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来,鲜艳的红唇微微颤动,眸子半开半闭,眼神迷离动人。满脸红潮,脸的妩媚之色,灼热的肌肤上渗出了颗颗细小的汗粒,大腿内侧也变成汗津津的片,散发出让人血脉贲张的幽香。

  大宝硕大的龙头突如其来,已经侵占了少女幽谷的整个入口。从未接受过异性开垦的秘道温暖而狭窄,下子被粗鲁的怪物占领,种特别的滋味迅速传遍婷婷的全身,芳心乱跳,也不知是兴奋,渴望,还是害怕?

  不知不觉中,婷婷的女地已泌出了温热的情潮,娇嫩的小嘴唇尤如幼蕾初放地绽开了花瓣,那根莽撞的庞然大物似被磁石吸附般紧紧地抵在了婷婷的幽谷里,借着女子柔滑的情液目标明确地往前冲顶起来。婷婷的花心在粗壮的庞然大物那神奇力量的冲击下感到了阵阵痛楚,她下意识地收紧了阴肌,龙头的前进很快遇到了阻力,大宝挺腰身,冲锋号骤然响起,挺拔的旗杆昂首吐舌,向前猛倾斜,强行撑开了处子柔软的梦想桃园,变本加厉地挤进了她的幽谷甬道

  “噫哦啊!妈呀”

  婷婷感到阵好似被利刃扎入肉体的痛楚从荫道口传来,雪白的肌肤变成了醒目的粉红色,全身阵阵颤抖,突然尖叫声,道,“啊,好痛!”

  丝温热鲜红的液体从棒子与秘道间慢慢渗出来,她知道大宝的庞然大物已突破了她女的屏障,插进了她从未被“外敌“侵入过的甬道,她努力地银牙紧咬也没能控制住自己的呻吟和叫喊。她想到自己珍惜养护了十八年的女之身,终于交给了爱郎大宝阵喜悦阵娇羞阵痛楚,使婷婷伴着女鲜血的流失而滚下了开心的泪水

  荒芜的女地第次被男人的下体所开垦,婷婷神秘的桃园圣地中虽有了些湿润,仍然显得十分紧迫,大宝爱怜地亲吻她的全身,庞然大物停在洞内原地,过了好会儿才开始缓慢地挺进,大力拉动身躯,九浅深地抽送起来。

  婷婷勉强地以最大的忍耐力控制着下身被深深刺痛的阴肌,可人类奇妙的情欲并未给她过多的痛楚和伤心的空间。随着女膜撕裂时疼痛的消失,随着大宝庞然大物在甬道中的深入抽锸,随着娇嫩的奶头被吸吮得充血隆起,随着大宝舔遍了自己的红唇脸颊腋窝这阵阵的刺激牵动了婷婷的性感神经,渐渐地把她旋入了两性茭合的美妙旋涡。

  在窗外阳光的斜射下,在竹席铺就的床上,大宝婷婷两具赤裸的肉体紧紧地结合在起,大宝在这个让他朝思暮想的初恋女友雪白娇嫩的玉体上癫狂着,发泄着。他“呼哧呼哧“地喘声如牛,胯下的少女婷婷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呻吟连连,在细呻慢吟,随着他屁股的快速起伏,粗大的庞然大物在婷婷鲜嫩的幽谷甬道中快速地抽锸,只带得婷婷红嫩的小花瓣里外翻飞。初尝禁果的婷婷渐渐感到了从玉腿之间,沟壑幽谷之中,特别是从胴体深处传来的阵阵麻木,还有花瓣处被大宝碰撞刺激带来的瘙痒。奇妙的快感使婷婷慢慢忘却了疼痛,她也慢慢丢弃了矜持,随着交合的持续,从她的嗓子里发出了叫春的音符。

  疼痛在减轻,快感在升腾,虽然娇嫩的荫道口被大宝粗壮的庞然大物撑的仍有些酸涨疼痛,但却涨的有趣,疼的痛快。婷婷端庄文静的外表被欲的浪潮浸滛了,渐渐露出了妖狐的媚态,随着大宝有力的进攻,婷婷感到神清气爽,芳心狂跳,她闭上眼睛搂紧身上的爱郎大宝,细细的体味起庞然大物带给她的感受

