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这可不是回答记者们问题的时候,在曲疆和安荦的护送下,林仙儿低着头就穿过了拥挤的人群,按照惯例,采访不到当事人,楚墨就成了大家关注的焦点。

  不得不说,在应付记者上面,确实是需要个类似于柳姐这样的经纪人的。圆滑而且有些彪悍,有的时候,对记者还真的就得像是轰苍蝇样给轰走,不然,他们的纠缠总是没完没了。

  楚墨应付了阵,找个借口落荒而逃,他的口才和幽默不成问题,关键是他没有能够像柳姐那样的彪悍和无耻。

  也许,记者们被赶走的时候,心中是无限愤怒的,可到了下回,看到林仙儿甚至是林仙儿身边的人的时候,还是要像苍蝇见血样扑上去,因为这就是他们的职业。

  到了核心的主会场,就没有记者们的马蚤扰了,这里是成功人士的地方,记者们很识趣,知道要是惹恼了某位大佬,句扰乱会场,不欢迎你来就能把你轰走。

  真正说起来,这些成功的人渣比记者更为可恶,他们可以仰仗着自己的身份,可以干着比流氓还要龌蹉的事情。

  有的大佬道貌岸然过来,跟林仙儿热切打着招呼,当然,这样的招呼是要握手的。而这些咸猪手,绝对不是出于礼貌,而是基于占便宜。

  说起话来,这些人渣基本上是滔滔不绝,而握着的手就会有很多的小动作,就像是揉着把玩般。

  林仙儿碰上这样的事情,总会无比厌烦,但出于礼节,还得陪着笑脸。

  更为可恨的是,这样的人不在少数,有的甚至直接说林仙儿小姐也是我的好朋友,也该我跟林仙儿小姐打个招呼了。

  就这样,个个人渣过来占便宜,让安荦有些恼火了。不过这事没太怎么出格,安荦纵然是恼火,也只能干瞪眼。

  最终,有个家伙实在是太过分了。个脑门铮亮,谢顶几乎是掉了三分之二的家伙跑到了林仙儿的面前,张开双臂,就要给林仙儿个熊抱。

  安荦看着这人过来,算计好位置,在他离着林仙儿还有米半的时候,猛然间踢出了腿。本身安荦的出腿速度奇快,就算是有人盯着也只是会觉得眼前花,更何况现在所有人的眼睛都盯在了林仙儿的脸上,谁也不会注意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这腿,安荦只是使了个巧劲,出腿的力量极轻,只不过踢到的位置很关键,正好是这人膝关节的侧方。这人就感觉腿上麻,本来是往前走,却啪下半跪在地下。

  林仙儿吓得往后退,这个人结结实实就像是先跪倒然后再来个五体投地样。

  “哈哈,孙老板这可真是有骑士风度啊,眼看着美女,就来个跪地效忠!”

  “是啊,孙老板真愿意玩这洋玩意,是不是这样的手段美女最喜欢,孙老板因此二泡到不少的红粉啊?”

  “还是孙老板有胆色,为了抱得美人归,连男儿膝下有黄金都不在乎了。”

  华夏人惯于围观,而且有了围观的文化,对于被围观的人的调侃,似乎已经成了约定俗成的东西,不管是普通人还是人渣,对此都乐此不疲。

  孙老板狼狈万分起来,看看周围,眼中浮现出了抹怨毒的神色,他恨恨看了林仙儿样,然后转身就冲出了人群。

  安荦也不想林仙儿再受这样的所谓社交折磨,赶紧护着林仙儿向主会场深处走去,在主办方的工作人员指引下,找了个偏僻的地方坐下了。

  会场并没有因为这段插曲而闹出什么波澜,很快,大家就把这件事情给遗忘了,人渣们在人群中穿梭,碰上认识的人赶紧打招呼,同时通过人渣朋友认识更多的人渣。

  组织这次慈善晚宴的是赵家,再加上帝王国际本身就是赵家的私人产业,赵家人自然是这场慈善晚宴的主人。

  眼看着到场的客人来得差不多了,赵家家主赵硕老爷子走上了主席台,作了讲话。

  在东海,谁都知道赵家是背景最为复杂的个大家,早年间,赵家就是东海中的霸,像那些地痞流氓,社会闲散人员,甚至是刑满释放人员,都被赵家所收拢任用。

  就是凭借着暴力,赵家才跻身东海四大家族之。官方对于这样的人,方面要保持距离,方面还要跟赵家合作,毕竟,像强拆这种见不得光的事情,还得赵家这样的人来完成,而且有事情这样的替罪羊上哪儿找去。

