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1/2)

加入书签

  重剑的目光平稳而坚定,话语也没有太多,看来是下定了决心呢。

  既然如此,我也不必多说,冲他微微点头,我轻道:“那就看你的了。”相视,一切尽在不言中。

  他亦冲我点头,忽然的,他说:“话说回来,你和鬼王为什么会来这里。”

  “离凰带我们来的,他请我们助你一臂之力。”我如实相告。

  然而,听到这事的重剑的目光依旧清淡,他微微摇头,说:“他竟然擅作主张。”

  “他也是关心你。”我说,“而且他是……”

  “雷霆鸟。”接过我的话,重剑的声音很轻,转过视线,银色目光中竟一点感情都没有,但他却扯起了微笑,“他之前对我说了。”然后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身体,“多亏他,我才能这么快恢复,他是个尽职的圣兽。”

  就像说一件物品那样简单。

  不知为何,我听见这话,有些不爽,于是我说:“圣兽?你知道离凰他对你……”

  “现在我不相信任何感情。”他打断我,声音清冷,“感情充满太多背叛,投入太深伤得更深,我现在只想拥有权力,原本就属于我的权力,而且他并不喜欢我,所为誓言也只不过是一种交易。”

  “所以你把离凰置若罔闻?”我直视重剑,咬唇问。

  “还有容光。”说到这个,重剑抬头看了我一眼,轻声写道,“对了,容光的事情我还没感谢你,他手下至少有十万兵将,如今他肯弃暗投明,送给他一个与我无关紧要的离凰又有什么不好。”

  蹙额,我捏紧茶杯:“你把离凰当做货物?”

  “呵呵,他也愿意,不是么。”重剑说,“只要我说出口,他一定会为了我甘愿接受容光,用一个离凰就能换得容光十万的忠心,对我来说,没有比这更加便宜的事情了。”

  他说的很无情,也很残酷,简直就像一个冷血的帝王。

  是的,帝王。

  我默默看他,放下茶杯,然后深吸口气,想起了曾经的琉,是啊,想要争夺最高权力的人,必然是没有感情束缚的,因为任何感情都是弱点,他必须无情,必须冷血,必须拿捏准确,世人说君王无情,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然而,对我来说,我一方面庆幸重剑有这样的觉悟,一方面,却为他感到悲哀。

  究竟是为什么呢?

  我也说不明白,当一个人开始利用对他好的人,并且当做棋子使用时,他必然再也得不到真正的情感。

  也许他最后能得到权利,可他也会失去很多东西。

  我有些怀疑自己当初是否应该全重剑争夺王位,但是现在怀疑已经没有用处,我甚至不能生重剑的气。

  所以我打算独自到森林里散步,却不料在远处听到一些诡异的声音。

  于是我悄然靠近,不料竟然是容光和离凰,他们竟然在……离凰的表情很痛苦,死死咬住嘴唇,嘴角都流了血,他的脸惨白而没有血色,眼睛非常空洞,看不出是难过还是茫然。

  大脑的头一个反应就是冲出去制止,可是如果我这样冒然过去,先不说撞破人家好事,就说离凰的面子都挂不住,怨不得他这样讨厌容光,而想起方才重剑与我说的话,我才意识到,离凰应当早就明白重剑把他送给了容光,否则一个圣兽,怎么可能会让容光这么一个普通人碰到他,甚至被拥抱。

  他是甘愿被利用的么?

  他真的不喜欢重剑?或者,他只是在追寻冰龙的一个影子?

  脑袋嗡嗡乱想,我的心里很难过。

  远远看着这一切,可又不晓得怎样过去帮助他,正进退两难之时,仓狸出现在我身后,轻轻捂住了我的眼睛,他低头在我耳后悄悄说道:“这就是帝王之术,不惜牺牲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来套取亲信,最后他会拥有一切,最后他也会一无所有。”

  眼前一片黑暗,我顺势闭上了眼,低声苦笑道:“你想说什么。”

  “我只是经验之谈,”仓狸继续在我耳畔嗫嚅,“而我这一世,宁愿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

  “笨蛋。”我笑了笑,低低骂道。

  再一睁开眼,我已经离开了树林,仓狸不知不觉间解除了我的困窘,把我带到一片湖水边,他缓缓拿开手,正面对我,认真地说:“再说了,我好说也是个鬼王,虽然不成器,但总算一方之主,不算穷困潦倒。”

  “那是因为没人跟你抢夺位置。”我说,“若是巳蛇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