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表姐轻轻擦拭着妈妈额头上的冷汗。

  大宝的双手开始不安分起来,右手轻扶住萍表姐的柳腰,左手在其他人难以察觉的视角隔着她那层薄薄的布料轻柔地抚摩她紫色胸罩下娇挺饱满的酥胸,大宝的指尖在她樱桃上轻抚转动,渐渐感觉到被玩弄的樱桃开始微微翘起,下体的庞然大物向前顶进,挤开她两片丰满的臀瓣,夹在屁股缝之间不断摩擦着,萍表姐满脸绯红,呼吸急促,再也坐不稳,身体整个向大宝倒来,屁股顺着大宝庞然大物的摩擦小幅度地扭动着。

  车开始驶上乡镇公路,前面的舅舅和身边的舅妈都已渐渐昏昏入睡,大宝继续猥亵着身前娇艳美丽的萍表姐,大宝的脸紧贴上了她的玉颈耳边,开始吮吸她雪白娇嫩的耳垂,左手食指与中指捏捻着她||乳|蕾粗鲁地揉弄着她似要滴出水般的玉||乳|,右手往下伸向了她短裙里的芳草地。

  萍表姐极力压抑着自己的喘息,心里在情不自禁地嘤咛呻吟,食髓知味的她,自然分开玉腿任凭爱郎表弟的色手更加方便更加深入更加随心所欲更加为所欲为。

  大宝粗糙的指肚摩擦着她下体的嫩肉,指甲轻刮着嫩壁。蜜唇被屈辱地拉起,揉捏。粗大的手指往下挤入她柔若无骨的蜜唇的窄处,突然偷袭翘立敏感的珍珠。

  萍表姐下腹部不自主地抽搐了下。大宝手指继续翻搅肆虐。纯洁的花瓣渐渐屈服于滛威,清醇的花露开始不自主地渗出。

  “啊”

  萍表姐压抑不住,发出声嘶哑的呜咽声,整个身子血脉贲张。

  大宝掏出粗大的庞然大物扶起她圆润的肥臀,隔着薄薄的字裤压在娇嫩的花蕾上,火烫而坚挺的庞然大物隔着早已浸湿的布料摩擦花唇,龙头鲜明的角刮擦着嫩肉,前后的抽动中,尖端挤擦着饱满翘立的花蕾,花蕾被坚硬火热的触感摆弄得不由自主地颤动着。

  “啊小坏蛋竟然这么下流地玩弄人家”

  萍表姐狼狈地咬着牙,差点压抑不住惊恐的低呼。

  大宝赤裸的硬邦邦的庞然大物紧贴着她同样赤裸的花瓣,菱角分明的庞然大物从边缘的缝隙挤入字内裤里,藉着润滑的春水拨开两片娇嫩的蜜唇,满满地撑开她娇小的蜜洞,发出“扑哧”的声轻微的声响。而字裤的弹力回收进而紧箍住大宝的庞然大物,使庞然大物更紧凑地贴挤花唇。

  “呜喔”

  就在那瞬间,从萍表姐的喉咙深处放出了声悲呜。曲线优美的背僵直成条美丽的弓,刚刚抽出的庞然大物又马上插入然后又抽出开始了规律性的抽送。

  紧窄的蜜洞完全被撑满贯通,大宝那根坚硬如铁的庞然大物强势的迫张着4周的肉壁,那幽|岤最深处的龙头猛地顶在她芓宫的颈口上,大宝双手搂着她的小蛮腰,带动她动人的娇躯上下耸动。深入幽谷的庞然大物配合着,膨胀极致的粗壮的柱身,将紧包的肉壁扩张到极限地高高提起,随着轿车的颠簸重重穿入。

  “呜”

  萍表姐发出呜咽之声,吐着深深的气息,俏脸上那雪白的肌肤都已被染成红色。娇嫩的珍珠像喘息般的轻颤,从下腹直到腰,发出种不自然的抖动。

  下体传来轻微“扑哧扑哧”庞然大物穿插在萍表姐嫩|岤里的声音,拌和着“唧唧”记记抽提带出她春水的响声,花心最深处没人到达过的地方都在“滋滋”地插入声中不住地扩张绷紧,强大的冲势迫得她几乎不能呼吸,胀红的粉脸上,小嘴无以名状地微微张开,娇喘吁吁,不能自已。

  这时,苏芳菲从倒后镜中看到萍表姐胸部不停起伏,脸上冒汗,眉目含春的娇态,自然猜测到大宝在暗中偷香窃玉,故意问道:“萍萍,怎么了?你没事吧?是晕车吗?”

