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昧不清,有没有此事?”

  “叶小姐,有人爆料易先生是北京某官的私生子,此事是否属实?”

  “叶小姐”

  五花八门的问题,如爆涨的洪水下子将叶欢灌顶而淹,让她根本没有喘息的空间,而且有很多问题都是子乌虚有,最关键的是他们提的问题,都和易少川夜未归无关。

  叶欢有些后悔冲出来了,转身就要走,这时忽的人群里有人大叫声,“去医院!易少川在医院,他的旧情人自杀了”

  这声,让叶欢本欲离开的脚步像是钉了钉子,再也抬不动,而围堵在门口的记者早已轰而散。。

  易少川的旧情人?自杀?这些字眼让叶欢如被人当头敲了棒

  他夜没归是去见旧情人吗?可是为什么又要自杀?

  何妈直跟着叶欢,听到这话,她扯了下叶欢,“大小姐,你别听这些人胡说,姑爷他不会的。”

  叶欢的心像是被浸了凉水,冷的全身没有丝温度,半天才吐出句话来,“叫司机送我去医院。”

  “大小姐,”何妈不放心的看着叶欢,“那些记者现在去了医院,你去了只能是添乱。”

  叶欢愣住,她站在那里,身上的衣服像是被扯碎似的,凉风嗖嗖直入,逼进她的毛孔,血液,骨髓

  是啊,她现在去医院干嘛?看看他的老情人是谁?还是看着他为另个女人心痛着急?

  原来,他夜未归是去见了别的女人

  昨天,他走时,她还开玩笑的提醒过他,却不想竟然成真了。

  叶欢说不清是自己感觉,只是并没有心痛,可是不痛,为什么她觉得此刻呼吸都是困难的。

  回到了屋里,叶欢还是不由打开电视,刚才她被记者的围堵的画面现在已经被搬上了屏幕,并且迅速的切换到医院,她等了夜的男人此时就在镜头里,而且他的脸上明显带着憔悴和疲惫。

  记者对着他也是番狂轰乱炸,而他对这种场面似乎司空见惯了,始终保持着贯的冷漠和不惊,双如苍鹰般的黑眸睥睨着眼前的切,宛如统治人间的撒旦。

  她瞧着他,突然发现这个男人太过深沉,或者说是腹黑,他的心很宽,就像那无边无际的苍穹,装的下切,而她只不过是沧海粟,她的心太窄,窄的只装得下他,所以她站在他的心里面突然就迷了路。

  “请问易总能否透露下伤者的具体情况”

  “据说昨天是高云珊小姐的生日,易总是否和她起度过?”

  “高云珊小姐的自杀被称为血祭爱情,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同样属于轰炸型的问题让人应接不暇,而易少川只是淡淡的句,“无可奉告!”便把所有的问题都终结了。

  叶欢看着电视里的男人,眼前片模糊,原来昨天是高云珊的生日

  其实她不是那种小气的女人,高云珊于她或他来说,都不止是朋友两个字可以形容的,如果他昨天说了,她绝对不会有任何拒绝的,可他偏偏隐瞒没说。

  他还是不相信她吗?都说爱人之间需要信任,而他的隐瞒分明就是对她的不信任。

  叶欢说不清她此刻是什么心情,只觉得有珍贵的东西从她的身体里丝丝被剥离抽除,深刻而持久的痛阵阵传来,让她仿佛跌入冰窖般,全身是抽搐的冷。

  天,叶欢就如同没有生命的木偶坐在那里,最后迎来了黑夜。

  年年已经睡着,叶欢坐在他的小床边,不时的给了掖掖被角,手指轻抚着他的小脸,睡着的他,与易少川更像,刚才年年直吵着要给他打电话,被叶欢阻止了,她想,这个时候他应该很乱,所以不想年年再打扰他。

  年年许是也感觉到了什么,这天,有好几次都念叨想爸爸,而每次,叶欢的心就如有钢针在搅。

  “爸爸”年年发出梦呓的叫声,小嘴还咂巴了两下,可爱的让人很想狠狠亲上口,叶欢怕吵到他,只是将他的小手放在唇边轻吻。

  明明她夜没睡,白天也没有合过眼,可她却丝毫没有困意,只不过眼睛还是很涩,就像是缺了水般,叶欢刚闭上眼睛,就听到身后传来“吱”的开门声,接着她听到了那沉稳的脚步越来越近,颗心也慢慢收紧。

  她没有转身,眼睛依然闭着,可是心却突突跳的厉害。

  片刻,她身边的床陷了下去,而他高大的身子伴着浓烈的气息紧紧的将她包围,她听到他的声音,低哑中带着疲惫,“被吓到了吗?”