  赵硕看就是混过社会的人,别看已经六十出头了,但身子板跟个壮汉样,尤其是双眼睛,看就是不好惹的存在。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这位赵家家主,上到主席台,马上对东海的经济形势大发感慨,说什么在各级领导的关爱和大力支持下,东海取得了长足的发展,而赵家正是迎合着这样的发展势头,取得了优异的成绩。

  吃水不忘打井人,赵家为了回馈社会,所以才举办了这样规模巨大的慈善晚宴,希望在场的同道,全部要记住各级领导的关爱,记住广大人民群众的劳苦,对于有困难,需要帮助的人,社会上的名流,应该反哺整个社会。

  楚墨很少被感动,但却是被赵硕极具煽情的讲话给感动了。现在这个社会,真是当人渣都需要技术含量,人家个混社会的都这样努力,自己还有什么理由不努力呢?

  赵硕讲完,楚墨是玩命的鼓掌,看得安荦都用异样的眼光瞅着楚墨。

  “咳咳,楚墨,你不会是让赵硕的演讲给感动了吧?在我印象里,你不会这么肤浅吧?除了厚厚的钞票,真想不出来你还对什么能够付出真情实感。”安荦怎么看楚墨怎么不像是被充满正能量的话给感动的。

  楚墨瞥了眼安荦说道:“安荦,你还别小瞧人,我从赵硕的身上依稀仿佛看到了我的未来。我就应该是这样,背地里干着见不得人的事情,而在人前,人五人六,我的表演技能,实在是有待于提高啊。”

  第二百十六章闹事

  安荦噗呲声笑了,这种笑容,绝对不是那种出于礼貌或者是情绪宣泄的那种笑容,而是真心实意有感而发的笑容。

  楚墨看看安荦,忽然用种无比真诚的语气说道:“安荦,你真美,说真的,你要是总能发出这样的笑容,就这里这帮人渣,估计都得排着队约你。”

  安荦瞪眼睛说道:“别拿这个说事啊,我看你就挺人渣的,你想着约我么?”

  楚墨坏坏笑说道:“可千万别说这个啊,我可是个很传统的人,我直坚信,在男女纯洁的关系面前,应该是男人占据绝对的主动。咱们都知根知底的,我是没那个胆子,要是被个美女给硬上了,我简直就没法活了!”

  话音刚落,楚墨就感觉从脚上传来阵的剧痛。安荦脚踩上了楚墨的脚,楚墨深吸口气,才没有叫出来。

  楚墨为了避免安荦再下毒手,小心翼翼想要把脚抽出来,却发现安荦点也没有放过自己的意思,相反的,安荦的脚狠狠在楚墨的脚上扭了两下。

  “安荦,我错了行么?快,快松开,我,我快坚持不住了,千万不要用力啊。”楚墨连连求饶,只不过这声音有点太让人容易产生遐想了。

  安荦总算是松开了脚,楚墨很没风度把脚抽出来,拼了命在活动。

  就在这时,台上已经换人了,是当地地方的个领导,这个家伙真有范,而且很有水平,什么国内的,国际的,加上古代的近代的,现代的,以及着眼未来,足足有半个钟头长篇大论。

  众人心底里是无比反感这样的讲话的,可是每个人的脸上,都做出了倾听的表情,大概每个人的心里都在鄙视他,可谁也不敢表现出丁点的不快。

  终于,报告做完了,赵硕再次上台,很出人意料邀请林仙儿上台表态。

  林怜儿作为公众人物固然是有人气,但在这些富豪的眼里,不过是个戏子,甚至是可以付钱就能够随便搞的人。不光是林仙儿感到意外,就是在场的些富豪,也感到有些意外。

  难道是赵硕这个老家伙想要老驴吃嫩草?这是富豪通常追求女明星惯用的手段,有的时候,钱不好使,那就满足女人极大的虚荣心吧。

  楚墨也怔了下,不过,她还是带着安荦和林仙儿起走上了主席台。

  在公众场合发言,这是在计划内的,楚墨和林仙儿也早就商量好了。可是在往台上走的时候,楚墨分明看到了些家伙在人群中脸上露着幸灾乐祸的表情。

  楚墨凭借着敏锐的感觉,觉察到今晚的事情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也许赵家这么快就让林仙儿上来,是有着什么特殊的目的的。

  林仙儿上了主席台,对大家的厚爱表示了感谢,并且把自己的些有关于慈善的想法说了出来。

  然而,还没等林仙儿说完,就听见个油腔滑调的声音响起来:“我说赵伯伯,你这慈善晚宴是不是什么人都请啊?怎么连夜总会的坐台公主也往主席台上领啊?难道是赵伯伯看上了这个妮子,想要金屋藏娇啊?”

