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查车子,过了会,仍不见他上车,她有些不放心,看了看还在滴水的自己,她没再多想便也下了车。

  “车子坏了吗?”她突的声音让他意外,看着她被他擦干的头发,又被大雨淋湿,他不禁心疼也生气。

  “你下来干吗?上车!”他命令中带着怒气,吼的她愣,而她并没有上车,只是用满含委屈的双眼看着他,直看得他再在雨中呆不下去。

  他拉开车门,声音软了下来,“上车吧车子坏了,恐怕要让人来拖了!”

  没有说话,转身进入车里,在瞧他还站在车门外的时候,她伸手扯住他的手,“你也上车吧!”

  她指尖的冰凉让他心头悸,想也没想,他也坐入后驾驶座,看着她还委屈的模样,他不忍的解释,“你看你就是不听话,下车又被雨淋湿了,现在连干毛巾都没有了。”

  剥么她罩。听着他嗔怪又心疼的话,她笑笑,“你也不是样?”

  的确,薛子路的头发此刻正滴着水,雨水正顺着他的脸颊下滑,此刻他也笑了,“我打电话叫人来拖车,再这样下去,我们俩会被冻死的!”

  听着他的声音,看着他的脸,那刻心底的声音在说,能和他在起,就算是冻死了,她也不害怕。

  只是当薛子路掏出手机才发现了个很悲惨的事实,手机被雨淋的进水了,已经开不了机,望着外面的大雨和黑夜,他低哑的说了句,“看来今晚我们要在车里过夜了!”

  吐了口气,虽然无奈可也是没有办法,只是瞧着外面无边无际的黑,她不知道自己脚下的痛能不能撑得过去。

  薛子路此时也瞧向车外,打量着四周可以让他们入住的酒店或旅馆,无奈车子此时正停在半路,周围只是片空荡荡的黑。

  “这雨估计是时半会停不下了,”他眉头紧锁。

  “嗯,”咬着嘴唇,才发现漆黑的夜,寂静的车内,两个人这样子坐着,气氛有些让人呼吸不过来。

  下章,给小露露上荤菜!

  第257章:结局篇二十

  “阿嚏!阿嚏!”紧张的又打了两个喷嚏。

  薛子路抬眸看她,湿漉漉的衣服还紧贴在她的身上,寂静车内,甚至能听到衣服往下啪嗒啪嗒滴水的声音。

  他皱下眉,四下看了看,车里的副驾驶座上还有他的件外套,伸手拿过来递给她,“把身上的湿衣服脱下来!”

  “我?”明显惊。

  “如果不想被冻死的话,可以不脱,”薛子路说完已经开始解自己的扣子,而瞧着他这个动作,的心开始飞快乱跳。

  “薛薛先生,你,你干什么?”后缩着身体,虽然她已经不是个单纯的小姑娘了,可是面对薛子路她还是会慌乱不堪。

  “脱衣服,我可不想被冻死!”他回答的利落,说话的时候,湿透的上衣已经被他脱掉,他好看的上身不遗余漏的展现在她的眼底,让她的脸热,慌乱的移开视线。

  狭小的空间内,他脱衣服的声音让空气愈发的暧昧起来,紧揪着自己的衣服,颗心几乎要跳出胸口,她望了眼外面的黑夜,隐约的感觉到今夜会发生些什么。

  当车内听不到任何声音的时候,不禁望向薛子路,只见他已经将身上的湿衣服褪尽,全身上下只着了条红色的内库,他那精壮有型的身材在车内暗淡的灯光下完全暴露出来,只觉得脸阵发烫,目光慌乱的不知看向何处是好。

  就在慌乱的时候,突的感觉自己手臂紧,抬头却发现他已经移向自己这边,她顿时慌乱起来,“薛你,你要干嘛?”

  “帮你脱衣服,”他冷着脸子,字句却说的格外清晰,说话的时候,手也已经伸向她的领口。

  “不要!”吓的已经用手抱紧了自己的胸口。

  “那就自己脱,”他松开她,心里却并不像表面上那般平静,如果不是怕她会生病,他才不要让她脱什么衣服,虽然她现在没脱衣服,他就已经心潮澎湃了,如果要是她真脱衣服,他怕自己会受不了。

  以前和她同处室能什么事不发生,那是因为他对她没有感情,可如今不样了,他知道自己爱这个女人,而个男人对个女人的爱,往往会有身体的需求。

  薛子路做了个吞咽的动作,身体撤开她,把头兀自的转身窗外,“放心吧,我不会饥不择食。”

