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起,再说了,如果不是因为他,我的爸爸也不会死,”高云珊脸上再次弥漫起伤痛。

  “可,你们”

  “你不会以为我和赫默南发生了关系,就要在起吧?现在这世道,最不稀奇的就是夜情。”

  “高小姐”

  “不要说了,年年定会好的,相信我。”

  叶欢不知道高云珊为什么说的那么肯定,可是高云珊脸上的光芒,真的让叶欢有了信念,那就是年年定会没事的。

  年年又睡了天夜,终于醒来了,医生给他做了检查后,便让他们乘坐飞机直飞美国,可是当他们下了飞机,便到医院,年年就闹上了,“妈咪,我不要住医院,我讨厌医院的味道”

  面对年年少有的任性和哭闹,叶欢只觉得心破了个大窟窿,她不知该如何对年年解释,他生了多严重的病,这是太残忍的事实,连她都接受不了,年年个孩子又怎么能接受?

  “对不起”叶欢除了紧紧抱住年年,什么也做不了。

  年年最怕妈妈哭,看到叶欢流泪,立即不闹了,“妈咪不哭,年年住院就是了。”

  他越这样委曲求全,叶欢却难受,易少川站在边,也不禁潸然泪下。

  易少川把年年和叶欢送到了美国,便飞往世界各地,主动去寻找和年年配型的骨髓。

  年年的治疗还算顺利,只是治疗的过程非常痛苦,起初几次,年年只是看起来有些虚弱,可随时化疗次数的增加,叶欢明显感觉到年年的身体在发生变化。

  天早上,叶欢从外面进来,看到年年正在发呆,手里正拿着撮头发。

  “年年”

  “妈咪,年年掉了好多头发,年年的头发会掉光对吗?”年年把头发举到叶欢面前。

  叶欢捧起儿子的手,未开口,却已经泪先流,她对自己说过,不许在年年面前流眼泪,可是她根本管不住自己。

  年年愣了片刻,突然又笑了,“妈咪不要哭,年年不怕的头发掉了,还会生新的,就像妈咪也掉头发样!”

  可是有天,年年无意从玻璃门里看到自己光秃秃的头,还是吓到尖叫,哭了。

  他说自己太丑,他说自己好难看,看着他捂着头,把自己遮起来不见人,叶欢的心如刀子下下的剜割着

  那种痛比让她死了还难受,叶欢只觉得自己欠年年太多,以前,她欠他份完整的爱,现在她又欠了他份健康,份像其他孩子那样的健康。

  年年的治疗越来越困难,他小小的身体在药物下,也越来越无力,叶欢不知道这样的年年还能撑多久?

  笃笃——

  身后传来敲门的声音,叶欢赶紧抹去眼泪,“进!”

  可是,当门推开,当看到进来的人,叶欢的脸刹那如同霜打了样,只不过来人只是轻轻扫了叶欢眼,而是走到了病床前,将个盒子放到了年年面前。

  “打开看看,”说话的人,冲哭着的年年说道。

  年年把脸扭向边,他伤心的仿佛拿世界都哄不好。

  “看完了,可以再哭,”这是什么哄人的理论。

  年年终于掀开眼帘,瞧了眼面前的女人,接着把就拂开了面前的玩具,“打妈咪的坏人,我不要你的玩具。”

  萧妍皱眉,这小子还挺能记仇!

  “不要你会后悔的,这里面的东西,是你最想要的玩具,”萧妍说过完,走向叶欢,“我们谈谈。”

  叶欢不知道萧妍要和自己谈什么,恐怕她是要笑话她吧?萧妍对当年自己不给她捐骨髓的事,直耿耿于怀,而年年现在又患了这种病,此刻,正是让萧妍有了笑话的资本。

  “要笑话我,就免了,”走出病房,叶欢开口就是这样句。。

  回头,萧妍看着她,“在你心里,我就是这么肤浅?”

  叶欢沉默,萧妍看着她,轻轻说道,“我没有想笑话你,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去记仇和怨恨你们这样漫无目标的寻找骨髓配型,也不定会有效果,其实还有个方法,你们可以尝试。”

  “什么?”叶欢下子来了精神,现在对于她来说,任何救年年的办法,她都要试试。

  第238章:结局篇再生个孩子

  “再生个孩子,”萧妍的话让叶欢愣住,“你们只要再生个孩子,就有50的机率能救年年,总比大海捞针的找配型要强。”

  萧妍的话让叶欢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是啊,她怎么就没想到呢?

