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不过明眼人都能看出,楚墨不是真的在部署作战计划。

  不过,众人也并不是很在意,只当楚墨是因为之前的事情在生气。

  众人聚集在楚墨的领地已经有天的时间里,这天里,不时的会有其它陷落的势力进入这里,被楚墨并收留,不过这些人很快就被楚墨强行安排进入了计划中。

  由于三大势力进攻速度极快,在两天的时间里就已经攻陷了大半个三角区,除了楚墨所在的区域之外,几乎到处充斥着战火。

  在吉叔等人的眼里,楚墨的领地终究是要作为最后的战场的,而事实也确实是这样,只不过,楚墨并不想坐等三大势力打来,而是象征性地出门打了圈,又跑了回来。

  期间,楚墨共派人出去了三次,这三次旅游似的的进攻,每次都会在楚墨的要求下,降吉叔等人的联军派出去,美其名曰:“磨炼联军的契合度!”

  然而,在各大佬看来,楚墨更像是在戏耍他们,每次强制着让他们出门,然后在两军还没开战时,又命令他们回来。

  三次下来,大佬们终于坐不住了,聚集起来要找楚墨问个清楚。

  “楚先生,你究竟什么意思,是不是耍我们?”个长相凶悍的大佬质问道。

  楚墨缓缓抬起头来,慵懒地看了他眼笑道:“这话怎么说的,我为什么要刷你们?”

  众人哑然,但凶悍大佬还是硬着头皮说道:“你派我们出去了三次,什么都不做,又让我们回来,这不是耍我们是什么?”

  听到这话,楚墨眉头微皱,有些生气道:“原来是为这事,原本我是不打算说破的,既然各位都对我楚某有意见,那我也只好在这里跟你们讲清楚了!”

  “你们这帮子人,因为战火逃到了我这里,来的时候除了手里的铁疙瘩,什么都不带,这么多天过去了,吃喝全用我的,你们这些猪脑子有没有想过这么多水和食物都是从哪里弄来的?”

  众人被楚墨顿痛骂弄的哑口无言,脸色尴尬的同时,还带着丝愧疚。

  可楚墨已经打开了话匣子,哪里还管得了这些人尴不尴尬?

  “我派你们出门是为了吸引坤家和蔡家的注意,而我的人则是真正冒死去抢夺阮家的粮食,要不是我那些兄弟拼了命的弄来这些吃的,你们现在还特么饿肚子呢!”楚墨越说越生气,虽然番话里有半是假的,可说的多了,自己都差点相信了。

  到了这个程度,别说楚墨自己,面前的这些大佬更是愧疚的想找个石头缝钻进去。

  “楚先生,我们知道错了,从现在开始,你让我们做什么,我们绝对没有二话!”

  看到这个个诚挚的表情,楚墨有些意外,也许这场滑稽的抱怨下,还是意外的收获也说不定啊!

  第五百八十章混战

  三角区的战争最终还是爆发了,以三大势力为首,在短短几天内几乎占领了所有中小型势力,除了楚墨以外,其它势力全部被三大势力据为己有。

  到了关键时刻,吉叔等人极力全解楚墨出兵。

  楚墨也觉得是时候出手了,随即召集黎兴强安荦索罗恶鬼四人召开了次紧急会议,他打算将黎军分为三部分。

  第支队伍交由安荦和恶鬼带领,主要对付坤家,第二支队伍交由索罗,由他负责牵制蔡家,并且楚墨交代了,定不要伤害蔡将军,虽然索罗不明白楚墨为什么不直接杀了这个叛徒,但因为楚墨的坚持,索罗也不好过多的询问。

  至于之后支队伍则有楚墨亲自带领,而黎兴强则在家里负责后备。

  三队人马同时向三面进发,吉叔等人则作为后备军听从楚墨的调动,这是众人是仙说好的,旦哪个方向出了差错,吉叔等人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

  因为关系到所有势力能否收复,吉叔等人当然极力的支持楚墨的决策。

  至于战争中究竟会出现哪些变数,楚墨心里也是没有太大的把握,毕竟战争中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楚墨率领着支由千人组成的队伍直奔阮家大部队而去,路途中,他就让人打探好了,阮家此时正在吉叔的地盘中进行修整,似乎并不打算接着强劲的势头鼓作气拿下楚墨的地盘。

  当双方相隔五公里时,手下就回报说:“阮家大部队已经开始集结,应该是发现了我们的行踪!”

  楚墨点点头,说道:“不用管他们,等到了距离公里处,就开始部署,第时间给对方沉重打击!”

