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出口,粉面不由得红,旋即调笑道,“你要是认我做干妈,小心你的那几个干妈生你的气哦!”

  “不会吧?”

  秦筱兰并不了解内情,不禁诧异地笑道,“看不出来大宝兄弟这么好的人缘,居然还有好几个干妈呢?”

  “如果你认识了他的干妈,估计你就不会再叫他大宝兄弟了,呵呵!”

  慕容芳琼娇笑着揶揄道,秦筱兰却象丈二的金刚摸不着头脑,看了看大宝,又看了看慕容芳琼,如同云里雾里,不明所以。

  “难道芳琼阿姨和秦姐姐认识我的干妈吗?”

  大宝适时地插了句话,故作惊讶地看着两女。

  慕容芳琼瞥了眼秦筱兰,仿佛对她的那种莫名其妙的表情有点厌恶,娇笑着揶揄道:“筱兰,难道秦筱庾没有告诉你,苏芳菲是他的干妈吗?”

  “什么?秦姐姐和秦书记”

  大宝故作惊诧地看着秦筱兰,其实,他心里猜了个十之七八,虽然被慕容芳琼当面点明,他有点吃惊,不过还好有了心理准备。

  “苏芳菲是大宝的干妈?没有啊!大哥没有告诉过我呀!”

  秦筱兰惊诧地说道,她知道慕容芳琼有些怀疑她和哥哥秦筱庾有些事情瞒着她暗中采取行动,所以她急于辩解洗清冤屈,“主任,我真的不知道啊!大哥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现在看来你真的不知道,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全力支持秦筱庾留任炎都县县委书记了。”

  慕容芳琼目不转睛地看着秦筱兰,叹息声说道,“他有时候过于精明了,不像你这么为人忠诚。不过,看在你的面子上,我还是让他在中原市站稳了脚跟,否则,”

  慕容芳琼冷笑不语。

  “秦书记是秦姐姐的大哥吗?”

  大宝长出了口气笑道,“哦,不对,应该说秦秘书长才对,不过,好像芳菲干妈已经和秦秘书长分手了吧?”

  以他现在的能力和脾气怎么可能再让苏芳菲和秦筱庾保持什么关系呢?何况还是没有名分的婚外情关系呢!

  秦筱兰见慕容芳琼面露不悦之色,心底惴惴,小心翼翼地赔笑道:“他哪里敢啊?我定多说说他”

  大宝冷眼旁观,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看来秦家已经彻底沦为慕容家的包衣家奴了,秦筱庾的仕途和秦筱兰的命运都在慕容芳琼的手里掌握着呢!

  “大宝,言归正传。”

  慕容芳琼当着大宝的面故意发落完秦筱兰,这才娇笑着回过头来,“今天阿姨请你来,可是有事求你帮忙哦!”

  “芳琼阿姨,求字我可担当不起啊!有事您只管吩咐就是了。”

  大宝知道话说到这会儿,正戏才开始呢!

  “唉!”

  慕容芳琼长叹声,“你现在也知道了,阿姨是慕容家族的当家人,有身份有地位。名人面前不说假话,从你爸爸妈妈当年前来考察算起,炎都池附近包括你们稷下村至今都有上面的眼线,所以,我对你才会这么了如指掌。”

  大宝早就心知肚明,默然无语。

  “所以,今天阿姨什么都没有对你隐瞒,和盘托出,因为,我知道在炎都池这件事上想要弄个水落石出的话,现在只有也必须和你合作才有可能。”

  慕容芳琼爱抚地摸了摸大宝的头发,满眼慈祥地说道,“阿姨想请你什么时候可不可以给阿姨讲讲你和苏雅琴在炎都池底天夜如何度过的?”

  “这个”

  大宝被她问了个猝不及防,他弄不清楚慕容芳琼到底知道不知道炎都池底的真相,知道又知道多少,他该不该说,该说多少,时之间不免有些愕然,随即反应过来笑着打太极,“这个没有问题啊!只要芳琼阿姨想知道,我当然是如实禀告喽!”

  突然,手机铃声短信提示音响起。

  大宝打开看,却是马依莉发过来的条短信:“大宝,我中的毒清除干净了吗?我有点难受”

  这样条暧昧而近乎主动求欢的短信,逗得大宝心里的欲火“腾”的下子就熊熊燃烧起来,他抬头看了慕容芳琼眼。

  慕容芳琼却不急于求成,反而娇笑着站起身来:“我知道你今天还有急事,所以我今天不会强求你的,改天你有充足的时间,再请你过来陪阿姨说话聊天游泳吃饭,好吗?”

  “好阿姨,改天我定前来好好地陪陪阿姨!”