  看着叶欢眼底燃起的希望之光,萧妍笑笑,从包里拿出张大红请柬来,“两周后我的婚礼”剩下的话,萧妍没有说,但叶欢明白。

  她们虽然失散多年,虽然怨过恨过,可现在她们却是血缘最近的亲人。

  “我,我会参加,”叶欢接过请柬。

  “如果可以,我希望你,你们家三口都来,”萧妍说这话时,也稍有迟疑。

  “好!”叶欢却很是果断。

  易少川接到叶欢的电话时有些意外,这些日子以来,每天都是他主动打电话给她,问她年年的病情,而每次她只是简单的说上几句,便挂掉电话。

  经历了这么多事,他们像是耗尽了所有的心血,爱,在他们之间只显得苍白无力。

  “你什么时间能过来?”她开口的话,有些生硬。

  易少川顿了下,不安拂过心头,“怎么了?是不是年年”

  “他没事!”叶欢打断她,“你最好尽快过来,我有事和你商量。”

  “嗯,”易少川应下,“我这两天就回去。”

  “好,”她回完就要挂电话,却被他叫住。

  “等下”他的声音明显急促。

  “还有什么事?”这边,叶欢握着手机的手,紧的几乎要把手机捏碎。

  “年年,他好吗?”

  “嗯。”

  “他有没有想我?”

  “嗯,有。”

  “那你呢?”

  顿时她沉默,片刻后,电话传来收线的声音。

  虽然他们之间的误会已经解开了,可是横亘在两个人之间的记忆,就像是筑起了道不可跨越的高墙。。

  两天后,易少川抵达美国,他看到年年的第眼,哪怕是男人,哪怕当着医生的面,他竟也没有控制住,泪水湿了眼眶。

  年年的头发几乎已经掉光了,本就白希的小脸,现在更是毫无血色,只有双黑色的眼睛依然烔亮,那声音却也清脆可人,“爸爸”

  他这声本是很普通的呼唤,却让所有的人都阵心酸,叶欢捂住嘴,跑出了病房。

  易少川找到她的时候,她还哭的抽搐,她瘦了,憔悴了,整个人单薄的像是阵风就能将她吹走,他懂得她承受的煎熬,可是却不能给她半点分担,从背后将她紧紧搂住,不曾想却让她哭的更凶。

  这些天来,她个人撑着,她对自己说,她不能倒下,她还要照顾年年,可在今天看到易少川的时候,她却觉得自己的支撑下子折了断了,她再也撑不住了。

  她像个溺水的人般,紧紧的揪着他,哭的让他肝肠寸断,她点点诉说着年年经受的这样痛苦,最后她说,“易少川你让我替年年生病,好不好?”

  她是傻瓜吗?如果生病能代替,他怎么会让她替,要替也是他来替。

  “易少川,你救救年年,好不好?”她又突的这样说。

  “欢欢,你说什么?”易少川被这样的她搞糊涂了,他怎么不想救年年,他几乎找遍了全世界所有的医疗会所,只希望找到与年年合适的配型,可就是没有。

  “易少川,救救年年吧,只有你能救他,”叶欢紧紧的揪着他,长长的指甲都陷到他的肉里。

  他陷入迷顿之中,就听到她又说,“易少川,我们再要个孩子,医生说了,我们再生个孩子,就有可能救得了年年”

  叶欢看着他,大大的眼睛里竟放出异样的光彩,可是这光却刺的易少川心如刀割,“欢欢”

  “易少川,求你了,就算我求求你”她说的那么卑微,然后垫起脚尖,急急的吻向了他。

  她的唇覆着他的,冰凉的凉意直逼他的胸口,那冷让他的心像要冻结了般,她吻的太急,彼此的牙齿碰撞在起,发出尴尬的声响,她这根本不是吻,而是在啃咬。

  片刻,他们的唇间便漫上了层血腥,那血的味道,让两个人又陷入了心酸。

  吻,进行不下去,可他和她仍以相拥的姿势,唇贴唇的站着。

  她的眼泪顺着唇瓣落入他们的唇间,咸涩的味道漫入心底,易少川听到心裂开的声音,他慢慢的拉开和她的距离,“欢欢,再要个孩子,也不定能救得了年年。”

  他必须告诉她,这个方法他早就知道,可是他直没说,只是不想让她怀着最大的希望最后也变成失望,那样倒不如开始都没有希望。

  她摇着头,连同她的眼泪起甩落,“不只要有线希望,我都不会放弃易少川,你帮我好不好?”