  众人闻听不由得愣,旋即爆发出了阵意味深长的笑声。

  赵硕脸色丝毫没有改变,对着说话那人说道:“李公子,这话可就是有些不对了。你们李家跟林仙儿有过节,这谁都知道,你想要在这里污蔑林仙儿,分明就是不给我们赵家面子。看在你老子的份上,我不跟你计较,不过,你要是再闹事的话,我只好请你出去了。”

  这话说得不卑不亢,看上去是很有涵养的样子,不过在楚墨听来,怎么好像是早就排演好的样啊。

  众人也看到了,说话的是李家的大公子李梁。李家的二公子李博因为林仙儿事件已经被有关部门给拘留了,李家这回使出了全身的解数也没有用了。

  这点,几乎是所有看报纸看电视上网的人都知道,大家都以为,这次李梁阴阳怪气说林仙儿,确实是因为有仇。

  赵硕的表现是很值得称道的,对李梁而言,赵硕是前辈,而且还有涉黑的背景,这样温和说话,是给了李梁和李家很大的面子了。

  李梁嘿嘿笑,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对赵硕说道:“赵伯伯,不是小侄不给你面子,而是不希望您被某些人给骗了。这个林仙儿是坐台公主,我可是有证据的,我只是不希望赵伯伯您好心做场慈善,却被这样肮脏的人给玷污了。”

  赵硕皱眉头说道:“李梁,你可要想清楚了,今晚在这里的,可都是东海有头有脸的人物,还有各级的领导,现在你息事宁人,还可以说是年轻人不懂事,大家也都能原谅你。你要是还坚持的话,拿不出有力的证据,那可就是诽谤污蔑了,到时候”

  还没等赵硕说完,李梁从怀里就掏出了叠照片,对着众人大声喊道:“大家都好好看看,台上的那个装纯的女人到底是个什么货色!这背景,这人,是不是我在胡说!”

  说着,李梁就把照片分给了周围的人。中热接过来照片看,无比发出了阵阵的惊呼声,而且看向台上的林仙儿,脸上露出了极为古怪的神情。

  赵硕从台上下来,拿过来照片看,眉头紧锁着拿着照片走到了林仙儿的面前。赵硕很有风度,把照片递给了林仙儿说道:“林仙儿小姐,请你解释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楚墨从赵硕的手里接过了照片,看上面的内容,不由得吃了惊,那上面是林仙儿和个男子正挤在个浴缸里洗澡的照片。

  照片上的男子,正是李梁,照片看不出有丝的嫁接的痕迹。

  李梁哈哈笑道:“诸位,大家现在知道这个女人是干什么的了吧?二百元包夜,谁都可以,就这样的货色出现在这样充满爱心的场合,大家难道不觉得是种羞辱么?”

  说完,李梁对台上的赵硕说道:“赵伯伯,现在您知道我不是无理取闹了吧?您可是想着要做慈善的,现在有这样的女人在这里,难道您就不怕外人说些什么么?”

  安荦把抢过了照片,扫了眼,抢在赵硕说话之前说道:“这照片是真的,但上面的人物,却不是林仙儿小姐。”

  说着,安荦给下面的曲疆做了个不易察觉的手势,曲疆马上从座位上悄悄离开了。

  “什么?这照片上的人不是林仙儿?”李梁对众人做了个难以置信的神色说道:“大家可都看到了,对比下林仙儿,有谁能说照片里的人不是林仙儿呢?”

  众人时间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安荦淡淡笑道:“大家可能都在各种渠道上知道了,我的当事人有个姐姐,跟我的当事人几乎是有着模样的相貌,上次网络上出现的袭警案的主角,就是这个人。如果大家仔细看的话,应该能够看到些分别。”

  说着,安荦指给赵硕看:“赵先生,您看,照片上的人脸型比我的当事人脸型要窄,而且你看你睫毛,我的当事人是从来不戴假睫毛的,而这个人却是戴着。还有,你看下脖颈比例,跟我的当事人差得太远了。大家都好好看看,仔细看看应该会发现不同的。”

  “胡说,这明明就是林仙儿,我可是花了二百块钱啊。我这还有录音,大家想不想听听啊?”

