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目,可见杨玉茹的高嘲延续时间比较长些。

  “不是大哥说的。”

  杨玉茹突然想起来了说道,“是我嫂子向大哥说起过百花谱,我只是听见个漏风,她看见我就闭口不提了,我还以为是什么养花种草的宝贝秘籍呢!当时也没有在意。谁知道还真的有这样奇异的神话传说呢?”

  “薛阿姨说起过百花谱?”

  大宝若有所思。

  “小坏蛋,老实交代,你拥那有多少花神姐姐妹妹了?”

  杨玉茹和其他女人样,非常关心情郎的收获情况,也更关心到底有多少女人和自己分享这个伟大风流的大男孩,吃醋或许是女人的天性。

  大宝嬉皮笑脸地简要汇报着婷婷是石榴花,萍表姐是蔷薇花,芳表姐是荷花,苏雪梅是梅花,当然隐瞒了苏雅琴这朵牡丹,苏芳菲这朵菊花,还有柳海媚这朵桂花,郭莉雅和周洁暂时没有显示出来花朵,不过感觉也应该是他的女人!

  “小坏蛋,你这么雄伟强悍,怪不得四个少女都被你迷倒了呢!”

  杨玉茹媚眼如丝地娇嗔道,“好了,我不管你有多少美女姐姐妹妹的,只要你能够记得分给人家点雨露滋润,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玉茹,放心吧!你这么美,我恨不得天天干你呢!”

  大宝抓住杨玉茹雪白饱满的玉||乳|揉捏着坏笑道,“好阿姨,要不要现在再干你回呢?”

  “不要啦!小坏蛋,人家现在还腰酸腿疼呢!”

  杨玉茹娇嗔道,“时间不早了,我该送你回去了,好人改天再来疼爱我吧!”

  “那我要你改天穿着吊带丝袜和丁字内裤让我干你哦!”

  大宝色手抚摸着杨玉茹丰满浑圆的大腿,径直揉捏着她肥美湿润的沟壑幽谷坏笑道。

  “小坏蛋,年纪轻轻怎么就喜欢上吊带丝袜和丁字内裤的?真是人小鬼大!”

  杨玉茹抓住大宝的色手娇嗔道,“好人,不要再胡闹了,改天人家给你打电话,好吗?”

  大宝却搂抱扭过杨玉茹的玉体吻住她柔软湿润的鲜红香唇,轻缓地柔吮着那饱满肉感的玉唇,又吻卷住她那羞答答的娇滑兰香舌,久久不放,直吻得杨玉茹娇躯连颤,瑶鼻轻哼。大宝的嘴路往下滑,吻住坚挺的嫣红葡萄,阵柔舔轻吮粗野咬啮,咬了左边,又咬右边。

  “疼疼啊啊!”

  杨玉茹娇喘呻吟呢喃着,“不要再闹了,我要送你回去了。”

  “我来开车吧!”

  大宝笑道。

  “你开车?”

  杨玉茹纳闷道。

  “今天周洁阿姨教给我技术了,放心吧!保证没问题!”

  大宝咬着杨玉茹白嫩柔润的耳垂滛笑道,“不过,你也不能闲着,让我享受下你甜美滑腻的唇舌帮我清理干净吧!我的玉茹!”

  大宝天资聪颖,学就会,轿车稳稳当当地驶动出去,杨玉茹媚眼如丝地瞪了情郎眼,伸出甜美滑腻的香舌主动舔弄着大宝的||乳|尖,然后逐渐蹲下亲吻舔弄着爱郎小腹的六块肌肉,芊芊玉手掠过,爱郎刚刚穿上的裤子顷刻之间悄然滑落,美貌人凄少妇杨玉茹再次抬头幽怨地瞪了情郎眼,娇羞柔媚地用芊芊玉手捧起爱郎的两个球囊,低下头去伸出甜美滑腻的香舌舔弄着爱郎的庞然大物,爽滑娇嫩的舌尖舔弄着大宝的蘑菇头和极度敏感的马眼,大宝忍不住急促地喘息两声,杨玉茹不再逗弄,双手抱住大宝的后臀,张开猩红的樱桃小口将爱郎的庞然大物吞吃进去用力吮吸。大宝按住她的螓首,猿腰摆动,进进出出,杨玉茹紧紧含着,喉间发出朦胧的娇哼,大宝只觉得又痒又麻,片刻间庞然大物上面粘满了她的口水,亮晶晶的甚是让人激荡。看着县委书记的妹妹如此秀发飘逸心甘情愿地为他交,大宝不禁感到阵阵瘙痒混杂着强烈的酥爽传来,不由得粗重喘息,呻吟出声,身躯轻轻颤抖,赞叹道:“好玉茹阿姨,你的唇舌真是太柔滑了太温暖太湿润了!”

