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师傅,我相信你,你定可以赢得!”蓝菲菲叫道,声音清脆,单纯。

  围观的人们哗然,此时的他们早已经知道了。进入保险箱,那意味着的就是认输,不认输就是死亡,没有第二个选项。

  张天行这边冷冷好笑,这个女人是想要干什么?以为现在站出来,就可以夺回点颜面,哼,到时候认输的时候,只会更加的丢脸。

  而且,张天行嘿嘿地笑着,眼角略过丝凶厉。

  “菲菲,快出来,师傅我”

  “菲菲,快出来,这不是儿戏!”路依然也叫道,要将蓝菲菲拉出来。

  蓝菲菲却大声叫道:“我就不出来,我知道,师傅要输了,就必须要离开这里。可是我知道师傅很喜欢这里,不想要离开,有个人跟我说,师傅看起来是个有情之人,其实最是无情!可是我知道,师傅是个真正有情的人!”

  “菲菲我没有上过多少学,不懂得什么大道理,但是我只知道对我好的人,我就要对别人好。师傅想要留在这里,我就要帮助师傅留在这里。所以依然姐姐,你不要劝我了,就让我任性回好吗?”

  路依然眼泪忽然流了下来,轻轻地嗯了声。看着楚墨,楚墨也看着她,都没有说话。

  蓝菲菲的声音并不是很大,但是人群却多少明白了蓝菲菲的意思,不少人脸上都泛上了丝辛酸。

  曾经何时,人与人之间只是单纯的心思,互帮互助,如今,切以金钱利益至上。看世界的眼光变了,各种勾心斗角,各种尔虞我诈,却在埋怨人心太复杂!

  张天行愣了下后,此时再度站了出来。

  他叫道:“好,既然暮楚安全公司这边,也出了个人,那么比试正式开始。由暮楚这边的人给我们天行关闭保险箱,我们这边给暮楚那边关闭保险箱,以示公平。”

