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看到了萍表姐穿着条粉红蕾丝半透明的三角内裤,内裤中央黑乎乎的片,粉红蕾丝半透明的三角内裤下边穿着透明的肉色水晶长筒丝袜,长筒丝袜带蕾丝细边花纹的袜口卷起,露出了大腿根部白晰的皮肤,他的心不禁狂跳不已。

  “萍姐姐,你的腿真美啊!”

  大宝由衷地赞叹着,双手忍不住轻轻地爱抚着萍表姐的那双裹着水晶透明肉色长筒丝袜的修长美腿,太柔嫩了!她娇躯颤抖了下,却没有反对拒绝。他继续爱抚着萍表姐的美腿,把脸在她那绷着水晶透明肉色长筒丝袜的美脚上摩擦着,即使隔着丝袜他的脸依然能感觉到萍表姐美脚的细嫩光滑,他忍不住伸出舌尖舔起她的脚来,隔着水晶透明肉色丝袜亲吻,感觉很滑很柔。

  “大宝,你干什么呢?不可以的,你好坏好讨厌啊!”

  萍表姐“嘤咛”声,却仿佛在期待之中似的,玉体酥软,欲拒无力。

  第040章紫薇花开

  大宝隔着薄丝水晶透明肉色长筒丝袜继续向上吻她的小腿,再到大腿,柔滑极了。他直沿着她的两腿之间向上亲吻着,来到她两大腿间,哦,薄丝水晶透明肉色长筒连裤丝袜紧紧包住她圆翘的臀部和修长细致的玉腿,那粉红透明丝质性感亵裤下隐隐透露出胯下深处禁忌游戏的深渊。

  “不要啊,不可以!”

  萍表姐更加娇羞无限,伴随着少女的紧张,拼命阻止了大宝的进步行动,两只芊芊玉手抱住他的脸把他拉到她的面前,娇喘吁吁,眉目含春地娇嗔道,“小坏蛋,胆子越来越大了啊?晚上想吃什么?姐姐去给你做饭去吧?好吗?”

  “姐姐!我现在就想吃姐姐的胭脂哦!”

  大宝搂抱住萍表姐,狂野地亲吻上她的樱桃小口。

  萍表姐“嘤咛”声就迷失在他愈发娴熟的湿吻技巧之中了,比前天晚上的湿吻更加狂野更加缠绵更加熟练更加挑逗,吮吸得她柔软滑腻的香舌麻酥酥的,津液横生。

  大宝刚把禄山之爪按上了萍表姐挺拔浑圆的酥胸,她娇呼声:“要死了,小坏蛋!等着我去做饭了!”

  大宝躺倒在床上,梳理着这天夜的神奇经历,思忖着今后的打算,人生的轨迹绝大多数都不是按照你事先的计划运行的,可是,少年的理想依然执着地影响着人生的道路。所谓: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或许是苏雅琴,或许是黄雅蓉,或许是芳表姐萍表姐,或许是婷婷苏雪梅,或许是胖大海,或许还有许多人都会出现在他的生命之中,那样才会使他的人生更加丰富多彩,灿烂多姿。

  “大宝,睡着了吗?”

  萍表姐蹑手蹑脚地走进来,突然促狭地捏住了他的鼻子调笑道,“快起来,吃饭了!”

  “噢!”

  大宝个鲤鱼打挺就跳了起来,搂抱住了萍表姐,撒娇地调笑道,“老婆,给我做的什么好吃的啊?”

  “谁是你老婆?小坏蛋,没大没小的!”

  萍表姐挣扎着,羞赧地娇嗔道,“你老婆可是人家婷婷哦!”

  “我们几岁的时候可就是夫妻喽!芳姐姐可是证婚人啊!”

  大宝调笑道。

  “去你的,小坏蛋!那是小孩子过家家,怎么能够当真呢?”

  萍表姐娇嗔道。

  “我可是直当真的啊!”

  大宝笑道,“我直做梦都想娶萍姐姐和芳姐姐做老婆呢!我看红楼梦的时候就想,贾宝玉为什么不能够同时娶薛宝钗和林黛玉作老婆呢?我就想,芳姐姐和萍姐姐就是我的薛宝钗和林黛玉,我将来长大了定要娶你们俩作我的娥皇女英,好不好?”

