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五,你上次坐飞机时,叫你二嫂什么?”

  其实易少川这个电话也打的没底,但是他想凭借小五的聪明,加上他的诱导,应该不会出事。

  “二哥,那事都过去八百年了,你还提啊,我还有事,挂了”容东方此刻正箭在弦上,再憋下去要折了。

  “等下,”易少川阻止他,“你叫你二嫂小妍了?”

  “小妍?”容东方听到这个名字,意识到什么,因为他们哥几个对易少川的过去还是了解的,于是,他哈哈笑了起来,“叫了,叫了因为我想我的小严严了。”

  “你给我正经点!”易少川冷呵。

  “二哥,我很正经的,你难道忘记了我才捧红的那妞,不就是叫严希吗?”

  “”叶欢想起最近八卦杂志上确实有个嫩模挺火的,就是叫严希。

  “二哥,我快要废了,你老审完了吗?”那边的容东方说话都带着哭腔了。

  只是没等易少川回话,叶欢已经搭腔了,“小五你不用担心,你要是今天废了,明天坐飞机过来,嫂子我给你看,我可是男科学界的高材生。”

  叶欢可没有忘记他是怎么整她的,此仇不报非叶欢。

  那边的人呆住,接着就笑了,“二嫂,你说真的?我那方面最近真的不给力,时间有些短,连个小时都撑不到,你说是怎么回事,是我太不节制,还是”

  嘟嘟

  电话被易少川掐断,狠狠的瞪着叶欢,“现在满意了,相信了?”这几个字几乎是从他的齿缝里挤出来。

  叶欢想到刚才自己的猜疑,尴尬的吐吐舌头,“对不起!”

  易少川听到这三个字,颗被挂在云端的心开始忽悠悠下坠,总算又蒙混过去了。

  “老婆,你还是不信我?”易少川略带伤感的问。

  叶欢听出来了,举起手里的杯子,碰了下他的,“我对你的不信任,也是你造成的。”

  句话让易少川无话可说,两人喝酒,在半醉半醒的时候,叶欢被他拥在了怀里,耳边响起他低低的声音,“老婆,在我眼里,这世上只有个欢欢。”

  不知是醉的原因,还是他的话太感性,叶欢侧头看他,两人离的太近,他喝过红酒的呼吸都带着酒香,撩人至极,看着他那蒙着水润的唇,叶欢伸出舌尖舔了舔,“油嘴滑舌。”

  “我说真的,”他抓着她的手放到他的胸口,掌心握住他咚咚的心跳。

  那晚,叶欢喝了很多,怎么回的家都不知道,第二天醒来,易少川已经去上班,生活平静的像是从未发生过改变,就连小妍的存在,就像是叶欢做了场梦,直到天半夜,叶欢的手机响起——

  串很陌生的号码,叶欢并不熟悉,她不想接,搂着她的男人也被吵到,烦躁的将她搂的更紧,并很生气在她耳边低吼,“谁让你睡觉不关机的?”

  自从叶欢离开叶氏后,她的手机基本上就是个手表功能,所以开机关机这事她都不屑去做了,谁知道这大半夜会有人给她打电话?。

  管他是谁,她才不要接,叶欢把手机塞到枕头底,准备继续睡觉,可是那电话停了又响,锲而不舍的精神被发挥到淋漓尽致。

  “接吧,”连易少川也妥协了,他估计这电话要是不接,这觉也没法睡了。

  叶欢只得掏出电话,按下接听,同时也按了免提,“喂,谁啊?”

  “姐,是我”这声让睡意正浓的两个人陡然清醒,叶欢意外,而易少川则是震惊。

  两人都各怀心思的紧盯着电话,就听到那边又传来声,“姐,我难受”

  叶欢听出来了,这丫头的声音的确不对劲,本能就问,“你怎么了?”

  “我发烧,家里没药,”小妍的声音带着哭腔,刹那击中了叶欢柔软的心。

  个人生病没人管的滋味,她体会过,此刻她就像是自己生了病似的难受,起床穿衣出门,几乎是气呵成,易少川也随着她的节奏紧跟其后。

  他们在便利店买了药,又去了小妍住的房子,而看到小妍时,叶欢又吓了跳,这哪还是她那天见过的样子,整个人瘦了圈不说,脸白的像纸,头发也披散着,而且她的头发没有点光泽,就像干柴似的。

  她果然是病了,而且病的好像比发烧严重,“小妍,你这情况得去医院!”

