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你的真的好大好粗好棒哦!”

  大宝心里暗喜,没看出来,淑女旦放开了居然这么大胆,他当然是求之不得,大宝在林如芬的耳边温柔地说:“好的,如芬阿姨,我定慢慢的,你看清楚了,我又来啦!”

  大宝慢慢地两臂和后腰同时用力,尽可能慢地把他和林如芬的身体往齐拉拢,终于,大宝巨龙的后半段无声无息地滑入了林如芬的体内,他们俩人耻部紧紧地贴在起,芳草森林互相交缠,发出了轻微的“咝咝”的摩擦声响。

  “啊!好大好深啊!”

  林如芬抬起头来,直起上身,把头靠在大宝的左肩上,小嘴对着大宝耳朵轻轻地吹来口气,媚眼如丝地呻吟道,“小冤家,你干吧,干到你觉得过瘾为止,人家把自己全部给你了!”

  说完,林如芬害羞地闭上双眼,抱着大宝脖子的双手用力,整个丰腴圆润的娇躯彻底趴伏在大宝身上了。

  “何止你个呢?改天我要你把你自己还有小璐的身子起交给我呢!”

  大宝坏笑着,这时候,他已经欲火焚身了,正想要像刚才那样大开大阖地猛干林如芬顿,转念想,好东西要慢慢品尝。今天先温柔点,吊住她的胃口,她和林小璐母女俩还不是任他享用吗?主意拿定,大宝侧过头去在林如芬耳边轻轻调笑道:“我的芙蓉花,万你怀孕了,你怕吗?”

  林如芬脸感动,她觉得大宝在这时候还这么温柔体贴,也算不枉她痴心片了。成熟美妇护士长微微笑,软语呢喃道:“不要紧的,人家现在应该是安全期,你就放心大胆地射在人家里面吧!万怀孕了,人家就把孩子生下来,人家愿意为你生个宝宝!”

  这个美妇虽然有点官迷,对他倒是死心塌地,大宝心里不知道是该感动还是该怜惜,不过现在他也管不了这么多了,不做二不休,向前迈了半步,让林如芬的后背靠住她身后的墙壁,大宝跟着上前,骨盆用力向前突起,带动腹下的巨龙和耻部向前挺出,狠狠地向林如芬沟壑幽谷的那堆嫩肉上压去,紧紧贴住,边滛笑道:“好如芬,这个姿势刺激吧?”

  “啊!好大宝,你要插穿人家了!”

  林如芬因为两条丝袜美腿在大宝身后交勾在起,上半身趴在他身上,丰腴滚圆的肥臀又被他牢牢地抱住,而大腿根部中间的那个肉孔又被大男孩的巨龙完全塞满,她点都移动不得,只好任凭他肆意挞伐。

  “我就是要插穿干透你!这样成熟性感的美妇护士长,每次看见你的这身制服丝袜诱惑,我就忍不住想干你了!”

  大宝两脚用力向后蹬地,用胯下作顶点,用他粗硬的巨龙直直地把林如芬“钉”在了墙上,不需要其他多余的动作,他就这样向后蹬地,身体前倾,把身体最前端部分深深地埋入林如芬体内,由于他们的极度压迫,大宝觉得自己的巨龙在充分葧起后仍在膨胀延长,肆意吞噬着林如芬温暖润滑的幽谷甬道。

  突然,大宝感觉龙头前面好象遇到了什么阻碍,被团软软烫烫的东西挡住了,大宝猜那可能是林如芬的芓宫颈,他想象着大宝的龙头在遇到阻力时,怎样仍旧奋勇地向前冲去,顶去,直到芓宫颈被顶得离开原来位置,陷入芓宫腔内,并推挤得芓宫在盆腔内摇摆不停,大宝脑海中的想象更加激起了他向前挺进的勇气,他面喘着粗气,面继续脚下用劲,双腿挺直,死死地顶住林如芬的外阴,将成熟美妇护士长外阴肥美的嫩肉完完全全地向里面推了进去。

  “啊!好大宝,你怎么越来越大越来越粗了?插死人家了啊!”