  暮楚安全公司这边自然是由楚墨来解锁,而天行公司这边竟然再次站出个外国人来。双方都可以增加人手,提供帮助,毕竟就凭借个人的实力,解开密码锁太难。

  楚墨看到了天行那边还站着些外国人,分明就是他们的外援团。楚墨回头看了眼身后的人,可惜,他们空有心却无力,他们自己都知道,他们对楚墨的帮助不大。

  看着楚墨的眼神,路依然等人羞愧地低下了头。

  人们不约而同地起嘘了起来,天行安全公司自负高大上,却用着国外的人资源来对抗国人。

  楚墨看了眼外国人,很普通的个人,但是楚墨知道这人技艺非凡,这纯粹就是种直觉。

  经过介绍这个人叫做艾伦·巴金,楚墨没有听说过这个人,是化名也说不定。

  此刻楚墨却没有心思思虑对方到底是谁,便是请来的排名第,第二的,我们都不在乎,此刻他只在乎尽快地将保险箱解开。

  按照说明书上关于保险箱的描述,暮楚安全公司和天行安全公司开始设置保险箱的密码。

  楚墨和艾伦两人再次被黑布遮住了眼睛,双方各自取了五人来对应相应的语音识别,指纹识别,相貌识别,瞳孔识别,以及呼吸识别。

  五个人对应着五项系统识别,不过这五个人却是被完全打乱了顺序。想要解锁密码正确,就必须要这五人对应相应的识别系统。

  双方各有监督,各自确认对方没有玩猫腻。切准备就绪,合金门被关上,比试正式开始。

  保险箱,所有需要解开的锁共有七道。呼吸识别等在内的五道系统识别,道近乎有十六位的密码锁,已经把机械锁。

  系统识别,对应着五个人,为了这次比赛,特意调低了难度,可以随便组合实验。不过五个人就对应着120种方案,个小时说实话,连组合都实验不完。

  十六位密码锁,包括有数字,符号,字母,考究的是黑客技术,难度同样不小。

  而机械锁,别要小看机械锁,虽然机械锁相对于电子锁有些过时而且繁琐。但是能够传承几千年下来,机械锁的发展其实早就日新月异。

  其难度甚至远超般的电子锁,甚至有些人就是用钥匙,都很难打开般的机械锁。

  这七道比试中,楚墨对于机械锁最有心得,而电子锁难度就比较大了,或许可以,但是时间却不是在个小时可以解决的,而五个人对应的尝试解锁方案,就看他的智慧了。

  艾伦挥手招,他之前所站的地方,三个外国人走了出来,起开始研究这个密码锁。而温晓雪手下那对应解锁系统的五人就站在了外国人身前,对方走出了人,站在五人身前。

  对于系统比对,观众也都看在眼中,只是个数列而已,很快便算出来了需要120次比对,那显然不是用次次的试验可以查出来解锁方案的。

  这个头发花白,看起来颇有些慈祥的老头站在五人面前,登时就引起了观众们的兴趣,兴致盎然地看着这个老头要如何破解这系统对比。

  所有的人都看的出来,楚墨这边劣势太大了,天行这边外援团个个看起来都像是专家,而楚墨这边却没有人可以相助。

  老头叼着雪茄,在五人前走了圈,然后从怀中摸出块怀表来。金灿灿的表壳,银亮亮的链子,在五人前晃了起来。

  人们忽然阵爆笑,这老头太搞笑了吧,居然想要催眠这五人。

  不得不说,这的确是个很好的解决方案,催眠了五人,这五人自然会将正确的方法说出来。而且对于催眠大师而言,虽然是同时催眠五人,但是个小时也足够了。

  催眠对于普通民众而言,总是神秘无比,不少人心神紧紧地盯着了这边,看着这边的进展。

  雷云和温晓雪也将天行公司那边五人拉了过来,但是相对于天行公司的手段高超,就差了不少。他们在盘问着五人,观察着五人的表情,以推断到底哪个对应哪个系统。

  这种方法说不上先进,而且考验的还是毅力,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希望真心不大。但是这也已经是对楚墨的最大的帮助了。

  天行那边共四人,须发皆白的老人在催眠五人,而另外两人开始破解密码锁,主破解人艾伦开始破解机械锁。

  楚墨这边,楚墨努力地破解着机械锁,路依然和雷云,温晓雪三人在盘查着五人对应的破解系统,电子锁那边走上了三个戴着眼镜的专家。

  但是就风度和气质而言,怎么看,也不如对面的那两位外国专家,暮楚这边的电脑专家时不时地抹着大汗,给人个无从下手的感觉。

  就这也是雷云可以找到的电脑高手了,毕竟时间太短,而且相对于何家,没有雷顿支持的雷云势力影响并不是很大。

  “让开!”道有些凌厉的声音忽然在人群中响起,是个女声。

  楚墨听着这个声音,身体却是震,他抬起头来看着声音来处,是个红衣飘飘的女人。衣着并不暴露,但是相貌透出的那是冷漠夹杂着妩媚,让她看起来分外性感。

  高挑的腰肢,高耸的胸口,惊爆了很多人的眼球。

  “如烟?”楚墨激动地叫道,激动过后,表情却有些讪讪,“你怎么来了?”

  来人正是西门如烟,此时上身红色短袖,分外惹眼。她走到了楚墨身前,看也不看楚墨眼,叫道:“我只是不想,让我的小妹妹就这么死在这里!”

  “如烟,谢谢你!”

  “哼,我们的帐可不算完!”西门如烟哼了声,摸出部电脑来,插上包想象,开始解密码锁。

  雷云这边对于西门如烟的进场,都是惊喜无比。看的出来,楚墨和女人认识,而且女人当仁不让的样子,楚墨却没有丝毫拒绝,反而露出惊喜,就知道女人在电子解锁方面定然是专家。

  “半个小时后,至多三刻钟,不然,那边怕是分析不出来。”西门如烟道,手指着雷云等人,丝毫不给他们点面子。

  雷云路依然讪讪地避开了西门如烟的眼神,的确,都十分钟了,他们真的点头绪都没有。

  时间点点地过去,人们眼神不停地交换在两边的参与比试的人群中。这边看看,那边欣赏下,虽然雷云那边看起来最是狼狈,但是相比起来,天行公司这边也没有取得什么可喜的进展。

  渐渐地,几乎大部分人都将心神放在了催眠五人的老头身上,人们看的清清楚楚,此时的五人竟然真的开始有些迷糊起来。

  这五人是什么人,观众都不知道,但是看这五人都是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就知道想要催眠他们绝对不是那么容易的。

  便是没有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都听说过,越是意志薄弱的人,才越容易被人催眠。而且还需要被催眠者主动配合才行,难度可见斑。