  随着庞然大物的提抽,婷婷感到五脏六腑都似被勾住般在往下拽,使她觉得整个腹腔犹如被掏空似的陶醉和揪魂。当大宝的庞然大物又向体内深处插入时,她又感到腹内器官升腾到了胸腔,好象要顶住咽喉,堵塞气管,使她呼吸急促,粉脸通红。这种循环往复的涨满与空虚,憋闷与顺畅使她彻底迷失在这紧张又愉悦的爱之中。

  在享受这强烈的性快感中,股股的水被挤出了幽谷甬道,婷婷的承受力达到了极限,她感到芓宫都要被那个深插在体内的龙头戳穿了般,强烈的酥麻痛痒使她毫无顾忌地狂叫起来

  大宝感到身下的女子已到了崩溃的边缘,而他也觉得自己五脏翻滚,丹田发麻,终于他放弃了坚守着的精门,大宝“啊”的声大叫,全身不自主地阵痉挛,粗大的分身在婷婷的花心剧烈抖动,如尊威风凛凛的红衣大炮。炮身抽动良久,积累了足够的热量和快感,剧烈抽搐了几下,如同火山爆发样,登时喷出股粘稠的滚烫的岩浆,势如急流,尽数喷射在婷婷的花心深处,汹涌的生命精髓在海绵体的收缩下奔入了婷婷为性力张开的芓宫深处

  婷婷搂紧了大宝,双腿也尽力分开扣住了他的后腰,这姿势使她享受到了他的庞然大物更深的冲刺。随着她花心深处的蠕动,在大宝的狂叫声中,婷婷感到了那根被她花心紧紧包裹着的庞然大物,深深地抵住了宫颈,开始了涌动和喷发。那滚烫的浇灌使她不由的挺起了下身,用她纯洁的芓宫第次去承受了个男人滚烫的岩浆

  “石榴花?”

  大宝惊喜地爱抚着婷婷雪白平坦的小腹,果然上面出现了朵石榴花的纹身红晕,随着婷婷的娇喘呻吟,颜色越来越鲜艳醒目。

  “什么意思?怎么会有这个花朵呢?是不是女孩子第次都要出现这个红色纹身呢?”

  婷婷娇喘吁吁,媚眼如丝地呢喃道,“好像书上和电脑上没有看见过啊?大宝,你知道吗?”

  “我和苏老师在天心阁里面的山海经上面看到的。”

  大宝笑道。

  “那你和妈妈真的发现了什么宝藏的秘密了吗?”

  婷婷惊喜地问道。

  “其实也没有发现什么宝藏的秘密。”

  大宝从头到尾给婷婷简略讲述了下他和苏雅琴在天心阁里面的发现,只是省略去了两个人的暧昧禁忌。

  “那你和妈妈在炎都池里面发现了什么?你们又是怎么虎口脱险死而复生的呢?”

  婷婷依偎在爱郎大宝宽阔强壮的胸膛上温柔地问道。

  大宝大致描述了下他和苏雅琴在炎都池里面如何遭遇湖怪,如何被条小黑龙从胸口的刀状刺青疤痕钻进了他的胸膛,然后就稀里糊涂地什么都不知道了,醒来时身处溶洞之中,当他绘声绘色地描述琳琅满目美仑美奂的钟||乳|石清泉水潭的时候,婷婷惊奇地瞪大了美丽的眼睛。炎都池的死而复活经历惊险万分而又充满了神奇的难解之迷,他当然避过了和苏雅琴的禁忌激|情,却已经听得婷婷时而胆战心惊,时而喜笑颜开,时而憧憬无限,时而嫣然娇笑。

  “大宝,以后有机会我也要跟你那个美丽的溶洞。”

  婷婷心驰神往地说道,“明天,爸爸他们潜水不会发现那个溶洞吧?”

  “你最好劝说他们不要去,否则惹恼了炎都池湖怪,后果不堪设想啊!”

