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1/2)

加入书签

  “你怎么知道?”停了会儿,离凰抬头问我。

  我亦抬起头,平静对他笑了笑,“我也不知道。”

  然而,这种毫无理由、毫无根据的假设也许在别人耳朵里的确是危言耸听,离凰幽幽看我,他的眼睛在黑夜中非常明显,然后他一语不发,面色不改,只轻轻一跃,消失在黑色的丛林之中。

  月光洒在地上,却显得非常暗淡。

  我眯起眼,呆呆地望着天上的月亮,还有旁边悬挂着的星河,此时鬼猫的声音从体内响起,它对我说:“这样美丽的景色,多少年来,从来都没过。”

  “是啊。”我继续望着夜空,神情却渐渐转冷,我仿佛自言自语地说,“然而世上没有不变的事物,不变的东西,是否存在。”

  自嘲的声音。

  “你想起了。”鬼猫说。

  “嗯,托你的福,我想起了很多事情,不过画面似乎并不真实,也许因为这个世界本来是虚幻的缘故。”顿了顿,我斜睨,弯唇而笑,幽幽地说,“时空之神其实根本没有创w世的能力,他用自己的力量维持住了这个虚幻的世界,然而,这个世界里却孕育出能够繁衍生息的生命。”

  “只有我不停转世,我的精神留在此处,才能让这个世界稳定。”

  两个月后,是我上辈子被月洺杀死的时间。

  很多事其实都是注定的,更改了前面的剧情,却更改不了结局,就算我不死,这个世界也会渐渐崩坏,就像失去了灵魂支撑一般。那个时候,就算我还活着,也与留存在这个世间上的人一般,只能听天由命。

  因为,两个月后灭亡的,不仅仅是神界。

  “小辰,你说的话让我觉得可怕。”鬼猫忽然从我体内跳出来,落在前方的地上,它幽幽地看着我。

  “并不可怕,”我苦笑,摊开掌心,望着自己手掌上的纹路,“我就是为此存在的。”

  “为此存在?”

  “对,这,就是神子的宿命。”

  久久的,鬼猫叹了口气,说:“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但我活了这么久才能稍微注意到这点,更何况性命如沧海一粟的人,但你这样说话,就像没有灵魂似的——让我想到——”话说到这儿,它抿抿唇,又说,“但你跟神不一样,你有七情六欲,如果你是这个虚假世界的一部分,我也是,为什么我感觉得到我活着。”

  听到它的话,我依旧静静凝望着一成不变的夜空,感受清风拂过面颊,发丝凌乱,然后笑了笑,我说:“是啊,因为都生活在虚幻之中,可就算如此,人也还是会做梦,然而尽管是梦,我们也希望极力把它变成美梦。”

  说到这儿,我握紧手心,深吸一口气,笑了笑,转开话题,“鬼猫,你还想让他变成猫多久?”

  “等到他反省为止,”鬼猫说,“他太易怒,又是个蠢蛋,远不及星寅对你好,其实我不希望你这辈子遇见他的,上辈子误杀了星寅……没能解除你的诅咒,所以我赋予他的力量,哦不,应该说我把他被称为‘青鳞’时的力量都还给他了。”

  “原来如此。”我闭眼。

  这么说……星寅岂不是?

  “没错,他想起以前的事情了。”读出我的心思,鬼猫倒一点都不紧张,“我在骷髅冰龙与他缔约的时候加入了一些他的力量,星寅会慢慢恢复记忆。”

  沉默片刻,我睁开眼,问:“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想要知道,最后的时刻,他们会怎样挣扎。”它轻轻开口,潜在我体内的声音清冷而富有磁性,却似乎飘得很远,带着自嘲的意味,“你可以当做我恶作剧,不过至少如你所说,这个全部都是虚假的世界,让我见到一些真实的东西,我也想证实……我曾在无望潭中看到的景象是否是真实的。”

  “你曾看到的景象?”不觉的,我有些在意。

  “这个世界……渐渐消失的景象。”它的眼睛平静如昔,不像开玩笑。

  “话说回来,”话语峰回路转,鬼猫问,“明日你有办法对付月洺?”

  “没有。”

  正想走,它喊住我:“对付他的……并不是你。”

  我神秘地转过身,背对着黑色的夜幕,“哦,是么。”

  鬼猫不甚理解。

  可我也没有过多解释,而是径直走向了屋子,抱起昏睡中的仓狸,一遍又一遍,轻抚他的毛皮。

  仓狸被我吵醒了。

  “怎么了喵?刘辰?”爪子揉揉刮了刮我的脸颊。

  “没事,”我低头亲了一下他的额,“我们明天暂时不要出去。”

  “明天?”

  “嗯,会死很多人。”若有所思,我说。

  仓狸眼睛倏地收紧,他问:“你怎么知道喵?”

  我半眯着眼,苦笑着弯唇说:“因为这个世界……开始杀人了。”

  我的意识已经渐渐变得清晰了。

  不,应该说,我渐渐开始觉醒。

  我的意识,涵盖了这个虚假又真实的世界,我可以预料,甚至几乎能预见未来即将发生的事情,因为这是“我”创造的世界,这个世界的每一个地方都是“我”虚幻出来的……其实大概在我从幻觉中醒来的时候就隐约有体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