  可是现场这五人的动静,却是出乎了众人的预料,在这相对有些吵杂的环境里,竟然真的有人能够将这凶悍不已的五人催眠,这未免有些太过恐怖。

  若是连这五人都可以催眠,那岂不是这老头可以任意催眠任何人了,想想都觉得恐怖。

  第九十章霸道催眠

  光头就是被催眠的个人,他感觉此刻他的身体好重,好像在直不停地沉沦。脚下就像是个无底洞样,而他就像是站在部不断下沉的电梯中,沉沦没有止境。

  头顶上有点光明,而如今的他却和光明渐渐远去。四周片黑暗,让他什么都看不清楚。他想要走动,脚步却动不了,他想要伸手摸下四周的人,手臂不能够动。

  只能眨动着眼珠子,徒然地看着切。

  楚墨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直关注着光头五人的表现。事实上楚墨本来也是打算用强催眠来探究出那五个人的对应关系来。没想到居然和天行这边想到了起。

  但是楚墨所运用的是科技的力量,而不是像这个老头这么强大的催眠能力。事实上老头开始催眠的时候,楚墨就注意到了。

  老头拿出的那个怀表完全就是个幌子,其实他开始就已经将五个人拉入到了催眠中。很多人看到了老头吊着烟在五人身前走了几圈,事实上,那才是老头的终极手段。

  光头五人开始就已经中招了!

  之后,老头就是直在将五人拉进到深层的催眠中,因为现在的环境这么复杂,这么杂乱,不将他们拉入到深层的催眠中,他们很快就会被惊醒。

  而楚墨也不敢动手,将光头五人惊醒,老头太过谨慎,而且相貌看起来有些慈祥,手段用起来却是足够霸道。楚墨眼就看出要是强制性地将五人惊扰唤醒,怕是他们永远都醒不过来。

  所以只能由着老头继续在那里施展催眠。

  如今楚墨只能希望,光头能够坚持的长些,给他挤出些时间来。有了西门如烟的帮助,电子密码应该不在话下,而两人合力,当可以在尽快将五人催眠,得出答案来。

  如今就看双方谁更快了!

  楚墨开始还自以为天行那边是存着大家磨时间的心思,可是没想到天行竟然早就做了双重的准备。

  场比赛心狠的比试,成为了真正比试技艺的比试。

  楚墨心中疑惑的却是,这四个老头到底是谁。出了那个艾伦或许会是盗界中人,其他三人根本就没有那方面的气质,就仿佛是随意的三个老人。

  但是随便的三个老人,会有这样的实力吗?

  楚墨连忙收回视线来,不再看着光头,不再思索这些人到底是谁,现在实在不是个好时间思考这些的时候。

  这道机械锁,相当复杂,虽然只是道锁,可是楚墨却看了出来,这完全就是个量子锁芯。

  从两排弹珠处于同平面内到两排弹珠呈九十度角,极大地增加了技术性开启的难度,可谓是机械锁芯的个突破。

  这不同于美国研发的沙金机械锁,富有经验的解锁高手,可以凭借着指针的探测,以及手感对于细微的反应可以探测出来。

  这就像是老式的电话机拨盘,位数后会转回去,然后进行第二位拨盘,难度极大,几乎没有什么取巧的方式。

  楚墨暗疏了口气,这虽然很难,但是科技就是研发出来破解之前的科技的。楚墨带上了搞科技眼镜,反正之前的大卫·路易斯已经走人,楚墨相信也没有人可以看出来眼镜的非凡。

  可以说楚墨,这完全就是在作弊,但是任何事情不都是存在有作弊的可能吗!重点是破解出来,不敢黑猫白猫,抓住老鼠的就是好猫。

  而且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不取巧,简直就是傻瓜。合金门很厚,几乎完全隔绝了穿透,但是楚墨也需要完全看清楚里面的构造,能够减轻点难度就可以了。

  楚墨边拨动着按键,边用万能钥匙试探着内部锁芯。眼神看到的地方,省去了楚墨大量的没有必要的试探。

  时间点点地过去,终于楚墨眼睛亮,就听的卡塔声,楚墨知道他已经将机械锁解开了。只要其他几样系统密码解开,这道保险箱就彻底解开了。

  楚墨看时间,竟然已经是过了四十分钟了。楚墨看了眼西门如烟,后者手指还在键盘上飞速地操控着。

  西门如烟看了楚墨眼,道:“你先去吧,我最多还有五分钟。”