  “不,”听到医院两个字,小妍立即摇头,“我不去医院,我吃点药就好。”

  她从叶欢手里拿过药袋,取出药片就那样塞进了嘴里,甚至连水都没喝,就强咽了下去,看着她这样,叶欢的心就像是被撕裂了样。

  “易少川,还不去倒水,”她难受的吼向身后的男人。

  易少川去倒了水递给小妍,只是她并没有接,而是双目不动的盯着易少川,叶欢看着她这样,连忙介绍,“小妍,这是我老公,是你姐夫快点喝水吧!”

  “姐夫”小妍喃喃重复,声音里有讽刺的味道,可叶欢却以为她只是在叫易少川。

  “你答应啊,”叶欢还笨蛋的推了易少川把。

  易少川心知肚明,把水往小妍面前又推了推,“喝水吧。”

  小妍接过来,喝了个透底,他倒的水,果然连味道都不样。

  “你怎么就发烧了?”叶欢把小妍扶到沙发上,问起。

  “没事,老毛病了,”她说完,就感觉到了有束凌厉的光射向自己,连忙又解释,“我换季就容易发烧,身体底子弱。”

  小妍的话让叶欢心里不是滋味,虽然她在叶家并没有多少温暖,但直都是好吃好喝好穿的被照顾着,可是小妍呢?

  叶欢想知道她这些年是怎么过的,可又不敢知道,也怕自己的好奇会勾起小妍的伤心。

  “天明去医院看看吧,”叶欢劝她。

  小妍摇头,“没用的。”

  她的话很奇怪,还没看怎么就知道没用?叶欢有了丝疑惑,但想着她可能是生病的原因,心里难受,也没有再多问

  “姐,我饿了,”小妍吃了药,烧退下些。

  叶欢隐约感觉什么,走向了厨房,可是打开冰箱,打开橱柜,里面空的什么都没有,“小妍,你就是这样生活的?”

  质问她的时候,叶欢的声音不自觉的颤抖,毕竟是心血相连的姐妹,看着她这样,叶欢无法不难受。

  小妍低下头,没有回答,叶欢已经跳脚了,“叶光年他不是认了你吗?为什么还要你个人住?为什么也不请个人来照顾你?”

  “姐他身体不好,我不想让他操心,”小妍体贴的话让叶欢心酸。

  “可你是他女儿,他欠了你二十多年的爱,总该在死前补偿点吧?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我要问问他,怎么有脸听你叫爸爸?”叶欢就是这个脾气,戳就火。

  易少川按住她,“现在是半夜!”

  “我管他妈是半夜还是白天,叶光年他就是被那对狐狸精给迷住了,我不讨他喜欢,他把我赶走可以,可是小妍是他才认的女儿,他凭什么不尽点父亲的责任?”

  看着她这样叫嚣,易少川头痛,指了指窗外,“小姐,现在还是半夜,你想让周围的人明天都去投诉吗?”

  “姐,你别给爸打电话,这是我坚持的,”小妍这时开口了。

  “可是”叶欢气不过啊。

  “姐,算我求你了,我个可以的,我习惯了,”说着,她的目光扫过易少川,然后垂下。

  “你别嚷嚷了,我下去买点东西来,”易少川按着叶欢的肩膀坐到沙发上,目光同时也扫了眼小妍。

  沙发上,姐妹两人并没有说话,似乎还沉在刚才生气的气氛中,最后还是小妍主动靠过去,而且还把头靠在了叶欢的肩膀上,“姐,我困了,想睡会。”

  柔弱的她,让叶欢心疼,她伸手搂住小妍的肩膀,“睡吧,会做好饭叫你。”

  “姐,”小妍叫了她声,“你真好。”

  叶欢心里酸酸的,那酸真冲眼底,她拼命的仰头,才没让眼泪流出来,这种感觉很久没有了,是从心底的酸,酸到想哭,可是那流泪的感觉又叫幸福。

  易少川回来,买了面条和鸡蛋,他去厨房里煮了,只是还没等叶欢去叫小妍,她就醒了,“好香!”

  叶欢笑笑,“你啊,是太饿了。”

  鸡蛋葱花面,叶欢下子就闻到了,不过接着就皱眉,嚷道,“易少川你怎么放葱花了?”

  这家伙知道她不吃葱花的,今天怎么就忘记了?