  大宝欣喜地伸手主动给了她个虎抱,紧紧搂抱了下她那丰腴圆润的娇躯,并在在她那雪白柔嫩的耳旁低声笑道,“阿姨,您真善解人意”

  “你看了短信之后脸下就红了,眼睛里面都是兴奋,阿姨看就知道有美女约你了。”

  慕容芳琼调笑道,“阿姨怎么能耽误了你的好事呢!臭小子,年少荒唐也要注意身体”

  说到最后,她的粉面也不由得红,娇躯还有大宝那雄壮身躯的感受,鼻息还有他那男子汉浓烈的阳刚气息,再加上那身白色衬衫西裤,像极了当年轩辕军的极品翻版,弄得她这颗近二十年远离男人疼爱的幽怨芳心竟然莫名其妙地跳跃了几下。

  秦筱兰在旁边听到有美女和大宝白天约会,也不禁有些羞赧,好久没有和丈夫亲热了,昨晚电话缠绵不过是隔靴挠痒罢了,刚才在房间里被这个小坏蛋就那样点到即止若即若离地碰了几下就害得她心慌意乱起来。

  “拥抱阿姨了,不给秦姐姐个拥抱,恐怕有点厚此薄彼了。”

  大宝坏笑着突然也给了秦筱兰个虎抱,大手还偷偷摸摸在她灰色套裙包裹下丰满浑圆的美臀上抚摸揉捏把,在她白皙娇嫩的耳旁低声调笑道,“白领人凄有夫之妇,早晚我会吃了你的,嘿嘿”

  秦筱兰毫无防备之下,在他宽广强壮的怀里眩晕着,面红耳赤,脸儿滚烫,金丝眼镜后面的美目变得迷离,句话也说不出来。

  “好了,不要趁机揩我们筱兰的油了。”

  慕容芳琼调笑道,“小心志国知道了吃醋,筱兰,你送大宝下去吧!”

  秦筱兰答应声,娇羞无比粉面绯红地去开门。

  “砰”的声,男女急急匆匆地闯了进来。

  “你们来的正好。”

  慕容芳琼虽然看见他们俩面露急色,她却是向来沉得住气的女强人,依然好整以暇地娇笑道,“大宝,我给你介绍下,这是我的弟弟慕容复,这是我的弟媳妇东方文樱。你应该叫叔叔婶婶的,这就是我经常给你们提起的轩辕大宝。”

  “轩辕大宝?”

  慕容复微笑着伸手握住了大宝的手,点头笑道,“你爸爸轩辕军在军校比我高几届,他可是我们同学心目中的偶像哪!可惜世事无常,姐姐提起来就伤心。”

  慕容复看起来长相俊美,说话和气,文质彬彬的,丝毫没有柳云飞那样富二代的轻狂无知骄横跋扈。

  东方文樱可能遇到了什么事情,神情有些着急,她只是礼貌性地向大宝点了点头,然后就急急地看着慕容芳琼,好像有什么话急着要给她说样。

  她上身穿的是件白色的无袖上衣,但她的这件衣服掩不住她那挺秀的双峰,开得很低的领口露着条深深的||乳|沟;胸罩若隐若现,而罩杯中央两粒小小的物体明显地突出,构成美丽的曲线。她的胸部的曲线本来就玲珑有致,现在随着她那急促的呼吸更是在不住的缓缓起伏着。她的下面穿了件白色的包臀裙,露出了非常性感的大腿,她那双细致匀称的美腿上的肌肉似乎很结实。她那丰腴的大腿上穿着双肉色的微白泛着光的长统丝袜,袜筒卷到膝盖处,露出段浑圆的大腿,显得非常性感。美丽小巧的脚上登有双漂亮的紫色的高跟凉鞋,凉鞋配着肉色丝袜,显得很是和谐。

  那高耸的双峰把她的衣服托了起来,衬以幼细的腰肢,修长的身躯,简直是完美的组合。即使是她穿着很时髦的衣服,但她的全身上下依旧散发着那种古典美,俗话说要想俏,身孝,她穿着套这样的衣服还真的显得娇俏可爱。但大宝很快的发现了她的不同寻常的地方,她的脸上流露着种嫣红的色采,胸部在激烈的起伏着。

  第281章电梯情挑

  “芳琼阿姨,叔叔婶婶,我先告辞了。”

  大宝知道他们有事商量,正好趁机告别。

  看来杨宏宇并没有傻呵呵地在外面守候,走廊里空无人。

  “秦姐姐,怎么不说话了?”

  大宝却嬉皮笑脸地凑近她的身旁,肆无忌惮地搂住了她的柳腰坏笑道,“志国哥在哪里高就啊?”

  “在慕容家族企业集团燕京石化里面担任个部门经理”

  秦筱兰轻声呢喃哀求道,“大宝,你现在该把我的那个还给我了吧?”

  “你的哪个啊?”

  大宝坏笑着问道,“秦姐姐不说出来,我怎么知道你想要什么呢?”