  众人虽说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可在这样的情况下,反正是法不责众,就都跟着哄闹起来。

  安荦面色沉说道:“你可要小心了,我已经报警了,如果你还敢胡闹的话,等待你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李梁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容:“收起你那套吧,报警?哈哈,我现在是拿着确凿的证据在说话,即便是警察来了又能怎么样?警察办案可是要讲究证据的,大家的眼睛都是雪亮的,你替林仙儿开脱,靠警察是没用的。还是好好恪守职业道德,晚两百好好陪陪大爷吧。”

  众人哄堂大笑,然而,就在大家想要看事情究竟会怎么发展的时候,队警察闯了进来。

  赵硕的脸色不由得变,因为在这里可有不少的地方官员,有的就是负责当地治安的实权派人物,般来说,警察即使是查到这里,没有自己的允诺,门口的保安就可以把警察拦住。

  可现在,警察竟然闯进来了,说明根本就没吊自己的保安。想到这里,赵硕看了台下人眼。

  这个人马上就明白是怎么回事,马上站起身,走到警察的面前说道:“原来是老吴啊,你们怎么到这里了?”

  老吴马上对这人敬礼道:“刘局,是这样的,接到报案,战书记马上指示我们刑警立刻进行侦查,在公开场合攻击公众人物,这影响太坏了,战书记指示定要彻查,要给公众个事实真相。”

  第二百十七章来头

  听说是战书记直接下的命令,刘局也有些踌躇了,赵硕看这个情景,马上过来陪着笑脸说道:“各位警察同志辛苦了,这里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大事,都是闹的小笑话,是不是啊?”

  说着,赵硕看了眼刘局。刘局皱了下眉头说道:“其实也就是公子哥胡闹,拿些照片说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赵硕赶紧陪着笑脸说道:“是啊,吴警官,小辈不知道天高地厚,说了些狂话,我马上好好教训下,今晚毕竟是大型宴会,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我的脸上无光倒是小事,影响到整个东海的形象,那可就不好了。”

  吴警官淡淡笑说道:“这个,恐怕是谁说的也不好使了,战书记下了严令,我们东海最近发生的事情表明,就是些人法制观念淡薄,总认为自己有后台有靠山,就可以什么话都说,什么事都敢干。如果不以雷霆手段震慑的话,东海的舆论环境怎么能好的起来?”

  刘局可是深谙官场之道的老手,听这话就不对了,吴警官的级别比自己可是小多了,敢这么说话,那定是上面下了死命令了。

  这只有可能是两个原因造成的,个就是影响太恶劣了,上级不惜切代价严打,杀鸡骇猴。在个可能,那就是当事人的背景根子太深了,才能够调动战书记这样的人出来做事。

  要是因为前者的原因,那还好说,等风头过再找人摆平就行了。可万要是后者,能够搬得动战书记的人,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

  刘局看赵硕还想着说话,就赶紧压赵硕的手,对吴警官说道:“老吴,战书记的指示非常及时到位,现在东海确实是有那么些人,敢于蔑视法律,肆意进行人身攻击和道德攻击,对于这样的人,我们要从严从中出手打击,我就不干涉你的公务了。”

  说着,刘局轻轻捏了下赵硕,马上就转身朝外走去。

  赵硕心领神会,找个借口跟着刘局出来,到了个僻静的地方,刘局十分紧张对赵硕说道:“赵老板,这件事情你有没有参与?如果参与了,你都干了些什么,赶紧跟我说。”

  这个问题,让赵硕顿时心头凛,对于混社会的人来说,无论跟对方的关系有多铁,只要是官方的人,就不能跟对方说实话,这可是铁律般的事情。

  不过看刘局的神色非常紧张,赵硕时间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半晌,赵硕问道:“刘局,这件事情很棘手么?”

  刘局看赵硕还想着推诿,顿时怒道:“你特么的说棘手不棘手?”刚说到这儿,刘局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太大了,看看四周,压低声音道:“老吴是分管重案的警官,般来说没有恶劣的案件是不会亲自出马的,你说严重不严重?”

  赵硕听顿时头大了,像他这样的社会涉黑人员,最怕的就是让官方给盯住了,要是只有烂命条的时候,你还可以拼命,可现在攒下了这么大的家业,家族那么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