  他说这句话只不过是想打消她的顾虑,却不想她却误会了,误会他对自己这个残破不堪的身子没兴趣,误会他之前说的那番不介意的话是假的。

  几乎是赌气似的,快速脱下自己湿湿的衣服,然后用他的外套把自己包住,气乎乎的把脸扭到边,心里翻滚着怪怪的五味杂瓶。

  薛子路的目光也始终看向窗外,他不敢回头,因为他已经听到了她脱衣服的声音,那声声丝丝的动静对他是种非常的折磨。

  她生气,他受折磨,两个人僵持着,空气里的寂静让人呼吸受阻,他突的起身,却让她惊,却只见他起身在驾驶座上摸了颗烟,然后点着。

  他对她没兴趣,所以她的担心是多余的,放下颗心的时候,却升起了浓浓的失落。

  黑暗中,他指尖的星星火光明明灭灭间,让他脸部的轮廓也明暗不清,可是她看得到,他的脸是冷的,冷的让人心生寒意。

  “薛子路你是个骗子,”憋不住的骂他。

  “我怎么了?”他不解的问向她,低哑的声音在寂静的空间,让人有了丝暖意。

  “你根本就是在意,在意我是个不干净的女人,”她咬着嘴唇说出这句话时,心头已经酸涩的不行,他握着烟蒂的手指抖了下,他明白她说那话的含义。

  听不到他的辩驳,以为他是在默认,心里的怨屈更加浓重,“薛子路,既然你在意,干嘛刚才还骗我?”

  她的眼泪再次落了下来,随手拿起身边的东西就扔了过去,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扔过的东西竟是自己的胸衣,而为什么那么死巧不巧,她那炯炯有神的胸衣竟像口罩似的搭在他的鼻尖上?

  她火红的内衣啊

  的脸呼啦啦红个彻底,即使在黑暗中,她脸上的红光也清晰可见,她个前扑,抢救似的去抢她的内衣,结果他却比她手快,已经将她的内衣拿在了手中

  这个女人是在考验他?还是在验证他?

  不过,她成功的挑起了他体内的火苗,她不是不信他吗?那么,他就用行动证明好了。

  “喀!”

  随着他手抬,她听到了车门上锁的声音,然后就瞧见黑夜中他如狼般的黑眸望过来,看的她心紧。

  他骨节分明的手指握着她的胸衣,带着把玩的味道,吐出的声音暗哑了很多,他说,“我会让你知道,我究竟是不是个骗子?”

  “我”她时语结。

  “,你已经挑战了我的极限,既然我怎么说,你都不信,那么我用行动证明好了,”说完,他的大手伸,她娇小的身子滚落在他的怀里。

  本来薛子路只是想吓唬她,想让她知道自己并不是她说的那样,可是却没想到自己这样扯,竟让裹在她娇小身子上的外套滑落,而她只着湿乎乎小裤的身子就那样呈现在他的眼前。

  他的呼吸顿时紧了,紧的他像被别人扼住了喉咙般,而他的这份迟疑,恰好给了挣扎的时间,她捶打着他,“你不是嫌我吗?那就别碰我!”

  看着她泪水盈盈,薛子路的心像是棉花糖般的软了下来,“我没有!”

  “你就有,”哽咽着,“说过是男人都会在意。”

  “那是他,不是我,”说完,他狠狠的欺上了她的红唇。

  他是那样的霸道,可是她却喜欢,他和不是样的人,她知道。

  只是,她知道的晚了,也和他相遇晚了,如果他们能在最美的年华里相逢,那该有多好。

  不知是他弄疼了她,还是这个吻让她又动了情,她的泪就像车外的雨那么凶猛的落下来,他不得不停下,紧紧的抱着她,许久,她才停止哭泣,抬头对上他深暗的眼睛,“薛子路我怕”

  过还在件。她怕爱情在时间里磨灭,曾经她和也那样轰轰烈烈的爱过,但结果呢?

  时间是残忍的,她害怕了!

  薛子路捧起她的脸,深眸里只有她痴望的脸,她的心思,他懂,如果他还是二十岁莽撞的少年,或许他不能确定自己想要什么,可是现在他已年过三十,他经历了太多的爱恨情仇,他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想要什么的爱。

  他的吻再次落在她的唇上,他用这样的方式告诉她,不要害怕,他薛子路要么不爱,要爱就始终如。

  这个吻太深,吻的两人都喘不过气来,受不了的挣扎,轻叫,“薛子路”

  松开她,他气息和她样不稳,“不叫我薛先生了?”