  大宝悠悠说道,“那里可是上古神灵封禁之地啊!深不可测,险要无比,现在回想起来我仍然心有余悸呢!”

  “哦,我尽力劝说吧!”

  婷婷突然发现小腹上面的石榴花纹身红晕已经颜色淡化消退下去,不禁撅着小嘴娇嗔道,“你看花朵纹身没有了,你还没有告诉人家这个花朵纹身是怎么回事呢?”

  大宝简略地讲解了下“水仙二杏三桃四牡丹五石榴六荷七紫薇八桂九菊十芙蓉十山茶十二腊梅,百花放,山海开,元灵出窍”的密语的大致含义,以及高嘲的时候,小腹血脉喷张,泛起红晕;高嘲渐渐消退,牡丹也就逐渐消失的无影无踪的初步分析。

  他闭口不提苏雅琴,而是以山海经做幌子,婷婷不仅没有怀疑其他,反而不依地连珠炮似的娇嗔道:“好啊!那你不是要交12个女朋友吗?人家为什么是石榴花?那苏雪梅是什么花?在炎都池畔,人家就看她和你眉目传情的,人家可不许你也和她这样啊!大坏蛋!”

  “因为石榴花象征着思春的少女啊!谁让你天天亲我口呢?所以,以后我也要把你这个石榴天天咬上口哦!”

  大宝避重就轻地调笑道,他的心里却渐渐明朗起来,因为他得到黑龙入体,所以只要经过激|情缠绵而有花朵纹身红晕的女人,就注定是百花谱中属于轩辕大宝的女人,也就距离“山海开,元灵出窍,乾坤合,母子同心,炎黄宝藏乃现,得上古十大神兵,风云际会,雄霸天下”更进了步。

  第039章虚惊场

  “大坏蛋,谁思春了?谁天天亲你了?人家才不让你咬呢!人家偏偏要咬你这个大坏蛋!”

  婷婷嘴里娇嗔,却初经破瓜,食髓知味,眉目含春地咬住大宝的嘴唇,主动吐出甜美滑腻的香舌纠缠着爱郎的舌头,任凭他恣意吮吸,娇喘吁吁,缱绻缠绵起来。

  大宝雄风再起,毫无第次的怜香惜玉之情,大力拉动,肆意耸动。几番痛楚,几番欢乐,翻云覆雨,苦尽甘来,大宝猛烈挞伐,婷婷食髓知味地纵体承欢抵死缠绵,第次初尝禁果,就享受到了飘飘欲仙欲仙欲死的极品快乐。

  当大宝出来的时候,婷婷依然在甜蜜的睡梦之中,嘴角还流露出来快乐的微笑。

  夕阳西下,斜阳的余晖照射着苏雅琴的倩影在院子里面徘徊。

  “小坏蛋,你要把我们的楼房都折腾塌架吗?”

  苏雅琴眉目含春地低声娇嗔道。

  “你听见了吗?”

  大宝诧异道。

  “怎么能听不见呢?”

  苏雅琴柔媚地娇嗔道,“你那么凶猛彪悍!人家事先还特意叮嘱你对婷婷温柔些呢!她处子之身怎么能够禁得起你那样强悍的挞伐呢?”

  “我已经足够温柔了啊!”

  大宝把将苏雅琴搂入怀里,余兴未尽地坏笑道,“明天不知道会不会把天心阁折腾塌架了啊?”

  “小坏蛋!”

  苏雅琴闻着他身上浓烈的男子汉阳刚气息夹杂着刚刚和婷婷欢好过残留的滛糜霏霏的味道,熏得她心神迷醉,娇喘吁吁,玉体酥软,倚靠在他宽阔强壮的胸前呢喃道,“婷婷也有花朵纹身红晕吗?”

  “是啊!看来咱们的分析是正确的!”

  大宝搂抱着苏雅琴软语温存道,“谢谢我的雅琴,我会真心实意疼爱你们辈子的!”

  “小坏蛋还算是有良心哦!”