  他的声音很软,犹如窗外的透进来的月光,让她的心头颤,叶欢暗吸了口气,慢慢松开年年的小手,轻轻的转了个身,她抬眼瞧向他,而他双黑眸在布满疲惫的脸上,却依然格外明亮。

  她对他摇头,手几乎是不受控制的抬起,抚上了他疲惫的脸颊,问了句,让她自己都意外的话,“她没事吧?”

  叶欢明显感觉到易少川的表情有秒钟的僵硬,接着就感觉到他的大掌覆住她的,他的脸滑入她的掌心,轻轻的摩挲着,“不问我,昨天晚上”

  她的手指轻动,盖住了他的唇瓣,阻止他说下去,唇角却露出抹淡淡的笑,“我相信你!”

  是的,她在刚知道他昨天整夜未归而是在陪另个女人时,心真的很痛,她是女人,是女人就不能免俗的会嫉妒,会猜疑,可是这天,当她静下心来仔细想的时候,便都想明白了。

  他如果会和高云珊发生什么,那么他们在起的三年,该什么恐怕早已都发生了,根本没必要等到现在。前几天,当她和高云珊在起时,他选择的人是自己,那就说明了切,而且这些日子以来,他的爱,她都能深切的感受得到。

  如果她还怀疑他,那只能说明,她太没有肚量,也不配拥有他这份真挚的爱。

  易少川似不相信的瞧着她,片刻,绽出丝邪魅的笑,“你是相信自己,相信易少川除了叶欢,谁也不会要,对不对?”

  叶欢向他贴近,伸手搂住他的腰,把脸埋在他的怀里,“我相信的是我们的爱!”

  易少川将下巴磕在她的头顶,眼睛瞧着射下来的灯光,轻轻的说了三个字,“对不起。”

  “知道对不起,还不告诉我?我很担心你,我等了你整整夜”带着酸酸醋意的话里,透着她的委屈。

  易少川用指尖捏住她的下巴,轻轻的抬起她的脸,瞧了下,便对她撇撇嘴,“刚才,还说相信我,这会我怎么闻到了酸味?”

  “我”叶欢被他这么说,微微的脸红,她的心思从来瞒不过他,五年前瞒不过,五年后也是瞒不过,可又不想就这么承认,“我是相信你,可你也信任我吗?”

  她的反问,让他心紧,“不告诉你,是因为我怕,怕你会生气,结果还是弄成了这样。”

  “易少川,以后敢再瞒着去见别的女人,我真不会原谅你,”她凌厉恐吓他的样子,别样的可爱。

  “我知道了,老婆大人,”他说着,轻抚上她浓黑的眼圈,他知道自己这夜让她真的担心了,自心底不由的涌起股歉意和心疼,伸手将她拥紧,紧的让她有些呼吸困难。

  “她怎么样?”抱着他的腰,叶欢不由的问。

  短短的几个字,却透着她对高云珊的关心,易少川轻吻着她的发丝,为她的这份善良而感动,他原以为要很费劲的和她解释昨天晚上的事,以为她会和自己闹别扭,可是他错了。

  她没有闹脾气,也没有由嫉生恨,反而很关心高云珊的伤势,这样的她和五年前的她,真像是脱胎换骨的你了个人,话说她这样的大度,让他还有些不适应。

  “你这样子,让我很”易少川捏了下鼻尖,话只说了半,却让叶欢有些纳闷。

  “怎么了?我这样子不对吗?”

  易少川的手指轻点了下她的鼻尖,“你太大度了,让我会觉得自己魅力不够,勾不起你充分且自私的占有欲望”眼法吸夜。

  他说完,她愣了片刻,接着噗嗤笑出声来,“你怎么”

  “不许说!”他突然严肃起来,似乎她说出来,就有失他大男人的尊严样,叶欢迅速把要说的话吞回了肚里。

  “她到底怎么样?”叶欢还是很关心高云珊的伤势。

  易少川愣了下,“她没什么事。”

  “她是自杀?”想到媒体夸张的报道,叫什么血祭爱情,叶欢就觉得恐惧。

  “别信那些媒体胡说八道,她只是用刀片割破了手腕,很浅的”易少川说的很轻松,似乎事实并不像媒体说的那样,叶欢被吊起的心,才稍稍放下了些,可想到高云珊用刀片割向自己的勇气,她还是不由的打了个寒颤。

  “要陪年年滑雪的事,可能要泡汤了,”易少川说这话时,表情有些纠结

  “那就不去,”叶欢理解他,现在高云珊住院,他们怎么能有心情去玩。

  “年年会失望,”易少川担心的是这个。

  叶欢当然也知道,不过年年是个懂事的孩子,定会理解的,她伸手摸着他的下巴,没有剔须的他,有些扎人,“以后我们有的是机会,不是吗?”