  刹那,她脸红,悄然升起的红云,让她愈发的楚楚动人,激吻后的他们,深情的凝望着

  不由的,他的唇再次吻上她,似乎他怎么也吻不够她。

  起初,还吻心存羞赧,可是慢慢的,她便回应起他来

  她的回应让薛子路压抑的晴欲开始翻滚,这次他吻的不止是她的唇瓣,沿着她的唇路向下,他想要的更多更多

  随着他的呼吸和心跳越来越急,也在他温柔的攻势下发出细碎的嘤咛,而这声音更加刺激了他的亢奋,只是这时他猛的拉开她,在他失控前,他哑哑的开口,问她,“如果现在说不,还来得及”

  她怔了秒,便明白他的意思,她没有说话,伸手抱住他的头压在了自己胸前,他沉闷的低吼声,张嘴含住她胸前的柔软

  “啊”惊呼。

  薛子路没有说话,伸手按灭了车厢里唯的光亮,黑暗中,他将她压在了身下——

  “”

  “薛子路”

  两个都经历过情感伤痛的人,此时却是心潮不平,原来被雨水浇冷的身子,此时却是擦出异常的高温,他吻着她冰冷的唇瓣,哑哑的说,“,我要你”

  他的声音那么热切,让她无以抗拒,双臂缠上他的脖子,其实她也想把自己给他。

  “”他低唤她,黑暗中的大手也摸索着脱掉了她身上唯的遮掩,并快速的扯掉自己的,他抱着她跨坐在自己的腿上,低头在她的胸前阵狂吻后,再也受不住的托着她的臀举进入了她的身体。

  许久未经情事的身子干涩而紧致,她不适应的发出声低吟,而他只是再吻住她,让她适应自己的存在。

  吻越来越浓,他停在她身体内的也在点点涌动,直到他带着她冲入那幸福的云端。

  车外风雨继续狂虐,而车里的人似乎已经不关心这风雨了,甚至有些期望这风雨永远也不要停下来。

  天亮,薛子路睁开眼睛,外面的风雨已经停了,天也微亮,而怀里的女人正窝在他的怀里睡的香甜,看着她娇美的睡容,他的脸上扬起灿烂的笑,只是那笑才持续了几秒,便因为她的表情而滞住,她秀眉轻皱,似乎很不舒服的样子,而且脸颊的红晕像是被烧着了样。

  薛子路的心惊,伸手探上她的额头,不正常的高温提醒他,她果然生病了。

  “”薛子路轻拍着她的脸,而她红彤彤的脸带着滚烫的温度让他担心。

  “好冷”她伸手抱住他的腰。

  薛子路望了眼窗外,已经看到有车子经过,他快速起身,将半干的衣服套在身上,然后又试图叫她起身穿衣服,无奈她已经被烧的迷糊,除了直嚷着冷之外,就是直往他身上贴。

  最终,他只得亲手给她穿衣,而这样的过程对他这么个正常的男人来说却是种煎熬的折磨,因为在给她穿衣的过程,他的手总会碰到不该碰的,尽管他和她已经有过鱼水之交,可是她给他的感觉仍让他欲罢不能。

  薛子路给她穿好衣服时,他已经被难为的头大汗,可看着紧贴着自己叫冷的女人,他无奈的将她挪开,小心的安抚着她,“,你生病了我现在叫车,你坚持下!”

  清晨的马路上,个大男人招手叫来计程车,他想都没想,直接将她带去了医院,从看医生到打点滴,直到最后摸着她的头,感觉到她的体温点点下降,他才放下心来。

  薛子路吻了吻她的手,又伸手给她掖了下凌乱的头发,昨夜在车里,他是疯了,疯的遍遍索要着她的美好,直要的她最后累昏,可当时他却混蛋的没发现她生病了,而她也不告诉自己难受,竟还配合着他。

  想到这个,薛子路不由的自责,低低的骂了句,“傻瓜。”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发烧过后的身体软软的,像是被人抽走了筋骨,她看了下四周的洁白,知道自己是在医院,想到昨天被雨淋过的冰冷,她竟真的生病了。

  掀开被子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换成了病号服,而并非是湿乎乎的衣服,而昨天她和他明明

  难道是他帮自己穿的衣服?的脸不自觉的羞红,昨天夜里,她和他竟真的有了那种关系。

  身体内股急躁打断她的回忆,撑着身体起床,可是刚着地,身后就传来制止的声音,“你起来干吗?”