  苏雅琴听他如此说,不禁满心欢喜地娇嗔道,“婷婷不会也是牡丹花吧?”

  “她是石榴花,比我们家院子里面的石榴花还要鲜艳呢!”

  大宝笑道,“我以后是不是要开个花店了啊?不过只是自我赏玩,绝不出售哦!呵呵!”

  “小坏蛋,美死你了!”

  苏雅琴媚眼如丝地娇嗔道,“不过,你也要小心些啊!我总是感觉眼睛乱跳,恐怕不是什么吉兆!”

  “放心吧!阿姨姐姐,还是你关心我啊!”

  大宝奖励给苏雅琴个缠绵的湿吻,深情说道,“我该回了,天夜没有回家,估计舅舅和表姐他们要担心着急了!”

  “好的,明天早点来啊!”

  苏雅琴恋恋不舍地搂住大宝的脖子再次缠绵湿吻呢喃道。

  大宝咬着苏雅琴的耳朵低声叮咛了句话,苏雅琴媚眼如丝地喃喃道:“人家记住了,从今往后只是你的禁脔,放心吧!我的大宝贝!

  大宝抓住苏雅琴丰腴滚圆的臀瓣抚摩揉捏把才依依惜别,路之上,村里人看见他都十分敬畏,那样的眼神不是看见了鬼怪,就是看见了神灵,还有几个大妈大婶对他作揖膜拜,搞得大宝也是莫名惊诧,头雾水。

  大宝本来以为回家肯定要被舅舅埋怨番,要被舅妈大骂通,谁知道里里外外都没有个人。

  只在里屋发现地上有滩呕吐物,大宝突然吓坏了,心头掠过不祥的念头,叫喊着“舅舅,舅妈,芳表姐,萍表姐”急忙往外就跑,却和萍表姐撞个正着。

  萍表姐个趔趄,被大宝手疾地搂抱在怀里。

  “要死啊!干什么慌里慌张的啊?”

  萍表姐娇嗔道。

  “舅舅舅妈呢?”

  大宝着急地问道,“我看见家里没有人,以为出什么事了?”

  “是出事了啊!”

  萍表姐看大宝着急的样子,“噗嗤”娇笑道,“小坏蛋还算是有良心,你舅舅舅妈没有白疼你18年。是妈妈突然腹痛难忍,呕吐不止。”

  “那舅妈现在怎么样?”

  大宝问道。

  “在县医院住院观察呢!明天再详细检查!爸爸和芳姐姐在那里陪床,我就回来了。”

  萍表姐说道,“应该没有什么大的毛病吧?医生怀疑可能是阑尾炎。”

  大宝这才放下心来,萍表姐芊芊玉手打了下他的胳膊娇嗔道:“小坏蛋,搂着姐姐干什么?吃豆腐吗?”

  大宝只好松开手,调笑道:“哪里敢啊?前天不是差点被姐姐给生吞活剥了吗?”

  “小坏蛋,还没有和你算账呢?”

  萍表姐佯作生气地娇嗔道,“你说登山当天就回来的,怎么天夜都没有回家?老实交代,干什么去了?害得爸爸和芳姐姐个劲地盘问我埋怨我!哼!”

  越说越生气,萍表姐芊芊玉手揪住了大宝的耳朵。

  “好姐姐,我差点都回不来了呢!”

  大宝故作可怜状说道,“差点就见不到我的萍姐姐和芳姐姐了呢!”

  “真的吗?我回来的时候听说炎都峰上面出事了,而且村里人看我的眼神好像怪怪的,我还担心是你出事了呢?吓的我心里慌慌的,象揣着个小兔子似的。”

  萍表姐慌忙松开大宝的耳朵,爱抚着他的脸颊,关切地说道,“幸好看见我们的大宝还活生生地站在姐姐面前,姐姐心里才块石头落了地了。快点讲给姐姐听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说着拉着大宝坐在椅子上面,给他倒了杯水。

  大宝又将炎都池探险历程讲述了遍,不过省略了他与苏雅琴之间的激|情缠绵,却依然听得萍表姐胆战心惊,几次惊呼,紧张地抓住大宝的手。

  大宝又跳过打死西门青不提,不肯让萍表姐担惊受怕,只说打退六大门派,救出众人下山,萍表姐只听得心潮起伏,时而惊异,时而娇呼,时而甜笑,时而恐惧,时而提心吊胆,时而又欣喜不已,白嫩柔软的手心已经汗淋淋的了。

  “姐姐,你不会以为我是胡说八道吧?”