  “胡说八道!小坏蛋!”

  萍表姐挣扎着推开大宝的搂抱,边拽着他出来,边娇嗔道,“甜言蜜语可是不能够当饭吃哦!再不吃,饭菜可就要凉了啊!”

  很简单的两碗手擀面,盘番茄青椒炒鸡蛋,两个人却吃的津津有味。

  “姐姐做的饭真好吃!”

  大宝笑道。

  “不会吧?中午在丈母娘家吃了山珍海味,现在吃这个不是相当于吃糠咽菜吗?”

  萍表姐娇笑着揶揄道。

  “真的啊!山珍海味是调换口味的,家常便饭才是实实在在的。我最喜欢的就是姐姐的手擀面,口感好而且筋道,简简单单的番茄青椒炒鸡蛋,却饱含着酸甜香辣咸各种滋味,吃到最后,把剩下的菜汤往手擀面里面倒,那可真是味道鲜美,营养丰富,这叫个爽字!”

  大宝笑道。

  “你呀就是花言巧语,想让姐姐开心罢了!”

  萍表姐听大宝称赞,芳心欢喜,嘴里却娇嗔着揶揄道,“看来婷婷真不简单啊!原来多么老实羞涩的大男孩现在变成油嘴滑舌的小坏蛋了啊!”

  “姐姐再笑话我,看我不惩罚你?”

  大宝看见萍表姐肉色水晶透明丝袜包裹的玉腿在矮小的饭桌旁边伸到他的面前,他忍不住伸手在她光滑的玉腿上面揉捏了把。

  “小坏蛋,吃饭也不老实!”

  萍表姐粉面绯红地娇嗔着,抬脚踢了他的脚下,少女之心萌动,娇羞无比地呢喃道,“小坏蛋,你是喜欢薛宝钗呢?还是喜欢林黛玉呢?”

  “薛宝钗丰满圆润,温柔贤淑;林黛玉娇小玲珑,爱憎分明,她们俩各有各的美丽,各有各的可爱!”

  大宝的大手却不收回,温柔地在萍表姐肉色水晶透明丝袜包裹着的玉腿上面抚摸着,深情款款地调笑道,“不过,我可不希望自己是贾宝玉哦!太过奶油气了,可以直接参加选秀比赛了。”

  “小滑头,你还是没有回答到底是喜欢薛宝钗,还是喜欢林黛玉啊?”

  萍表姐也不收回玉腿,惬意地伸在大宝的面前,任凭他的大手轻轻抚摸,她却眉目含春地娇嗔道,“看你敢不敢说实话?到底是喜欢芳姐姐还是喜欢我呢?”

  “芳姐姐好比是这个番茄,酸酸甜甜的温柔娴静;萍姐姐好比是这个青椒,青青爽爽的火辣辣的别有味道。”

  大宝大手顺势按上萍表姐肉色水晶透明丝袜包裹着的娇嫩浑圆的大腿抚摸揉搓着,轻声笑道,“咬上口,好久都回味悠长忘不了!”

  “小滑头,还挺会说话的啊!”

  萍表姐听他说的新颖有趣恰当合理,芳心更加欢喜,被他摸得娇躯酸麻,嘴里却娇嗔道,“我们都是番茄青椒,那你是什么?难道说你是鸡蛋啊?你就是鸡蛋,也是臭鸡蛋,小坏蛋嘛!”

  “只要有娥皇女英陪伴左右,就是臭鸡蛋我也认了!”

  大宝笑道,大手已经悄无声息地摸进萍表姐的连衣裙里面,肆意抚摸揉捏着她丰满浑圆的大腿。

  萍表姐“嘤咛”声,粉面绯红,眉目含春地呢喃道:“大宝,夹块鸡蛋给姐姐吃!”

  大宝却自顾自地夹块炒鸡蛋放进了自己的嘴里。

  “小坏蛋,没有良心,还说喜欢人家呢!”

  萍表姐生气地娇嗔道,她还没有说完呢,已经被大宝搂抱在怀里,亲吻上樱桃小口,那块炒鸡蛋度进了她的嘴里,也分不清谁在咀嚼了,两个人唇舌交织,津液横生,再次缱绻缠绵,湿吻起来。

  “姐姐还想吃什么?我喂给你吃,好吗?”

