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心的快感,全然不顾女儿琳琳在身旁惊诧地看着,小嘴里发出了阵诱人的娇吟。她的头用力的向后仰着,秀发顺着她的秀背像瀑布般垂下,随着她腰部剧烈的动作而在空中飘舞着。大宝小心的压抑着心中的冲动,目光却凝注在茹萍那春情荡漾的脸上,但见她美眸紧闭,小嘴微张,布满潮红的俏脸上已经是香汗淋漓了。而不知何时,她撑着大宝胸前的双手也已经移到了她自己的胸前,不能自制的在自己那两个诱人的丰硕r房上抚摸揉捏起来,||乳|峰顶端的两个紫色樱桃早已充血肿胀,傲然挺立在空气中。

  “唉,可怜的茹萍阿姨”

  从茹萍如痴如醉的表情和她抚摸酥胸的动作大宝看出来,她和朱虎臣夫妻感情不尽如人意,平时定没少靠自己的手来解决生理需要。

  大宝搂过琳琳跨坐在他的脖子上面,亲吻着她雪白无暇的大腿根,用手指拨弄着她鲜艳娇嫩的花瓣,用舌尖轻轻的逗弄着她的小豆豆,琳琳立时浑身像筛糠似的剧烈抖动了起来,口中也失声叫了起来:“啊大宝啊不要啊啊”

  她口中虽然喊着不要,柳腰却用力的向上挺起,好方便他的行动,雪白浑圆的大腿不由自主地尽力分开,让爱郎大宝的舌头更加方便更加深入更加随心所欲更加为所欲为。大宝如鱼得水,埋首琳琳的胯间,如同只采蜜的大黄蜂样,尽情的采着初为人妇的琳琳姐姐的花蜜,猛烈耸动撞击着茹萍阿姨丰腴圆润的胴体。

  “啊好弟弟好哥哥好老公啊受不了了啊我要去了啊”

  随着琳琳的声尖叫,他感觉到她的蜜|岤里涌出了大量的液体,同时她挺起的柳腰也无力的落在了床上。

  第164章欲仙欲死

  想不到这丫头这么敏感,他只是轻轻的在她的小珍珠上咬了口,她就达到高嘲了。他放下她的双腿,任由她躺靠在他胸前,只见满脸通红的她还禁闭着眼睛,脸上还荡漾着种满足的滛媚神情,显然她还在回味高嘲的余韵。

  “啊好深啊我也要上天了啊太快活了”

  茹萍像是个突然找到了自己喜欢的玩具的孩子,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在这刻,她的眼里已经没有任何人,包括近在身旁的女儿琳琳,她只是在单纯的追求着属于自己的快乐。她灵活的扭动着腰肢,或深或浅或左或右,本能的追索着自己最大的快乐。

  不知是因为观看女儿琳琳开苞破处的过程刺激了她的身心,还是刚才已经有过次高嘲,还是因为荒芜得太久,此时此刻她像匹不知疲倦的野马,在大宝的身上纵横驰骋着,挥汗如雨下她也丝毫不觉。她的娇躯热力十足,肌肤的温度高得烫人,大宝甚至感到了丝的灼痛。大宝怜惜凝视着她的娇靥,心中用心体会着她的反应,腰部适时的上挺,让她的花心次次重重的落在大宝的龙头之上,将她步步推上快乐的颠峰。

  “啊不行了我要死了啊”

  女人的体力毕竟有限,已经坚持了近半个小时的茹萍终于也呈现出了强弩之末的疲态,腰部的动作也越来越慢。随着她丰腴滚圆的臀部重重的坐,她那花心的嫩肉也与大宝巨龙顶端的龙头来了次亲密接触,然后大宝就只觉她的蜜|岤内就像是火山喷发样,下子喷出了很多温度非常高的春水,差点将大宝的小弟弟烫得当场缴械。

  “啊我死了”

  茹萍像只水老鼠般瘫倒在大宝的身上,浑身湿漉漉的,她的人还沉浸在无边的快感当中,美眸还紧紧的闭着,娇靥上却流露出种难以形容的满足,嘴角也挂着丝醉人的微笑。她倒是满足了,大宝却是正在兴头上被人突然下马,那种不上不下的感觉让人十分难受。不过心中对于茹萍的怜惜大大冲淡了大宝心中的欲火,虽然手脚没法动,但是大宝的嘴还可以动,大宝轻柔的吻着她近在咫尺的娇靥,慢慢的将她从高嘲的余韵唤醒过来。

  “小坏蛋,你还没有出来吗了?”

