行了。”

  妻子袁雪妃几乎是在哀求,轩辕军看不到她的手在干什么,却知道定在捏挤宝儿那粗大火热的巨蟒了。两人在窄小的浴缸里面调整了下姿态,宝儿往下躺些,妻子袁雪妃的身体也坐直了,轩辕军看到妻子袁雪妃的脸仰起着,性感的红唇里面露出了雪白的贝齿,他听到了妻子袁雪妃那低而悠长的呻吟,他知道妻子袁雪妃已经将宝儿那火热的东西坐进了自己再已湿透火涨的下体了。

  “舒服吗,妈妈?”

  宝儿似乎在尽力绷紧他的巨蟒,要充满他妈妈火热成熟的蜜|岤甬道。

  “恩,好宝儿,真满啊,把妈妈撑的好紧啊!”

  妻子袁雪妃回头斜视着自己健壮年轻的宝儿,眉宇间说不尽的滛荡和春情。妻子袁雪妃依旧靠到宝儿的胸口,宝儿的手也依旧在他妈妈的雪白鼓胀的r房上揉搓。只是妻子袁雪妃的r房因为宝儿巨蟒的插入变的更涨大更坚挺了。轩辕军看到浴缸里面的水在宝儿的泛着水波,那是因为妻子袁雪妃在轻轻挣动或者是她在用力的夹缩自己的蜜|岤甬道腔引起的吧。显然宝儿在他妈妈的这种挣动或夹缩下觉得十分的舒适和愉快,他的手有力的在他妈妈的r房上滚动,挑逗着他妈妈那两颗鲜艳紫涨的||乳|头。

  “宝儿,这样舒服吗?会不会太紧了,妈妈感觉到你现在好硬啊,象个铁棒棒样抵着妈妈。”

  妻子袁雪妃回头,体贴的问着宝儿。

  “恩,妈妈,不要紧,就是涨的慌,想动下。”

  宝儿也在憋着似的,满脸的不自在。

  “才不,坏蛋,让你动你就定会把妈妈搞的晕头转向的。”

  妻子袁雪妃满脸的红晕,娇羞的看着宝儿,身子却体贴的往前坐起,她的双手扶住了浴缸的边缘,轩辕军看到妻子袁雪妃抬起了身子,她是爱宝儿的当然不愿意自己的宝儿憋的难受。浴缸里面的水波顿时大了起来,妻子袁雪妃的身体缓慢却有节奏的上下动作起来,尽管他看不到,但从宝儿脸的快慰,轩辕军知道妻子袁雪妃正在用她那熟美柔嫩的蜜|岤甬道套弄起了宝儿那粗大坚硬的巨蟒了。就那样两人时动时停,在浴缸里面缠绵了将近个小时,轩辕军真怕水凉了会让他们着凉啊。

  从浴室里面出来的时候,宝儿正体贴的用毛巾将他的妈妈搽干,轩辕军看到儿子依旧坚挺的巨蟒时有些惊讶,看来宝儿已经完全成熟了,成熟到能够抵制他那性感马蚤浪的妈妈的调教了,他还来不及细看,他们就进了房间,他听到了关门的声音,幸好,他没有听到门碰上的声音。

  轩辕军立刻蹑手蹑脚的飘出了储藏室,轻轻的飘下楼来,他知道他们母子两现在正准备享受爱的大餐,是无暇顾及别的响动的了。

  到了妻子袁雪妃和他的卧室门前,他停下,仔细的听了听里面的声音,只有妻子袁雪妃的喘息声和两人亲吻时的声音。轩辕军伏低了身子,几乎爬在了地上,他从没有完全关闭的门缝中只能看到站立在地上的四条腿,两条是妻子袁雪妃的,雪白修长,两条是宝儿的粗壮有力。他轻轻的飘进门缝,慢慢的他看的更清楚了。

  妻子袁雪妃居然趴伏在床边,上身在床沿,却把她那雪白丰腴高高翘起的臀部完全的挺耸到宝儿的面前。宝儿正宝儿的伏低了身子,他的双手正把妻子袁雪妃那雪白的屁股掰开,整个脸部都凑到了妻子袁雪妃的胯间,轩辕军看不到宝儿在舔他妈妈的什么部位,他只能看到妻子袁雪妃的娇躯在轻轻的抖颤,只听到她的嘴里含糊不清的在呻吟着什么。

  宝儿居然开始吮吸起来了,轩辕军听到了宝儿在他妈妈的蜜|岤甬道吮吸的声音那么的大,那么的刺激。也看到了在他的吮吸下,他的妈妈颤抖的更剧烈的身子和更急促的喘息和呻吟。

  “宝儿啊,给妈妈吧,妈妈痒的不行了,快啊!”