  林如芬的大花瓣和小花瓣在大宝强大的推动下,被强迫地向内翻卷进去,紧紧地从左右两边卡住大男孩的巨龙根部。

  “好如芬好阿姨好岳母,小璐都这么大了,你的里面怎么还这么紧缩这么柔嫩呢?爽死我了!”

  大宝不由自主地赞叹道,这时他全身的血液仍在刻不停地涌向巨龙,热血冲过巨龙根部被挤压的阻碍源源不断地到达巨龙前半段,在这里积蓄起来,膨胀起来,填满了林如芬肥美柔嫩的幽谷甬道深处每分每毫的空隙,但是他仍在胀大,仍在伸长,热情的血液仍在向巨龙里充盈,每分每秒,大宝的巨龙都在林如芬体内扩张,他感觉得到巨龙的表皮已经扩张到了极限,龙头感觉从未有过的丝丝疼痛,像被支小刀轻轻地切割,大宝强忍住痛,因为他知道初始的疼痛过后就是完全的快感。

  大宝继续用力顶住林如芬的身体,低头在林如芬耳边轻轻地滛笑道:“我的如芬我的阿姨我的岳母我的芙蓉花,有什么感觉吗?”

  林如芬抱住大宝的肩头,急促地喘息着嘤咛呻吟道:“嗯嗯很涨,涨得难受,好象里面塞进来根木桩,哦越来越涨了,人家还可以感觉到你的巨龙在人家里面跳跳的,就像有个导弹在人家里面下下地往里拱样。不过,好舒服啊!”

  第244章香艳救治

  “哈哈!好咧,我就再给你点舒服的。”

  大宝面滛笑着咬着牙使劲顶住林如芬肥美柔嫩的沟壑幽谷,面双手抱住她丰腴滚圆的肥臀托住她的身体,使他的耻骨隔着芳草狠狠地围着她的耻骨打转,向左转转,再向右转转,只听见大宝和林如芬紧贴着的发出滋滋,滋滋的声响,忽然,林如芬喉咙里发出声惨叫:“噢哦好过瘾啊,小坏蛋,你好会玩啊”

  同时,大宝觉察到龙头上忽地传来阵酥麻搔痒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越来越痒,好象龙头正被只小毛刷不停地上上下下地刷,顿时他浑身上下所有的肌肉都僵直起来,大宝左右摇摆着身体,狠命地用森林磨擦林如芬露在外面的花瓣和肉珠,强烈的刺激早已使林如芬发不出任何声音,叫声都被憋在喉咙口,从传出的刺激像电流瞬间传遍了她的全身,引发成熟美妇护士长全身每条每束肌肉不由自主地抽搐痉挛,随着林如芬嗓子眼儿里挤出来的连串“哦啊”

  交缠在大宝身后的两脚脚跟连续不停地叩击着大男孩的后腰,大宝估计如果直这样磨下去,强烈的阴核刺激会使林如芬的肌肉持续痉挛,甚至导致心脏衰竭。

  好在巨龙龙头上的酥痒感正在直线上升,大宝的肛门会阴肌已经收缩成团,囊袋酸涨,来了!就要来了!大宝预感到喷射关头就在眼前,酥痒已经从龙头蔓延到整个下腹和两肋,大宝最后次埋下头去在林如芬耳边喘息着说道:“好如芬好阿姨好岳母好芙蓉花,我要来了!马上来了!我要射死你啊!”

  林如芬迷茫中瞪大眼睛看着大宝,娇喘吁吁地嘤咛呢喃道:“来了吗?来吧!在人家身子里面喷出来吧,没关系,射在里面!没关系!喷进人家里面没关系的!好大宝好孩子好弟弟好哥哥好老公,让人家体验下被你完全灌满的感觉!哦你在人家里面大起来了,开始了!跳跳的啊!”