  清醒过来的茹萍面对大宝充满怜惜的眼神和温柔的亲吻,竟然下子有些不知所措。轻轻的捧着她那还带着云雨痕迹的娇靥,大宝毫不犹豫的吻了下去,茹萍先是呆,然后就火热的反应了起来,她像八爪鱼般四肢紧紧的缠在大宝身上,近乎疯狂的回吻着大宝,在大宝的脸上留下了串唇印。大宝觉得自己像是抱着团火,紧抱在起的两个身体在床上翻滚着,激|情的火焰也在他们心中熊熊燃烧起来。当他们的滚动停止时,切就自然而然的发生了,在茹萍充满春情的娇哼声中,大宝猛烈的突入她的体内。

  “哦好大宝好弟弟你好棒嗯好美再大力点对就是这样”

  茹萍快活的呻吟着,她的螓首像拨浪鼓似的在枕头上摇摆着,散乱的秀发遮掩了她半边的娇靥,更增几分妩媚。

  而她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的修长玉腿这时候却呈大字分开,高高的架在大宝的肩膀上,大宝如出柙的猛虎,双手抱着她丰满的大腿根部,腰部阵急速的挺动,近乎疯狂的向她发动着攻击,就像是要把身下的猎物生生撕裂似的,边猛干边滛笑道:“好阿姨,好岳母,好茹萍姐姐,我要干死你!”

  “好弟弟姐姐要快活死了我要飞了再快点琳琳,快来救救妈妈啊!”

  茹萍完全放开了自己的心扉,近乎疯狂的挺动着她的柳腰迎合着大宝下猛似下的冲刺,现在的她已经抛开了切的顾虑,完全融入到三人的爱游戏当中了。刚才的交欢充其量只能算是她的独舞,而现在则是两人水||乳|交融的双人舞,而三人三宿三飞个中的滋味自然更是分外不同。

  “琳琳姐姐,我要接着干你!”

  大宝粗大硬硕的巨龙从李茹萍花心里面抽出来,又狠又深地再次插入琳琳体内,大宝的巨龙狂暴地撞开少女那天生娇小的幽谷口,在那紧窄的幽谷“花径”中横冲直撞巨龙的抽出顶入,将股股||乳|白黏稠的嗳液滛浆“挤”出她的“小肉孔”巨龙不断地深入“探索”着琳琳体内的最深处,在“它”凶狠粗暴的“冲刺”下,美艳绝伦清秀灵慧的少女的幽谷内最神秘圣洁最玄奥幽深,从未有“物”触及的娇嫩无比滛滑湿软的“花宫玉壁”渐渐为“它”羞答答娇怯怯地绽放开来这时,大宝改变战术,猛提下身,然后吸口长气,咬牙挺巨龙琳琳浑身玉体震,柳眉轻皱,银牙紧咬,幅痛苦不堪又似舒畅甘美至极的诱人娇态,然后樱唇微张,“哎”

  声滛媚婉转的娇啼冲唇而出。芳心只觉“花径”幽谷被那粗大的棒棒近似疯狂的这样刺,顿时全身冰肌玉骨酸麻难捺至极,酸甜麻辣百般滋味齐涌上芳心。只见她丝不挂雪白赤裸的娇软胴体在大宝身下阵轻狂的颤栗而轻抖,双修长优美雪白玉润的纤柔秀腿情难自禁地高举起来。

  “妈妈啊!我真的要死了!要飞了啊!”