  大宝握住萍表姐的芊芊玉手问道,“你相信我吗?”

  “姐姐当然相信你啊!”

  萍表姐说道,“虽然听着不可思议,可是,姑妈姑父的炎都池事件本来就很神秘很离奇的。炎都池湖怪也很不可思议的,大千世界,光怪陆离,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何况还有那么多人亲眼目睹呢!我说怎么刚才村里人看我的眼神那么古怪呢?肯定是你从炎都池湖怪嘴里虎口脱险死而复生的神奇,传播开来了,你现在不是大家心中的英雄就是众人眼里的神怪喽!小心以后别人躲着你走哦!”

  “不会吧?我说刚才邻居们看着我都躲着我呢!”

  大宝笑道,“只要萍姐姐不要把我当作妖怪就行了。”

  “在我眼里你就是大妖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我们家忙活18年,结果给常家养活了个儿子!”

  萍表姐娇嗔道,“和老婆手拉手爬山旅游,又救了丈母娘,救了老岳父,还有小舅子,这个人情送的太大太及时了吧!中午丈母娘给你做的什么好吃的?陪着老岳父和小舅子没有喝醉吗?”

  “萍姐姐,你怎么说话酸溜溜的啊?”

  大宝握住萍表姐的玉手撒娇道,“我怎么成了常家的儿子了?无论什么时候,我都是咱们袁家的儿子。好姐姐,改天我陪姐姐去爬山旅游,好吗?”

  “少来了!小坏蛋,留着你的花言巧语给人家婷婷说去吧!”

  萍表姐娇嗔道,“放开我的手,小坏蛋!”

  “我偏不放手。”

  大宝紧紧握住萍表姐的玉手撒娇耍贫嘴笑道,“萍姐姐忘记了吗?前天我可把我的初吻都交给姐姐了啊!”

  “小坏蛋!胡说八道!”

  萍表姐粉面绯红,羞赧无比地娇嗔着,抬脚假装踢他的小腿,人没有踢着,黑色高根鞋却甩出去好远。

  青梅竹马的感情,青春妙龄的冲动,家里只有两个人,萍表姐感觉与大宝的关系更加微妙,近乎男女情侣之间打情骂俏的言谈举止,都在不知不觉地刺激着她那情窦初开的芳心。

  “小坏蛋,给我把高跟鞋捡回来给我乖乖穿上!”

  萍表姐娇嗔着吩咐道。

  “萍姐姐吩咐了,我马上执行!”

  大宝遵命地捡过来黑色高根鞋,蹲在萍表姐的面前,轻轻捧起萍表姐的美脚,透过水晶透明肉色长筒丝袜依稀可以看到她白皙皮肤下面那几根纤细的静脉,光滑的脚踝洁白无暇,脚趾很匀称,趾甲都修的很整齐,白白的脚趾上涂了粉红色的指甲油,闪闪发亮,像十片小小的花瓣,显得非常的性感。

  被大宝的大手捧起来,萍表姐感觉脚心麻酥酥的,丝美妙的舒服感从玉足向上传去。

  “小坏蛋,看什么呢?”

  萍表姐嘴里娇嗔,喘息却已经不均匀起来,娇羞无限,粉面绯红地不敢看大宝色咪咪的样子。

  大宝慢慢将高跟鞋穿到萍表姐左脚上,顺着她光洁的小腿看上去,纤细的小腿匀称结实,透过水晶透明肉色长筒丝袜发出诱人的光泽。再向上看她连衣裙里面的大腿,浑圆饱满,柔嫩修长。这时她的大腿微微分开了,天啊!大宝居然更加清晰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