  他的声音像极了窗外晴好天气里随风起舞的梧桐叶,沙沙的,带着摇曳的风情,让她的动作僵住,昨夜的羞赧瞬间涌入眼前,她不敢回头,而他已经走过来扶住她,那架势似乎要将她抱回床上般。

  “不”她阻止他抱自己的动作,许是昨夜被雨水洗过的原因,她望向他的漆黑的眼眸格外清透,而这样的凝望让他的心顿时紧,他轻咳了声,躲开与她的对视。

  “你发了那么久的烧,身体很虚弱,回床上躺着,”他霸道的下了命令。

  “我”咬了咬唇,虽然有些难为情,可总还是要说,“我想去厕所”

  他愣了下,只见她的小脸又红成片,这副模样宛如害羞的个小媳妇般,他突的就笑了,“我扶你去!”

  “不要!”她慌的拒绝。

  薛子路瞧着她不自然的表情,摇了摇头,“跟我还害羞?”

  简短的句话又提起了昨夜的暧昧,尴尬的不行,甩开他的手,不想和他再废话,直接向卫生间走去,可她真的高估了自己,高烧过后的她,已经是头重脚轻,才迈出步,就差点摔倒,好在他高大的身子及时护住她。

  “就是爱逞能,”他数落了她句,却带着无尽宠溺的味道,让她心头暖。

  “你出去,”在卫生间里,赶他。

  “你自己可以?”他不放心她。

  她点头,身体内的急躁愈发强烈,她都快有些忍不住了。

  看着她通红的小脸,已经分不清她是羞红还是憋红,反正就是派着急的模样,他没再坚持,只是转身的时候,丢下了句话让她又羞又恼的话,“又不是没看过?”

  他给她关上门,吐了口气,急急的褪下自己的长裤

  呆在厕所里直没有出来,是因为她还不知道如何面对他,而他对切显得很理所当然,可她总觉得自己和他之间发展的太快了。

  你真的和这个男人在起了?

  昨天夜里,你和他

  她在厕所里嘀咕着,却不知道某人还等在外面,薛子路久久听不到里面的声音,他有些着急。

  “,你还好吗?”他轻叩着房门问她,而她陷入纠结之中,竟没听到他的呼唤,直到他猛的推开门,看到还坐在马桶上发呆的她。

  她被他抱着走出卫生间,张脸羞的恨不得在他的怀里埋的更深些,他表面上阴着脸,怪她在卫生间里呆的太久,可内心里却是沉浸在被她依靠的甜蜜中。

  他将她放到床上,而她勾着他脖子的手并没有松开,像只贪恋主人的小猫,他笑笑,“现在就学会粘你男人了?”

  句‘你男人’让她的脸再次窜红,她把自己缩在被子里,只露出颗脑袋,却更显得她黑眸清亮,发烧过后的她嘴唇红润,像是颗盈盈欲滴的樱桃,看的人心馋,薛子路警惕的四下看了看,低头下子咬住她的小嘴,那种感觉就是恨不得把她口吞下。

  “唔”她显然没料到他会在大白天,在医生和护士随时都会闯入的病房里吻她,的眼睛攸的放大。

  薛子路本是时没忍住,只想偷吃她唇间的那抹嫣红,可是吻上她以后,才发现自己错了,她的唇是那般柔软,柔软的如棉花糖般,像是会随时会化掉,而他竟如个孩子般贪恋起她唇间的绵软。

  他的舌在她的唇边打了几个转以后,终是没忍住的继续深入,在她的口中继续索取着她的甘甜,而她由起初的惊颤到慢慢的被他勾起了热情,她的手缠上他的脖子,与他热切的回应起来。

  “生个病,还至于关手机吗?”个俊朗英气的男人突然闯入,却怎么也没想到会看到如此火热的场面,而等到和薛子路想分开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咳咳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易少川忍不住的拿拳头抵在唇角,干咳化解这尴尬。

  薛子路怎么也没想到易少川会来,他神色不自然的抽,再瞥向床上的人,她倒是躲的干脆,竟整个的钻进了被子里,只露出两只手紧揪着被沿。

  “你怎么来了?”薛子路皱眉,对于易少川出现打断他的好事,明显不悦,不过也就是他敢对易少川露出这表情,因为他有闺蜜给自己撑腰。

  “我的营销总监受伤了,我做为总裁,不该过来慰问下吗?”易少川阴阴的说着,目光望薛子路身上看去,蹙眉,“薛总监,不知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