  琳琳狂乱地娇啼狂喘,张鲜红柔美的樱桃小嘴急促地呼吸着,那高举的优美修长的柔滑玉腿悠地落下来,急促而羞涩地盘在大宝腰后。那双雪白玉润的修长秀腿将大宝紧夹在大腿间,并随着紧顶住她幽谷深处“花蕊”上的大龙头对“花蕊”珍珠的揉动顶触而不能自制的阵阵律动痉挛。大宝也被身下这绝色娇艳美若天仙的少女那如火般热烈的反应弄得心神摇荡,只觉顶进她幽谷深处,顶住她“花蕊”揉动的龙头麻,就欲狂泄而出,大宝赶忙狠狠咬舌头,抽出巨龙,然后再吸口长气,又狠狠地顶入琳琳体内。硕大的龙头推开收缩紧夹的膣内肉壁,顶住她幽谷最深处那羞答答的娇柔“花蕊”再阵揉动  大宝斗志昂扬,再次从琳琳娇嫩的花心里面抽出来,顺势插入李茹萍肥美柔嫩的幽谷之内,肆意挞伐,猛烈撞击。

  少女含羞带怯的娇吟让人血脉贲张不可自制,而成熟美妇近乎滛荡的浪吟则让人血液如痴如狂。

  在女儿琳琳被大宝逗得娇吟连连的同时,她的母亲李茹萍却已呈现出强弩之末的态势,口中的浪吟让人销魂:“啊大宝好孩子阿姨要不行了啊你怎么还不射啊啊还这么硬啊好像更粗了胀死阿姨了啊阿姨要被你顶死了啊”

  伴随着她的浪吟的是“噗滋噗滋”的抽锸声和“啪啪”的撞击声,再加上大宝粗重的喘气声和琳琳含羞带怯的娇吟声,构成了曲完美的滛乱交响曲。

  “好大宝你怎么还没有阿姨又要不行了”

  茹萍被大宝二再再而三的推上高嘲,而大宝也感觉到了高嘲来临的征兆,大宝边更加迅猛的挺动着腰部,边喘着粗气道:“茹萍阿姨你再坚持下下大宝也快到了”

  茹萍听大宝这么说,也是鼓起余勇,腰肢挺动得更急,迎接大宝最后的攻势,随着阵急促如雨点般的撞击声,和两人气喘如牛的呼吸声,最美的刻终于来临了。  “啊啊”

  在茹萍再次达到高嘲后的连串呐喊声中,大宝粗壮的巨龙死死的顶住了茹萍的花心,就像是杆银枪样把她死死的钉在了床单上,让她无从逃避,然后大宝就在她的蜜|岤深处猛烈的爆发了,将积聚了晚上的欲火酣畅淋漓的发泄了出来,那种发自内心的痛快淋漓实非任何文字所能描摹。股强烈的快感瞬间传遍全身,大宝没有刻意的压抑自己的快感,只觉腰间麻,巨龙抵住茹萍阿姨的花心,“噗噗噗”火山爆发,滚烫的岩浆猛烈的喷射而出。

  “啊好烫又丢了啊”

  受到滚烫岩浆的猛烈冲击,还处在高嘲余韵的茹萍阿姨居然再次达到了高嘲。随着春水再次喷涌而出,茹萍阿姨绷紧的身体也软了下来,如同条死鱼般瘫倒在床上,小嘴大张着呼呼直喘气,双目迷离,神情恍惚,整个人仍旧沉浸在刚才的快感当中。  “享受完肥美再来享受娇嫩!琳琳姐姐,我要干死你!”

  大宝却余威不减,再次插入琳琳的幽谷之中,这时,大宝那粗大的巨龙已在琳琳娇小的幽谷内冲刺般猛烈抽锸数十下,巨龙刚刚在李茹萍里面喷发出来,愈发膨胀庞大,此时此刻在少女幽谷肉壁的强烈摩擦下阵阵酸麻,再加上在交媾合体的连连高嘲中,本就天生娇小紧窄的幽谷内的嫩肉紧紧夹住粗壮的巨龙阵收缩痉挛美少女琳琳尖叫声,几乎晕厥过去,湿滑滛嫩的膣内黏膜死死地缠绕在壮硕的巨龙棒身上阵收缩紧握大宝的岩浆又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琳琳,我要给你了!”

