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人乘坐电梯,黑人站在最内侧,多尔的保镖把多尔围在了中间位置,黑人也不说话,到达顶楼,先走了出去,做了个手势,道:“这边请。”

  很快,行人到达门口印有总会议室的字样的房间,黑人上前敲了敲门,打开门。

  股浓厚的烟味扑面而来,多尔眉头皱,咳嗽了两声,会议桌满满的都是人,十来个的样子,翘着腿的,腿放在桌子上的都有,他们都穿着西服,皮鞋,很别扭的样子。

  “你们等着吧。”黑人对多尔的保镖道。

  多尔知道里面的人都是分公司的高层,但人数太多,他的秘书跟在了他的身后。

  “啪啪啪!”在最左侧总经理位置旁边的个男人拍了拍巴掌,他站起了身子,“来来,都安静点,多尔先生到了。”

  大家转头看着面前的多尔,倒是停止了说话声,但没有动身,有些人还是将脚放在会议桌上。

  多尔紧咬牙齿,往里面走,他有些奇怪,总经理位置的座位是背靠着他的,像是有人,但椅子比较大,看不清楚。

  刚刚迈出步子,个白人的椅子往后退,堵在了多尔的面前。

  “请你让让。”皱着眉头的多尔沉声道。

  白人的腿放在桌子上,正好堵在走人的过道,他的头侧,耸耸肩膀。

  深吸口气,多尔脚踢在了带着滑轮的座椅上,椅子直接翻了过来。

  白人下子摔倒在地面,啊的声,站起身子,直接与多尔面对面,两人的胸膛对着胸膛。

  多尔有米八五的个头,对方只有米七多的身高,气势完全被压制。

  “够了!”在总经理位置旁边的个大胡子站起了身子,这个人和多尔差不多高。

  多尔样就认出了这个家伙,名叫奥拉,是德赛的头号心腹,这些人故意为难他,肯定就是受到了他的指使。

  果然,奥拉声令下,挡在多尔面前的白人退了回去,多尔继续向前走着,他的眼神也在注意着那总经理的位置,按照常理来说,不应该有人,因为奥拉坐在了边缘的位置。

  奥拉没有让多尔停下脚步,目光放在他的身上,随着他的步伐移动。

  终于,多尔走到了奥拉的身边,也发现背对着他的座椅那里确实有人。

  不过,奥拉站起了身子。

  两人四目相对,多尔眉头紧皱:“是谁?”

  奥拉还没有说话,从那里就传出了声音:“坐下,奥拉!”

  多尔感觉声音有些熟悉,但他想不起来是谁说的话。

  随着椅子慢慢的转动,奥拉坐下了身子,多尔的眼睛微微地张大,连同他的嘴巴也张开了。

  “不,不可能”多尔立即摇头。

  没等多尔还想做什么,在对方的手里赫然出现了把枪,他甚至都没有看清对方的模样,砰!

  奥拉的头部中弹,瞬间倒在了地面,鲜红留在了他的额头,在他的身后,人们暴起,抓住了他的秘书,很快秘书就被击倒在了地面,惨叫声不停地传出。

  外面也是样,黑人大汉手里突然出现的手枪让人淬不及防,很快就结束了战斗。

  在多尔的身前有个人走过,奥拉看着走出去男人的背影,对着身边的人道:“先收拾下会议室,然后把这个多尔留着,先别着急扔掉,我还有些用处。”

  “是!”奥拉的手下立即开始活动。

  当天晚上,哈伦在别墅里,卡西拿到了份快递,是个正方形的盒子,卡西打开盒子的时候,身子颤,猛的往后退了步。

  哈伦站起了身子,立即道:“怎么回事?”

  “哈伦,这”卡西还是没有说出话来。

  第三百零四章送死

  那盒子里的面的东西正是多尔的人头!

  哈伦拳打在了盒子边的桌子上,桌子发出剧烈的颤抖,他攥紧的拳头也在颤抖着。

  “怎么会这样?”卡西十分不解,德赛已经死亡,按照道理来讲利亚的人应该服从,但出了这样的事情。

  卡西又批了烟盒子里面,发现里面有张纸条,拿了出来,递给了哈伦。

  哈伦接过纸条,看了看,眉头紧皱,巴掌把纸条拍在了桌面上,直接回到座位上,并说:“让人把东西拿走!”

  通过对讲机,卡西先叫人过来处理东西,趁着这个时间,他看了看纸条上的内容。

  “尊敬的哈伦先生,请原谅我的做法,这只是您的第个礼物,不管谁来到利亚,我都会送回去,当然如果你想来,更好,那就省去了我的麻烦,我奥拉代表利亚分公司,正式脱离呼伦安保!”