  她说的那样悲弱,仿佛救年年只是她个人的事,仿佛她在乞求他的施舍般,什么时候,他和她变成了这样?年年是她的儿子,也是他的,易少川瞧着她,只觉得这路走来的困苦,将他们的距离又次拉远了。

  “让我再考虑考虑吧,”他有些生气,气她对他的疏离,气她把他当作外人般的客气。

  “易少川”她还想说什么,却听到他低沉的开口,声音里带着和她同样的痛楚,“年年是我的儿子,如果能用生命换他的健康,我也愿意。”

  她僵在原地,望着他走向病房的寂寥背影,心,痛缩成团。

  叶欢在听过小妍的建议后,找过医生,医生说可以试试,但是不要抱着太大的希望,因为脐血治疗的要求很严格,般都要求是本人的,不过兄弟姐妹中也会有配型成功的可能,但是几率很小。

  可哪怕如此,她也要试试,因为对年年来说,脐血治疗或许是他唯的希望,她不会放弃,定不会放弃!

  年年因为见到了易少川,精神比平日好出很多,而且易少川很迎合他喜好的给他带来很多玩具,因为年年在化疗期,抵抗力特别弱,容易受病菌感染,每个玩具在给年年之前,易少川都是亲手消毒过。

  叶欢这天更多的时间是沉默,沉默的看着他们父子玩的认真,或是开心大笑的模样,在以前的时候,这样看着他们,她便觉得心口装的都是幸福,如今看着这画面,叶欢只觉得心口拥塞难受。

  中午的时候,叶欢接到个陌生的来电,接通后才知道是唐汐颜打来的。

  “欢欢姐,年年的病情怎么样了?”唐汐颜很是着急的问。

  “他还好吧,”叶欢不想再让本就烦恼的唐汐颜再添烦恼。

  “欢欢姐,很抱歉”唐汐颜在听到年年得了这个病以后,也带着女儿起做了配型,可结果并不尽人意。

  叶欢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问道,“你们还好吗?”

  这些些日子因为年年的事,叶欢几乎把唐汐颜的事都忘记了。

  “还好,”唐汐颜回了两个字。

  叶欢知道,这两个字只是种敷衍,可是心力交瘁的她,已经说不出答案的话来,两人陷入沉默之中。

  “欢欢姐,我离婚了,”好会,唐汐颜又这样说了句,叶欢顿住,“我带希希过,挺好的。”

  “颜颜”叶欢不知该说什么了,以她的了解,林暗夜肯囚禁唐汐颜这些年,怎么会轻易同意离婚呢?

  “欢欢姐,我打电话告诉你,就是要你不要担心我了,相信我带着希希,定会幸福的。”

  幸福,两个字又刺痛了叶欢,人人都渴望幸福,可是幸福却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夜幕降临,年年睡着后,叶欢和易少川按照医院的规定,也必须离开病房,这些日子以来,叶欢都是住在医院附近的酒店里,只为了能更近的照顾年年。

  从医院里出来,他们两人就这样沿着路边走着,肩并肩,距离不近也不远,手偶尔会碰到起,却又快速闪开,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距离竟让他们心里有了突突的感觉。

  自从上午叶欢跟他说再要个孩子的事后,两个人直没有正面说过话,原本那么近的两个人,却不知不觉就陌生了,陌生的只能这样走着,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沉默让两个人都有些微微的尴尬,甚至是紧张,叶欢明显感觉到心跳的频率变得不样,她轻触了下口袋,里面装着她从药店买来的安眠药,她已经下了决心,如果他真不同意,她就是用这种下作的方法,也要要个他们的孩子。

  “唐汐颜打电话说了什么?”易少川问向她。

  叶欢怔了两秒,轻叹声,“她离婚了。”

  听到这句话,易少川的眉头拧了拧,似乎有些意外,按照林暗夜的脾性,似乎不该做出这个决定。

  “不爱,还不如离了,”叶欢喃喃声,让易少川于顿住脚步看向她,沉静如墨玉的眸子,黑的透亮,只是里面却那般的不平静。

  “你想说什么?”易少川沉沉的问她。

  “”叶欢语结,其实她并没有别的意思,是他敏感了。

  两人僵持着站着,直到身后传来发动机的轰鸣声,叶欢回头,只见十几辆摩托车由远及近驶来,那速度快的让人闪躲不及,而下秒,叶欢只觉得身子倾,个宽阔的怀抱将她紧紧的抱住,耳边只剩下嗖嗖的冷风呼啸而过。