  没错,他们还有辈子的时间,今年去不了,还有明年,后年

  易少川带着叶欢和年年去看了白伊容,她已经病入了膏肓,靠呼吸机维持生命,而萧山岳也像是下了苍老了十几岁,看着他寸步不离的守着白伊容,叶欢明白,他这是害怕失去她。

  以前的她或许不懂,爱情到底是什么东西,在经过了这么多事以后,她已经明白了,甚至理解当初白伊容的选择了,虽然她自私了些,可她是为了自己的爱情。

  其实,她没有什么错。

  “你妈直在念叨你,这些年,她经常半夜做梦惊醒,都叫你的名字,叶欢,你妈当初放弃你是不对,可她也被良心不安折磨了辈子,就连死也不敢让你来,怕你会笑话她这是报应,”萧山岳的话让叶欢心里像是塞了巨石样的难受。

  白伊容会这样想,其实也不奇怪,毕竟过去叶欢对她的态度很恶劣,可是现在她真的不再怨她了。

  易少川捏了捏叶欢的手,“去给阿姨说句话吧。”

  叶欢仍有些迟疑,不是她还小气的不愿放开切,而是她不知该说什么。

  “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听你叫声妈,”萧山岳此时开口。

  顿时,叶欢喉头梗,那个妈字对她来说,真的太陌生了。

  “医生说她时间不多了,别让她带着遗憾,”易少川又补充句。

  叶欢何尝不知道,只是好难好难,可是如果不跨出这步,或许遗憾的不止是白伊容了。

  她松开易少川走了过去,白伊容全身都是仪器,就连十指也被夹住,叶欢试了几试,最后还是握住了她的手,嘴唇动了几动,终于艰难的叫了出声,“妈”

  这声之后,叶欢的眼泪便涌了出来,而边的萧山岳和易少川也红了眼眶。

  “妈,我早就不怪你了,”叶欢知道有些话不说,或许再也没有机会了,索性说出来吧,让眼前这个女人安心的走,也让自己不必在不久将来回想起这切,会觉得遗憾。

  “爸爸在日记里,把切都告诉我了,我以前不理解你,可现在我懂了,你追求自己的爱情是没有错的至于你没选择我,我也知道原因,其实那只是个没有根据的谎言,不过这切都过去了,我真的都不在意了,我现在过的很好,少川很爱我,”易少川牵着年年也走了过来,他们的手也覆上她们的。

  “外婆,我是年年,”年年很懂事。

  “阿姨,不我现在该叫你妈了,你听到了吗?欢欢她已经不怪你了,”易少川说出这话时,身后的萧山岳不禁老泪纵横。

  人年轻的时候,对于亲情的需求感,并不强烈,可是当人老了,便知道亲情儿女对自己有多大的意义,他亏欠易少川的,虽然后来找到他,把他接回自己身边,但是他对自己直不亲,倒是和白伊容感情不错。