  大宝抽出巨龙,猛吸口长气,用尽全身力气似地将巨大无朋的巨龙往琳琳火热紧窄娇嫩的幽谷最深处狂猛地插,这时,大宝的龙头深深顶入琳琳紧小的幽谷深处,也在她紧紧含住龙头的芓宫口的痉挛中,将股又多又浓滚烫的岩浆再次喷发直射入琳琳幽深的芓宫  “啊”

  琳琳声狂啼,银牙紧咬,黛眉轻皱,两粒晶莹的珠泪从紧闭的秀眸中夺眶而出,这是狂喜的甜美至极的泪水,泪则全身仙肌玉骨阵极度的痉挛哆嗦,光滑赤裸的雪白玉体紧紧缠绕在大宝身上。

  第165章鬼脸恶魔

  春水,是个女人到达了男女合体交欢的极乐之巅最好的印迹,在“啊”

  随着声娇羞轻呼,股||乳|白粘稠的女荫精从琳琳幽谷深处的芓宫内流射而出,顺着浸透在幽谷中的巨龙,流出幽谷,流出臀沟,沿着玉股,浸湿白洁中沾染着片片女落红的床单。

  琳琳已是香汗淋漓娇喘吁吁,她被大宝干得欲仙欲死,只见他们三人身下的床单上已是滛精嗳液斑斑,狼藉秽液不堪入目

  大宝从来没有想到,与对母女同床联欢会带给他如此强烈的冲击,那种超越伦理的禁忌快感让他激动的快失去理智了,她们母女两人让他获得了前所未有的享受,满足了隐藏在他内心深处的某些黑暗的欲望,这种欲望在每个人的内心当中都会存在,只是般人都不大可能会有机会去实践,潜藏在大宝内心深处的欲望不禁想到了苏雅琴和婷婷,柳海媚和苏雪梅,林如芬和林小璐,母女如花,期待着更多的激|情疼爱。

  更使大宝高兴的是李茹萍和琳琳样,母女俩的小腹上赫然都出现了花朵纹身红晕,不同的是琳琳的是紫薇花,而李茹萍的却是和柳海媚样的桂花。

  大宝笑道:“紫薇花开百日红,轻抚枝干全树动。故紫薇又被称为痒痒树,不知道琳琳姐姐是不是怕痒啊?”

  说着伸手去摸琳琳雪白柔滑小腹上的紫薇花朵红晕。

  琳琳咯咯娇笑不停,喘息求无饶道:“不要摸了,人家受不了了。”

  大宝另只手摸上李茹萍白皙柔软的小腹笑道:“清可绝尘,浓能溢远,仲秋时节盛放,清香扑鼻,处处飘香的桂花,也是芬芳馥郁,沁人心脾啊!”

  “小坏蛋,滛人凄女,该当何罪?”

  李茹萍娇羞妩媚地啐骂道,玉体酥软毫无力气。

  大宝左拥右抱,将琳琳和李茹萍温香暖玉抱满怀笑道:“就罚我给茹萍阿姨和琳琳姐姐当牛做马好了!任凭岳母大人和老婆大人驱使骑驾好了!”

  李茹萍和琳琳起啐骂,却都羞红了脸,媚眼如丝。

  突然,听得外面传来剧烈的打斗声,还夹杂着喊叫声和玻璃破碎的声音。

  李茹萍和琳琳手忙脚乱地穿衣裙,大宝只穿着裤子赤裸着上身站在窗前向外观看。

  只见柳苍龙苏婆婆东方木和梅可卿四人不知什么时候居然出现在了国安小区,好像在寻找什么人似的,大宝暗自纳闷,难道他们在寻找自己吗?远处横七竖八地斜躺着几个人,好像是他们几个人的手下,还有几家的窗户玻璃支离破碎,满目狼藉。

  “大宝,怎么回事啊?那些是什么人呢?”