  “没没事我可能有点晕车”

  她香腮绯红地喘着气,裙下包着大宝庞然大物的嫩|岤因为紧张而不断蠕动,而大宝挺着强壮的庞然大物在嫩肉中涨缩挑弄着花心。

  “那你靠在大宝怀里也许好受些的,前面有段路还没修好,难走点,你忍下。”

  苏芳菲通过后视镜冲大宝使个眼色,暗道便宜你这个小色狼了。

  “没事的,姨妈我会忍住的”

  萍表姐媚眼如丝,眉头紧锁。

  车驶进了乡镇公路的段颠簸泥路,车身开始大幅度颠簸,萍表姐的身体尤自失去控制地上下起伏,猛烈套动着大宝,而裹住庞然大物的小|岤更是高频率地朝里收缩,大宝如铁似钢的棒身,不断摩擦着她的嫩肉,娇嫩的壁肉次再次地往庞然大物上涂抹层又层||乳|白色湿滑体液。

  萍表姐的神志已近模糊,粉嫩泛红的小|岤不规则的抽搐着,绵软地倒在大宝的怀里,肥嫩的肉臀无奈地随着车身夸张的抖动落下弹起不断拍打大宝的庞然大物根部,发出“啪啪叽叽”

  的声响。

  苏芳菲意滛着,不住通过后视镜媚眼如丝地看着大宝,香艳柔软的小舌不时舔弄下她那红润性感的樱唇;芳表姐早就看见大宝和萍萍在暗暗偷欢,这个小坏蛋还得陇望蜀地把大手探进她的连衣裙,抚摸揉搓着她丰满浑圆的大腿,丁字内裤阻挡不住爱郎的色手,摸得她玉体酸麻酥软无力,纯水潺潺,湿润起来,她勉强伸手想要推开他的色手,却被他抓住她的芊芊玉手伸进他和萍萍下体结合之处,正摸到小坏蛋硬邦邦的庞然大物根部和妹妹萍萍芳草萋萋柔软娇嫩之处猛烈激|情地撞击,湿漉漉的,夹杂着滛靡霏霏的气息,熏得芳表姐心神迷醉,春情荡漾,情不自禁抚摸着爱郎表弟的两个囊袋。

  “呜喔好刺激受不了了人家快死了大宝,饶了我吧!”

  萍表姐感受着和爱郎表弟偷欢,而姐姐的玉手却在下面爱抚,她忍不住娇躯颤抖,花心痉挛,春水汩汩不断地流淌出来,她酥软无力地头靠在大宝的肩上,性感的红唇贴在大宝的耳边语无伦次地低声喘息呢喃道。

  苏芳菲通过后视镜知道萍萍已经不行了,毕竟是经验不足的少女,她娇笑道:“萍萍可能累了,你和芳芳换下吧!让芳芳坐大宝腿上会吧!再坚持会,很快就到了。”

  说着媚眼如丝地幽怨地瞪了大宝眼。

  萍萍如释重负地从大宝身上起来,犹自压抑不住地低声嘤咛声,芳表姐半推半就地坐到大宝的腿上,大宝撩起她的连衣裙后摆,挺身顶入进去,丁字内裤根本遮掩不住湿漉漉的花心,芳表姐低声“嘤咛”声,酥软在大宝的胸前。

