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1/2)

加入书签

  谢西风只是心痛欲绝,又淋了半日的雨,因此晕倒过去。好在她身子壮,倒没有伤了元气。因此不一会儿功夫,便悠悠醒转过来。

  柳明枫和小墩子小秦子等人都守在她床边,见她醒了,不由得都十分高兴,香桔哭着道:“西风姐,你可吓死我们了,这万一要是出了点事情,可怎么办?”

  谢西风呆呆的看了她们半晌,又看向小墩子,见他红肿的脸上还挂着泪水和笑容,她的眼皮跳了一下,声音却十分平静:“是那个娘娘打的?”

  小墩子愣了一下,接着才醒悟过来她问的是什么。连忙一边点头一边苦口婆心的劝道:“西风姐,这都没什么,我们当奴才的,就是主子脚下的蚂蚁,被踩了一脚,还能捡回一条命就不错了,茉莉的运气不好,我们大家也都难过,可是真的没办法。西风姐你别做傻事啊,那位可是娘娘,别说你只是个小小的典正,就算你是四品的尚,你想扳倒一个娘娘,这也是痴人说梦啊。就算小墩子求您了,您千万把这事儿给忘了吧,不然就是引火烧身啊。茉莉再无辜,可是她已经死了,她在九泉之下,也肯定不希望看到西风姐你为了给她报仇而白白送了命的。”

  西风面无表情的听着,似乎是把这些话听进了心里,却又似乎什么都没有听见。

  小秦子也走上前来,拉着她的袖子哭道:“西风姐,从你来了冷,一连串的雷霆手段,终于让这人间炼狱换了一番天地。咱们大家都知道您聪明,又有能力,也在心里都佩服得紧。但是这件事儿,西风姐您真的不能去沾手啊。你恕小秦子说一句难听的放肆话,你只是一个小小冷里的七品典正,你想和人家受皇上宠爱的娘娘斗,您凭的是什么啊?西风姐,大伙儿都求您了,这件事儿咱们就让它这么了结了成吗?”

  谢西风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表情,她慢慢站起身来,沙哑着嗓子道:“先给我准备一桶热水吧,我要洗一洗,身上淋了雨,不赶紧用热水洗浴一下,会着凉的。”

  小秦子和小墩子面面相觑,不知道谢西风是怎么想的,香桔和桂花却忙不迭站起来,齐声道:“是,我们这就去给姐姐准备热水,说完一溜烟出去了。”

  过了好一会儿,西风才换了一套干净的家常衣服走出来。看到众人眼巴巴的望着自己,那目光里全都是担忧和恐惧。她微微一笑,轻声道:“你们放心吧,我不是那么冒失的人。以前在外面,经营着我们家那点产业,也不知道被人算计了多少回。我也安然无恙的过来了。只是那时候好像井底之蛙,只道那些奸商贪官便是世间最狡猾贪婪狠毒的人,却没想到,原来和这三千佳丽表面风光的后相比,那些竟然还要说是慈悲手段了。”说完她拍了拍小墩子和小秦子的肩膀,长长舒出一口气道:“你们别担心,西风姐不是狂妄自大盲目报仇的二愣子,这件事,我心里自有打算,日后谁也不许再提起,不许私下里议论,就这样,你们散了吧。”

  众人听见西风这样说,虽然还是担心,却也无可奈何,知道她是极有主意的。若真的在心里下了决定,自己等人怕也劝不过来。因此便都齐齐将目光投注到柳明枫身上,见他微微点头,大伙儿稍微放下心来,慢慢的散去了。

  “爹,你们把茉莉葬在哪儿?”西风坐在了梳妆台前,拾起梳妆台上的梳子,慢慢梳理自己那一头长长的黑发,若不是那双手不停的颤抖着,泄露了主人此刻心中的悲痛,任谁也没有办法相信,这就是刚刚为了茉莉差点儿搭上一条命的谢西风。

  “葬在她最喜欢的杏花树下。”柳明枫平静的回答着:“傻孩子,你想哭,就哭出来吧,憋在心里,会伤身体的。”

  他的话音一落,西风的眼泪就涌出来,她的手颤的甚至拿不住梳子,对着面前的铜镜,慢慢道:“爹,我很心痛,我真的心痛死了。从我进了冷,每天早上,茉莉就是用这把梳子给我梳头,一边和我说笑着。今天是她的生日,所以换我给她梳头,给她打扮,我说要把她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好好过这个生日。可是我只不过去了一次地窖,再出来,天地都变了。茉莉她……她就那么走了,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死,连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她从来都是守在冷中,几乎也不出去,为人也宽厚善良,又不贪心,和人争吵起来,宁可忍气吞声也不肯把事情闹大了。她本就不是能惹祸的人。可是我不明白,为什么那位娘娘就非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