  话音刚落,喷射快感的等待就像艰苦的攀登越过了顶点,旦翻过最后的屏障,巨龙在林如芬体内最后挣扎了下,剧烈抖动了下,会阴肌肉打开了最后道闸门,紧接着又强有力地收缩起来,再放开,再更加有力地收缩,股滚热的岩浆从阴囊里被挤压了出来,在尿道里飞快奔涌,终于冲出由于高度兴奋而张开得大大的龙头下的孔道喷射而出,直直地撞击在林如芬芓宫上,然后是第二股第三股

  大宝边用最后的力气向林路如芬身体发出最后的几次冲击,边在心底默默地数着,九!十!十!终于,巨龙在完成了十三次喷射后,完全停了下来。

  激烈运动后的快感,喷射后的满足齐袭来,大宝长长地出了口气,摇晃了下身子,忽然觉得林如芬的身子那么沉,感觉他的两臂酸胀无比,几乎抱不住林如芬了,她娇羞妩媚体贴地在大宝耳边说道“小老公,放人家下来吧,人家知道你累了。”

  大宝弯下腰,让林如芬慢慢地双脚着地,然后他退后步,将半软的巨龙从林如芬身体抽出来,只听得林如芬突然“咯咯”笑出声来。

  “什么事?笑什么?”

  大宝笑问。

  “小坏蛋,你看看,你在里面流了多少呀?把人家的护士制服白大褂都弄脏了。”

  林如芬媚眼如丝地娇嗔道。

  大宝看,好家伙!原来,刚才他两次射出的岩浆和林如芬高嘲时流出的春水随着他拔出的巨龙,起从她幽谷甬道里面流了出来,顺着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的玉腿内侧向下流淌,白花花亮晶晶的液体和林如芬雪白小腹上鲜艳夺目的芙蓉花相映生辉,直流到地面成了小小的两滩。大宝立刻拿过块药用纱布,小心地在林如芬两腿间擦拭,林如芬夺过手帕,飞给大宝个媚眼,娇声道:“小坏蛋,你穿上裤子吧,人家自己擦。”

  “我的如芬只顾着清理自己了,难道不帮我清理下吗?”

  大宝坏笑着挺了挺。

  “小坏蛋,就是知道折腾人家!”

  林如芬媚眼如丝地娇嗔道,却温顺地蹲下身去,芊芊玉手温柔地握住大男孩喷射过后微微有点软缩的滛龙,含羞带怨地瞪了情郎眼,低下头张开樱桃小口含了进去,用甜美滑腻的香舌舔弄吮吸清理干净

  突然“砰”地声枪响,“魔鬼!魔鬼!救命啊!救命啊!”

  外面立刻传来片哭喊声,引起阵大乱。

  “如芬,呆在这里不要出去。”

  大宝在惊慌失措的林如芬面颊上轻吻下,然后急匆匆整理衣裤飞奔出去。

  才出了走廊,就从窗户远远看见鬼脸恶魔站在仪器楼楼顶,紧紧抱着个护士。

  “谁叫你开枪的?不许开枪!听见了吗?”

  马艳丽正在训斥名警察,指挥着其他三名警察紧追包围鬼脸恶魔。

  “艳丽阿姨,到底怎么回事?”

  大宝腾身而起,飞窜过去,他不知道鬼脸恶魔怀里抱得是马洁还是林小璐还是别的护士,不由得担心地问马艳丽。

  “这个鬼东西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把我姐姐给绑架了!”

  马艳丽咬牙切齿恨恨地说道。

  “什么?马洁的妈妈?”

  大宝惊诧道,果然看见楼下马洁哭喊着跑过来。

  “妈妈妈妈”

  马洁已经泣不成声。

  “马洁,不要过来!”

