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

  在楚墨的鼓动下,按照夜总会的惯例,他们都用着极快的速度结束了战斗,然后由楚墨来统筹局面,这样的方式接连扫了虎狼帮名下的十多处产业,都分别的用着那么的个员工暂时的管理。

  直到整个队伍收工的时候,整个虎狼帮可以说是在夜被灭帮,几乎全部的人都被他们杀掉了,有的也只是落网之鱼,也不足为虑。

  至于杀了多少人,楚墨还真没仔细数过。不过获得的现金和些奇异古董都有不少,现金整整千万,其余的东西都堆着老高了。

  而这些他暂时的让李文找了个仓库放着,到了快天亮的时候,楚墨就让他们会桂亚酒店了,他也跟着回去桂亚酒店的房间,也还没从哪里退房。

  切就好像从来没发生过样

  不知道过了多久,楚墨是被自己手机急促的铃声给吵醒了,他困的都没有睁开眼睛,就接了起来。

  “楚墨,你在哪里啊?余杭出大事了,昨晚夜之间,虎狼帮遭遇灭帮,共死了三百八十多个,十多家他们的场子也被砸的稀里糊涂。”

  楚墨才知道这是周挽依这个急性子打的的电话,他知道她肯定是觉得这事我应该管管,她老爸应该被上面的电话给打爆了,下子死了这么多人,周市长肯定有阵要忙的了。

  她这个公主病跋楚墨可不能惯,需要了白对他甜言蜜语,不需要了就贱人贱人的叫,他可不会再理她了。

  “你有事吗?没事我挂了”楚墨不耐烦的吼道,这点事就要打电话过来。

  “其实是杳杳她想让我问问你昨晚干嘛没回来住,担心你的安全。”周挽依有些失落的说道,她不是没听出楚墨的不耐烦,可是说到杳杳,他又变了口吻。

  “我没事,我外面有事,过会就会回去了,叫杳杳别担心我了。”楚墨听是杳杳关心自己,心里有些温暖,心情也没那么糟糕了。

  挂了电话,楚墨再次的睡下去,可正要睡着的时候,电话又想了起来,他真想把电话给砸了,可想到打电话的的人应该有重要事情,于是忍耐着火气就接了电话。

  “亲爱的,你知道吗?昨天我们遇到的那个虎狼帮,今天看电视说被人灭帮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什么样子的势力能夜之间做到这样的地步?”

  楚墨自嘲的笑笑,用着反问的口气说道:“难不成你以为是我干的?我真是在心里地位太高了,还没那么牛逼的实力,不过我还是挺开心的,你这么相信我。”

  暮以微本来也以为这难道是楚墨干的?事情哪会有那么巧,昨天他们吃东西的时候,遇到了娇姐被虎狼帮的小弟收保护费,楚墨制止了这样的行为,才过了两天虎狼帮就落得这个下场,这很难不让她不去怀疑楚墨!

  可是楚墨说的没错,就他个人是做不到这么轰动的案子的,对方可是三百八十接近四百人的帮派,说没了就没了,又不是四百头猪,是四百个活生生的人,楚墨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打得过四百个人,而且还是孤身人。

  “没事,只是告诉你这回事,听你的口气好像是才刚起来,昨天去干什么了,感觉很累的样子,需不需要我过来陪你。”暮以微很担心楚墨,看起来楚墨有点累的样子。

  楚墨听了反而咧嘴笑了,“别别,你还是别过来了,你过来我会更累了。”

  暮以微听了总感觉哪里不对,过了会才明白楚墨说这话的意思,气呼呼的对着手机吼道:“你你累死就是活该的,真是脸皮厚到家了,从来没见过你这么脸皮厚的。”

  等着她生气的挂了电话,楚墨知道暮以微应该不是个喜欢记仇的人,等会买花过去赔罪就行,他还没闭上眼睛电话像是有默契的样子再次的响了起来。

  “你们他妈的是不是约好的不让我睡觉,个接着个的。”

  咒骂归咒骂,楚墨还是接起了电话,因为这个是李文打来的,或许是有昨天的些他和队员们遗留下的东西,需要向他汇报情况,他也必须得接。

  “队长,看来我们完成的很完美,余杭的所有人都在讨论着虎头帮被灭事,我看到新闻警察局都要翻天了。”

  “很好,我们没有遗漏半点可以表示我们身份的东西吧?还有酒店的人有没有怀疑?”楚墨现在最关心的就是这两个问题,他不想有任何的不确定因素,这会是给将来行动埋下的定时炸弹。

  “都没有,我们都很小心的把我们的痕迹都消除了,绝对没有半点的痕迹显露。”

  楚墨松了口气,“那就好,昨天小队的人辛苦了,你们休息好了没有?”