  刚刚泄身过的庞然大物在杨玉茹小嘴里面迅速膨胀坚硬起来,满涨涨硬邦邦地在她湿润柔滑的香腮里耸动着,随着轿车停靠在昆山宾馆的楼下,大宝按住杨玉茹的头,大力拉动身躯,连续深喉。

  杨玉茹被噎得几乎喘不过气来,拼命推开大宝,吐出他的庞然大物,媚眼如丝地娇嗔道:“大坏蛋,你坏死了!要憋死人家吗?”

  “好玉茹,你看你都把他挑逗起来了,就让他再干你次消消火吧!”

  大宝坏笑道。

  “那是你自作自受,人家今天实在不行了。”

  杨玉茹娇笑着揶揄道,“你还是回去让你的什么芳表姐萍表姐给你消火去吧!呵呵!”

  说完半是撒娇半是当真地想要将大宝推出车来。

  大宝却不肯轻易让步,大手使劲搂抱住杨玉茹的柳腰,坏笑道:“点起火来了就想走了之吗?信不信我现在强你啊?”

  “不要啊!好大宝,人家真的不行了啊!还不是你刚才太猛了太坏了!”

  杨玉茹搂着大宝的脖子撒娇发腻呢喃道,“好人,改天人家再让你随便折腾,好吗?今天求求你就饶了人家吧!”

  “好吧!改天我可是想怎么干你就怎么干你哦!”

  大宝抚摸揉捏着杨玉茹丰满翘挺的美臀,突然手指在她的菊蕾上使劲按了下坏笑道,“就是干你的小菊花,你也不许拒绝哦!”

  “小坏蛋,年纪轻轻哪里学来的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

  杨玉茹被他手指按的娇躯轻颤,喘息声,媚眼如丝地娇嗔道,“大色狼!快点走吧!人家怕了你了!”

  “记住你从今往后都是我的女人,回去可不许让那个家伙碰你哦!”

  大宝抓住杨玉茹雪白饱满的玉||乳|揉捏着滛笑道,“好玉茹老婆,亲老公口!”

  “老公,我和他早就没有感觉了,现在人家既然是你的花朵,他更休想碰我下了,我永远是你的禁脔,好吗?”

  杨玉茹温顺如绵羊的仰起吐气如兰的檀口,阿飞毫不犹豫的把嘴盖在那两片香腻的柔唇上,俩人的舌尖轻揉的交缠,彼此都贪婪的吸啜着对方口中的香津玉液。阿飞的舌头伸进了杨玉茹的樱桃小口中,缠住了玉茹阿姨那柔软滑腻的香舌他吸吮着她柔软滑腻的香舌和她清甜如甘露般的唾液。

  恋恋不舍地目送杨玉茹驱车离去,大宝才悠悠然走进了昆山宾馆。

  “地方支援中央”和孙丽颖都不见踪影,值班服务员磕头打盹,昏昏欲睡,大宝穿过大厅,乘坐电梯回到了总统套房。

  刷开了房门,却见干妈黄雅蓉斜躺在沙发上,大宝心里紧,不知道怎么回事,慌忙跑过去抱住干妈黄雅蓉叫道:“干妈,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黄雅蓉被惊醒了,睁开眼睛,诧异地问道:“怎么了?大宝,出事了吗?”

  “吓死我了。”

  大宝长出口气自我解嘲笑道,“我看您斜躺在这里动不动的,还以为十大家族来寻衅报复呢!”

  “小坏蛋,大惊小怪大呼小叫的,吓死我了呢!”

