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不要,我现在不要知道,”叶欢可不想大半夜再打开电脑,再去听录音。

  她如个任性的孩子,让易少川也不忍拒绝,再说了,他也不舍得挂掉电话,易少川把看到的情景大约说,还以为以叶欢的个性,不会大笑,至少也会乐歪歪,可是他说完了,她却沉默了。

  “老婆,”易少川轻叫了声,“怎么不说话?”

  “没什么可说的,”叶欢听易少川说完,心口凝滞了起来,小露露这是圆满了吗?

  他终于圆满了吗?

  她终于看到他幸福了,她激动,怎么会不激动?可是激动中,又有淡淡的失落

  赫默南有了高云珊,小露露现在也有了,这两个曾经像神样呵护自己的男人,下子都有了爱的人,叶欢有种被夺走心爱之物的恐慌。

  易少川虽然没看到她的样子,可却感觉到了,尤其是她和薛子路的感情,像姐妹,像兄妹,甚至比这两种还要浓厚。

  “怎么,舍不得了?”他语道破她的心思。

  叶欢轻叹了声,带着淡淡的落寞,“嗯,真是有那么点不开心。”

  曾经最爱她的人,个个都离她远了,怎么会不难过?

  他没有吃味,轻声说道,“老婆,你还有我,年年,肚子里的宝宝。”

  是有人离她不停的远去,可也有人直守在她的身边,就像是他,虽然有五年不在她的面前,可是心直从未远离,而且这辈子,他都不会再离开她。

  在医院住了三天,在薛子路再三问过医生,确定她没事以后,才同意她出院,只是上他的车前,她迟疑了,因为她知道上了车,他会带去哪里,而她亦清楚自己再次住进他的家意味着什么。

  “你准备站在这里被大家欣赏吗?”薛子路的语气有些硬,黑眸紧紧的凝睇着她,她的那点小心思,早被他看穿。

  闻言,四下了看了看,果然有许多人看着她,嘟了下嘴,她只得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车子沿着马路直线行驶,可这条路似乎并不是回家的,她偷瞄了他几次,想问,却又没有问,现在的她在他面前就如被他驾驭的小船,去哪里已经不是她能作主的。

  车子停在了家大型的商超前,他下车,而她却发愣,瞧着她总是不在状态,他心中升起起怒意,“你准备让我抱你下来吗?”

  她愣,赶紧下车,这个男人不愧是营销总监,治敌总有他自己的绝招,很显然他的招数对她很有效。

  下了车,紧跟在他的面前,终是忍不住的问道,“来这里干什么?”

  “你说呢?”他猛的停下脚步,她没有猝防,头撞在他的胸口,鼻尖有些酸酸的疼,可更多的还是尴尬。

  不过,这次他并没有要她回答,便牵起她的手,而且是十指相扣,她心紧,茫然的看着她,而他却是脸的淡然,仿佛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事。

  没错,恋爱的人,十指相扣,密不可分再正常不过,但是这于他们来说,她还是觉得太快,尽管他们之间该发生的都发生了,而且在医院这几天也是同床共枕,但是如此光明正大的牵手走在街头,还是让心跳异常,甚至是心慌。

  “薛总监,好!”

  “薛总监”

  当这声声称呼掠过的耳边,她完全愣住,这是什么情况?

  “你们去忙,我只是带我未婚妻随便逛逛,”薛子路大方的与对方打招呼。

  未婚妻?

  是说她吗?

  又次震惊,而他们走过之后,身后的议论声钻进了她的耳里——

  “是谁说薛总监不是钻石王老五的,人家都有未婚妻了”

  “是啊,是啊,白害我这些天又美容又瘦身的了,人家已经名花有主了。”

  “那女人不怎么样吗?不知道怎么勾搭上的薛总监!”

  “小声点,让总监听到了,小心开了你”

  “哎我们的芳心碎了地啊!”

  听着这些声音,的掌心都冒汗了,她抬头看向薛子路,而他恰好也看向他,唇角带着抹笑,“听到了吗?”

  咬唇,她当然听到了,她知道他行情好

  “你怎么勾搭上我的?”突的,他脚步停,她又撞上他的胸口,而他也顺势将她挤在了墙边,只手臂撑起,将她圈在其中。

  她的心跳负荷严重超载,思绪混乱不堪

  这男人能不能别这么暧昧,要知道这可是大庭广众之下,那么多人看着他们,他这个总监难道不怕员工背后说闲话吗?