  大宝的庞然大物被芳表姐幽谷花心里层层的肉壁箍得死死的,收缩不停的花心无休止地刺激着大宝马眼。而她往复落下吞没棒身的弹挺的翘臀不断拍挤着尽根处的两个囊袋。

  大宝边爱抚着萍表姐雪白小腹上鲜艳的紫薇花纹身红晕,边将芳表姐浑圆丰满的美臀提起,晶莹透亮的汁液附着庞然大物上抽拔了出来,外翻嫣红的花瓣圈作个夸张的圆,死死箍住无法完全抽离的棒身,大宝随着车身的下跌狠狠地放下她的肥臀,随着巨大记向上强有力的顶进芳表姐的身下和大宝紧紧结合的幽|岤缩,放,股热流从宫口激射而出,却被紧密贴附的柱子围堵在棒身4周,丝毫不能外泻。

  “呜啊天啊”

  从没有过的轿车偷欢的刺激|情境,从没有过的畅美和欢快淋漓的感觉吞噬着芳表姐,坐在庞然大物上的两片美臀扭捏颤抖着。

  大宝又缓缓地抬起她的美臀,使劲朝上撑的手突然松,人就朝下直滑。与此同时后臀反射性地缩,泞湿的|岤口张,射出股滛液,箍着昂直的庞然大物则沉,瞬间便又吞没了大宝发紫的龙头。

  “大宝受不了了呜人家好想叫出来呜”

  芳表姐的头往后靠在大宝的肩膀上,鲜艳的樱唇在大宝耳边娇喘嘤咛呢喃着。

  还没等她细细体味高嘲过后的余韵,大宝又波如潮猛烈的抽锸律动随车身的摇晃由身下幽|岤内荡漾而起,让她还处于快慰顶峰的身体更强烈地飞速冲向另个高峰,芳表姐极力抑制着自己如泣如诉娇啼的声音,不时还带着心底无声的哽咽:“好好深啊插插到顶了喔啊大宝里面好胀喔喔粗好粗怎么又要流了又要流了喔喔大宝,我真的受不了了喔呜喔流了流了呜啊啊”

  芳表姐个劲儿抖动不止,小|岤紧锁住庞然大物,春水止不住的阵阵狂泻。强烈的春水喷射着大宝的马眼,大宝不禁小腹缩,庞然大物剧烈膨胀了数下,火山终于爆发,“噗”地股滚热的岩浆从插得紫红的龙头马眼里激射而出,浇洒入芳表姐期待很久张开的颈口和花心,继而奔涌的液体不断持续灌满她的花房,与幽谷花心内她同时喷出的春水汇聚起,在湿漉漉的棒身与小|岤结合的密不透风处不断滚涌地挤出

  “哎呀!停车!”

  舅舅突然好像噩梦惊醒样叫了出来。

  第089章其乐融融

  “大哥,怎么了?”

  苏芳菲吓了跳,急忙刹车停靠在路旁,已经离村子不远了。

  “舅舅怎么了?做梦了吗?”

  大宝问道,芳表姐慌忙整理衣裙。

  “坏了,我也做梦了,吓死我了。”

  舅妈也惊醒了说道。

  “老婆子,你是不是也梦见”

  舅舅焦急地问道。

  “是啊!咱们光顾着高兴了,都忘记了个重要的事情啊!我梦见被计生人员抓走了,逼着我去流产呢!吓死我了!这可怎么办啊?”

  舅妈发愁地几乎哭了出来。

  “实在不行,咱们俩跑吧!好歹为了儿子,当回超生游击队!”

  舅舅憨憨地笑道,人啊就是这样,车到山前必有路。

  “啊?爸爸妈妈,你们年纪也不小了,怎么可以再去流浪呢?”

  袁芳边反对,边偷偷帮大宝整理好衣裤。

  “是啊!顶多罚钱也不能让你们2老去当什么游击队啊!”

  袁萍也投了反对票,却被大宝的色手偷偷摸摸地按上她短裙下浑圆娇嫩的大腿抚摸揉搓着。

  “钱是王8蛋,花完咱再赚,把钱给他们那些王8蛋,让舅妈安安稳稳地在家调养,稳稳当当地给我们生个小弟弟吧!出门在外不方便啊!”