  “就是那个”

  秦筱兰愈发难为情地低垂下头去,“刚才你在人家枕头底下偷摸的那个”

  “到底是哪个呀?”

  大宝色手在秦筱兰灰色套裙包裹下丰满浑圆翘挺柔软的美臀抚摸着坏笑道,“秦姐姐,你倒是说出来嘛!你想要你就说嘛!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要呢?”

  “就是就是你拿的人家的内裤”

  秦筱兰羞赧无比,粉面滚烫,好不容易说了出来,芊芊玉手在电梯按钮上按了下才算是缓解了下自己的心情。

  “好姐姐,就算是送给我的见面礼了吧!”

  大宝坏笑道。

  “不可以!”

  秦筱兰急得都快哭了,软语哀求道,“求求你快点给我吧!”

  “那你告诉我,你昨晚是不是自蔚了?”

  大宝咬着秦筱兰白皙娇嫩的耳垂滛笑道,“那上面可还有女人香液的味道呢!”

  “我只是和老公打电话”

  秦筱兰知道无法否认,只好低头无语,以示默认。

  “原来是电话激|情缠绵啊!”

  大宝惊叹道,“到底是高级白领,玩的就是心跳,玩的就是新潮!”

  “才没有呢!”

  秦筱兰不敢看大宝色眯眯的眼睛,只是低着头引领他走进电梯。

  “久别胜新婚,秦姐姐这么如花似玉的美人,怎么可以缺少男人的滋润灌溉呢?”

  大宝滛笑着搂住她,秦家的千金小姐,又被慕容芳琼看中选作她的私人秘书,自然才貌双全,姿色不凡,她身裁足以做模特了,起码有米七,整齐的短发和秀气的金丝眼镜中双会说话的眼睛,本来给人种冷艳的感觉,可是在大宝的再三羞辱之下已经完全没有了高级白领的清高冷傲,灰色短裙下圆润修长的玉腿穿着双肉色的丝光长袜,真是诱人犯罪。

  她起初惊愕地挣扎着要推开他,可是他的手直奔主题,撩起套裙,探入大腿,抚摩着他的丝袜美腿。另只手揉搓着她的丰满酥胸,他的身体紧紧见她贴在电梯壁上,她已经清晰感觉到他的坚硬顶在她的玉腿之间。秦筱兰浑身酥软,这个小坏蛋的那个怎么这么巨大,自己老公孙志国的可没有这么大,不能,自己千万不能流出水来,这个小子定会把自己当成滛娃荡妇的。太丢人了,居然被他在电梯里马蚤扰,居然迅速湿润了,不能,自己不能对不起丈夫,可是自己已经控制不住了,他会不会在电梯里强犦了自己呢?她虽然害怕,却又很是不可抑制地渴望,而且享受着他的巨大坚硬的摩擦。

  最让秦筱兰羞愤的是,大宝正无耻地把整个身体斜倾着靠到她身上,除了鼓胀的r房被他用宽厚的胸膛有意地压迫挤磨外,更羞人的是她被撩开的裙角下,隐藏在大男孩下面的灼热坚硬的部分已经开始侵犯到她裸露的大腿内侧,而且正非常有技巧地隔着她的蕾丝花边内裤,由下而上沿着她禁区的那条缝隙次次轻轻揉动着。

  他再次把头贴到她的面颊上,秦筱兰不用睁开眼睛都能听到对方粗重的鼻息。

  “不知道秦姐姐有没有尝试过电梯激|情缠绵呢?”

  大男孩说着故意抬了抬下身,立时他那早已高翘撑起帐篷的下身更加逼迫她的禁区,紧贴的巨大感使得秦筱兰不得不尽量往上抬身子,然而仍然无可避免地感受到逼人的热力和硬度,薄薄的层内裤根本挡不住大宝不断的侵袭。

  初为少妇的她已经清楚地感觉到对方那根粗大的家伙隔着裤子在自己的禁地边缘逡巡,这无疑让方识男女性事的秦筱兰除了羞忿外更多了些惊恐。对方远超过老公孙志国的长度更加使她不敢面对旦反击失败所带来的失身的后果,秦筱兰的心跳愈发急剧地加速。

  殊料秦筱兰美丽的脸颊和小巧玲珑的左耳垂处却是热,马上耳后根被种湿湿痒痒的感觉所包围,还不时夹杂着大男孩均匀的呼吸声,以及轻轻拂在她脸颊细密汗毛的热气。

  秦筱兰时不明所以。虽然她已经不是女,但老公孙志国出于敬畏,老实得几乎不懂得如何取悦女方逐渐被开启了的成熟身体,更不用说是花样百出的前戏了。若非她很容易情动,即使是阵短暂的亲密拥吻也能湿润片,要不然两人十次作爱有九次注定都会失败。

