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1/2)

加入书签

  眼看着就到了腊月二十五,还有三五天就过年了。谢西风缠住了柳明枫,非要他写上一百七十几副对子,要把这冷的房间全都贴上对联。柳明枫已经写了几天,如今还差个三十来副就能完成,估着有今天一天也就足够了。

  饱蘸墨汁笔走龙蛇,顷刻间又完成了一幅。屋子里却十分的安静,抬头一看,谢西风正抱膝坐在榻上对着窗外出神。他不禁摇了摇头,失笑道:“你这丫头这两天怎么了?魂不守舍的。莫非是看见了哪个俊俏侍卫,所以动了心?”若是往常,这样为老不尊的话他可说不出来。但是西风从来都是大大咧咧的,他把对方当自己的女儿一般,现在父亲关心一下女儿,似乎也没什么不妥。

  “必得是侍卫?就不能是别人?”谢西风也不觉得这话由柳明枫来说有什么不对,因此转过头来,她现在在冷中,天高皇帝远谁也管不着,所以恢复了现代习气,在自己绝对信任的人面前便是有什么说什么,丝毫没有古代女孩子谈论这种事情的欲语还休。

  这一下柳明枫的眉头是真的皱起来了,放下笔来到榻上,和谢西风隔着小炕桌对面而坐,细长眉头紧紧锁着,慢慢道:“若不是侍卫,这里就只剩太监。侍卫必然是皇上才能带进来,你大概也见不着。难道……傻丫头,你可想明白了,太监……甚至已经不能算是男人,你……你正值青春年少,又是如此美貌聪明……”

  谢西风把头一扬,凛然道:“青春年少美貌聪明又如何?还不是要在中呆一辈子。先生,我今年都十九岁了,就算能够出,也是三十左右,还能找着什么好人家?更何况什么好人家在我眼里也比不上他。虽然他胆子有些小,可是他肯钻研肯吃苦,他做的那个雕你看到了吧?若不是十分认真用心,能做的那般美?所以我宁愿呆在里,和他对食。”

  这一番大胆的言论说出来,只把柳明枫惊的目瞪口呆,好半晌也没说出话来,然后才跌足道:“你……你这孩子,真是年纪轻轻容易冲动,我……我真想不到……”

  “真想不到我竟然能对一个太监动情,是吗?”谢西风却是笑了,下了塌亲自给柳明枫倒了一壶茶,轻声道:“先生,你知道我是一个极有主意的人,从不会冲动的。这件事我都仔细想过很久了,我……我是真的喜欢他,,而且……就算现在让我出,能有别的好人家供我选择,我也不要,我就认准了他。可能先生一生命运多舛,不相信有心比金坚的男女之爱,觉着那些不过是文人们的想象溢美之词。但是我相信,先生,我真的就是认定他了,你……你会支持我吗?”

  谢西风当然相信,又不是这一世里少女怀春才生出的冲动,还有上一世里的十几年给自己作证呢。那么废柴的一个方光明,自己还爱到了心尖儿上,何况这一世的小丸子比他温柔体贴一百倍,勤恳诚实一千倍,认真用心做事上更是能落下方光明十个太平洋。让她怎么能不爱?她甚至认为这就是上天对自己不幸入所做的最好补偿了。

  柳明枫见谢西风有些紧张的看着自己,便不由得摇头笑道:“你这丫头,拿定了主意的事情,就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这时候又来问我做什么?难道我不支持你,你就和那小太监一刀两断?怕是不能吧?既如此,我何苦做那坏人打鸳鸯,日后还遭你们怨恨。也罢,你是个聪明人,且勿被表象所迷,那人已经是个太监,除了长相外,还必须人品好,又努力上进勤恳诚实,才能堪堪配得上你。你可别聪明一世,临了还被一个太监给花言巧语瞒骗了。“

  “他敢,他敢骗我,我就揍他。”谢西风河东悍妇风范尽显,让可怜的柳先生当场就被呛得咳嗽了起来。她这才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一回身又坐回榻上,嘿嘿笑道:“先生还有几十幅字没完成呢,快点儿快点儿,今天二十五,我让小墩子去外面买豆腐了,今儿中午咱们吃豆腐烧,我亲自下厨做先生的那一份儿。”

  柳明枫笑道:“这可是你说的。”说完便又埋头下去继续写对联,心中对午饭也有了点儿期待,谢西风厨艺很好,原本刚开始是不怎么样的,跟着茉莉学了些日子,倒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不过除了柳明枫外,到现在也没有人有口福吃上她亲自做的饭菜而已。

  “过年了。上次你做的那个什么油蛋糕,不如再做一点吧。”柳明枫终于写完对联,看着一屋子的红纸黑字,心中也觉成就感十足,若不趁此机会讨要些福利,那真是傻了。他至今对自己生日时谢西风拿上来的那个油蛋糕念念不忘,却又不知对方是怎么做的,他嗜吃点心,先前跟着先帝做臣子,还受宠那会儿,御膳房的极品点心也吃了不少,却都没有吃过那么甜香可口的糕点,可惜据谢西风说,那个东西制作起来太复杂了,所以再没做过。

  “行,先生喜欢吃,趁着过年就再弄一回。上次小丸子也说好吃,偏偏给皇上的那一份里没有油,不过我觉着以小丸子那个死心眼儿,八成是把油那份给皇上了,只要他看到两个盒子的区别的话。”小丸子是她对江晚的爱称,不过江晚到现在也不知道心上人把自己的“晚”字给换成了“丸”字,堂堂的九五之尊都变成丸了。

  “皇上也喜欢吃甜食点心,他要是吃了那个,定然也会喜欢,他是皇帝,喜欢吃的东西自然要让人做给他吃,我只奇怪为什么竟没了动静。所以我猜度着要么是把这事儿交给御厨房了,要么就是你那小丸子也知道皇帝情,见到这新鲜东西向所未见,生怕皇上要爱吃的话,会劳累到你,所以索都没给皇帝。”

  “是吗?先生觉得他真能如此体贴?嘿嘿,那敢情好。”谢西风笑的见牙不见眼,只把柳明枫弄的哭笑不得,指着她道:“别人都是想借着机会接近皇帝而不得,你倒是看得开。且这念头也有点儿大逆不道。”

  谢西风撅嘴道:“我才不管这些,皇上对于我来说,是那条够不着望不见的真龙,自然有呼风唤雨的本事,我为什么还要为他费心?我只要我喜欢的人能为我费心就好。”

  看着她幸福的晕生双颊的模样,柳明枫不禁感叹:“唔,倒也是过的如意的一种办法,若人人都能像你一样,怕世间又不知多了多少神仙眷属,只可惜,少有人能如你这般自在,太多人有太多放不下的东西,如此看来,也许你在中和一个太监对食,也算是不错的选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