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1/2)

加入书签

  闲言少叙,一直到酉时末,才总算把饭菜送到了各人手中。热气腾腾喷着香味儿的饭菜让那些人迫不及待的用手抓着就吃起来。亲自送饭的谢西风皱了下眉头,却没说什么,很多事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变的,反正自己在这里有的是时间,完全可以慢慢教她们改变。

  转身刚走出去,忽然听见旁边房间一片吵骂声,她连忙抽身而回,只见茉莉和芍药已经在这房间里了,两人分别拉着两个中年妇人,其中一个哭叫着道:“给我饭吃给我饭吃,我要吃饭,我不给,谁也不给。”说完拼命的往地上爬。另一个则跳着脚骂道:“呸,什么东西?不过是以前给我洗脚的女,现在给你要一碗饭吃,就不给,以前你敢这么对我吗?忘恩负义的东西……”

  “怎么回事?”谢西风皱了皱眉头,看向茉莉芍药,芍药无奈道:“这是先帝时的吉嫔和淑贵人。原本淑贵人是吉嫔里伺候的女,后来先帝看上了她,封作贵人,谁知她们俩竟然后来都到了冷,淑贵人一直都很怕吉嫔的,不知道今天怎么竟敢违逆她的命令,大概是很久没有吃过这样热乎好吃的饭菜了。”

  谢西风看了一眼那还在跳脚的吉嫔,忽然大喝一声道:“住口,再敢多说就掌嘴。”一句话唬的那吉嫔果然不说话了,只是眼神躲躲闪闪的看着谢西风,带着一丝怨恨之色。

  谢西风问芍药道:“没给她饭吃吗?”听见说给了,便皱眉问吉嫔道:“既然给了,为什么还要抢别人的?”

  吉嫔看了看西风,低下头去,喃喃道:“吃光了。”

  谢西风真是不知道该怎么理解这些失宠的人,抚了抚额头:“吃光了可以再要,为什么要抢别人的?”话音刚落,那吉嫔就猛的抬起头来,失声道:“还……还可以再要……会……会给吗?我……我怕挨打……”

  谢西风看着她那恐惧中带着惊喜的矛盾眼神,忽然间就觉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中似乎有些酸涩,虽然她觉得自己没必要同情这些昔日高高在上的女人,但是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总是觉得心有戚戚。叹了口气道:“会给,想吃多少都会给,只是不要撑着了。”说完声音转厉,冷森森道:“但是如果日后让我知道你再欺负她,不但不给你吃饭,我还要狠狠的揍你。”从下午和这些女们的谈话中了解到,这些拔了毛的凤凰在这冷中没有任何地位可言,任何一个女太监都可以拿她们开刀。但是这其中有很多神志不清的,有时候子上来也是又打又骂甚至自杀,而且还有许多令人毛骨悚然的举动,所以每一任典正到最后都是心力交瘁,要么死要么跟着这些女人一起发疯。

  当下吉嫔诺诺点头,那些把头探出来观望情况的人们更是对西风畏惧有加,忙都把头缩回去继续吃自己的饭。这里西风无奈的对芍药道:“再给淑贵人盛一碗饭菜来。”待到饭菜拿过来,她亲自放到那淑贵人手中,微笑道:“好好儿的吃吧,不会再有人抢了。”说完,却见那淑贵人两手捧着饭碗,目光呆滞的看着她,好半晌,那双眼睛里便积聚了一汪泪水,然后顺着眼角慢慢流下来。在这一刻,她的眼睛里忽然添了一点神采,依稀现出当年那令先帝一见倾心的动人神韵。

  谢西风只觉口堵得有些难受,一低头,泪珠便“啪嗒”一声落到地上。她连忙伸手擦去,却见那淑贵人慌忙拿袖子来给她擦,一边喃喃念着:“不哭不哭,阿妈说过,苦日子总会到头的,不哭哈……”

  “好,不哭,我不哭,你也不哭。我们要相信阿妈的话,苦日子总会到头的,阿妈从来不说谎的,是不是?好好儿的吃饭,然后好好睡觉,啊!”谢西风也拿出帕子替那淑贵人拭去眼泪,见她咧嘴笑了,她便也回以一个微笑,然后起身走出门去。

  身后传来芍药和茉莉的啜泣声,谢西风便停了脚步,回头看着她们笑道:“你们两个没出息,我是今儿头一次到了这个地方儿,没有个心理准备,所以这情绪控制不住。你们都在这里呆了一年多,怎么也跟着我哭起来?我要是呆了这么长时间,早就变的铁石心肠了,别说掉眼泪,这眼睛都不带发红的。”

  芍药一边擦着眼泪,一边抽噎道:“实在是从没看到过今儿这情况,我在这里呆了快两年,跟过两任典正,从来都把她们当畜生瘟神似的,我们也就跟着厌弃她们。慢慢儿的这心都冷了硬了,实在从没想过,她们也是人,是比我们还要可怜的女人。今儿看见姐姐流泪,不知怎么的心里就发酸,更是觉得羞愧无地,所以忍不住也哭了起来。”

  茉莉也叹气道:“不但姐姐是这样对待她们的第一人,她们对着你流出的这个模样我也是头一次看见的。唉,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就是觉着眼眶发热,就掉眼泪了。”

  谢西风笑道:“日后会慢慢好起来的,到时候大家都不用哭了。好了,我们在这里耽搁的时间不少,小墩子他们大概都发放完了呢,咱们也赶紧回去,别剩下的饭菜都让他们吃光了,到时候连汤也剩不下一口,才有你们哭得呢。”说完转身离去,茉莉芍药也赶紧跟上。

  吃完晚饭,香桃和海棠柠檬青萍等收拾了杯盘,小墩子从怀中取出一张银票并八个十两重元宝和几串铜钱,对谢西风道:“西风姐,今天出把您那镯子当了二百两,其中一百两买了下午那些东西后,还剩下八十二两银子和十九串钱,说起来这些吃食也花不了多少钱,我干爹是负责内采买的,只是我平日里没东西孝敬他,所以他也不把我看在眼里。今儿我做主,把那二两银子与了他,日后咱们缺什么,我和他说一声,便可以跟着他的人上街采办去。”

  谢西风点头道:“合该如此,二两银子有点儿少了,咱们日后要依靠他老人家的地方多着呢。这样,你明儿上街,挑他喜欢的东西买几样,备一份厚礼送过去。”说完将数出十串钱堆在桌子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