  “是!”手下恭敬地回应了声,就离开了。

  在楚墨的带领下,千多人越发靠近阮家大部队,隔着老远,楚墨就能看到无数的人头攒动,相比之下,他所带来的人数要少的可怜,恐怕只是对方的零头。

  不过,楚墨并不担心自己这边因为人少就打不过对方,因为他手中还有从金盾带来的重装武器。

  随着手下们的阵忙碌,个个黝黑的炮管子架了起来,炮管对准了阮家部队的方向,只等楚墨的命令。

  这时,楚墨反倒不着急下命令了,他穿过人群,走上前去,扯着嗓子喊道:“阮将军,能够出来说话?”

  不多会,阮家的人群中马蚤动起来,个头发花白的中年男子走出了人群。

  楚墨咋看这不是阮将军嘛,几天不见,竟然老到了这种程度?

  跟随阮将军走来的还有阮文和几名全副武装的手下,反观楚墨却是个手下都没带。

  双方靠近后,楚墨能看出阮将军眼中的仇恨,不仅如此,就连阮文都对他仇视非常。

  “别来无恙啊,阮将军!”楚墨随意地说道。

  “哼!”阮将军冷哼声说道,“楚先生的胆子可真是大,只带了千人就敢跟我叫板,真当我们是软柿子吗?”

  楚墨耸耸肩膀,笑道:“不敢,阮家可是三角区内第大势力,如果你们都是软柿子的话,我也不需要这么费劲了!”

  “果然!”阮将军咬牙道,“楚先生好大的野心啊,自从你来到这里以后,三角区就被你搅得天翻地覆,三大势力都不能拿你怎么样,不过,这次不同了,我们三家准备联合,先把你吃掉再说!”

  “是吗?”楚墨嘴角上扬,道,“就怕你们没这么大的胃口,我之所以在战前邀约,是想给阮将军,以及你的手下提个醒,做好死的准备!”

  “楚墨,你别欺人太甚,真惹恼了我们,大不了同归于尽!”阮文怒气冲天地吼道。

  楚墨懒的理这个不长眼的家伙,不再说话,转身就走。

  见楚墨质疑要开战,阮将军冷下脸来,对阮文道:“既然楚墨提前找死,那就成全他们,等灭了楚墨,三角区内的大势力还是我们阮家的,其它势力也永远都会被他们阮家踩在脚底!”

  “我要亲手杀了楚墨!”阮文狠狠咬牙道。

  “会有机会的!”阮将军也是满腹的怨恨。

  随着双方首领的返回,战争处以及发。

  率先打开战局的是楚墨,深知先下手为强的道理,并仗着远程火炮的强大威力,趁阮家还没做好准备,颗颗机具威力的炮弹落在了阮家大军中。

  “轰隆!”

  剧烈的爆炸,引动着整个三角区,身在战场中的人能够亲身的感受到脚下的大地都在颤抖。

  相比震动的感觉,阮家人更是亲身感受到了黑炮的强大,每当颗炮弹落在地面上,那恐怖的火舌会瞬间淹没周围百多米的范围,被火焰吞噬的人,几乎没有能够活下来的希望。

  仅仅轮炮火下去,阮家大军中就清晰的传来阵阵凄厉的惨叫,如同人间地狱般。

  “好可怕!”楚墨的手下,看到阮家凄惨的状态,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庆幸遭受痛苦的不是自己。

  当阮将军看到自己的手下成片惨死的悲壮,痛恨楚墨的同时,下达了进攻命令。

  密密麻麻的武装人员从营地中冲杀了出来,个个不要命的朝着楚墨这边狂奔而来。

  咋看,双方的人数差距明显的过分,旦被阮家大军突破了防线,以楚墨这边的人数,可以说是瞬间崩溃。

  不过,楚墨既然敢带这么点人就来攻打阮家,必然是有他的底牌。

  就在阮家大军越发靠近这边时,楚墨突然吼了嗓子道:“第二轮炮火准备,放!”

  话音刚落,隆隆的炮火声就将对面的喊杀声掩盖了下去,冲天的炮弹转瞬间落在了不远处的人群中,顿时燃起大片火海。

  “啊!”