  大宝说道,他这票很重要,他的态度表明支持舅舅动用那些汇款作为这次舅妈超生的罚款了。

  “大宝,这次多亏你了!舅妈记在心里了。”

  舅妈第次温柔地对大宝说话,大宝这才发现舅妈的眼睛其实很好看的,身材也保养的不错,只是面部表情显得有些生硬,好像永远戴着张冷若冰霜的人皮面具似的,大概是许久都板着脸不苟言笑的后遗症吧!

  “呵呵!你们啊,也不用背井离乡去做什么超生游击队,也不用把钱给什么计生办,凭大宝现在的关系,随便个出马都可以搞定计生办的哦!”

  苏芳菲听他们家人7嘴8舌忧心忡忡的样子,不禁娇笑道。

  “我不想打着你们的招牌假传圣旨啊!万给你们添麻烦摸黑不就太不好意思了吗?”

  大宝笑道,通过后视镜看着苏芳菲丰硕高耸的酥胸咽了口口水,“干妈不妨给我指点2吧!”

  “那我就告诉你个路子吧!凭你的本事,准生证手到擒来马到成功啊!”

  苏芳菲娇笑道,“走吧!到雅琴姐姐家再说吧!大哥大嫂放心,不会让你们担惊受怕受苦的。”

  舅舅舅妈将信将疑提心吊胆地先行回家,袁芳袁萍陪护着,左邻右舍不知道柳琴勤怀孕的事情,还以为是肠道疾病康复出院呢!免不得问寒问暖问长问短以示关怀番,送鸡蛋看望更是乡村人家礼尚往来的惯例。

  苏芳菲却和大宝起来到了苏雅琴家。

  “小坏蛋,刚才舒服了吧?”

  苏芳菲娇嗔道。

  “改天咱们俩也在轿车里面舒服舒服,怎么样?”

  大宝低声调笑道。

  “去你的!小坏蛋!”

  苏芳菲虽然娇嗔,眼睛里面的柔美风马蚤却已经答应了他的提议,恨不得现在就和这个强悍的小坏蛋到车里疯狂下。

  “哎呀!什么风把电视台当家花旦和见义勇为小英雄给起吹来了?”

  苏雅琴娇笑着调侃道。

  “大宝!”

  常婷婷听见大宝回来了,飞奔着从楼上冲下来扑进了爱郎的怀里。

  “小妮子,当着姨妈的面就这样搂搂抱抱亲亲热热的,有点太肉麻了吧?”

  苏芳菲娇笑着揶揄道。

  “我才不管呢!你这两天干什么呢?你舅妈身体好了吗?什么时候买的新衣服啊?为什么也不给我打电话?”

  常婷婷忙不迭的搂住大宝的胳膊问这问那的。

  “小妮子,都高中毕业了,还整出来十万个为什么!”

  苏芳菲娇笑着揶揄道,“你的大宝贝现在可是不得了啊!认了市长夫人做干妈了呢!这衣服都是那个干妈买的哦!”

  “真的吗?”

  常婷婷惊喜道。

  “哪个市长夫人这么看重你这个小坏蛋啊?”

  苏雅琴问道,语气里面流露出来酸溜溜的味道,苏芳菲若有所思的看了苏雅琴眼。

  “就是中原市贾市长的妻子啊!”

  苏芳菲笑道。

  “就是月雅婷芝内衣公司的总经理黄雅蓉吗?”

  苏雅琴诧异道。

  “怎么?姐姐认得她吗?”

  苏芳菲问道。

  “不认得,听说过罢了!”

  苏雅琴笑笑。

  “大宝,你这件恤和牛仔裤很搭配啊!”

  常婷婷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叫道,“哇塞,还有手机呢!你这次发财了哦!”

  “衣服是雅蓉干妈买的,手机是芳菲干妈给的。”

  大宝笑道,眼睛却有意无意的盯着苏雅琴的美目,虽然在短短两天享受到了苏芳菲方芸郭莉雅3个少妇,却依然难以湮没他对苏雅琴的那份挚爱,毕竟她是他少男之身的开发者和调教者,毕竟和他起度过了炎都池下溶洞里面激|情疯狂的天夜,刻骨铭心,永志难忘。

  苏雅琴眉目含春地看了大宝眼,酸溜溜地揶揄道:“什么时候认芳菲做干妈了?你现在有两个干妈护着,春风得意啊!”