  “啊,楚队你还在睡啊,这已经是晚上八点了。”李文着实佩服楚墨,居然能睡到这么晚,他们早就在中午就醒了。

  经他这么说,楚墨才发现手机上得时间是八点零五,自己也没有发现自己居然睡了这么久,“咳咳,这个不重要,你们拿着房子的钥匙把东西放过去吧,哪里以后就作为我们的大本营,也是小队住的地方。”

  “好的,我这就去办!”

  挂掉了电话,楚墨也没了睡意,穿衣服的时候,电话又响了起来,他都有点想把电话从窗户边扔出去了,今天是电话日吗?怎么都约在今天打过来!

  “周市长,你怎么有空打电话给我啊,我可是看电视,余杭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应该在处理这些事情,不是吗?”

  虽说他之前找过周市长帮过忙,他不该用这样疏远的口气说话,可是面对他这样的政客,满肚子得算计,还是不招惹的好,况且犯下了这些事的人是他,避免给周市长发现什么端倪。

  “楚墨老弟你也听说了这件轰动全市的案子了?也不是知道是谁做了这么惨烈的事情,竟然杀了四百多人,医院的停尸房都快装不下了。”周爱国抱怨着,楚墨听着怎么话里有话呢?

  “周市长有话就说吧,我和挽依是好朋友,你我之间还需要藏着掖着吗?”楚墨推测肯定是要求他去帮忙打探消息,或者去抓到人。

  “既然楚老弟都这么说了,我就直接说了,我希望楚老弟能帮我找出这次凶犯,来还给余杭百姓个安定的环境,避免他们产生恐慌,对市政府保持怀疑。”

  他说完这官话,楚墨就心底里不舒服,感情还是为了他的乌纱帽,他管辖的范围内,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这个市长难辞其咎。

  可讽刺的是让他去找凶手,那不是辈子找不到了,楚墨不会笨到自己抓自己的,他是要召告天下,倒不是现在。

  “抱歉,我最近可能没空帮你这个忙了,因为我可能会有事情要忙,周市长真是对不起啊!要是没其他的事,我就先挂了。”

  楚墨还没等他说就直接挂了电话,眼睛看着摆在床上的国安局制服,也就是笔挺的黑色西装,上面摆着墨绿色的证件,心里阵的激动,自己也终于算是步入政途了。

  想想,他的确有事要忙

  第八百四十四章女人的直觉

  楚墨叫了暮以微出来吃晚饭,不知道她有没有吃,幸运的是她因为要备课,所以忘记了吃饭这么回事。

  这次楚墨并没有带她来路边摊,而是正儿八经的找了家餐馆,收费适中的那种,这让暮以微也能吃的心安点。

  而暮以微像是要把楚墨全身上下看光似的,从他们坐下到等着菜上来,楚墨发现她就直在打量自己。

  “虽然我很帅,但是你也不要直的盯着我啊,我很难为情的,况且我就算把你看光了,这里也不是让你看回来的地方和时候啊!”楚墨打趣着说道,可暮以微却没有被弄的脸红心跳的。

  她究竟在有什么打算啊,楚墨最烦猜女孩子的心思了,而且还往往猜错。

  “昨天的事情是不是你干的?以往发生这样的事情你是最兴奋的,肯定会说些八卦什么的,可你表现得出奇的淡定,肯定是不正常,从实招来。”

  “额我不是说过了,昨天晚上那么宏伟的件工程,我个人要怎么完成?难不成你又要说他们四百个人集合再起,然后把脖子伸出来给我抹吗?”

  不过楚墨倒是在心里暗暗的赞叹,不愧是他的女人,能这么快就嗅到是他干的,还好她不知道狼牙小队,他只要打死不认就行。

  “真的?”

  “比珍珠还要真,说你聪明,怎么在这件事上犯傻了,对方可是接近四百个人啊,我可是个人,怎么可能是我做的?”

  “要不你就是有同伙,是不是?”暮以微愣了愣,立刻的想到了个可能性。

  楚墨也是很吃惊,她或许是他交往的女人当中最聪明的个,直接就反问道,“你是想干嘛?定要把这事情的帽子扣给我!难不成你是想抓我去领赏?”