  大宝爱怜地说道。

  “我想咬死你!小坏蛋,就知道欺负姐姐!”

  萍表姐眉目含春地娇嗔道。

  “姐姐晚上陪我说话聊天,好吗?”

  大宝咬着萍表姐白嫩柔软的耳垂低声说道,大手爱抚着她肉色水晶透明丝袜包裹着的丰满浑圆的大腿揉搓着。

  “才不呢!”

  萍表姐推开大宝的搂抱,起身收拾碗盘筷子,然后又娇羞妩媚地瞪了他眼,那双美丽的眼睛柔媚的可以滴出水来。

  夜幕已经降临,少男少女守在家里,空荡荡的厅堂,寂静无声的气氛反而让他们能够清晰听见自己的心跳,羞涩,紧张,不伦,刺激,虽然各自躺在自己的房间,却穿越空间地呼唤倾听着隔壁房间的心声。

  大宝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冲开道德的束缚,心底在激烈地斗争,突然听见萍表姐声惊叫,他立刻飞般地冲进了隔壁的房门。

  “萍姐姐,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大宝惊问道。

  萍表姐下子扑进他的怀里,颤抖着说道:“有老鼠”

  “别害怕,姐姐,有我呢!”

  大宝感觉怀抱里面的萍表姐玉体火热,不禁心慌意乱地慢慢将她放在床上。

  “大宝。”

  萍表姐却伸出雪白玉臂搂住大宝的脖子,眉目含春地低声呢喃道,“姐姐害怕”

  “姐姐,有我陪着你,就是妖魔鬼怪,也不敢来打扰我们的!”

  大宝见萍表姐仅着件粉红亵衣,刚刚沐浴出来,如云秀发上还挂着晶莹水珠,粉色透明的纱衣掩不住婀娜美妙的曲线,胴体凹凸分明玲珑有致,玉||乳|高耸若隐若现,雪腿纤滑修长,圆润优美,细腰纤纤仅堪盈盈握。

  大宝双眼直勾勾地望着端坐床上玉体横陈的娇女,花靥羞红秀眸紧闭,酥胸起伏跌宕有致。他非是初涉情场,这两天已经食髓知味,此际却仍感口干舌燥熊熊的欲火如焚身般从心底燃烧了起来。被萍表姐这娇花蓓蕾般绝色美女的娇羞妩媚所震撼,大宝目光灼灼,射出难以抑制的欲火,搂抱住萍表姐温柔爱抚,萍表姐羞答答娇滴滴,娇喘吁吁,紧紧闭眸无语。

  “萍姐姐,你真美!”

  大宝赞叹道。

  “小坏蛋,你不去捉老鼠,却来欺负姐姐,你好坏啊!”

  萍表姐娇喘吁吁地呢喃道。

  “好姐姐,我这里捉住了姐姐的两只小白兔,娇挺柔软颤抖跳跃呢!”

  大宝怀抱萍表姐的身子,火热的双掌上下滑动,逡巡在她高低起伏的白山碧水间,峰峦起伏的玉女酥胸之中。

  “大宝!”

  萍表姐被他娴熟的手法抚摸揉捏得春心萌发起来,赛如雪藕的两条手臂搂住他的脖颈,主动送上丁香小舌,柔软的身子轻轻地颤抖,香嫩的肌肤泛起微红,挺拔的玉女峰在薄薄的粉色内衣下变幻着各种奇怪的形状。

  “好姐姐,我捉到了个老鼠,你摸摸看!”

