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1/2)

加入书签

  “是我。”身后出现的人着实吓我一跳,只见他身着紫色锦衣,腰带下别着一块碧绿色的玉佩,他抬起扇子,轻轻看我一眼,用闪耀锐利目光的狭长凤眼笑着说,“想不到竟在这里见到你呢。”

  下意识藏起那枚魔哨,我警惕地退后两步,干笑着说:“呵呵,是啊,我也想不到会在这里见到你。”赶紧私下偷瞄那里好跑。

  “如此想离开。”他竟看出我的想法,不慌不忙地走过来,声音轻缓,却字字叫人不安,“莫非是不待见我?”

  “呃,您说的什么话,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南山不靠北山,哪有待不待见之说。”

  他抬起眉梢,细长的美目看来,说道:“呵呵,我倒不觉着,几次三番与你遇见,看来缘分不浅,我欲将心向明月,不知这次你是否打算告诉我名字了呢。”脚步越来越近,他唇角亦扬起淡淡的诡谲的笑意。

  感受到压迫感,我下意识退后,不知为何,总觉得子夜的眼里有股寒气,但我尽量平复好自己的心,继续打着哈哈道:“名字什么的只不过是浮云,再说了,兄台一看就是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人物,我这小人物的名字,还怕污了您的耳朵。”

  “哦?你当真是这么想的么?”继续逼近。

  “千真万确!”背后是墙,退无可退。

  “呵呵,就算你是在讽刺我,我还是非常喜欢你这种性子,如何,要跟我走么。”说着话,他已然前倾,欺身过来。

  我抽抽嘴角,心想这男人倒也挺机智,于是立马摆手说:“您哪儿的话,我根本就没有挤兑您的意思!”当然,也没有跟你走的意思。

  子夜可是出了名的残暴。

  若不是上辈子他是月洺的盟友,我打死也不会帮他成为人王,尽管他的确是上天指定的人王,但他的行事实在令人指,记得那时候他一上台就弄死了一大票前臣,不仅如此,也不知他对魔界是不是有偏见,竟然开始在人族之内大肆虐杀魔族人,弄得本就关系僵持的魔族与人族自此之后势如水火。

  最令人指的,是他居然杀功臣,登基数年且平定四海之后,他居然把自己的下属全部杀了,真是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典型教科书,跟这种人混,我特么不是找死么?

  眼下貌似他不打算让我走,于是我急忙捂着肚子,佯装痛苦嚎道:“哎哟哟,我肚子疼,人有三急,没事的话我要去茅房了。”

  正要溜,却被他扣住手腕,子夜斜睨着我,深不见底的眼珠子露出意味深长的颜色,他倒是没为难我,只是若有所指地笑道:“下次见面,我定会让你亲口告诉我你的名字。”

  他说道这里,眼睛向右一斜,突然止住脚步,脸上的笑容殆尽。

  我亦顺着他的视线望去,仓狸不晓得什么时候出现在身边。

  吓一跳,仓狸便伸手把我夺到身后,冷眉蹙额,极度不悦地瞪着子夜,恶狠狠地道:“离我的人远点。”

  “真是稀客啊,仓狸。”子夜一点都不惧怕,他眼角含着诡笑,望向仓狸狰狞的脸,嘲讽似的说,“身为鬼王,不去管好你那一塌糊涂的鬼界,居然到人界逍遥起来了?”

  ……嗯,我听到什么,鬼王?

  “用不着你担心。”沉眉,仓狸冷声回道。

  “哼,还是你也觊觎……”突然的,子夜的眼轻轻瞥向了我,冷冷的,抿唇一笑,害我打了个抖,随即摇摇扇子,最终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待他走远,仓狸便一个劲儿把我拽回了房间,甩上门,面色不悦地盘腿坐在床榻上。

  见他不做声,干站在门口的我只得跟他大眼瞪小眼,瞪到手心出汗,也不晓得这是要做什么,于是狗腿子般的上前小声问:“仓狸?”

  脑门就挨了一记爆栗。

  “你跟那家伙是怎么回事!”火冒三丈,仓狸起了大脾气,揪着我耳朵把我摁在床上就是一顿爆揍。

  “冤枉,我不认识那家伙啊!”我急忙喊冤,拼命挣扎。

  没想到仓狸不依不饶,居然恶狠狠地捏住我的脸,死命地扯,两眼泛红狂怒道:“不认识他跟你那么亲密?不认识你给他扯你的手?你这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