  李茹萍将衬衣披在他肩头,关切地娇嗔道,“快点穿上衬衣啊!这样赤身露体的成什么样子?”

  “都是十大家族的人,可能是来找我麻烦的。”

  大宝说道,“看来我要出去了,免得连累了你和琳琳。”

  “啊?是不是很危险啊?”

  李茹萍惊恐地搂着大宝的身躯,有些担心地说道,“躲在这里不要出去吧!他们人多势众,还是躲下好了。”

  “躲是躲不过去的!”

  大宝在她脸颊上爱抚着安慰笑道,“没有关系的,他们奈何不了我的!不过,看他们的样子又好象不是在找我啊?”

  他发现东方木梅可卿扭头搜寻之际,凝重的脸上都满是惊恐之色,大宝几次与他们相遇,可都没有看见过他们几个流露出如此惊慌恐惧的神色,连柳苍龙和苏婆婆都显得格外小心谨慎不敢大意。

  “我也要看看,有什么热闹?”

  琳琳也不甘寂寞地挤过来,依偎在大宝的怀里,生性喜欢凑热闹,听见点风吹草动也不肯放过的。

  大宝左拥右抱着母女两人,大手边爱抚着琳琳娇挺的酥胸,边揉捏着李茹萍丰腴滚圆的美臀,缓解着焦虑不安的气氛笑道:“你们俩老老实实地在屋里呆着,外面就是打翻了天,你们俩也不许出来,听见了吗?”

  李茹萍和琳琳这才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紧紧依偎在他的怀里,琳琳哽咽着说道:“大宝,我不要你出去看他们谁敢过来欺负你?”

  “大宝”

  李茹萍看见柳苍龙苏婆婆梅可卿等人,不禁倒吸口凉气,颤声说道,“你还是躲躲吧!”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没事的!有好老婆和岳母姐姐关心我支持我,我还有什么可怕的?”

  大宝故作镇定,不以为然地笑道,好整以暇地凭窗眺望,突然张鬼脸趴在了窗户上,冷冷地盯着大宝。

  李茹萍和琳琳想要尖叫,却叫不出来,只见眼前这个恶魔,青面獠牙,呲牙咧嘴,面色发青还透出贫血似的苍白色,雪亮锐利的牙齿好像惊情六百年里面的吸血鬼样,浑身上下袭黑袍将身躯紧紧包裹其中,双手苍劲有力,如同蜘蛛吸盘般,吸附在光滑的玻璃上纹丝不动,吓得她们俩几乎喘不过气来。

  大宝也吓了跳,不知道眼前这个丑八怪是从哪里钻出来的,看见底下的柳苍龙苏婆婆东方木和梅可卿等人呼喝着迅速围拢过来,原来他们寻找追踪的却是这个鬼脸恶魔。

  “嘿嘿嘿嘿!轩辕大宝!我总算是找到你了!乖乖跟我走吧!嘿嘿嘿嘿!”

  鬼脸恶魔发出声怪异的声音,弄不清到底是在笑还是在哭,声音低沉阴郁的好像从地底下传出来的回声。

  大宝反手将李茹萍和琳琳推出阳台,暗暗让她们俩躲进卧室里去,边凝神静气提高警惕,微微笑道:“可惜我不喜欢男人,尤其是丑八怪!”

  “小子,你胡说什么?”

  大宝语音甫落鬼脸恶魔怒喝声,身形错,右臂伸,五指箕张,疾抓向他的左肩,双层玻璃窗应声破碎,在他的眼中形同虚设几近于无,大宝暗暗运足真气,蓄势待发,眼看着鬼脸恶魔苍白的大手如同鹰爪样抓了过来。

  “恶魔住手!”

  东方木乍见鬼脸恶魔出手,心中大惊,怕大宝受害,急喝声,飞身而起,身形探,右掌翻,反切而出,攻向他的右腋。

  “混蛋,找死!”

  东方木掌风未到,鬼脸恶魔怒吼声,不躲不闪,左臂伸,呼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