  卡西手持信纸,揉成了团,直接仍在了垃圾桶里。

  “哈伦,让我带队,定拿下他!”卡西张口就道。

  哈伦紧皱眉头,沉声道:“你想什么呢,拿着枪去给他们硬拼,在利亚又不是在别的地方,你还嫌现在的事情不够多吗?”

  看着脸通红的哈伦,卡西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虽然有些冲动,但这是最好的办法,以前解决外面的敌人都是以绝对的实力压下去。

  卡西低着头,哈伦深吸口气,让心情平静,他说:“这样吧,你让人给奥拉消息,就说我会见他,让他来圣堡罗签署协议,我会让他重新回到呼伦安保旗下。”

  卡西没想到的是哈伦竟然选择低头了,他没有动身。

  “怎么了?”哈伦厉声道。

  卡西看着哈伦,心里很担心,奥拉既然明摆着做了事情,就不会重新回到呼伦安保,恐怕是铁了心想给哈伦做对。

  哈伦考虑到了这些,但他得先这样做,摆摆手让卡西出去。

  刚刚转头的卡西还没开门,哈伦又道:“回来。”

  卡西走到哈伦的身边,在他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眉头越皱越紧的卡西盯着哈伦,面色十分难看。

  “我们没有别的办法,如果他能够完成,我们可以绝对的相信他。”哈伦停顿下,眼神犀利,“我们只能放手搏!”

  随后,卡西到了楚墨的房间,向他说明了哈伦的意思。

  “哈伦派了公司的个副总过去,结果被奥拉杀了,头都送了回来,如果你去恐怕是凶多吉少。”卡西看重楚墨,他不想让楚墨冒这么大的风险。

  楚墨听到卡西说出哈伦的意思,很失望,但这个任务他不得不做,这是定的。

  边摇头边笑的楚墨感觉相当无奈,两人在房间上面,故意避开了安荦。

  “恩,他给了我什么资源支持?”楚墨好奇地询问。

  卡西听,连忙道:“你不会真的想去吧,我告诉你了,这次过去你必死无疑。”

  他所说的楚墨哪里不清楚,德赛还是被楚墨干掉呢。

  还是那句话,楚墨没的选择,不过有点,他很怀疑,那就是德赛的生死,当时他开枪打德赛的时候是很注意的,故意没有下死手。

  虽然说是德赛死了,那个叫做奥拉的人声称要为德赛报仇,但德赛活着的时候都没敢反哈伦,现在德赛死了,奥拉就敢反?

  “这个奥拉是什么情况?”楚墨询问道,他得先知道这个人的底子。

  卡西想了想,说:“奥拉是德赛的心腹,在德赛的身边就和我在哈伦的身边差不多。”

  “是这样啊。”楚墨陷入沉思,卡西就是哈伦的左膀右臂,有定的能力,那这个奥拉肯定不是什么闲杂人等。

  这样说是不假,楚墨不认为奥拉能够支撑起利亚那边的分公司,公然对抗哈伦简直是天方夜谭,就算德赛再信任奥拉也不可能把全部的资源都交给他。

  哈伦迟迟不对德赛动手,就是因为德赛在利亚与些大人物的关系很好,他们其中牵着很多利益,德赛和他的父亲罗那死,这些大人物肯定会重新选择盟友,但奥拉不是个合适的盟友,哈伦才是。

  “楚墨?”见他不说话,卡西着急了。

  楚墨深吸口气:“我是最合适的人选了。”

  其实楚墨说的点没错,卡西正是清楚这点才无法反驳哈伦,时半会他们无法与楚墨做生意,而且还需要很长很长的段时间,而且楚墨选择留在巴国,更像是来巴国这里避难的,不是来做生意的。

  “如果你想离开”

  楚墨立即道:“我不能离开巴国,现在华夏对我来说相当危险。”

  这么说,楚墨也是无奈之举,从那天晚上他没有立即开枪打死罗那和德赛,哈伦又长时间不见他,就说明哈伦已经对他产生了些怀疑,这几天楚墨和安荦也思考了这个问题,他们必须想个办法。

  唯的办法就是让哈伦相信,楚墨和安荦无家可归。

  “我必须要完成哈伦先生的任务,因为我需要他的信任和庇护,我和安荦的处境越来越糟,国内有消息传出官方的人正在调查我,旦回去可能会面临被抓捕。”楚墨认真地说。

  卡西陷入了难题,要是这么说那楚墨当真没有选择,看来这件事情必须由他来做。

  “资源的哈,我会多给你几个人保护你的安全。”卡西顿了顿继续道,“至于安荦她得留在这里。”