  马艳丽叫道。

  林小璐和薛秀云杨玉茹等女闻讯出来,紧紧拉住痛哭不已的马洁,而马依莉仿佛已经昏厥过去似的,在鬼脸恶魔的怀抱之中毫无反应。

  大宝长啸声,刚刚和薛媛媛林如芬两个熟女轮番大战,饱饮春水,神清气爽,精神抖擞,斗志昂扬,身形飞跃,腾空而起,半空之中招邪异龙拳,横扫千军如卷席,挂着风声直冲鬼脸恶魔击去。

  “大宝,小心姐姐!”

  马艳丽情急之下,脱口喊出,等若承认了大宝在她心目中的情人地位,还是平辈的身份。

  其实,大宝这招是虚中有实,实中有虚,来制造声势给鬼脸恶魔施加压力,二来试探下鬼脸恶魔受伤之后经过杀那个小姐采阴补阳功力究竟恢复如何,说到底他也害怕鬼脸恶魔真的拿马依莉做挡箭牌那可就无可奈何了。

  谁知道古代人是不是比现代人光明磊落许多,鬼脸恶魔竟然不以马依莉做肉盾来抵挡和要挟,看见了大宝认出是那天旗鼓相当的对手,反而显得格外激动和兴奋,他将马依莉丢落在楼顶天台上,狂吼声,硬生生去接大宝的邪异龙拳。

  对于鬼脸恶魔的这个举动,大宝反而有些赞赏,不像现在的恐怖分子动不动就用人质以死要挟,最后甚至用人肉炸弹祸害无辜,极端侮辱和滥杀了人的生命尊严。

  没有马依莉挡着,大宝全力出击,本来以为是象那天势均力敌的番恶斗,弄不好最后再落个两败俱伤,出乎意料之外的是甫接触,邪异龙拳轻而易举地突破了鬼脸恶魔的防线,大宝心底惊:看来鬼脸恶魔杀那个卖滛女刘晓红并没有起到采阴补阳疗伤痊愈的作用,功力比那天恶战的时候相差悬殊,他要不要倾尽全力举击溃甚至杀死这个恶魔呢?

  漫天风云舞动,鬼脸恶魔气为之消,眼睁睁地看着大宝的邪异龙拳轻易突破了他的鬼爪和真气防线,拳气已经抵达了他的胸口,仅仅是真气就锋利地刮割着他那丑陋的面庞,青面獠牙,呲牙咧嘴,面色发青还透出贫血似的苍白色,鹰隼样的眼睛流露出来丝绝望的神色,全然没有了那天刀枪不入神通广大破坏力极强的天下无敌的气势,嘴里发出声幽灵般的鬼叫,躲无可躲,避无可避,只是本能地将胸口收缩,勉强让大宝的拳气滑过他的心口,避开了致命部位。

  唉!大宝叹息声,心肠软,急速收回了大部分功力,邪异龙拳层层真气迅速散去,砰然声却也重重砸在了鬼脸恶魔的胸口。

  “嗷!”

  鬼脸恶魔面目扭曲着冲着大宝嚎叫着,不知道他是感激大宝饶了他命,还是恼怒大宝侮辱了他作为蚩尤战神守卫着的身份,或者是种感情复杂的流露,皱眉苦脸哆嗦嘴地瞪了大宝眼,然后借着大宝的拳力,他顺势飞起,好像断了线的纸鸢样飘飘摇摇摇摇晃晃地飞窜逃遁而去。

  片欢呼声中,大宝却楞楞地看着鬼脸恶魔远去的身影,心底空落落的,因为鬼脸恶魔被击飞的那刻面目表情和眼神都那么古怪而令人难忘,感激,怨恨,死里逃生的惊喜,束手待毙的茫然,好像金刚里面大猩猩最后在钟楼顶上的眼神样复杂难明,只是他没有象金刚那样丧命罢了,还有暂时逃生的希望。

  “大宝兄弟,好样的!”

  几个警察簇拥着大宝赞叹道,自从那天勇救武警,打败鬼脸恶魔,大宝在警察心目中的形象就格外亲切,虽然他并不认得每位警察,可是,他们却把他当作了小兄弟样亲热,更当作小英雄样追捧。

  “姐姐,姐姐”

  马艳丽抱着马依莉叫喊着,声音开始有些哽咽起来。

  “妈妈,妈妈”

  马洁早就冲了上来,扑在妈妈的身上泣不成声。

  “干妈,依莉阿姨怎么了?”

