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八章半岛(1/2)

加入书签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 第二七八章 半岛)正文,敬请欣赏!    乐极生悲,华扬正行大运,眼睁睁看着易舒嘉狼狈遁逃,嘴角上刚露出笑容,原本往前行进的车队,忽然遭遇到大批飞鸟的攻击,毕竟悠长的火车看起来太像是陆地上的大号进化兽了!

  奥普的心情很不好,因为沿海的飞鸟数量超过内陆,而且个都很大,有的双臂展开上千米,翅膀一阵好似一股龙旋风,再加上它们有多重的异能,一时间给行进的车队创造了不小的麻烦。

  华扬跳上车厢,这一刻才感觉到自己的渺小,已经看惯了巨型进化兽后,在看天空上比波音七四七还要大十倍的飞禽,华扬忽然间感觉自己就是井底的青蛙。一枚枚的髓石飞弹虽然也能击穿飞鸟的防护罩,把他们击痛,却不能把他们击伤。

  好在这次远征带的髓石飞弹足够多,一窝蜂的往上打,倒也把俯冲的飞鸟打的往上飞,偶尔几枚飞弹运气爆棚,才能够把俯冲的巨型飞鸟击伤,到目前为止还没有飞鸟被击死。

  华扬木然的望着天空上的巨无霸,胜利的喜悦在顷刻间消散,奥普低声的对华扬说:“我们不能与他们硬抗,先往前躲避到小树林里,然后再想办法。”

  陆和平的三维投影出现在华扬的面前,用低沉的声音说:“还能坚持住吗?我已经调集足够多的轨道炮,十个一组正在组装,半个小时后就能够对他们实行打击。”

  随着修补系统被发射安装到空间站,山泉谷所拥有的轨道炮可以放心使用,至少在两年内无需要担心耗损。陆和平听闻远征军遇到麻烦,立刻开始让轨道炮并轨,组成超级轨道炮。

  华扬默默的吸了吸鼻子,这只是大灾变后的第二场暴雨。现在飞禽就强大成这样,按照如此的比例,恐怕大海中的鱼类体型更加的庞然,原本华扬心中的沾沾自喜,顷刻间都荡然无存,自己终究还是太弱了。

  隆隆的车队一面发射髓石飞弹。一面转移,驶离修长的公路,往小树林里面冲了过去。好在下面全是履带,适合任何糟糕泥泞的路程。车厢上一枚枚的髓石飞弹不断的往天空中唔鸣,劲爆出轰鸣的能量苦苦的支撑,半个小时并不难熬。当车辆依托小树林防守的时候,一道耀眼之极的白光从天空上降落,打在一只双翅展开八百米的猛禽身上,原本还往下俯冲的猛禽。立刻像被电击一样,从天空中往下坠落,重重摔在地面之上。

  这一炮集合了十门轨道炮的能量,并且进行了二十倍的压缩,即使进化到六阶的飞鸟,拥有得天独厚的生存环境,也无法抗衡如此劲爆肆虐的一炮。直接被击穿了心脏成了死鸟。

  天空上原本还肆无忌惮的飞鸟,忽然间发出一阵阵的唔鸣。他们也感觉到了危险,却不知道危险来自哪里。就在他们错愕的时候,第二道白光呼啸而至,直接把另一只双翼展开上千米的飞鸟打成了死鸟。

  这一下威慑了全部的飞禽,立刻炸了窝般四处乱飞,也不顾不得再攻击地面上的车队,全都龟缩回他们的城市。

  华扬眉头依然紧皱。半晌后才低声的说:“我们需要发射更多的卫星,拥有更多的轨道炮,研制出更强大的髓石飞弹,才能够在这个满是丧尸和进化兽,飞鸟和海鱼的世界中活下去。”华扬的身上有着一种别人所未有的危机感。时刻催促华扬奋斗,正是因为华扬不属于这个位面,所以他才会警惕一切。