  叶欢以为她不吃葱花,小妍也是和她样的,就在她准备用筷子挑出葱花时,小妍却阻止了她,“姐,我喜欢吃葱花,你别扔掉。”

  叶欢顿,而小妍已经坐下来吃了,易少川站在门口,小心的打量着叶欢的神色,他暗自懊恼,他是着急,把这事给忽略了,只记着小妍喜欢吃鸡蛋葱花面,就放了进去。

  感觉到了他的目光,叶欢回头,易少川连忙用唇语解释,“操作失误,操作失误。”

  叶欢现在颗心都被小妍打乱,也没有多想,看到小妍吃光了,她走过去又问,“还吃吗?”

  小妍摇头,回了句,“姐夫做的面真好吃。”

  叶欢笑笑,“他做的菜也很好吃,有机会让他做给你吃。”

  “姐,你真幸福!”小妍的话带着羡慕,又有酸楚。

  “小妍,你还没找男朋友吗?”叶欢好奇的问了句。

  “我”小妍刚要回答,易少川这时走了过来。

  “我去洗碗,”他说完,把碗从小妍面前拿走,小妍抬头,盯着易少川的背影出神。

  叶欢以为小妍是被易少川的举动震到,颇为得意的说道,“我调教的男人,怎么样?”

  小妍收回目光,眼里闪过叶欢没有看到的晦暗,叶欢却还在那里洋洋自得,“小妍,以后找到男人也要像姐样去调教,知道吗?”

  她没有回话,心里却是暗自叹息,易少川这不是你要的爱情吗?被别人当男佣样的使唤。

  小妍的烧退了下去,叶欢和易少川也离开了,回去的路上,叶欢望着已经泛白的夜色,脑抽了来了句,“易少川,让小妍跟我们起住吧?”

  当即,叶欢就感觉车子猛然颤,她瞪了易少川眼,“你什么意思?”

  “欢欢,做事前动动脑子,行不行?”她看不到的角度,他的眼里霾色深浓。

  “我怎么没动脑子?她是我妹妹,看着她那么可怜,我心疼,我想照顾她,不应该吗?”叶欢很有理的反驳。

  易少川承认她做为姐姐,照顾妹妹是应该的,可是她不知道的隐情后面,那样做是不合适的。

  “我不同意!”易少川也不想和她废话,直接拒绝。

  “为什么?”

  “不方便!”

  “怎么不方便了?”

  “我不习惯家里有陌生人,尤其是女人。”

  “易少川,她不是陌生人,是我妹妹,是我胞双胎的妹妹。”

  “就因为这个,我才不同意,”他的声音低了下去,长着同样的张脸,让他如何同时去面对,更何况曾经他和小妍还阴差阳错的有过段过往。

  “你不讲理,”叶欢生气了。

  两人沉默,车子继续前行,在到达楼下的时候,叶欢的固执劲又来了,“不管你同不同意,反正我就要照顾她。”

  “欢欢,你照顾她,我不反对,但没必要让她住进我们的家,你如果你不放心,我们可以出钱请保姆,不样吗?”易少川说的诚恳。

  叶欢点了点头,易少川以为她同意了,刚要松口气,却听到她又问,“易少川你不同意她住我们家,你是心虚吧?”

  看着她眼里的狡黠,易少川捏住她的脸,“不是我心虚,是你太单纯,难道你就不怕妹妹睡姐夫的事发生到你的头上?”

  却自打似。

  万万继续求月票,今天两万字更新完毕,月票多多,更新也就多多哦!

  第136章:易少川,不要让我失望

  叶欢眼睛倏的放大,如同利剑似的射向他,这样的她还真是少见,真有要吃人的感觉,“易不川你敢,你要是敢,我就杀了你!”

  她说的很认真,很凶猛,哪怕易少川堂堂男人,也被震骇到了。

  她这样子是代表在乎他吗?还是她的生命已经经不起背叛?

  易少川俊美的脸浮起笑来,越笑越灿烂,只是灿烂的背后是只有他自己知道的心虚,“好可怕啊虽然我很喜欢性,但在性和命之间,我绝对要后者,所以老婆你不用担心。”

  严肃的话题,又被他说成了玩笑般,只是这次叶欢并没有笑,而是很认真的看着他,“易少川我不是开玩笑,我是说真的,不要背叛我,就算背叛了我,最好也别让我知道。”

  她低低的声音击穿易少川的心,原来她是经不起背叛了,可是

  “不会,我永远也不会背叛我的老婆大人,”他伸手,将她拥进怀里,炙热的吻袭上她的唇,吻的很用力,似乎在宣泄着什么,掩饰着什么。

  叶欢被吻痛,推开他,“大早的,当早餐啃呢?”

  听到她又幽默的话,易少川笑了,“还真饿了!”