  “我是不想让那个黄雅蓉独美,才硬生生抢过来半的,再说了,我这个干妈还是不如你这个岳母大人疼爱他哦!”

  苏芳菲娇笑道,搂着素雅亲的肩膀在她耳朵旁边低声说了句话。

  “去你的!胡说8道!”

  苏雅琴羞赧无比地娇嗔道,却媚眼如丝地瞪了大宝眼。

  “大宝,今天回来就不出去了吧?咱们还去炎都池游玩吗?”

  婷婷搂住大宝的胳膊撒娇道。

  “去什么炎都池啊?他们探险行动都暂停了,水面下令:原地待命!”

  苏雅琴嗔怪着说道,“接下来还不知道有什么好果子吃呢?你们就不要上去添乱了!”

  看来中原市真的下了行政命令让常俊来和朱虎臣暂停探险行动原地待命了。

  “谁说大宝不回去了?”

  苏芳菲说道,“他和芳芳萍萍都要跟着我的车起回县城呢!芳芳和萍萍要去黄雅蓉的公司做事呢!”

  “是吗?你舅妈去县城看场病,居然引来好事连连啊!”

  苏雅琴笑道,“看来你们真是遇到贵人了啊!”

  “好姨妈,那我也跟着去你家里住两天好吗?去县城散散心,好吗?”

  婷婷眼珠子转,慌忙过去搂住了苏芳菲的胳膊撒娇。

  “小妮子,姨妈还不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眼就看穿你的花花肠子了!”

  苏芳菲娇笑着揶揄道。

  “好姨妈,好不好吗?”

  婷婷极尽撒娇发嗲之能事,搂着苏芳菲的胳膊摇晃道。

  “好好好,再晃就把姨妈晃晕了。”

  苏芳菲笑道,“你也去,你妈妈也去,你们娘俩起到我家住上几天散散心,反正离高考发榜还有段时间呢!”

  苏雅琴犹豫着嗫嚅问道:“不太方便吧?”

  苏芳菲明白她的弦外之音,芊芊玉手在她胳膊上拧了把,羞赧地娇嗔道:“怎么不方便啊?中原市领导重新洗牌,炎都县人人自危,县委县政府都乱成锅粥了。都已经结束了,以后没有那些乱78糟的烦心事了,也没有那些铺天盖地的绯闻了,也没有人纠缠了。婷婷,只要你高兴,在姨妈家里住暑假都没有问题!”

  说完含羞带怨地看了大宝眼。

  这些话既是对苏雅琴解释的,更多是对大宝表白的,大宝心知肚明,满意地笑了笑。

  “好啊!妈妈,姨妈答应咱们去县城做客呢!”

  婷婷开心地搂住苏芳菲的脖子娇笑道。

  “小妮子,先不要高兴过早,至少今天中午你们娘俩总要管饭吧!甜言蜜语可不能当饭吃啊!”

  苏芳菲娇笑着捏住了婷婷的小瑶鼻。

  苏雅琴娇笑道:“电视台当家花旦专程前来我家吃饭,是我们的荣幸呢!就是砸锅卖铁,割下自己的肉也要让你吃好啊!”

  “镇长夫人什么时候也学得这么油嘴滑舌了?”

  苏芳菲笑着搂住苏雅琴的柔肩娇嗔道,“说话可要算话哦!我就要吃你的肉,呵呵!看着你保养的丰腴圆润细皮嫩肉的,我的口水都要流出来喽!”

  “说话恶心死了。”

  苏雅琴娇嗔道,“走吧!陪我下厨吧!无论如何不能让电视台当家花旦闲着啊!”

  苏芳菲娇笑着和苏雅琴去下厨准备饭菜,婷婷早扑进大宝怀里撒娇,初经人事的少女食髓知味,难免对爱郎十分依恋万分缠绵。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