  咦,不对啊!

  他不是辞职了吗?

  怎么大家还叫他薛总监?

  混乱的她,终于有点清醒了,然后眼睛放大,“薛子路,他们叫你什么?”

  看着她醍醐灌顶的模样,他笑问,“你没听到吗?”

  她听到了,可是

  “你不是辞职了吗?难道你”她的脸色突的白了起来,明显的恐慌。

  薛子路看出来她胡思乱想了,厉声道,“我不会离开这里,以后这里就是我的家了。”

  可她还是茫然的看着他,像个在沙漠里迷路的孩子,看她还没反应过来,他叹了口气,“傻瓜,易总不是说了吗?除非我有个他能接受的理由。”

  她现在明白过来了,可是他的理由是什么,是什么理由让易少川答应他继续任职呢?

  着急,让她脱就问,“你是什么理由?”

  他却神秘笑,“你猜!”

  她猜不到,手揪紧他,正想再问,却在看到他身后张大了嘴

  第259章:结局篇二十二

  五彩的汽球像是个个气泡升了起来,而每个汽球都写着个字母,而对于这些字母是再熟悉不过,因为它们组合起来,就是她的名字——。

  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名字,还可以以这种浪漫的方式出现,她几乎看直了眼睛,而薛子路从她的表情里,从她的黑眸里早已看到了切。

  汽球越来越多,将他们团团的围在了中间,整个空间几乎成了汽泡的海洋,而在这汽泡之中,突然又出现三个大的,上面的字体不再是英文字母,而是三个字——我爱你!

  仿似懂了,她看向面前的男人,而他微微笑着,直直的望着她,那眼神如此热切,如此火辣,忽的,这些汽球像是下子飞进了她的心,将她满满的占据。

  她动了动唇,可是还没来及开口,就看到空气中又升起三个汽球,这次它们的上的汉字又变了,变成了——嫁给我!

  再傻也反应过来了,他这是求婚!

  他居然这么快就求婚了?

  她几乎不敢置信!

  “嫁给我好吗?”他的声音恰到好处的响起,在漫天的汽球海洋中,让她恍惚,让她觉得不真实,可又让她不解。

  这节奏太快了!

  “为什么?”原谅这个时候,她没有盲目的浪漫,她不是懵懂的小女生,浪漫下就感动的晕动转向。

  他似乎对她的不浪漫皱了下眉,不过很快给了她答案,而他的答案居然是,“任何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而我不想做流氓。”

  这回答

  她不知道这才是薛子路,有些不正经,有些娘娘腔,却骨子里十分爷们的男人。

  “嫁给他,嫁给他”

  不约而同响起的声音,惊的再次抬眼看去,只见汽球的世界里,又多了那么多的观众。

  是啊,如此声势宏大的汽球海洋,怎么会不吸引人?

  而比这漫天的汽球更吸引人的,恐怕就是她了吧?她能感觉到四周的目光齐唰唰的射向自己,有羡慕的,有嫉妒的

  “所有人都看着呢,要不要嫁?”他问她,声音那么轻,轻的就像身边的汽球,好像随时碰就会破掉。

  她喉咙哽涩,她和恋爱四年,就连毕业后结婚的提议,也是由她主动说出口,这种浪漫的求婚,她甚至连想都不敢想,而她和薛子路挑明关系才三天而已,他居然就求婚了,而且是如此浪漫。

  他给她的何止是感动,他让她感觉到了做个女人是多么幸福的事?

  这是他给她的承诺,给她的定心丸,而他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向她求婚,定是想让更多的人见证他对她的爱。

  他的心,她懂!

  这个男人要么不做,要做就惊天动地,她究竟是哪辈子做了好事,才让她这辈子遇到他?

  从来没觉得自己这么幸福过,幸福的她都觉得这是做梦,这切都是不真实的。

  她迟迟的不回答,让他蹙眉,这女人不会拒绝吧?

  他摆这么大的场面,而且是在他管辖的地盘上,如果被拒绝了,真的会很丢脸,而做为市场营销总监的他,是绝对不许自己失败的。

  “知道易总为什么又让我任职吗?”他轻轻开口,只有他们两人听得到。

  她眨了下眼睛,听着他继续往下说——

  “我给易总说,我要娶你,我不能把自己的老婆扔下,她在哪我就要在哪”

  她在,故他在!

  是这个意思吗?

