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1/2)

加入书签

  且不说西风怎么安排冷里这些事务,只说后中这些主子,在经过了白日里的事情后,这一夜可是都没怎么睡好,就连一颗心本不在皇上身上的皇后,在一大早上起床后,都显得有些神思不宁。

  “娘娘还在想着昨日的事情吗?那位谢姑娘可真真是胆子大的都能包天了,当众就给皇上下不来台。也亏得皇上怎么就喜欢她到那个地步,竟然什么罪名都没降,原本奴婢们都觉着那姑娘活不成了呢。”皇后身边的女玲珑一边替皇后梳着头发,一边唧唧喳喳的说着。

  皇后微微一笑,眼睛里现出几丝愁绪,忽听另一个女晓月冷笑道:“皇上没降她的罪名又如何?未必有人就能容她活下去。”

  皇后一听这话里有话,联想到当日皇上在自己中的嘱托,不由的忙转过身去,沉声道:“晓月,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看见谁去要她的命了?”

  晓月听见主子动问,不敢隐瞒,期期艾艾的道:“奴婢刚从御膳房回来的时候,见太后娘娘领着一大队人直奔冷去了,后来见喜嫔娘娘好像也往那个方向走,奴婢想着,太后娘娘和喜嫔娘娘未必有那个闲情雅致去冷游玩,因此奴婢就……就大胆胡说了一句,娘娘您千万别往心里去,是奴婢大胆,忘了您素日里谨言慎行的嘱咐。”

  话音落,就见皇后猛的站起,对玲珑道:“快给本更衣,我们去冷。”

  玲珑和晓月一瞬间就瞪大了眼睛,她们伺候了皇后这么多年,从没见过自家这位主子参与过里什么事情,以至于后所有事物权力都握在太后和与她亲近的那几个妃嫔手中,自家主子倒好像是个摆设似的。偏偏这美丽的女人好像还很满意这种状态,也从未对此情况出过一声抱怨。真不知这一次的事情究竟关系到她什么了,竟然要亲自去冷。还是说,皇后娘娘这次是要和太后统一阵线?然而落井下石这种事,平日里可没看主子干过啊。

  两个女心中疑惑,却不敢怠慢,连忙为皇后更换了大红绣着九凤翔天图案,象征着皇后地位的衣,又见皇后亲自从抽屉中捧出立后时皇上钦赐的凤印,唤了自己中的太监女,也浩浩荡荡急往冷而来。

  而此时的太后等人,距离冷不过是几步之遥了。

  西风这时候正在和小秦子小墩子海棠等人话别呢,因这些人都舍不得她,她也用惯了这些人,知道若论起亲厚,忠诚,老实善良,找遍后也未必能找到比得上这几个手下的。因此她便异想天开的笑道:“你们不必争着和我去。叫我说,如今茉莉去了,剩下九个女和小秦子小墩子两个太监,我这一次就带着四个女孩儿和小墩子去,等到过了年,再换剩下的五个和小秦子过去,咱们每半年一轮班如何?你们是知道的,在这后里,我也没有一个可以亲近相信的人,少不得还是要用你们,这样一来,你们也都可以出去见见世面,这冷也不至于就被荒废了。”

  众人哪里还有异议,西风还是典正那会儿,就如同是她们心目中的神明一样了,何况这会子都封了妃?那地位不说是一日千里也差不多,对她的提议哪会有半点反对。

  正议论的热烈,就听外面忽然一声尖细的高唱道:“太后娘娘驾到,喜嫔娘娘驾到。”

  小墩子和小秦子等人的面色都变了,西风也猛的站了起来,沉声道:“太后和喜嫔娘娘?竟然这么快就过来了,看来是来者不善啊。”一边说着,已经当先推开房门迎了出去,来到太后和喜嫔的凤驾前,盈盈跪拜下去,轻声道:“下官冷典正,拜见太后娘娘,喜嫔娘娘。”

  “抬起头来。”

  一个傲然的声音响起。西风的眼皮子跳了两下,慢慢抬起头,目光在太后身上掠过,却在看到喜嫔那张致的面容后,猛的僵在了那里、。

  太后冷眼看着西风,见她的身子一瞬间就颤抖起来,目中出强烈的怨恨之色,不由得有些奇怪,转头看向喜嫔,竟见这堂堂的贵嫔目中倒露出恐惧之色,身子也发抖了。她心中知道这其中定然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故事,不过这些对她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西风决不能再留在世上。

  “好一个大胆的奴婢,你看着喜嫔的目光如此凶狠恶毒,可见你定然心如蛇蝎。况且昨日你当众抗旨,皇上年幼,不忍对你施加惩罚,然而本掌管后,又怎能坐视你扰乱规?来人啊,,将这奴婢拖下去,仗毙。”

  太后淡淡的下着命令,连正眼也不看西风一下,只是盯着自己华丽的甲套,好像那上面有两只小虫子在嬉戏一样。

  仗毙,又是仗毙。这些高高在上的贵人们,她们的心早就变成了石头,变成了铁,人命在她们的眼中,只是一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