  人群中忽然声大叫,楚墨看去,却见那慈祥老头这边。光头五人都已经躺倒在了地上,个个都摆着十分舒坦的动作,就仿佛游淌在海洋中样。

  他们的脸上都是份份舒心无比,放松的表情,配着他们脸上的刀疤,看的着实有些诡异。

  楚墨都不禁佩服这老头了,绝对是催眠界的高手,将五个从刀山血海中挣扎出来的,意志绝对坚定无比的打手给催眠了。

  而且还是强制性催眠,不过才用了四十分钟,这份实力着实强悍。楚墨估计了下,若是这个老头想的话,他甚至让别人看上他眼,些意志不坚定的人就会被他催眠。

  光头五人已经完全受控于老头,十分配合地将他们所对应的密码系统说了出来。白发老头额头上也满是汗珠,这是他有史以来最艰难的次,但是他成功了。

  而且他知道,这次虽然成功了,但是下次,未必就能够再度成功。这次强制催眠,不仅仅是光头五人事后会受到定影响,需要好好疗养心神,才能够恢复之前的意志。

  便是他也需要好好休养,甚至因为年纪的问题,他的心神意志都要减弱数分。若非是这次天行公司这边出手五百美元,他实在是不愿意答应这么单生意。

  楚墨来到天行公司掌控五道系统的五人前,五人都是副傲然的样子。之前路依然,雷云几人的尝试,没有点作用,五人近乎是看笑话般地看着路依然他们的拙劣表演。

  楚墨在眼眶上按了下,开启催眠功能。和老头的催眠不同,楚墨这边几乎是强制性的,而且对于受者有着相对较大的伤害。

  至少半年之内不能够再费心,不然这些人就会感觉头痛欲裂,甚至大脑自我保护,发展出来个第二人格也说不定。

  这个法子太过霸道,虽然自从眼镜被制造成功后,楚墨却只施展过次。还是在俄罗斯,那次的对象实在是太过邪恶,楚墨才动用了强制催眠。

  后者反抗的很厉害,最后疯掉了。

  当然楚墨这次并不打算开启最大功率,那样的话,太过有伤天和。而且这些人比起上午和光头决斗的那些人,虽然同是退伍军人,但是楚墨眼就看出,这五人的军人气质几乎都要磨灭殆尽。

  不论是气势,还是意志,都比起上午的那些军人差的老远。也是上午他们是特意挑选出来的,而下午这些人却是拍着马屁出来表演的,质量自然天差地别。

  眼镜也是有功率的,超出了最大负荷,眼镜会损伤。这可是唯的件成品,是楚墨在家德国的军工厂里偷盗出来的。全世界只有这么只,若是坏了,楚墨都不知道去哪里修。

  楚墨眼神盯上了第个人,眼镜中道微弱的光芒闪烁,射进了第个男人的眼睛里。所幸现在是白天,而且太阳光线正好,眼镜发出的那点微光几乎微不可见。

  第个男人叫做黄伟,曾经是个军人,却是因为犯错,被驱逐出了军队。因为和张天行是老乡,加入到了天行安全公司。

  黄伟神情忽然变,他惊讶地发现,他只是眨眼,可是竟然就出现在了个神秘的空间里。

  忽然,黄伟发现他处在了条小巷子中,月色黑暗,个漂亮的女人在前方走着。而个男人在后面跟着,男人忽然回头了下,黄伟忽然发现这个男人竟然就是他。

  咦,这在不是十三年前吗?黄伟心中没来由地慌,整个人的思绪下子回到了十三年前,那也是这样的个小巷子,他喝多了酒,直青梅竹马的女朋友投入到而来个工地老板的怀抱中,就是因为人家有钱。

  喝多了有些发酒疯的他走在路上,发现了这个女人,就不知道为什么从背影看这女人好像他的女朋友。然后看到了女人和个肥胖的老男人亲吻,然后黄伟跟上了这个女人。

  在小巷子,黄伟将女人硬上了!后来黄伟才知道女人是个雏儿,她自杀了,而那个老男人的的确确是她的男朋友。

  而且人家根本就不是老男人,也不胖,但是在那夜,在黄伟的眼中,后者在他醉酒的眼中,变成了那个勾搭他女朋友的男人。

  被军队驱逐,进了监狱,再出来的时候,已经三十多岁,没有工作没有家庭,厌恶他自己,厌恶这个社会,他开始了混日子。

  多少次,黄伟都后悔,那夜他没有喝酒,那夜,他没有跟上那个女孩!他那夜毁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