  她的心中陡然爆出股洪流,直逼鼻尖,直冲眼眶

  “所以你如果拒绝我,不仅让我这张老脸没有面子,而且还会失业,”薛子路这话有威胁的成份,可是不要她拒绝才是他的目的,“对了,这商场的各个角落都有录像,现在商场外面的正在同步直播。”

  “什么?”她再次被惊到,果然抬头看,她所处的位置四周都有监控。

  “,嫁给我吧!”他话音落,面前高大的男人已经单膝跪地,然后他像变魔术般的,将钻戒举到她的眼前。

  “嫁给他,嫁给他——”

  看向漫天的汽球,看着那上面的每个字母,看着那六个大字,她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理由拒绝?

  这样的浪漫是每个女人都梦寐以求的,她也不例外,只是她要幸运很多,她想要,而得到了。

  “嫁不嫁,再不答应我膝盖要跪肿了?”他略带调皮的话,让她下子笑了。

  这男人怎么有那么多面,可以严肃冷戾,可以流氓卖萌,还可以像现在这样浪漫可爱

  这样的他,恐怕全世界也为数不多吧,而偏偏让她在茫茫人海中遇到,她还有什么理由拒绝?

  再说了,刚才她可是听到了那些议论,恐怕她拒绝,就会有无数想嫁的女人扑过来吧?

  她才不要给那些女人机会!

  对了,刚才那些女人说她什么,说她不怎么样吧?

  现在,她就要让那些嫉妒的人,彻底的疯吧,她这个不怎么样的女人,今天就把这个优秀到让众人都眩目的男人打上她的标签!

  “嫁,我当然要嫁!”她很大声的回答,然后把手伸向他的面前。

  随着指尖凉,那钻戒牢牢的套住了她

  那刻,她听到无数颗女人心碎的声音,而她却在这心碎声中迎来了他的吻,那么的缠绵,那么的热烈。

  诚如薛子路说的那样,这场浪漫到极至的求婚被同步转播了,不仅江南的市民看到了,就连远在美国的叶欢也看到了。

  “哇塞,薛爸爸好浪漫,”就连年年也发出感叹,而他感叹之余便是好奇,“妈咪,爸爸当初向你求婚时,有没有像薛爸爸这样浪漫?”。

  求婚?

  好像她和易少川没有经历这步吧,就连他们的婚礼也是那么的荒唐,他是她随手拉来的新郎,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有些失落。

  年年暗暗观察着叶欢的表情,然后在她的怅然之中,他悄悄的溜开,然后拨了个越洋电话。

  入夜,叶欢看着窗外,眼前萦绕的还是薛子路的求婚场面,那么的浪漫唯美,其实她不是羡慕这样的浪漫求婚,而是在替薛子路高兴。

  她,薛子路,赫默南,这三个从小起长大的伙伴,已经是彼此幸福的部分,谁有不圆满,他们的幸福都会打折,如今薛子路也幸福了,所以她的幸福也真的圆满。

  “想什么呢?”易少川从年年房间回来,便看到她发呆,上前,他从背后抱住她,下巴磕在她的颈间,胡子碴轻碾着她柔软的肌肤。

  “想薛子路,”她诚实的回答,却换来他的紧箍。

  “你说什么?”易少川扳过她的身子,暗沉的双眸微眯。

  “我说想薛子路,干嘛你吃醋?”叶欢只用眼,便能看穿这个男人的那点心思。

  “你觉得我不该吃醋吗?”易少川的眉目间弥升起丝丝寒意。

  叶欢白他眼,“她是我的闺蜜,起吃起睡过的闺蜜!”

  “你说什么,你再说遍?”这是易少川最讨厌的,他知道她没把薛子路当男人,可事实证明他薛子路是个十足的男人,能和女人上床,能让女人生孩子。

  看着他严肃的样子,叶欢笑了起来,伸手去捏他的脸,“小气”

  可是另叶欢没想到的是,他居然生气的扯开她的手,然后转身上床,拉开被子兀自的躺下。

  叶欢脸上的笑僵住,他这真吃醋了?

  不过,他这醋吃的真没意思,小露露有他的幸福了,而她已经是他两个孩子的妈妈,可他居然还

  叶欢叹了口气,摇头走到床边,掀开被子躺下,然后用脚踢他,“易少川,你不会真的那么小气吧?”

  薛对这几。他没有搭理她,反而把身子向床边挪了挪,咦,他这是真气上了?

