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吸收紧,血流加速,那种控制不了的情愫又次将她袭卷,该死,只要想到他,她还是无法平静。

  叶欢走向了住院收款处,去查交费记录,只是并没有记录交费人是谁,这样的举动愈发证明那人想掩盖自己。

  只是,叶欢不甘心,她找了特护帮忙,调取了交费录像,而屏幕上的人让叶欢激动的情愫下子跌到,外带着点淡淡的失落。

  不是他!

  怎么会是他?

  是她太自作多情了,他们都离婚了,甚至离婚了,他连通电话都不打给她,又怎么会莫名出现?

  叶欢,你对他还存在幻想吗?

  你真是太可笑了!

  叶欢从出监控室,颗被扰乱的心再也无法平静,她走出了医院,这些天平静的心,在今天再的被打破,先是他们的婚房,后来又是神秘的背影。

  其实,他早已走出她的生活,而是她直没有放开他而已。

  叶欢,你向是潇洒,不拖泥带水,如今这是怎么了?

  难道,你还是忘不了他吗?

  难道,他给你的伤害,还不足以让你把他从记忆里清除吗?

  叶欢遍遍责问着自己,可是问的她心都绞痛起来,她还是不得不承认,他直在她心里,就算她不去想,不去触,他依然还在。

  叶欢甩了甩头,让自己不去想他,可是把他甩开了,另个人又进入她的脑海,想到了在监控器里看到的那张脸。

  他为什么要去替景碧心交住院费?而且还交了那么多?

  他是好心?还是别有用心?

  手机响起,打断她的思绪,是薛子路打来的。

  “你找我了?”薛子路在叶氏完蛋后,又去了家新公司,他刚开完会,就看到手机上有她的来电信息。

  “嗯,找你帮忙,”叶欢仰头看着天空,虽然她之前还傲骄的不想求助,但现在还是张口了。

  “小欢欢,你现在欠揍是不是?”他们是闺蜜,是哥们,他最讨厌说帮忙之类的话了,他还是习惯她那种女王范的命令他。

  “呵呵,”叶欢理解的笑了,然后改掉先前的语气,“我现在命令你立即给我送二十万块钱来。”

  “多少?”二十万这对于薛子路来说可不是小数目。

  “我会尽快还你的,”叶欢赶紧解释。

  “欢欢,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薛子路打断她,“我是担心你出了什么麻烦?要不然怎么要那么多钱?”

  “我没有什么麻烦,是小妈的住院费该交了,”叶欢第次发现说话也是如此艰难的件事。

  薛子路顿了下,没有再问什么,而是爽快的说道,“我用银联转帐,转到你卡上,把卡号发给我。”

  “我会尽快还给你”叶欢又重复,只是还没说完,就被薛子路又骂了通。

  挂了电话,叶欢露出苦涩的笑,人生真是他妈的场不可预知的游戏,之前她是风光的千金小姐,高高在上不知人间疾苦的女王,如今却穷困的要靠借钱过日子。

  叶欢把卡号发给了薛子路,会就收到短讯提示,余额多出了五万,可是她明明借二十万,正要把电话打给薛子路,他的短讯就来了:欢欢,什么都不要说,我们是闺蜜,把我当哥们就不要废话,我的心,!

  是的,他的心她直都懂。

  薛子路对她的情,是超越任何个男人的,而且他对她的情爱已经到了为了爱能牺牲,能掩埋的地步。

  “露露,谢谢你!”叶欢望着天空,留下了酸楚的眼泪。

  调整好情绪,叶欢试着拨了个号码,没想到竟然还是通的,而且对方很快就接听了,“欢欢,我终于等到你的电话了。”

  这样的话让叶欢的第反应就是恶心,“你少废话,把你的银行卡号给我,我把钱给你。”

  “我不懂你说什么?”乔翊白还在装迷糊。

  “乔翊白,我叶欢现在再穷,也不需要你的施舍和可怜,”叶欢在监控录像里看到的人就是他。

  “欢欢你误会了,我没有施舍和可怜你的意思,我只是对妈景阿姨尽点孝心。”

  “孝心?”叶欢冷哼,“你凭什么对她尽孝心?还是你觉得良心有愧?”

  “我有什么愧?”乔翊白似乎不愿接受这样的罪名,“我只是时善心大发,想做点不留名的好事,没想到被你发现了。”

  真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叶欢觉得这话用来形容乔翊白最贴切不过。

  “少废话,把卡号给我,”叶欢实在不想与这种人与瓜葛。

  “真的要还我?”乔翊白反问。

  “”叶欢还没回话,便感觉到有人向自己走近,回头,只见乔翊白不知何时站在了她的身后。

  他会出现在医院附近,那么刚才闪而过的身影也是他吧?