  黄雅蓉嘴里娇嗔,心里却十分欣慰甜蜜,“我等你半天了,谁知道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小坏蛋,难得你还惦记干妈的安危,看来干妈没有白疼你啊!”

  “那是当然了!”

  大宝顺势搂抱住干妈黄雅蓉的柳腰调笑道,“干妈不疼我谁疼我?我不关心干妈谁关心干妈啊?”

  “油嘴滑舌的小坏蛋!”

  黄雅蓉闻到大宝身上浓烈的男子汉阳刚气息夹杂着男女刚刚交欢残留的滛糜霏霏的味道,熏得她心慌意乱心猿意马起来,羞赧无比地娇嗔道,“玉茹家很远吗?怎么这么长时间才回来?”

  “没有多长时间吧?”

  大宝嗫嚅道,“不过和玉茹阿姨说了会话罢了!”

  “小坏蛋,睁着眼睛说瞎话!”

  黄雅蓉佯装生气地娇嗔道,“你自己闻不到你身上的臭味吗?快要熏死人了!小坏蛋,是不是趁着人家丈夫醉酒,乘虚而入趁火打劫把玉茹给那个了?”

  “干妈,你看出来了?”

  大宝顺势在黄雅蓉丰满柔软的怀里撒娇耍赖道,“干妈真是火眼金睛,我什么事情都瞒不了你啊!”

  “小坏蛋,在杨书记家吃饭跳舞的时候,你就和玉茹眉来眼去偷偷摸摸的,他们家人没有注意,却瞒不过我的眼睛。”

  黄雅蓉娇嗔道,“见个爱个,真是风流成性的花心大萝卜!芳芳萍萍知道了,看她们俩能轻饶了你?哼!”

  “好干妈,我知道你最疼我了,肯定不会告诉芳表姐萍表姐的。”

  大宝搂抱住黄雅蓉的娇躯撒娇耍赖地抚摸着笑道,“不是我风流成性,实在是这个花心大萝卜对玉茹有感觉,现在证明了玉茹真的是百花谱中人物啦!说明这个感觉还是很准确的哦!”

  “是吗?杨玉茹也是百花谱中人物?也是你的女人?那她是什么花朵呢?”

  黄雅蓉故作感兴趣地问道,却在语气和神色都不免流露出来淡淡的醋意和嫉妒。

  “她是芙蓉花,‘花艳如荷,寒霜中开花,红花秀丽,令人无限怀念’的芙蓉花!”

  大宝自鸣得意地笑道。

  “又便宜你了,小坏蛋!”

  黄雅蓉酸溜溜地娇嗔道,“怪不得半夜了还不舍得回来呢!娶了媳妇忘了娘,何况我还只是干妈呢!既然有了如花似玉的玉茹老婆,干妈的话自然是丢到九霄云外去了!”

  等待2008奥运开幕,刘欢与布莱曼演唱主题歌,姚明做旗手,李宁点燃火炬,尽情享受奥运的快乐吧!

  第136章干妈雅蓉二

  “怎么会呢?我就是娶了再多的老婆,也取代不了干妈在我心中的地位。”

  大宝在黄雅蓉白嫩柔滑的脸颊上亲吻口,甜言蜜语地大耍贫嘴道,“为了干妈我上刀山下火海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刚才突然看见干妈躺在这里动不动,我都吓坏了呢!干妈,您知道我刚才的心情吗?”

  “算你小子还有良心!”

  黄雅蓉看见了他刚才关心则乱惊慌失措的样子,芳心十分欣慰,看来这个大男孩对自己真的十分关心十分动心,当年他爸爸轩辕军如果能有大宝点丝对自己的关爱,也免得自己单相思之苦了。

  “干妈下车还穿的红色旗袍,现在怎么换了身粉红色旗袍了呢?”

  大宝笑问道。

  “好看吗?”

  黄雅蓉娇羞妩媚地呢喃反问道。

  “干妈,你太美了!好像观音菩萨神仙姐姐降临凡尘样啊!”