  他看着她,最后那个饿字说的别有深意,对易少川早就熟悉的叶欢,下子就听出了怪味,所以在他耍流氓之前,她快速的跳下车闪人。

  回到家里,叶欢又补了个觉,可是越想越不是滋味,叶光年没有理由那样对小妍啊,不行,这件事她要找他理论。

  再次踏入叶家大宅,股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噎的叶欢度窒息,她以为这座宅子于她不过就是走过的个驿站,可是如今再站在这里,看着熟悉的草木,她是连呼吸都疼啊。

  毕竟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多年,有些东西早已随着生命的成长扎根,根本忘不掉,抹不去。

  “大小姐你回来了,”家里的保姆看到她,激动的跑过来。

  “何妈,”看到她,叶欢眼里又是酸,她虽然是家里的女佣,可对叶欢来说,她的成长里直有何妈陪着,何妈更像是她的母亲。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老爷在楼上呢,”何妈也激动的抹起了眼泪。

  叶欢和何妈走进别墅,正准备上楼,就看到叶乐从楼梯口走下来,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相遇,叶乐未语先笑,“怪不得大早的就听到有小鸟在窗口叫唤,原来家里来了稀客啊。”

  叶欢不想理她,来这里也不是和她吵架的,侧了下身体就要抬腿上楼,可叶乐却横过来,挡住,“这位小姐,你来别人家坐客厅就好,其他的地方还是不要随便乱去。”

  “我是来看老爷子的,”叶欢听得出来叶乐的讽刺。

  “看老爷子?”叶乐笑了,“请问你和老爷子是什么关系?亲戚,朋友,亦或是他的女儿?”

  叶乐是故意的,她明知道叶欢气之下和叶光年解除了父女关系,看着叶乐如此咄咄逼人,叶欢的好脾气也忍到极限,“让开!”

  “哟,这口气好大,”叶乐双手抱臂,“是不是觉得又多了个妹妹,就又想找老爷子回来重分财产?”

  原来,叶乐也知道了!

  只是,她才没有叶乐想的那么龌龊,如果她在乎钱,当初就不会轻易让叶乐得手,就是打官司,就算是老爷分配不公,通过法律手段,她也会得到该得的那份。

  当初,她既然能分不要的离开,现在更不会要回来,叶乐的想法纯粹就是小人之心。

  叶欢冷笑,透着鄙夷,“我还不至于像某些人那样厚脸皮。”

  “那你来这里干什么?”叶乐反问,接着又哼了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姐妹背地里都和老爷子干了什么,现在居然都光明正大的找到家里来了。”

  叶欢被她说的时无言,因为确实她们背地和老爷子见过,但事实却并不像叶乐说的那样。

  “让开,我不要和你废话,”叶欢实在不想和叶乐这样纠缠下去。

  “现在我才是这个家里的主人,”叶乐讥讽笑,那笑容带着高高在上。

  “好,那我叫叶光年出去谈,”叶欢现在才发觉来这里找叶光年真是失误。

  “不好意思,”叶乐又次拒绝,“我爸这些天身体不好,不见任何人。”

  “你”叶欢扶着栏杆的手已经青筋乱跳。

  “何妈,送客!”叶乐无视叶欢的愤怒,下了命令。

  “二小姐,”何妈看着这情况欲劝解。

  “何妈,再多说个字,你下午就卷铺盖走人,”叶乐现在绝对是这个家的女主人,而且看情形是说不二。

  何妈为难的低下头,看着这情景,叶欢点点头,再次冷笑,“好,我走!叶乐,你够狠!”

  “还好,”叶乐笑着,“不狠点,我就会直被人踩在脚下欺负。”

  叶乐的意思是叶欢曾经欺负她吗?真是可笑!

  这种情况,叶欢只能走人,可是走到门口的时候,就听到叶乐又说了声,“看人的时候擦亮点眼睛,别被人卖了,还帮别人数钱!”

  叶欢皱眉,她这话是从何说起?难道是担心她开诊所会赔钱?但是貌似她赔死,叶乐高兴才对啊?

  对于,她这莫明的话,叶欢也没有多想,而是回头很礼貌的说了句,“叶二小姐,这话你还是留给自己吧!”

  从叶宅出来,叶欢的心里像是吃了苍蝇般恶心反呕,但是现在她光恶心没用,最重要的是小妍的生活怎么办?按照易少川的说法,他们出钱也让小妍生活的好点,但是他们给的只是物质上的帮助,而小妍缺失了二十多年的父爱,又岂是她能给予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