  夜色里,他迎风而站,穿着简单的罩衫,挺拔的立在那儿,路灯晕黄的灯光下,他如同俊逸非凡的黑暗王子。

  叶欢看着这样的他,仿佛时光下子逆转,回到了从前的时光,可是几秒后,她忽的回神过来,不,他不是王子,而是个迷惑众生的地狱魔鬼。

  叶欢快速敛起情绪,骂了句,“乔翊白你现在越来越让人讨厌了。”

  “讨厌我,是因为我坏吗?”他对于叶欢的谩骂,并没有丝毫生气,反而向她走的更近,近到与叶欢只有半步的距离,低沉的声音里透着股不正经的味道。

  胸清谁起。叶欢反感的白他眼,下秒就感觉耳边热,他倾身过来,贴着她的耳际,“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恶心!

  叶欢后退步,拉开和他的距离,“乔翊白你放尊重点。”

  以前的他稳重大气,没有那些纨绔风马蚤的恶性,可是现在的他怎么都有股臭流氓的味道。

  “我直尊重你,要不然我们谈了两年恋爱,你还能保住处子之身,”乔翊白的话让叶欢又阵恶寒。

  “乔翊白,你知道吗?我最庆幸的是那两年之中,没有让你碰我。”

  “那也是我最后悔的事。”

  叶欢淬毒的目光望向他,乔翊白见状,耸耸肩,“欢欢,我们别吵也别相互攻击了,好吗?你知道的,我心里直有你。”

  “乔翊白我庆幸自己没吃晚饭,”叶欢真要吐了,甚至觉得与这个人呼吸同片空气都是污染,“跟我去提钱,我可不想用你的脏钱,污了我的手。”

  “欢欢,你非要和我这样吗?”他的声音被夜风吹碎,略带着忧伤的低沉声线,竟有股撩人的性感,“而且二十万对于我来说,并不自什么。”

  叶欢刚要张嘴攻击他,忽的脑海里闪过什么,然后转头看向他,“那你想我和你哪样?”

  此刻的她,偏着头,脸上少了先前的冷戾,就连眼神也妩媚如丝,唇红齿白,透着股可爱的调皮。

  乔翊白知道自己这是错觉,以她对他的厌恶,不用眼神射杀他,已经是眼下留情了。

  只不过,他仍说出了心中的话,“欢欢,你还能再给我个机会吗?”

  他话音落,叶欢就哈哈笑了起来,那笑在空旷的夜色里,那样的响亮,响的碜人。

  “欢欢,我说真的,过去的事是我混蛋,我早就后悔了在你离开我以后,我才发现我爱的人从来只有你,”乔翊白的表白飘进叶欢的耳里,恶心的她想吐。

  “欢欢,我知道你离婚了,而我和叶乐也早就分开了,我们再重新在起好不好?”乔翊白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叶欢回过头来,晶亮的眸子如同洒了碎钻般,让乔翊白阵心慌,甚至他等待着她的又番恶毒羞辱,可却意外的是,他听到她说,“你说的是真心话?”

  “嗯,我绝对是真心的,”乔翊白激动的握住了叶欢的手。

  叶欢瞪过去,他立即松开,“欢欢,我对天发誓”

  只是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叶欢制止了,“乔翊白,男人的誓言就像是大便样,每个人都能拉出来,所以很不值钱,而且又臭。”

  她的形容让乔翊白面抽,这女人向直白,他是知道的,可现在直白的有些不文明了吧!

  叶欢就是故意恶心他,她无视掉乔翊白的反应,又接着说道,“我倒有个比发誓更好的办法。”

  “什么?”乔翊白分明嗅到了希望的气息。

  叶欢从包里掏出卡来,“本来我打算把钱还给你的,可是现在我觉得暂时先不还了,就把这钱当成你的信用保证金,怎么样?”

  “什么?”乔翊白不愿相信,接着就兴奋的说道,“好,如果太少,我可以再多交点保证金。”

  叶欢看向他,“听你的口气,你现在混的不错,很有钱吗?那你还能再拿出多少来?”