  妻子袁雪妃在发出邀请,她将自己丰腴的屁股扭动起来,似乎想挣脱宝儿的亲吻,但又不忍舍弃那消魂的滋味。

  “恩,妈妈,我来了!”

  终于宝儿体贴的站了起来,轩辕军看到了宝儿胯下那粗长的巨蟒似乎在闪着光样,对准了他妈妈敞开的蜜|岤甬道,轩辕军也看到了妻子袁雪妃被宝儿挑逗的完全兴奋起来的蜜|岤甬道了,那么的成熟那么的美丽,已经完全做好了让巨蟒插入的准备了,妻子袁雪妃的蜜唇花瓣肿肿的裂开着,蜜唇花瓣间尽是粘连的春水花蜜还有宝儿的唾液,但那开裂的蜜唇花瓣下方已经兴奋成了个洞口的荫门处却布满了那白白的滑湿的嗳液了,好象还在闭开的挣动,已经是迫不及待的需要大男孩的巨蟒插入了。宝儿高大的身体让他毫不费力就骑跨在了他妈妈高高翘起的雪白硕大的屁股上方了,他的手伸到他妈妈的肩下,按住,那粗大火热年轻的巨蟒就熟练的找住了他妈妈那饥渴的张合着的肿胀的蜜|岤甬道口了。妻子袁雪妃的屁股在颤抖着,焦躁不安的等待着年轻的宝儿那粗大的东西刺入自己需要的身体。

  轩辕军甚至看到因为兴奋,妻子袁雪妃站立在地上的双腿都在颤抖。圆润粗壮的有些和宝儿的年龄不大相称成熟的蟒头对准了妻子袁雪妃的蜜|岤甬道口,那火烫的感觉让妻子袁雪妃感到了下身已经被男子的器物顶住了,轩辕军听到了妻子袁雪妃欢快的声音,那雪白的高翘起的屁股不再等待了,急急的就往后往上迎去,他很清晰的听到了妻子袁雪妃的蜜|岤甬道口处传出了‘呲咕’的水响声,想来妻子袁雪妃定是等的辛苦了。

  几乎完全的毫无保留的,轩辕军看到宝儿那粗长的巨蟒完完全全的深深的插进了他妈妈的蜜|岤甬道,也在那时,他看到了两人交合的部位,连串的液体挂了下来。轩辕军觉得妻子袁雪妃前所未有的滛荡,难道年轻的宝儿给他的真的那么的快乐吗?

  718章节父窥母子六

  就那样,宝儿就站立在他成熟的艳丽的妈妈的躯体后面,用他那刚刚长成的却是粗大的巨蟒,刺激着他妈妈敏感的成熟到了极点的女性生殖器官,轩辕军能看到每次宝儿的巨蟒从他妈妈的体内抽出时,妻子袁雪妃的蜜|岤甬道口就被拉扯出串串粘连的||乳|白色的体液,他知道那是女人在极度兴奋时才会产生的嗳液蜜汁,而现在,在自己宝儿那粗热的巨蟒的刺激下,妻子袁雪妃的确是那样的滛荡,那样的肆无忌惮。

  妻子袁雪妃趴伏在床沿,低低的吟叫着,只顾将自己丰满白皙的屁股高高耸起,往后迎去。她的后面,宝儿紧紧的揽着她的肩,同样用力的将自己年轻的生殖器有力的下下往他妈妈挺耸过来的女性生殖道内刺入。水声从宝儿插入开始就没有断过,伴着两人的呻吟和喘息,整个房间内气氛异常的滛靡。

  轩辕军在门外,也趴伏在地上,他已经将自己葧起的巨蟒从裤子里面掏了出来,他仔细的看着宝儿和他妈妈性茭的每个细节,面紧张的揉搓他坚硬的东西。

  轩辕军看着妻子袁雪妃的嗳液从宝儿抽动的时候往下滴淌,顺着她白皙修长的双腿内侧,也真切的听到了宝儿粗大的巨蟒在他妈妈成熟的蜜|岤甬道腔内搅动的声音,他更听到了妻子袁雪妃在享受宝儿那年轻火热的巨蟒带给她的极大的快慰,这种快慰几乎让妻子袁雪妃变成了个荡妇,他可以从她含混不清的浪叫声中听到她正在呼喊着极端滛荡的话语。

  显然这只是开始而已,宝儿坚毅的能力再次得到了证明,他的妈妈真的是伟大的,他不知道她用了多久才调教出这么出色的宝儿,再他都几乎忍不住要精的时候,宝儿居然停了下来:“妈妈,这样累吗,要不要你坐到我身上来?”

  宝儿对他妈妈的体贴让轩辕军感动,而妻子袁雪妃显然也想尝试更多不同的欢爱滋味。宝儿将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