  大宝用力地吸吮萍表姐的舌头,手掌从她的后背滑向圆润的玉臀,臀部的肌肤丰满而柔软,着手几如凝脂般滑腻。他只觉小腹中有团火在燃烧,胯下的庞然大物点点膨胀起来,慢慢支起个巍峨的帐篷,他抓住她的芊芊玉手引领着按在上面。

  萍表姐滑腻的身躯紧贴大宝,身子蠕动,软中带硬的蓓蕾摩擦着他的肌肤,只绵软的手掌被他引领着隔着短裤紧张又羞涩地抚摸他的下体,口中呢喃道:“大宝,好弟弟,好大的老鼠”

  萍表姐湿热的舌头不住亲吻他肩头的肌肤,灵巧的手掌钻进帐篷,温柔地握住了雄壮的庞然大物,上下抚摩,带起大宝阵又阵的惊悸和颤栗。

  大宝周身血气翻腾,心痒难耐,缓缓去解她仅着的勾勒出无限风光的曼妙曲线的粉红亵衣,萍表姐柔美粉嫩的身子彻底裸露,颜面如火,泛出层层红霞,雪白的||乳|峰上两支小豆蔻高高挺立,含苞欲放,光晕浮动。

  萍表姐娇羞难抑,迷蒙的眸子仿佛弯碧水,娇嫩鲜红的樱桃小嘴轻轻开启,腻声道:“大宝弟弟”

  大宝伸手握住萍表姐两座高耸坚实的雪峰,轻轻揉捏,触手温柔软滑,说不出的舒服,右手慢慢伸到她的下腹,双腿闭合,修长的中指滑入了片茂密的草地,笑道:“萍姐姐,让我来疼你吧!”

  萍表姐沿着他的胸膛,路亲吻下来,双手拉扯,把他的裤子脱了下来。男子的双腿中间,根血红的庞然大物挺拔而起,怒目圆睁,轻轻抖动,十二分的威武雄壮。萍表姐手握他的庞然大物根端,把火热的龙头顶在她雪白嫩滑的大腿上,上下滑动,像根烙铁炙烤团冰雪。

  大宝舒服地哼声,张嘴含住萍表姐大半座丰满的雪峰,处子的r房又滑腻又坚挺,质地嫩滑,如同丝缎,双唇吸吮,弹性良好,条舌头更是不住地舔弄玉峰上的那颗羞赧樱桃,两排锋利的牙齿落力很轻,慢慢咬啮。

  萍表姐胸前原本已经发硬的蓓蕾在大宝的逗弄下更加胀大起来,傲然屹立,殷红如血,如同两粒吐鲁番特产的粉皮葡萄。萍表姐的双藕臂搂住他的脖颈,不住地扭动着娇躯,躲闪他的舌头和嘴唇,轻快的呼吸喷吐出来,芬芳的气息如兰似麝,呻吟连串,中人欲醉。

  大床“咯吱”作响,具曲线玲珑的少女躯体柔若无骨,细腻的肌肤温润如玉,粉嫩的光泽惊心动魄,犹如枝白莲,傲然盛开。被欲火高涨的大宝上下其手,口舌互动,如鱼得水。

  萍表姐的躯体不住发抖,双目紧闭,蛾眉微蹙,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丰盈的胸部波涛汹涌,两团雪球在大宝灼热的掌下翻来滚去,身子渐渐化成汪春水,瘫软在他的怀中。

  萍表姐绵软的手掌和湿热的唇舌在他身上四处逡巡,引逗着大宝越来越强的欲望和渴求,像积蓄池的奔腾狂放的洪流。大宝全身的快乐神经迟钝又敏感,的血气点点朝下身聚集,铁棒样的庞然大物灼热如火,膨胀欲裂。

  明亮的灯光,照在萍表姐线条柔美的双腿上,光滑洁白的肌肤细腻得犹如象牙。大宝心跳如鼓,翻身坐起,将她压在自己的身下。两条修长圆滑的大腿被慢慢扳开,美女神秘的方寸之地芳草如茵,风霜雨露凝结其上,闪烁出晶莹的光芒。

  大宝身子抖,热血如沸,下身更见挺拔茁壮,把两条丰润优美的白玉大腿架到自己的肩上。两朵害羞的红云飘上萍表姐的脸颊,眼睛水汪汪的,全身滚烫如沸,缕妖艳的媚惑气息从她粉红色的肌肤上散发出来,勾人魂魄。

  萍表姐的身体在小幅度的轻轻抖颤,平坦的小腹光滑如镜,丰盈的圆臀饱满如鼓,大腿上的细嫩肌肤晶莹如玉,菲薄得几乎呈半透明状,几条淡青色的细小脉络清楚可见。萍表姐微微地弓起柔软腰肢,雪白的胴体在大宝饥渴的眼中勾勒出道美丽绝伦的弧线。