  大宝悄声问薛秀云。

  “还能怎么了?十有八九也是中毒了。”

  薛秀云叹息道,“这个恶魔真是害人不浅啊!”

  马艳丽抱起来昏迷不醒的马依莉,走到大宝面前,美目含泪地哽咽说道:“大宝,你定要救救姐姐啊!”

  “脸色有点发青,恐怕比杨子猴子中毒都深,再晚就怕有生命危险啊!”

  薛秀云柳眉颦颦,忧虑地说道。

  第245章巨r姐妹双花

  “大宝,求求你救救我妈妈”

  马洁痛哭流涕,泪如泉涌,哭喊着阵发晕,两眼黑险些昏厥过去,杨玉茹林小璐等女和赶来的林如芬起搀扶着照顾马洁。

  医院总护士长和科室大护士长的办公室都在行政楼上,不像林如芬这样的病区护士长的办公室设置在病区里面。

  马依莉躺在床上,仍然昏迷不醒,人事不知,马艳丽握住姐姐马依莉的芊芊玉手,忧心忡忡,泪水涟涟。

  “秀云姐”

  马艳丽无助地看着薛秀云,目光之中含着询问。

  “事到如今,只好照方抓药,让大宝故技重施了。”

  薛秀云揽着马艳丽的柔肩低声安慰说道,“人命关天,生死事大,至于名节贞操什么的,还是看淡些,幸好依莉已经离异了,就算是醒过来也不会感觉对不起谁背叛谁。你是出去还是留下来帮大宝下?”

  马艳丽虽然昨天在儿子病床树前被大宝诱,今天又在派出所办公室被大宝强,几次欢好,身心归属,可是,碍于薛秀云在面前,不由得娇羞无比地呢喃道:“我还是留下来帮帮他吧!看着姐姐我的心里也好受些”

  薛秀云猜测个八九不离十,在大宝耳旁低声笑骂道:“便宜你这个小坏蛋了”

  说着柳腰款摆,肥臀扭动,袅袅婷婷地走了出去,随手将房门紧紧地带上了。

  “艳丽阿姨,不要着急,有我在呢!”

  大宝径直搂住马艳丽的娇躯,柔声安慰道。

  “大宝”

  马艳丽昨天刚刚经历的儿子的生死关,今天又看到姐姐昏迷不醒,不禁身心疲惫,六神无主地依偎在大宝怀里,就是再坚强能干的女人连续遭遇这样的打击,也不由自主地有些无助和虚弱,想要在情郎宽阔强壮的胸膛前暂时的喘息下。

  “没事的,宝贝,有我在,保证依莉姐姐安然无恙!”

  大宝第次看见马艳丽的婉娈和无助,即使猴子昨天那么危险,也没有象今天这样失魂落魄,再配上泪光盈盈梨花带雨的模样,不由得我见犹怜,紧紧搂住她象牙雕刻雪白无暇的颈项,在她樱桃小口上亲吻下。

  “好大宝,切就拜托你了啊”

  马艳丽小鸟依人似的紧紧搂住大宝的虎背熊腰,温柔地呢喃道。

  “好艳丽,先要给我个动力吧!”

  大宝坏笑道,“给我个湿吻好吗?”

  “小坏蛋,早晨在人家办公室里还没有吃够吗?人家真是拿你没办法!”

  马艳丽羞赧妩媚地娇嗔道,摇摇头,怅然叹息声,双带着激|情余蕴的明眸,只是幽怨地望住他,接着她竟然仰起头来,主动地吻上大宝的嘴唇。

  大喜过望中的大宝,当然乐意接受,大宝的舌头好象泥鳅般与马艳丽甜美滑腻的香舌交缠搅和在起。她的鼻息开始粗重,手掌紧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