  大宝由衷地赞叹道,黄雅蓉真象尊冰清玉洁的雪美人,那雪白的莲藕般的玉臂,在袭粉红色苏绣旗袍的衬托下,秀色可餐,丰腴的肌肤象纯玉细瓷般洁白,莹莹滑动着秀光,身材是那么窈窕,姿容是那么高贵,真有股秀丽清高超凡脱俗的气质!切都显得那么端庄优雅,是那么雍容华贵,气质典雅,仙姿美貌,丰神绝代,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丰韵圆润,风韵迷人!丰腴的身材姣美的容貌聪慧的眼睛和成熟的韵味高雅的气质,在大宝的心目之中,也只有妈妈袁雪妃,岳母苏雅琴和苏芳菲干妈可以与之媲美了。

  黄雅蓉娇羞妩媚地看着大宝吗,大宝含情脉脉地看着黄雅蓉,四目相对,眉目传情,大宝慢慢抓住了她的芊芊玉手,五根手指纠缠住她的五根芊芊玉指交叉着紧紧握在起,大宝的另只手温柔地爱抚着黄雅蓉洁白柔嫩的脸颊。

  大宝忍不住心跳加快,低头向她鲜艳亮丽的红唇吻下去,双唇柔软得令人心荡,大宝饥渴的吸吮着,舌头往她牙齿探去,黄雅蓉情不自禁“嘤咛”声,开始她牙齿紧闭,副坚壁清野的样子,但很快地双唇就像崩溃的堤防般无力抵抗,任凭扣关的入侵者长驱直入,只能娇喘咻咻的任由大宝的舌头在自己的檀口里放肆的搅动,舔舐着樱桃小嘴里的每个角落,没多久,黄雅蓉已逐渐抛掉人凄的矜持羞涩,沈溺在男女热吻的爱恋缠绵中,香舌再不受自己的控制,主动伸出和大宝的舌头紧紧的缠在起,这久旷的美妇在大宝的激|情拥吻中开放了,玉手主动缠上大宝粗壮的脖子,身体酥软无力,却又是灼热无比。

  黄雅蓉的脑海开始晕眩了,只觉得整个世界彷佛都已远去,仅剩下这个强行占据了自己唇舌的大男孩,正把无上的快乐和幸福,源源不断的输送进了她滚烫的娇躯。敏感的酥胸,紧贴在大宝结实的胸前,理智逐渐模糊,心中仅存的礼教束缚被持久的深吻逐分逐寸地瓦解,男性特有的体味阵阵袭来,新鲜陌生却又期待盼望已久,是羞,是喜,已分不清楚;那种久违的感觉让她激动得全身发颤,熊熊欲火已成燎原之势,她情不自禁的发出阵心荡神摇的呻吟。这瞬间,阔别许久的销魂滋味重新泛上了心头,却又生疏得不知如何响应,只得任由大宝继续轻薄,为所欲为!

  大宝面热吻着,面两手也不得闲,右手下垂,隔着粉红色苏绣旗袍在她浑圆结实充满弹性的玉臀爱抚轻捏;左手上举,在她光滑细致如绸缎般触感的脸颊玉颈双肩到处抚摸,时不时扭动身体挤压摩擦她高耸柔软的美妙双峰,早已坚硬高举的巨龙更不时撞击她的小腹和大腿内侧。在大宝数路攻击下,这久旷的美妇全身发抖扭动,大口喘气,无力的睁开秀眸,似嗔似怨地白他眼,脸上尽是迷乱和放浪的表情。这种眼神比什么蝽药多有效,大宝也被挑拨得欲焰焚身,欲罢不能。不知何时,身上的粉红色苏绣旗袍的开叉纽扣被不知不觉解开,感觉到即将赤身捰体的黄雅蓉只能死命的抱住大宝,阻止旗袍的离体下滑,只是全身乏力的柔弱女子,挡不住大男孩高涨的欲望,他双手握住了黄雅蓉的双肩,将她推开了些,让她如莲藕般的雪白玉臂下垂,粉红色苏绣旗袍散乱地敞开来。

  “啊!大宝”