  楚墨干笑声:“哈伦先生还是很难相信我。”

  卡西的脸色有些难看,他不太清楚为什么哈伦要这样做,楚墨打死了德赛,奥拉见到楚墨肯定要动手,就算不杀死楚墨也不会让楚墨好过,安荦的身手很好,甚至要比楚墨还要厉害,安荦在楚墨的身边才能更好的完成任务。

  “人就不用了,我自己过去。”楚墨沉声道。

  越是听楚墨说话,卡西就越感觉过意不去,楚墨的态度很坚决,会去利亚找奥拉,但卡西知道这是去送死。

  “这样,你和我起去见哈伦。”卡西直接站起了身子。

  楚墨本想劝解卡西,但他的态度十分坚决,而且就算找到哈伦也不可能会让他改变心意,这可以说是没有用处的。

  两人来到哈伦的书房,哈伦正在打着电话,脸色冷峻。

  等哈伦打完了电话,卡西没等他先说话,张口就道:“哈伦,你不能让楚墨去送死!”

  “卡西!”哈伦直接站起了身子,伸手指着卡西,很生气地样子。

  卡西继续道:“楚墨来巴国的时候就见到了我,可以说是我领着他来的,在巴萨包围我们的时候又救下了我的命,还帮助我杀死了巴萨,就因为楚墨迟疑了下,你就让他送死,这不行!”

  哈伦的拳头已经攥紧,脸通红,他深吸口气,直接喊道:“来人!”

  门瞬间打开,哈伦直接道:“把卡西给我带下去关着,没有我的命令不准放他走,谁也不能见他!”

  卡西没有挣扎,任由哈伦的手下动手,他没有办法反抗,用力对楚墨摇头。

  门关闭,哈伦走出了办公桌内,他伸手示意楚墨去沙发坐下,两人坐下,哈伦递给了楚墨根烟。

  哈伦抽烟,楚墨并没有抽,他把烟放在桌面上,对方又不说话,他站起了身子,坚定地道:“哈伦先生,我会去利亚找奥拉的。”

  “我”哈伦叹了口气,“你先坐下。”

  哈伦想了想,才说:“卡西的话你也听见了,我不知道你怎么想,你能够这么说我也很欣慰,但我真的是没有办法,必须要有人去利亚。”

  说着说着,哈伦紧咬牙齿,他的眼睛都红了,嘴里才说出话来:“我派了多尔去利亚接收利亚分公司,本以为可以成功,但没有想到去的人个都没有逃出来,和伦斯死,那边的关系很难联系上,那些东西都掌握在了老爷子手里。”

  楚墨点头,道:“您需要有个人去利亚,了解情况,弄清楚奥拉有什么依仗能够反你。”

  说到这里,哈伦也很无奈:“卡西的身手不错,但做这些事情他还差些,但你不同,有经验,洞察能力强,而且还有好的身手,所以我想你是可以平安归来的。”

  哈伦现在要面对的问题很多,他必须拿掉奥拉或者让奥拉臣服,旦奥拉占了上风,那其它地方的些也会像是奥拉样,分别都反了哈伦,尽管在哈伦的手里有份合同,但是哈伦现在也不见得有多么安全。

  这时,卡西的手机不停地响着,哈伦眉头微微皱着,上面是个陌生号码,他拿起看了看,挂断,刚要对楚墨说话,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哈伦接了电话,怒声道:“有什么事,卡西不再!”

  “是老板吗?我是”

  接下来的话楚墨就没有听见了,他发现哈伦的眉头越皱越紧,最终放下了手机,他直接喊道:“来人,让卡西过来见我。”

  楚墨待在边也不说话,总是感觉有大事情要发生。

  没多久,卡西就被带到了哈伦和楚墨的面前。

  盯着卡西,哈伦道:“里约遇到了大麻烦,你的人被伙不明份子打伤了半数,还死了两个,现在正在医院里等着你送钱呢。”

  “什么?”卡西瞪大了眼睛。

  楚墨没有说话,但心里已经有了想法,现在里约出事,绝对是奥拉的人在捣鬼,里约的生意非常重要,不过卡西刚刚平定了巴萨,情况暂时还不稳定,如果这个时候去抢夺市场,把卡西的人赶出里约,绝对是可以的。

  估计奥拉那边也没有别的办法,他们知道卡西对哈伦绝对忠诚,圣堡罗又动不了,所以里约就是最好的选择。

  里约算是巴国最乱的城市,呼伦在明面上的店铺就有不下五家,加上暗地里大批量的生意又有很多,不明来历的人已经砸了三家店铺。

  “不管砸店的是什么人,奥拉也好,其他人也好,我们必须揪出这些人,也必须打败他们,让他们知道谁才是老大。”哈伦脸气愤。

  卡西立即道:“我马上过去,定去抓住他们!”