  白伊容对他也是当亲儿子疼,如今这声妈,不管是因为叶欢叫的,还是因为他顾念白伊容的疼爱,总之,圆满了。

  “妈咪,外婆流泪了,”随着小年年声,叶欢果然看到了白伊容的眼泪。

  “妈,”叶欢知道她听到了。

  可就在这时,边的机器发出了报警的声音,萧山岳脸寒,倒坐在沙发上,易少川叫来了医生,可是医生却说她已经去世了。

  大概是叶欢经历了太多的死亡,所以并没有太悲伤,昨晚易少川告诉她,白伊容现在活的很痛苦,每天都会流出好多的血,如今她死了,用佛理讲也算是种解脱吧。

  白伊容的葬礼在北京办的,叶欢没有出席,因为她实在承受不了送别的那种痛,再说了高云珊还在住院,总需要有人照顾,而易少川做为养子,总要出席葬礼。

  本来计划带年年去滑雪的,肯定去不了,年年失望是定的,不过也没有生气,他说平安夜和圣诞节,让他和多多起过就好。

  圣诞节的前天,街上到处都洋溢着喜悦,街上有人走过,大多是情侣,虽然叶欢现在是个人,可她并不觉得孤独,刚才易少川打电话来,说是他两天后回来。

  想想以前的圣诞节,她都会落寞失落,但那时的她身边总会有个人,想到了他,叶欢才发觉好久都没和他联系了。

  忍不住,她拨出了那串号码,只是那端许久才接听,但并没开口说话,只有轻浅的呼吸随着电波传来,宛如细细的牛毛针刺进叶欢的胸口,虽然看不见针眼,却能感觉到有血液溢流。

  在过去的五年里,每次过节,不论是情人节,圣诞节,还是春节,赫默南都会陪在她的身边,就算她是悲伤的,不说话的,他也会默默的跟在她的身后,就像是她的守护神样。

  赫默南用他的方式,让她感受到了份不样的情感,虽然她推开了他,可是他对她的情,她会记辈子。

  “默南”见他直不说话,叶欢主动开口,“圣诞快乐。”

  电话那端依然沉默,但喘息变得明显了些,原来他听到了,这样就好。

  虽然他看不到,可叶欢还是弯起唇角笑了笑,记得赫默南说过,喜欢她笑的样子,“默南,谢谢你!”

  谢谢你在我最无助的时候,给我的照顾,谢谢你在过去的五年,直陪在我的身边,不离不弃,谢谢你给她的爱

  后面的话,叶欢并没有说出来,她想他应该懂的,他依旧不说话,最后叶欢掐掉电话,然后望向星空,吐了口气,清新的空气带着节日的味道,格外的好闻,这刻,叶欢觉得压在心口的郁闷突然轻了好多。

  医院,好像是独立于这个世界之外,没有半点街上的热闹和喜庆,有的只是悲伤和冰冷,叶欢不禁打了个寒颤。

  病房门口,叶欢迟疑了会才去推门,可脚还没迈进去,便有物体冲她飞过来,随之而来的还有高云珊暴躁的声音,“我不要打针,也不要吃药,滚!都滚开!”

  原来,她在闹情绪。

  叶欢走过去,将买来的鲜花放入瓶子,将她扔在地上的东西捡起放好,看着她露在外面被纱布包裹起来的手腕,她想,那里定很痛。

  “你们给易少川打电话,告诉他,他再不来,我还会再死的!”高云珊又次吼道,叶欢明白过来,原来她在气这个。

  “谁都会死,你以死拴住他,又有什么意思!”叶欢的声音让高云珊的身体猛颤,接着她就转过身,瞧着叶欢的目光带着凶猛。

  “都是因为你”高云珊只是吼了这几个字,便有眼泪掉落,那刻,她有委屈,还有不甘。

  她生日那天,打了无数通电话,易少川才去的,她再次表明了对他的爱,可他又很坚决的拒绝了,叶欢先是喝酒,瓶红酒被她猛灌入肚中,她抱着他哭,求着他留下,可他没有,当他真的要走时,叶欢绝望了,她敲碎了酒瓶,用破碎的瓶口划向了自己的手腕。

  “叶欢,你知不知道,他对我有多重要我直跟爸爸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没有朋友,没有亲人,那种被孤立感,像是被全世界抛弃了后来我遇到了他,他就像是缕阳光照进了我的生命,从那以后,我的生命就是为他而活,可你为什么要将他抢走?为什么?”高云珊有些绝望的哭诉,让叶欢的心犹如利刃在钝,每下都疼的致命。

  “高云珊,属于你的东西,是谁也抢不走的能被抢走的爱情,只能说明,那爱不属于你”叶欢轻声的说着,只想让她明白,爱情不是买卖,爱情不是物品,爱情要的是双方心甘情愿。

  “狗屁!”高云珊情绪又变得激动,床上的物品又被她扔掉,“叶欢,你少在这里说风凉话,我就不相信,你们的爱情踩在我的尸体上,就会过的安心?”

  在这样充满喜气的日子里,高云珊的话让喜气顿时蒙了阴晦之气,叶欢看着她,而高云珊美丽的眼睛里,有着非他不可的绝然。

  她突然觉得,高云珊的话并不是说说,而这次,她侥幸没有生命危险,就难说下次也会如此幸运,正如她所说,如果她死了,那么这辈子她和易少川的心永远也不会安宁。

  高云珊不可以死,这是叶欢心里唯的想法。

  叶欢瞧了她,片刻,竟发出两声冷笑,“死,谁不会?如果你能以死相逼,我也可以可是那样又有什么意思?”

  她的话让高云珊愣,接着听到她又说,“高云珊,如果你真的爱他,那就好好的活着我们公平竞争回,怎么样?”

  高云珊漂亮的眼眸眨不眨,专注的盯着叶欢,似在揣测她话里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