  乔翊白这才发现自己激动,有些失言了,叶欢没有错过他的反应,接着叹了口气,“要是现在有人能帮我把叶氏买回来,我立马就嫁给他。”

  “欢欢,叶氏再买回来,也不可能再像从前了,”乔翊白劝她。

  “我知道,但叶氏毕竟是我爸爸的心血,现在他人走了,叶氏是他唯留给我的思念了,”叶欢的声音微微哽咽。

  乔翊白的手抬起,试了几试,才小心的落在她的肩膀上,“欢欢”

  浪漫的西餐厅内,烛光红酒,叶欢坐在那里享受着乔翊白为自己切好的牛排,如果不是内心的痛提醒她,她还真的以为时光又倒了回去。

  只是,眼前的这切,只是些浮光幻影的假像,他们再也回不到过去,而且永远也不会了。

  “你和叶乐什么时候分手的?”叶欢抿了口红酒,漫不经心的问。

  乔翊白脸色僵,“欢欢,我和她已经过去了,这事别提了好吗?”

  他没想到叶欢居然会答应和他起吃饭,尽管她的神色直很冷,但这让他已经无比的开心了,这些日子以来,他每天过的醉生梦死,可午夜梦回,想念的还是和她在起的日子,所以他不想让其他的人和事来破坏了这个难得气氛。

  叶欢却似乎并不配合,摇摇头,“你知道我这个人很较真,有些事必须弄清楚。”

  好吧,她的个性,他是了解的。。

  “有四五个月了,”乔翊白如实回答。

  “你们因为什么分的手?”叶欢又问。

  乔翊白暗暗的看了她眼,怎么会听不出审问的语气,“我直不爱她。”

  “不爱她还和她上床?”叶欢尖刻的话让乔翊白变了脸色。

  “欢欢,过去的事我们能不提了,好吗?”

  叶欢冷笑,“可是我这个人很难忘记过去。”

  吃过饭,乔翊白要送她回去,叶欢也没有再矫情,到了地方,她就要下车,结果却被乔翊白拉住,在她警觉的以为他要对自己做些什么的时候,却见他开门下车,快速的绕到了另边,很绅士的打开了车门。

  “欢欢,你忘记了,以前都是我给你开门的,”他说的没错,只是现在的她不仅忘记了,而且还很不适应。

  叶欢下了车,刚要走,手上却紧,“欢欢,我能理解你已经同意再给我个机会了吗?”

  被他抓着的手,如同细菌在爬,叶欢瞪向他,乔翊白赶紧松手,叶欢的声音在静谧的夜色里响起,“我现在已经离了婚,而且肚子里还有孩子,这样的机会你确定要吗?”

  他愣,叶欢又笑了,“你的机会在三天的拍卖会上,我说过谁帮我买回叶氏,我就嫁给谁。”

  乔翊白的眸光暗了几分,并没有说什么,转身上车离开。

  叶欢望着消失汽车尾灯,发了会呆转身,只见道瘦长的身影立在不远处,双烔烔的双眼喷着火的望着自己。

  明天加更,至少万五千字,宝贝们要来支持哦!

  第165章:梦,他,欢爱

  薛子路。

  他怎么在这里,而且还是这么晚了?

  还有,他这副要吃人的样子是干什么?好像是抓到老婆出轨似的。

  可是,她不是他的老婆啊,只是他的闺蜜。

  叶欢走过去,想到自己欠了他二十多万,明显在气焰上就再也无法像平常那样肆无忌惮起来,这欠钱果然会矮人等。

  “你怎么来了?”叶欢无视他眼里的火光。

  薛子路没回答她,而是死盯着她,叶欢被他看的全身都难受,伸手挡住他的目光,“薛子路,你要目烤|乳|猪吗?”

  说完,她就咬舌头,她怎么在他面前竟然失态的把自己骂了啊?

  如果放在平时,她这话出,薛子路肯定就笑了,而且会接话说,你是猪啊。

  只是今天的他,像是变成哑巴似的,仍旧不语,叶欢彻底不知道说什么,干脆摇头,“原来这小伙梦游了。”

  “你才梦游,”叶欢刚去推门,身后就传来薛子路的声音。

  开门的动作顿,叶欢回头看向他,“既然没梦游,那干嘛不说话?”

  “说什么?”薛子路语气很冲也很重,“叶欢,你现在穷疯了是吗?穷的要去投靠那个混蛋?”