  在半岛的中央,高耸的围墙,闪烁冷光的激光武器,还有饿的皮包骨的进化者。在这个乐园内,一共有三个人种等级,第一种是白种人,他们是上位者,理所当然的拥有了一切,仅有的粮食他们先用,但却都饿成了皮包骨。

  第二种是黑种人,他们是管理者,服从白人的领导,对黄种人进行管理。他们体型健硕,因为一些不服从管理的都成为了他们的口粮。而第三种就是黄种人,被管理者,他们活的不人不鬼,木然的瞪着一双的眼睛,好似从地狱中爬出来的幽灵,一个个很像是被人提线遥控的木偶。

  这就是整个半岛的幸存者,可能其他的地方还有,但人数绝对没有这么多。这就是半岛上人类生存的基本状况,一个字是惨!两个字是悲惨!至于三个字那就是惨死了啊!

  活在南半岛的瑞文,长了金色的头发,皮肤白皙,眼睛湛蓝,就连脸颊两边长出来的胡子,都是金黄色,高高大大的他,穿着黑色的教士袍,手中习惯性的握着十字架,或者是圣经,原本他只是一个普通的教父,而现在他是进化者联盟在半岛最高的负责人。

  也许他的势力不是最强的,但是他一定是最悲悯的,他让大家从鸟嘴里寻找海鱼的骨架,而后熬海鱼骨烫充饥。是他让人在贫瘠的土地上耕种,哪怕只能收获微薄的粮食。是他用自己的信仰,照耀他身边所能够照耀的一切,哪怕是人口越来越少,哪怕是大家越来越虚弱,他依然固执的按照教条,解救全部迷途的羔羊。

  黑壮的布莱恩特,皱着一对更加漆黑的浓眉,望着金发碧目的瑞文说:“现在怎么办?山泉谷的人就要打过来了,我们没有办法抵抗,也没有能力抵抗。”

  “那就不抵抗!”瑞文抖动黑色的教士服,义正言辞的说:“我相信他们也是讲道理的,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杀戮,不管怎么说,大家都是人类,在这个怪物横行的年代,大家都应该抱成一团,为人类的未来而奋斗。”

  布莱恩特完全无语,不知道瑞文是信奉教条傻了,还是天真的进化与白痴,别人的刀都举起来的,他居然还在幻想敌人的仁慈。望着一脸神圣的瑞文,布莱恩特知道有些话在他这里是说不通的,索性也就不再说。转身离开了乐园内唯一圆顶的房子。

  黝黑健硕的布莱恩特,并不信奉什么。之所以他能够侍奉瑞文,就是因为他耀眼黝黑的肤色,在很多很多年前,贩卖奴隶的年代,黑人就出现在白人的社会。相对稍微神秘,肤色蛋黄的黄色人种,白种人更愿意相信黑种人。

  布莱恩特与他的那帮手下,并没有因为饥荒而瘦弱,反而一个个的体型彪悍,太阳穴高高隆起,双眼开阖间好似有精光闪烁,因为他们能够在这个大饥荒的年月,还能够顿顿吃上肉食。

  罗恩望着布莱恩特问:“怎么办?打不打?”布莱尔特无奈的耸了耸肩膀:“上面的人说要我们静观其变。我看他是想要去投降。这个狗日的,一点骨气都没有!”

  清贫的日子让人清心寡欲,同时也让人堕落。没有了奋斗的原动力,自然不会再开启战端。而吃惯了肉食的管理层,觉得现在的日子很不错,领导者只是被供奉,实际的掌权者还会他们。再加上已经和黄种人有了不可调和的矛盾,他们自然不会放弃自己手中的权利。

  “那怎么办?”罗恩担忧的望着布莱恩特:“如果他们知道我们曾经做过的事情。我们会被抽皮扒骨的!”

  “先安静!”布莱恩特则显得稳重许多:“我们是这个乐园内真正的主人,想要怎么做还需要别人左右吗?”布莱尔特说着望着遥远的天空。看着上面此起彼伏的飞鸟,低声的说:“这个天气糟糕透了,我已经不想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