  黄雅蓉含羞带怯,全身潮红。凹凸有致曲线纤秀柔美的高贵胴体,几乎已全部呈现在大宝的眼前,只剩那神秘浪漫紫色的无肩带胸衣和粉色蕾丝内裤,遮掩羞人的高耸山丘和神秘溪谷。半透明材质的半罩式胸衣包裹着丰满的双峰,两点嫣红的樱桃可以淡淡透出,雪白丰满的酥胸因大口喘息,形成诱人的波浪,性感胸罩里从未暴露的丰满玉||乳|,以前还可望而不可及,现在却傲然挺立在眼前,即将任凭自己为所欲为的抚摸揉捏;紧箍玉股的粉色蕾丝内裤,把最诱人的沟壑幽谷凸凹曲线完全呈现,雕花镂空的设计可以略微透出蓬淡淡的芳草,蓬门今始为君开,这久芜的秘密花园将在大男孩的开垦浇灌下重现生机春意盎然。

  大宝左手紧搂着黄雅蓉几尽赤裸全身乏力滚烫的胴体,右手迫不急待的隔着层绵薄滑溜的||乳|罩抚握住只丰满玉||乳|,他的手轻而不急地抚摸揉捏着,手掌间传来阵坚挺结实柔软无比而又充满弹性的美妙触感,令人血脉贲张。轻轻地用两根手指轻抚黄雅蓉胸罩下那傲挺的玉峰峰顶,打着圈的轻抚揉压,两根手指轻轻地夹住黄雅蓉那动情充血葧起的樱桃,温柔而有技巧地阵轻捏细揉。

  黄雅蓉被那从敏感的||乳|尖处传来的异样感觉弄得浑身如遭虫噬,颗心给提到了胸口,脸上无限风情,秀眉微蹙,媚眼迷离,发出声声令人销魂的嗯唔呻吟,全身娇软无力,全赖大宝搂个结实,才不致瘫软地上。脑中波波无法形容的酥麻快感,迅速扩散到整个,黄雅蓉饥渴已久的欲念强烈反扑,仰起头来,大口喘气,再也忍不住高涨的欲情,眼神里充满了狂炽的欲焰,娇靥绯红妩媚含羞梦呓般低语道:“大宝,抱人家进卧室吧”

  黄雅蓉玉体横陈在床上,大宝却并不完全脱掉她的旗袍,粉红色苏绣旗袍散乱地在黄雅蓉身下,掩映着她羊脂白玉丰腴圆润的玉体,充满无限诱惑。

  大宝忍不住欲火高涨,熊熊燃烧起来,纵身扑压在干妈黄雅蓉的胴体之上。

  黄雅蓉此时此刻她的娇躯不堪刺激地强烈抖颤,嘴唇变得灼热柔软,她起初还羞怯地瞪大了美丽的眼睛,可是,很快她就完全迷失在义子大宝娴熟的湿吻技巧里面,唇舌交织,吮吸舔动,津液横生,她动情羞怯的吐出甜美滑腻的香舌任由他纠缠吮吸,娇躯颤抖,玉腿酥软,最后她抽出玉手情不自禁地搂上义子大宝的脖子,天旋地转,沉醉在他的热吻湿吻里。

  “大宝!不要啊!”

  黄雅蓉此时此刻彻底迷失在这爱的甜梦至深之处,体验着紧拥怀内实在而真切充满血肉的感觉,踏实的幸福,将密藏压抑多年的对轩辕军的爱恋,幽怨空旷和寂寞,肆意释放出来,心中溢满的幸福感动让她不由双手紧,恨不得把自己的胴体完全融入到轩辕军的儿子她的义子大宝的身体里面去。

  大宝抱紧干妈黄雅蓉的双手不由自主的在她光滑柔软的腰腹间揉捏抚摩,不几时,干妈黄雅蓉娇躯开始火热,玉颜娇红,银牙微咬,樱唇中无意识的吐出几声娇呤。这更助长了大宝的滛心,他双手开始不安分的上移,禄山之爪肆无忌惮地捂上了干妈黄雅蓉丰硕饱满的酥胸,同时双唇从干妈黄雅蓉光洁的额头开始渐次而下,经过干妈黄雅蓉的双眼鼻尖双颊路吻到干妈黄雅蓉丰硕高耸的||乳|峰,虽然隔了紫色的无肩带胸衣,但大宝仍然能感觉到那对玉峰的惊人的丰满和十足的弹力,不由得又揉又捏,更欲敞开干妈黄雅蓉香怀,入内寻幽探胜番。而怀中的干妈黄雅蓉也已动情,放松了身体,随着大宝的吻,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