  “哪有,我我只是觉得要是你做的,我会感到很欣慰的,作为你的贤内助我会感到骄傲的,毕竟我男人是个乱世的大英雄,那些人渣死了就是活该。

  可你也说的对,这么些日子你都是和我,或者那几个大小姐在起,也没有机会去发展你的同伙,我下次不会质问你了,对不起!”

  暮以微略带点失望的向楚墨道歉,眼睛都差不多要挤出眼泪了,楚楚可怜的样子让楚墨很是于心不忍,很想立马告诉她真相。

  她男人就是大英雄,可他还是忍住了,他还要隐藏着狼牙小队的踪迹呢,他们是自己手上的王牌。

  “没事,我让你失望了,我又怎么会怪你呢?”

  “菜来了,肚子都快饿死了。”

  “你啊,以后要记得吃饭,要不肚子会有胃病的,我会担心的。”

  “知道啦,知道啦,还没嫁给你呢!就这么啰嗦。”

  “”

  “我刚才又说什么吗?”暮以微反应过来,自己是不是说了些傻话呢?

  “没有!”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却甜得都要化了,暮以微是想要嫁给他的,可惜的是他的情况,最多只是能有女朋友,老婆的话,条件有点不允许。

  正当他们避而不谈刚才那个话题,低头吃饭的时候,旁边桌的人聊天内容却进入了两人的耳朵里。

  本来楚墨是不会在意的,可是他们提到了个名字,三田组正是虎狼那天所说的帮派,所以就有意无意的偷听他们谈话的内容。

  他们也不会想到他们口中的惊天大案的始作俑者,正在他们旁边和女朋友吃饭呢!

  楚墨决定了,三田组就是他们下次的目标,不过也得过阵子,因为现在全城正在戒严,满大街的都是警察和执法部门严查着凶手。

  现在也正好打听点消息。

  楚墨所知道的就是,在城东虎头帮和三田组平分天下,多年来直有摩擦,但是没有大规模的火拼,兴许是政府也看的严。

  看的出来他们的智商没有多少,都没有戒备其他人,就这么随心所欲的讨论着。

  “你们听说了今天全城人都在说的件事吧,余杭大帮派虎头帮居然夜之间被人除名了,干这事的人定很牛逼!”

  牛逼?楚墨到没有沾沾自喜,这又没有什么,个国家顶级的特种部队,对由小混混组成的组织,就算人多有什么用,还不是群战斗力为负数的死人。

  “怎么会没有听说啊?都传遍了大街小巷,不过现在谣传是三田组干的,这样他们就能在城东家独大了,说不定他们现在就在收虎头帮的地盘了。”

  “谣传?我猜八成就是他们干的,小孩子都知道的道理,除去自己的对手,自己就能劳永逸了。”

  “你小声点,就不怕被三田组的人知道啊,这里可是城东啊,警察也管不了他们,小心你暴尸街头啊。”

  接着这几人也没有在讨论这件事,楚墨也就把心思收了回来吃饭,他倒不担心这些人刚才说的事情,三田组能发展到今天,相信老大不会是傻逼,楚墨他都不敢这个时候去收地盘,更何况三田组了,谁先有个风吹草动的不就承认谁是凶手,而更加不担心的原因就是他手上有虎狼亲笔签名的产权转让书。

  暮以微看着楚墨聚精会神的思考着事情,脸上还时不时的发出丝笑声,简直是想到了些值得乐的事情。

  “你不会是在想等下要怎么样吧?”

  “”

  楚墨刚才只是想要是搞点事情,说不定他就不用动手了,就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干掉三天组,想到了些很完美的计划,完美得他都要笑出声,却没想到让她想歪了。

  不过这个对话很对他的胃口,他脑子里立刻就出现了暮以微穿着情趣内衣的样子,更加的勾人心神,妩媚动人。

  楚墨只能干笑道,“我我没有那么下流,只是在想些事情而已。”

  暮以微却满脸的怀疑,但是她此时脸红的样子,却让他冲动非凡的,恨不得马上就带她去宾馆缠绵悱恻的。

  可是他知道自己不是这样的人!