  惨叫声不觉,无数的阮家人身上燃起大火就跑了出来,刚走没几步就倒在了地上,彻底没了声息。

  原本还是腔怒火的大军,仅仅是轮炮火就将他们打得没了底气,在亲眼见证了同伴们悲惨遭遇后,这些人竟是心生恐惧,有的甚至准备后撤。

  “不准退,否则我立刻开枪打死他!”阮文在后方督促,手里握着把左轮手枪,枪口此刻还冒着青烟,似乎在证明着,刚才就已经开枪击杀过名企图逃跑的手下。

  手下们畏惧阮文,无奈之下硬着头破继续冲锋,可这时的他们已经心生不满,只要给他们个适当的机会,很有可能激发起临场叛变。

  这幕,楚墨看在眼中,不由得勾起了丝笑意。

  “第三轮炮火准备发射!”楚墨随口命令道。

  炮火持续,第三轮打击效果并不理想,比起前两轮来说,这次击杀的人数要少了许多。

  其中有阮家人刻意防备的缘故,但最主要的是楚墨事先让手下们这么做的。

  他觉得,前两轮炮火对阮家人的打击已经够大了,再注重杀人的话,阮家人就真的死绝了,而且在阮文的逼迫下,阮家人已经心生不满,楚墨需要制造个给这些人活下去的希望。

  在这轮打击下,阮家人死亡的人数并不算多,可也不少,重要的是,每次炮火都会对他们的心理造成成吨的打击,而人的心理承受能力是有限的,当心理防线崩溃时,就会引发许多意想不到的意外。

  当楚墨察觉到这些阮家人脸上痛苦的表情时,就知道机会来了。

  “各位听着,我们无疑伤害你们,只是战争使然,我们也没办法,但是你们有活下去的权利,只要不再帮助阮将军,我们保证,定不会对你们下手!”

  楚墨扯着嗓子对前方犹豫不决的人群喊道。

  在战争中心理战往往比常规作战更加有效,不仅能够攻破敌人的心理防线,更能做到彻底笼络住人心。

  在阮家人遭受绝望的时刻,楚墨这番话,对他们来说无异于救命稻草,个是活下去的希望,另个是盲目的跟从,到头来却要被他们所拥护的人击杀,两者比较之下,这些人当然会选择前者。

  “楚先生,我们选择投降!”最前方的人高声喊道,为了表示诚意,还主动将枪械丢弃。

  楚墨满意地点点头,笑道:“明智的选择,我保证,绝对不会伤害你们!”

  那人大大地松了口气,脸上不仅露出释怀的笑容,然而,笑容才刚刚爬上脸颊,就被声枪响打破,那人的微笑面孔顿时凝固,随即重重到底。

  “还有谁要投降?”阮文高举着手枪,愤怒地喊道。

  可他却没有注意到身边的手下各个狰狞地面孔,不得不说,阮文这举动完全是将手下们推向了叛变的边缘。

  原本众人只是想要活下去,可阮文的做法,却是逼迫他们不得不为了生存争取条道路。

  就在阮文得意地扫视手下们时,也发现有些不对劲,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被身边的人拽倒在地。

  “你们怎么可以,快放开我,我要杀了你们!”阮文愤怒地咆哮着,可不过几秒钟,就发觉事情已经不是他能够控制的了。

  “别,有话好好说,我可是阮将军的儿子,你们不能动我!”阮文还以为手下们只是制服他,可混乱中支匕首偷偷的刺透了他的胸口。

  阮文不敢相信地瞪大了眼睛,嘴角不住的流出鲜血来,最终句话没说,就含恨死去。

  阮文的死亡,预示着这些人终于可以争取活下去的希望了,然而,他们却没有意识到,当阮将军发现自己唯的儿子被他们杀死后,会演变成怎样的状况。

  第五百八十二章无力抵抗

  阮文的死,是楚墨没有想到的,其实也是这家伙实在不长眼,面对众多努力活下去的人,竟然还做出如此不明智的举动。

  不过,阮文的死亡也将阮将军逼迫到了近乎癫狂的状态,不管他的手下有多少选择了叛变,但他手里还是有不少人愿意追随。

  凭借着这些亲信,阮将军誓要跟楚墨决死战。

  虽说只是少部分亲信,可对阮将军的忠诚不是那些叛变的手下能比的,只要阮将军声令下,绝对是拼死战。

  就冲这点,楚墨就不敢大意,而且阮家的亲信在人数上也远比楚墨所带来的人多得多,要与这些人拼杀,只有楚墨亲自出马才行。

  在安顿了叛变的阮家手下后,楚墨就让部分手下拿起枪械,跟他上阵。

  与冷兵器时代不同,子弹的威力远比刀剑来的更具杀伤力,保不齐什么时候就被子弹击中,而且多半是死定了。

  明知是去送死,楚墨觉得有必要激发下士气,随即带头冲了过去。

  “砰砰!”