  大宝的舌尖不断轻舐着她的耳根,包括少妇仿佛垂滴下的玉般通透晶莹的耳垂,仅仅会儿时间,秦筱兰就觉得从心底慢慢升腾起股热涌,在周身上下快速地跑动数圈后,便不住刺激着她的每寸敏感的肌肤,以及她的感官意识。突然间,非但耳畔大男孩舔弄甚至呼吸的声音都像是清晰了许多,就连他的声音也不显得令人厌恶,甚至还有点亲切,让她有想抱紧眼前这个大男孩的冲动。

  “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

  秦筱兰及时从内心发出了呐喊,提醒着自己不要沉沦下去。

  然而大男孩的侵袭仍然在继续,她耳畔凉凉的是他吻过的湿痕,热热温润的是他肆虐的长舌,还有“嗉嗉”吮吸的声音隔着小巧如元宝般的耳朵清晰地传进秦筱兰的心头。种种切实的感觉与她正直的理念不停地碰撞着,即使她再如何地忍耐,却还是挡不住阵阵快感和需求从体内升腾迸发。

  “他真够有耐心的,不行,我要忍住,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

  秦筱兰遍又遍地在欲望中激励着自己,使她能够暂时不迷失自己。

  就在秦筱兰苦苦挣扎之际,大宝在温柔地亲吻了她略显晕红的脸颊后,不再轻薄她的耳朵,只是抬头近距离的正视着她的眼睛,忽然露出洁白的牙齿笑了笑道:“秦姐姐,忍得很辛苦吧?干吗这么委屈自己呢?”

  “秦姐姐,你真是个极品尤物!无处不完美,无处不精致!夫妻两地分居,志国大哥真是不知怜香惜玉暴敛天物啊!”

  大宝这样说着,边仍然紧困住她的四肢,边慢慢将脸凑向少妇象牙雕刻般雪白无暇的颈项

  秦筱兰见此不由暗暗叫苦,她看着他点点地逼近,心跳得越来越快。

  当大宝湿润的唇贴上她的脖子侧那瞬间,秦筱兰禁不住从内心到全身都微微颤抖了下,险些呻吟出声。而她的双脚也阵发软,像是失去气力般要往下滑。

  作为个少妇,尤其是被公认美丽的少妇,定会知道自己身体哪个部分是最动人的。秦筱兰也不例外。平日里由于直穿著制服,将她娇好充满诱惑的身体展现诱惑,展现在人前的除了她动人心魄的脸蛋外,就是她直认为真正少妇必须拥有的美丽脖子,犹如天鹅般充满线条极尽优雅姿态的脖子。

  不过在她心里,只有看到丈夫充满欣赏爱慕的目光,才是她最大的满足。所以每次当丈夫孙志国亲吻自己纤长的脖子时,总使她激动不已,情难抑制。但可惜木讷的丈夫直没能好好利用她的这个兴奋点。

  大宝的舌灵巧地在靠近秦筱兰耳际的下方颈侧转动挑逗着,双唇不住地亲吻着她柔滑细致的每寸肌肤,直引得秦筱兰失去了方寸,红晕很快地爬上眉梢,又爬上她娇嫩的脸庞,没多久,就连她的耳朵和颈项都是绯红片。

  此刻的秦筱兰已经不知该如何自处,全身都不自在,股股如火焰般的热力从心底蔓延出来。但碍于手脚被制,无法动弹,又不能在小坏蛋面前表现出渴求和屈服,她只好悄悄轻轻地扭了扭腰肢,却发现下身裙底被大男孩紧贴着禁地的坚硬粗长的家伙热力更是惊人,随时都有灼伤进内部的可能,于是她不敢再扭动身躯。

  然而如此短暂的紧密诱人的接触已经足以使她下面欲望的汪洋,湿漉漉大片。

  秦筱兰只觉得轻飘飘地没有半分力气,禁区内阵阵的收缩和痉挛。随着大男孩的舌尖不停地舔磨她的颈项,他那细密的胡子也不时地扎在她柔嫩肌肤上,少妇猛地绷紧了四肢,娇娇的喘息由间断变得绵密。紧接着修长的颈项以娇首为支撑点,划作道优美的外弧,完全暴露在蒙面人的唇下,空出大片任君轻薄的白和玉润。

  “秦姐姐,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大宝滛笑着追问道,“你到底想不想要我的滋润灌溉呢?”

  “你的问题?”

  秦筱兰这才压抑不住娇喘着恨恨地啐骂娇嗔道,“小坏蛋,你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吗?”

  人凄少妇含羞带怨地恨恨摆了他道。

  “哦,是吗?那我倒很想知道天鹅和癞蛤蟆亲嘴的反应哦!”

  大宝滛笑着摇头,抬手握住了秦筱兰光滑柔润的下巴。

  “亲”

  秦筱兰惊讶的张大了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