  她被他抱着,那机器的轰鸣声早已不见,他仍没有松开她,他强有力的心跳撞击着她的耳膜,他独特的气息也满满的塞着她的呼吸,叶欢被久违的熟悉噎到,噎的她想哭。

  两人在异国的街头,就这样拥着,他们本是最亲密的人,本就该以这样的方式相拥着,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此刻,这样的相拥,却让两个人心里愈发的难受。

  星子挂在天空的隅,并没有想像中的那般明亮,甚至有些灰暗,宛如她的心。

  叶欢的下巴磕在他的肩头,再次重提上午他没有许诺的事,“易少川,我们要个孩子吧!”

  他依然默不作声,可她仍不死心的放弃,“这次我保证会乖乖的,不再流泪不再难过,会保持心情舒畅,会远离电脑手机的切辐射我保证定可以生个健康的宝宝,保证定能救到我们的年年”

  她说的那么动容,那么恳切,双望着她的眼神里满是期盼,仿佛他是她全部的希望,那刻,他的心猛的震颤。

  叶欢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便被易少川急拖着离开,他走的很急,她险些跟不上,他们就这样路走到酒店,在电梯里,他的手摸向她的衣服,她有些慌了,“你,干吗?”

  “房卡给我!”他的声音很低,给人种天空要下雨前的浓重压抑。

  电梯打开,她拿出房卡,他接过,扯着她向着房间走去,伴着房门打开的声音,她还没站稳,便被他个旋身,死死的抵在了墙角,他的吻急急的落下来,甚至都没有开灯。

  他吻的霸道吻的狂肆,她的唇瓣传来阵辣痛,片刻之后,甚至都磨蹭出血腥的味道,可他依然不停,双大手也开始撕扯她的衣服,她突然就慌了,拳头横在他和她之间,她推搡着他。

  易少川停下,黑暗之中,她看不到他的脸,只有他粗重的喘息响在耳边,“不是要孩子吗?”他阴魅的声音在黑暗中有股骇人的力量。

  叶欢动了动唇,股火辣辣的痛传来,她没开口,他的吻再次袭来,与刚才样凶猛,她慢慢闭上眼睛,手触到了口袋里的安眼药,本以为还要上演出以死想逼的戏码,他才会同意,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快就改变了主意。

  可是这刻,她却没有欣喜,只觉得难过,说不出的难过

  他撕扯着她的衣服,那么的急躁,好像除了要给她个孩子之外,他还有别样的情绪,只是那刻,叶欢已经无力去想。

  他的吻落在她细滑的脖颈,粗暴的动作突的软了下来,依如从前那般的细致,用舌尖紧紧的勾着她的敏感,路向下,最后停在她的胸前。

  熟悉的感觉,带着颤栗,冲击的不止是她的身体,还有她的心,往事顿时如放电影般的在眼前掠过,最后在泪水里模糊片。

  身体是最不诚实的动物,哪怕此时她心酸的流着泪,可是身子在他的吻里竟慢慢热了起来,甚至有股陌生的晴欲升腾,叶欢只觉得像是掉进大海深渊,浮浮沉沉的找不到可以上岸的依靠。

  她最后的衣衫怎么被他褪去的,她都不知道,只是当他闯入她身体的那刻,当她和他再次以那种方式亲密无间,她听到他在她的低喃,“欢欢,我爱你。”

  他低哑的声音里,分明带着被水浸泡过的潮湿,伸手,她在黑暗中触到他脸的冰凉,她的心顿时如被无形的绳子捆住勒紧。

  原来,他也和她样

  在黑暗中,她摸索着吻上他,点点吻去他的眼泪,吻上他的唇,他却用身体下下诉说着压抑的情感。

  黑夜没有眼睛,看不到他们心底的伤,本是场带着目的的情爱,到了最后却在眼泪中迷失笑能年燃。

  此刻,国内机场。

  高云珊捧着杯热咖,正望着窗外,面前的桌子上放着飞往美国的机票。

  自己这走,大概永远也不会回来了,她在这里虽然只呆了几个月,可是却在这里刻上了最深最痛的烙印。

  想到这里,高云珊握着咖啡的手,紧了又紧

  大卫,再见了!

  我的爱,再见了!

  还有,赫默南也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