  狂乱的子弹到处横飞,也不知有多少从他的身边穿行而过,好几次差点击中要害。

  不过,楚墨凭借多年作战经验和矫捷的身手,穿过弹雨,终于是靠近了敌军人群,在近战之中,枪械的作用就会大打折扣,还不如拳脚来的有用。

  可楚墨这么着急冲进敌军,他的手下却没有这么快的速度,被弹雨拖住了脚步不说,还有不少人在这场短暂的交锋中彻底丢了性命。

  此时,敌军中只有与楚墨个外人,对阮家人来说,楚墨这举动无疑是送死来的,附近的敌军顿时将他为了个水泄不通。

  “杀了他!”不知是谁喊了句,阮家人齐齐怒喝声,疯狂地涌了过来。

  楚墨的手下见首领都被围住了,震惊之余,拼命地冲过去想要营救他,可子弹实在太过疯狂,时间双方倒下的人有不少,却没有几个能够相互靠近。

  就在楚墨的手下替他干着急时,却见阮家人群中突然横飞出来几个人影。

  咋看,那不是阮家的人吗?

  没错,阮家人将楚墨团团包围后,就放弃了近战不利的枪械,改为拳脚,或者匕首试图击杀楚墨,可刚交手,意外就发生了。

  楚墨的身手快到肉眼都无法捕捉,还没等这些人露出惊讶的神情,就有几人惨叫声,被阴影处的某人揍飞了出去。

  “大白天见鬼了,这家伙是什么鬼东西?”阮家人惊恐地寻找着楚墨的身影,同时不断咒骂起来,因为他们压根就无法捉摸到楚墨的真身在哪里。

  “嘭!”

  又是声闷响,团黑影极速飞来,将不明所以的众人砸到片。

  这时,众人就看到,在那片倒下的人旁边诡异地出现了道人影,正极速移动着。

  “在那里!”有人认出了人影就是楚墨,当即不管三七二十,架起枪就对着人影设计起来。

  然而,那人的准头实在是不敢恭维,不禁不能击中楚墨,还打伤了不少同伙,接连的几声惨叫传来,那人也傻眼了。

  “你特么想干什么?”旁边的人把将他的枪夺了下来,愤怒地看着他,还以为他是叛徒。

  那人苦着脸,想要解释番,可不论怎么解释,似乎都没有必要了。

  这时,另个人又发现了楚墨的身影,不过这次,那人来不及阻拦,就惊恐地喊道:“快,保护阮将军!”

  声音刚刚落下,极速移动的人影就已经靠近了阮将军,还没等附近的亲信跑来,楚墨显出了真身,拳脚,送那两个赶来的人返回了原点。

  “阮将军,你失败了!”楚墨与阮将军面对面,他也不打算动粗,像阮将军这样的人物,就算对他动手也不会有任何作用,与其浪费力气,不如从容点。

  当楚墨出现时,阮将军的脸色就变的难看起来,估计就是他都没想到,这么多人都无法阻止他,还被楚墨冲出包围,更是威胁到了阮家的要害人物。

  “阮文死了,杀子之仇,我定要替他报!”阮将军咬牙道。

  楚墨撇撇嘴,道:“报仇吗?当然可以,就算你要杀了我,我也可以答应你,不过,这之后呢?”

  阮将军眉头皱,冷冷道:“命偿命!”

  楚墨笑了,摇头道:“我不会让你死的,阮家还需要你来打理,偌大的三角区,突然少了位大势力领袖,对任何人来说都不是件好事,不过,我要你答应我,等我死后,你必须投降!”

  阮将军怔了下,他有些怀疑楚墨这番话的真实性,不过,想来想去,却不知道这番话对他有什么危害,毕竟只是口头上的约定,而楚墨却是必须当场兑现承诺的。

  “好!”阮将军点了点头,盯着楚墨,似乎在等待着他所希望的回应。

  楚墨咧嘴笑,随手从口袋中掏出把手枪来,惊得附近阮家人就要跑来保护阮将军。

  阮将军摆摆手,示意众人不用惊慌。

  “记住你的承诺!”楚墨严肃道。

  阮将军点点头,也不说话,他想要看看楚墨究竟有没有这个胆子自杀。

  “砰!”

  毫不迟疑,楚墨开枪了,而且击中的是自己的要害。

  这幕,可是把众人看傻眼了,楚墨竟然真的敢开枪,就连阮将军都有着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噗!”

  口鲜血喷出,楚墨惨笑道:“你可以兑现自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