  萍表姐娇嫩的大腿根部亮起了水波样的光泽,大宝的中指小心奕奕地穿越浓密的森林,爬山涉水,沿着条紧闭着的粉红隧道仔细探寻溪流的源头。处子饱满的神秘花园陡然有外客闯入,身子剧烈抖,萍表姐的眼睛微微张开,汗水沁出额头,口中发出声哭泣般的呜咽。

  在片春光明媚的三角洲内躲藏着条鲜嫩的细缝,两边水草丰美,溪水丁冬,两片晶莹粉红的饱满花唇紧紧地闭合,圆润而娇嫩,大宝的手指敏捷地划过红艳的隧道,缓缓地钻入桃花洞口。

  萍表姐面红如火,喉咙深处不断地挤出烦恼的声音,两片玉臀频频闪躲,粉红的细缝间却羞答答地渗出了丝丝玉液,像只破了点皮的水蜜桃,亮晶晶的果汁沾在手指上,闪烁着滛糜的光芒。

  大宝伸出手臂抱住她圆润的细腰,中指轻轻勾,缓缓退出处子的花园圣地,指上挂着条长长的银丝。

  萍表姐突然惊叫声,僵硬的身子高高弓起,全身颤抖,细汗淋漓如雨。大宝火热的庞然大物,触到了她最娇嫩的少女禁区,热气灼人。细软的绒毛间便是神秘的花园洞口,饱满湿润的阴阜上顶了条狰狞的庞然大物,上下滑动,触目惊心。

  原本紧闭的粉色细缝被大宝坚硬的庞然大物划开了浅浅的道口子,神秘的幽谷中冰雪开始融化,晶莹的溪水从里面缓缓流出,粗大的龙头鲜艳如火,点点挤入她的两片嫩红花唇,像朵正在展开的靡靡春花,与地狱的魔鬼同起舞。

  下体稚嫩的花唇慢慢扭曲变形,萍表姐颜面绯红,气喘加急,高高的胸脯急促起伏,副说不清楚是痛苦还是快乐的诱人姿态。兰花似的芬芳随着婉转的呻吟在房间内来回飘荡,宛如天籁般悦耳动人。

  “萍姐姐,睁开你漂亮的大眼睛,你不是说从小就见过弟弟的捰体吗?看着我现在就要进入姐姐的幽谷了啊!”

  大宝嘻嘻笑,不住扭动腰身,火炭似的龙头蜻蜓点水般蹂躏她湿漉漉的女花唇,探入萍表姐春水泛滥的河谷。

  “啊”的声,萍表姐的脸面上娇羞无限,睁大了迷蒙的眼睛,眸子中水光潋滟,说不出的娇媚动人,开即合,十根手指深深嵌入丝被中。那方从未被人触及的桃源圣地遭受大宝粗鲁而放肆的践踏,波接波强烈的快感从山谷深处传遍身体的每个角落,肌肤泛出艳丽的桃红色,似乎全身的细胞都燃烧了起来。

  萍表姐螓首轻点。大宝心想,长痛不如短痛,请不要怪我,当下狠起心肠,挺腰猛地往里送,夹着水声,竟是放到底,只听得萍表姐“噢”声轻呼,头儿往后撑,双手紧紧按住大宝的屁股,柳眉轻蹙道:“痛好痛不要动!”

  大宝看着心慌不敢挪动半分,伸手抹去她额角的汗水,愧疚道:“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本来想减少你的痛楚,却害苦了你!”

  萍表姐虽然辣乎乎的疼痛难当,但大宝的关怀,却让她感到阵温暖,抬起玉手,轻轻抚摸他俊脸,说道:“好弟弟,没事的,我还受得住。”

  但大宝何尝不知她的心意,当下捧住她俏脸,吻着她双唇,萍表姐闭上眼睛,张唇迎纳,吻在处。不用多久,二人已吻得如疯如狂,浑然忘我。大宝为了减轻她的痛楚,对大手,不住在她身上来回抚摸,最后抓住她只雪白挺拔的r房,面抚摸揉捏,面含住她柔软滑腻的香舌道:“好姐姐,你的奶子好诱人,我实在爱死它了!”

  萍表姐被他亲?br/>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