  原来,薛子路误会了。

  叶欢推开门,“进来说吧。”

  薛子路想到刚才他被乔翊白给拉扯,就心里烧火,所以门推开,叶欢就被薛子路拽进了屋里,然后又路拽着她到了洗手盆边,给她洗起了手。

  他洗的他用力也很仔细,叶欢估计她手上的陈年细菌也被他这次给洗净了,因为手都快被他给搓破皮了。

  “痛,”她闷哼了声。

  “没给你扒皮下来,已经是饶过你了,”薛子路看到她白嫩的手通红片,终于给她冲洗了手上的肥皂液。

  叶欢摊开手,看着仍阴脸的薛子路,狗,腿的笑问,“小露露,你这样子,我会以为你在吃醋。”

  “我是吃醋,”他很大方的承认,“你这手除了我有资格碰,别人谁也不行。”

  好吧,这样的话虽然听起来很虚,可是却又霸道的让人很受用,尤其是叶欢这种感情空窗期的女人,很久没有人对她这样霸道了,她竟很怀念。

  是不是她真的犯贱了?今天竟再的想起那个人,现在居然连同他的霸道也觉得怀念了。

  可是,她不要自己这样,叶欢双手抬,把水珠对着薛子路的脸弹去,“你还吃醋,你以为你是谁啊,又不是我男人。”

  薛子路的脸僵,“不是你男人,但是你闺蜜,我依然有权利管你。”

  被人管,是种幸福,叶欢以前不懂,现在知道了。

  叶光年活着的时候,每次管她,她都会故意唱反调,现在才知道管束其实是种疼爱的呵护。

  “好,你有权利管我,我归你管了,还不行吗?”叶欢又去揉薛子路的脸,揉了他脸水,外带把他的脸揉成了烂饼状,才解释道,“我和乔翊白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缺钱,但我不会因钱而出卖自己,就算要卖,也不会卖给乔翊白那样的,我对他有分寸的。”

  薛子路拿开她蹂,躏自己的的手,“不是我想的那样,可是我看到的是那样。”

  叶欢挑挑眉,“拉拉手而已,以前我们是恋人,还亲过嘴呢!”

  “叶欢”

  “好,我错了!”叶欢见薛子路又次发飙,赶紧举起双手投降,“以后再也不会了。”

  “欢欢,不要和他在起,他不是好人,”薛子路按住她的肩膀,说的语重心长,“乐乐出事和他有脱不了的干系。”

  这话,让叶欢敏感的捕捉到什么,“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薛子路很果断的摇头,“乐乐自从和他在起后,明显就坠落了,乔翊白就是个穿着天使外衣的魔鬼,你不要再被他迷惑了。”

  叶欢看得见薛子路眼里的担忧,她知道他是真的心疼自己,她点头,“我就是不想和他有瓜葛,所以才借钱还给他,我不想欠他什么。”

  女人不能欠男人的,尤其是金钱,因为这个利息到了最后往往是女人自己。

  当初,如果不是她欠了易少川的钱,也不会和他走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最后身心都赔上了。

  该死,又次想到了他!

  “你怎么欠他的钱了?”薛子路眼里的火气又升。

  叶欢给他倒了杯水,“他莫明其妙的给小妈交了二十万的住院费。”

  “他想干什么?”薛子路立即拍了桌子,“想用金钱收买你吗?二十万也太便宜了吧,就是二千万,两个亿都不行。”

  看着他这样护犊的架势,叶欢笑了,“薛子路,我觉得上辈子你肯定是我妈。”

  薛子路听她这样形容自己,冲她翻了个白眼,就听到叶欢又说,“我今天对他说了,想和我在起,就帮我买下叶氏。”

  “什么?”薛子路刚喝到嘴里的水下子喷了出来,喷了叶欢身。

  “你天女散花啊,恶心死了!”叶欢拿过纸巾擦身上和脸上的水。

  “叶欢你脑子没病吧?”薛子路才不管她被喷水的事。

  “我没病啊,而且我这话不仅对他适用,对所有的男人都适用,”叶欢说着,看了他眼,“小露露,你其实也是喜欢我的对吧,要不你想法把叶氏给买下来,然后我嫁给你?”

  薛子路做了个抖落鸡皮疙瘩的颤栗动作,问道,“你此言当真?”

  叶欢点头,只见薛子路神秘的笑,闪过她没看懂的怪异。

  “乔翊白好像很有钱,你说他也就是跟我爸在叶氏混了这几年,他怎么会那么有钱呢?”叶欢通过今天和乔翊白的对话,还是有发现的。

  “他有钱不奇怪,在叶氏他可是没少黑钱,”薛子路的话叶欢是认同的,而且这事叶光年也知道,但是以叶欢知道的事来说,他也不应该太有钱。

  见叶欢沉思,薛子路敲了敲桌子,“你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