  不过,他这气生的过份了,他出差好几天才回来,回来就小心眼,她想下闺蜜怎么了?再说了,她和薛子路的关系也不是天,他也不是第天知道。

  叶欢觉得他这醋吃的莫明其妙,而她也生气了,她也不再理会他,直接关灯睡觉。

  空气下子变得安静,两个人陷入了僵持,叶欢以为他会就会转身,可是这次她错了,她都等到有了睡意,易少川竟然没有点动静,最终,还是她沉不住气了。

  这个男人会吃醋,也是因为因为在乎她,不是吗?

  叶欢拉下脸面,转身向他贴了贴,手臂从他的臂弯里穿过,“我错了,以后我不想你之外的男人了。”

  她的脸贴在他的背上,她每说句话,每吐个字,隔着他的胸腔传来,敲打在他的心上,其实他不是气她想薛子路,他也清楚她和薛子路的感情不是男女之情,他是气她说和薛子路睡过,而且那次睡过的场景,还被他亲眼所见。

  虽然知道她和薛子路啥事没有,可他就是不舒服,在这点上,他承认自己很小心眼,因为她是他的私有品,只属于他个人。

  转过了身,他将她拥在怀里,“你不止是想薛子路吧?”

  他的话让叶欢愣,就听到他又说,“你是嫉妒,嫉妒她被那么浪漫的求婚?”

  “我”嫉妒倒是没有,不过失落是有的,那么浪漫的求婚,是每个女人都渴望的,可她的那步是被省略掉的,“我才没有,我又不爱薛子路,我干嘛嫉妒?”

  叶欢否认,可是下巴却被易少川挑起,她被迫看着他,听到他问,“不嫉妒,也不羡慕?”

  他漆黑的眸子带着让人无法遁形的穿透力,将她的那点小心思看清看透,叶欢瞪他眼,“谁羡慕?求个婚有什么可羡慕的,要知道我现在都是做妈妈的人了,结婚都经历过了,谁还稀罕求婚?”

  “真不稀罕?”他笑着追问,那笑有抹狡黠的味道。

  “不稀罕!”好吧,她嘴硬了,她违心了!

  “可我怎么就觉得你稀罕呢?”这个易少川今天搭错神经了吧,要不然怎么抓住这个问题没完没了?

  “易少川你诚心是不是,如果我说我稀罕,我也想要个浪漫的求婚,你是不是也会补我个,”她终是沉不住的女人,在他的追问下,暴露了自己的心思。

  谁知下秒,她就听到他说,“如果你真的稀罕,补个浪漫的求婚也未尝不可?”

  “切”叶欢不以为然的哼笑,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随着啪的声,屋内的灯光亮起,而他的手正托着枚钻戒

  “易少川,你”她呆呆的看着他。

  “老婆,你愿意嫁给他吗?”他脸上的调笑不见,本正经的样子有些严肃。

  空气陡然安静下来,静的仿佛能听到他们彼此的心跳,叶欢看着他,又看看戒指,几乎都忘记了呼吸。

  “欢欢,嫁给我,好吗?”易少川再次出声,戒指又往她眼前举了举,钻石与灯光碰撞出耀眼的光芒。

  叶欢停跳的心,猛跳了两拍,然后又停止,她眨了两下眼睛,问了句让易少川吐血的话,“你是在向我求婚吗?”

  易少川被她白痴的话呛的胸闷,这女人傻了吧?

  他另只手捏起她的下巴,黑眸眯紧,“你觉得这屋里除了你还有第二个女人吗?”

  叶欢舔了下嘴唇,“易少川,我们已经结婚了!”

  “可是我从来没有给你求过婚”

  他们的婚姻太直接,没有恋爱,没有求婚,直接就牵手结婚,他欠她的太多。

  叶欢的目光从戒指上挪开,已经氲氤起浓重的水雾,别人都是先恋爱后结婚,可她却是先结婚后恋爱,而且还是不仅如此,他们还是先结婚后求婚,她的人生真是充满了太多的戏剧性。

  可是,这点都不影响她幸福,而且她觉得比那些按正常步骤的爱情都要幸福。

  代表幸福的眼泪,在她眨眼的瞬间落了下来,滑过她的脸颊,滑落在白色的丝被上,晕湿了片。

  他抬起另只手,给她擦拭着眼角的眼泪,“老婆,不想嫁就不嫁,干嘛要哭?”

  他明知道她的眼泪不是因为这个,却偏偏这样说,他只是想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