  哈伦让手下去安排,卡西带人离开圣堡罗去里约。

  传下命令下去后,哈伦把眼神放在了楚墨身上。

  第三百零五章重启

  楚墨没有着急说话,就现在的情况来看,攻击里约那边的人八成是奥拉派来的。

  “看来奥拉要铁了心跟我对着干了,现在你还是先留在这里,这里需要你。”哈伦沉声道。

  楚墨想了想:“哈伦先生,这些天我在这里待的很痛苦,希望您能让我做些事情。”

  哈伦点头,正如他说的样,现在不单单需要楚墨还需要更多的人手,他决定重新启用楚墨。

  “这样,你去找个人,她的名字叫做丽丽西,我会派人把你送去的,我会提前告诉她你的来历。”哈伦略显沉重。

  楚墨有些不明所以,听哈伦的意思好像比较重要,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

  哈伦安排了司机,去找这个叫做丽丽西的女人。

  很快,楚墨和司机来到了家没有牌子的地方,从外面看起来像是家酒吧的样子。

  “楚先生,会您不要说话。”司机进门前客气地道。

  楚墨点点头,也不知道面前的司机在搞什么,伸手摸了摸腰间的手枪,万事都要小心。

  酒吧不大,在柜台的方向有个白花花胡子的老头,老头瞥了眼楚墨和司机:“两位,现在还没有开门。”

  “杯酒不加冰。”司机面无表情。

  老头眉头微皱:“现在还没有开门。”

  楚墨在边等待,心里寻思这到底是搞什么鬼?

  “杯酒不加冰。”司机继续说道。

  老头似乎无可奈何,提高了音量:“你要什么酒?”

  “杯酒不加冰!”司机再次重复道。

  楚墨刚想骂人,想说司机尼玛是傻吗?

  但是老头的表情严肃了起来:“这边请。”

  这时候,楚墨才明白恐怕这就是暗号了。

  司机转头看了看楚墨:“楚先生,还是您自己过去吧,我在外面等您。”

  楚墨答应声,看着老头推动了个酒柜子,在酒柜子后面有个暗门,门打开,里面片黑暗,老头在前面又来了个门,楚墨听到了里面传出了嬉闹声音,门打开的时候他看到了光亮。

  老头走开,楚墨走了进去,他看到里面的装修很好,中间位置大大的水晶吊灯,偏暖的灯光,周围有台球桌子还有些像是赌场里面的东西,这不就是个秘密的赌场吗?

  楚墨的到来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人们纷纷看着他,里面的人们打扮都很怪异,男人身边的女人们穿着都很暴漏。

  这里并不大,也就二百平方的样子,楚墨也没有发现有什么暗门之类的,倒是看到角落处有个穿着旗袍的女人,对方是侧着身子的,侧脸不错,装束很浓重。

  楚墨径直走上前去,来到女人的面前,对方抬起了头,他才发现女人看起来年纪略大,但很有韵味:“你好,丽丽西女士。”

  “楚墨?”丽丽西看着身来的手,两人相握在起。

  握住丽丽西的手,感觉到很凉,很凉,有些不正常,他坐下身子,才说:“哈伦先生让我”

  “恩,我知道。”丽丽西的红唇张开。

  楚墨本想说其它的话,丽丽西站起了身子,旗袍侧打开,露出了大腿,很白。

  丽丽西看着面前的人,拍拍手,大声道:“来来来,哈伦先生派来了楚墨,楚先生来接替老头子的职务!”

  “嘘”

  嘘声四起,个头发中间有到白毛的男人还冲楚墨竖起了中指。

  丽丽西的脸上依然平静,她转过身对着楚墨说:“这就是全部的人了,这两天老头子死了,也没有任务,倒是大家还留在这里,反正都是些被通缉的人,这里比较安全。”

  楚墨微微点头,本来他不清楚这里的状况,听丽丽西的话,是哈伦让他过来接手和伦斯的职务了,这是好事,只是面前的事情很难对付。

  不难看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