  趁着暮以微去厕所的机会,楚墨才得以平复下他躁动的心情,他直是可以自我控制的,要不然就会中了很多的美人计了,不过他对暮以微几乎没抵抗力。

  “我们去宾馆吧,我有点累了,不想回家。”

  暮以微从厕所里出来,漫不经心的说道,视线却看向其他的地方。

  听就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可结局不该是这样,按理说应该是她大骂流氓,而转身离开的。

  楚墨推测应该是她去厕所打电话求得姐妹的意见,看来这个姐妹的意见很对楚墨的心思,他喜欢这个做好事的闺蜜。

  “走不走啊?不走我回家了啊!”暮以微见楚墨楞在哪里半天没有动静,急了起来。

  楚墨感觉好笑,她反而急了起来,也不怎么害羞了,改变也真是大啊,可楚墨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走走,正好我也有点累了,就近找个宾馆睡觉吧,懒得回去了。”

  楚墨也不扭捏,既然人家都这么主动了,他没理由还直的躲躲闪闪了,这样也太不男人了。

  可没想到这世界不是楚墨想的那么美好,偶遇也不都是让人激动不已,也可能是次致命的温柔。

  宾馆里,楚墨在床上等着暮以微洗完澡,他也就可以策马奔腾了,随着灯光变暗,暮以微优美的小腿先出现在楚墨的视线里,他深深咽了口,这也太诱惑人了。

  接着就是她还有湿湿的头发,显得更加风情万种,她雪白的香肩让楚墨不由的抖动了下,好看的锁骨让他着迷,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身体,要是她此刻的浴巾脱下来就好了。

  她踏着猫步慢慢的走过来,步步的走过来,每走步,楚墨觉得自己心脏也跟着跳下,如此美丽世间少有。

  “亲爱的,我们玩点又刺激又有快感的吧,好吗?”

  她充满诱惑的声音让楚墨大脑根本出于脱机的状态,根本都不能去思考,楚墨很自然的就点头答应了。

  “好,好,以微你学坏了,不过我喜欢。”

  她妩媚的笑,手放在我的脖子慢慢的往下轻轻的滑着,“还有更坏的呢!你会爱死它的。”

  接着楚墨就完全的任由暮以微摆弄,根本没有半点的反抗和怀疑,直到他的手脚都被绑在了床头和床尾都没发觉。

  因为这种玩法的确很新颖的玩法,楚墨也陶醉在里面,他正欣赏着此时在自己面前丝不挂的暮以微。

  他笑眯眯的望着她,以为事情正向他想的那方面发展,其实不然,噩梦即将要开始了

  暮以微冷冷的扫了夏新眼,说,“昨天的事情到底是不是你干的,你承认不承认?”

  楚墨就愣住了,久久还没能反应过来,她怎么还在纠结着这样的事情,他真是佩服暮以微的毅力了,真是不死不休啊。

  “拜托,你怎么还在纠结着这件事,我都给你解释两遍了,我个人是无法做出这样规模巨大的行动的,还有吃饭的时候,隔壁的人不是说是三田组的人干的吗?你怎么又怀疑是我干的呢!”

  楚墨打死都要让她相信不是自己做的!

  第八百四十五章莎朗斯通的桥段

  “我不管这些,你到底承认不承认,我的直觉就是你做的,但是你说的又有道理,可我的直觉般都不会错,更何况你又是个让人惊喜的男人,所以也不是那么绝对,我为了证实我的判断,必须要想出这个办法。”

  接着个亮眼的大剪刀神奇般的出现在暮以微的手上

  楚墨感觉到了发自内心里的凉意,看她的眼神不像是开玩笑,这是来真的。

  “以微你到底想要干嘛?咱们别闹好不好。”楚墨还在恳求着她,希望她别做傻事,这可是关乎他下半生的幸福啊。

  暮以微已经完全不听楚墨求饶了,冷酷的眼神是他不曾见过的,她干嘛非得要知道所以然呢?还是用着这么极端的方式。

  也没时间让他思考其他的办法了,告诉她也不是件很坏的事情,毕竟这大剪刀可不是开玩笑的。

  大剪刀慢慢的靠近,楚墨那里都能感受到来自它的冰冷凉意,他心都快要提到嗓子眼了。

  “等等,我承认还不行嘛!以微你干嘛那么执着找到谁是做这件事的呢?”楚墨大喊道,没办法的只有承认了,他实在不懂她为什么这么上心。

  可是暮以微却没有理会,还是冷冰冰的表情,“还不是你的问答环节,我怎么证明不是你为了躲避这次而故意说的,我需要你证明。”

  “是由我和我的手下干的,第个首先干的虎狼,接着去扫他的场子,你满意了吧?”

  “多少人?”

  “十六个,算上我的话!”

  楚楚不耐烦的解释道,他看见暮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