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1/2)

加入书签

  不出所料,神殿外围站着一群魔族士兵,把入口围得严严实实的,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看来他们已经到了,我们怎么都混不进去。”蹲在草丛之中,我思考片刻,突然茅塞顿开,说,“不如,我们走后门吧。”

  “后门?”仓狸一脸疑惑,“你怎么可能知道什么后门?”

  听语气,好像挺看不起我啊?

  挠头,我白了他一眼,轻哼道:“山人自有妙计,你管我怎么知道的。”然后对重剑说,“那些人一时半会儿找不到那里的,我们从那里进去。”

  对上我的目光,重剑眨眨眼,犹如醍醐灌顶,他试探性地问:“莫非你是说……”

  “嘘。”我神秘地说,“到了再说。”

  这下惹得仓狸不高兴,他干瞪眼瞧着我,似乎想问个明白,可我啥都没说,只是拽着他,回头小声与他说:“走吧,到了你就知道是什么地方了。”

  可他还是很不满,低头撇嘴道:“你有事瞒着我。”

  “哪有。”

  “那你跟重剑有什么秘密不能跟我说?”

  “那不是秘密。”我叹气,“你待会儿不就知道了吗?”

  顿了顿,他停下脚步,眯眼看我,露出尖牙:“刘辰,你究竟还有多少东西是我不明白的。”

  “回家再说行不行?”

  我扭过头,俨然一家之主的语气,而仓狸仍像个不情不愿的小媳妇儿,嘟囔道:“哼……你果然有事情瞒着我。”

  此刻我的心情真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咳咳,言归正传,那地方,正是神界历代君王的陵寝。在陵寝的正中央,有一个通往神殿王寝的暗道,除了王族,根本没人知道这地方,而除了君王,更没人晓得这地方在哪儿。不过,以前月洺为了得到我的信任,所以将这个秘密告诉了我。

  想到过去,仍是唏嘘,不过却不难过,我轻车熟路带着两人来到陵寝的入口,那是一个巨大的方形石头,上面有个小孔。

  “密道就在巨石之后。”

  “这里如何进去?”重剑问,他虽然是王族一员,但从小生活在边缘且不在神族长大,他只是知道有这个个地方,可如何开门,他是一窍不通。

  “借你的血一用。”我回头说。

  “我的血?”他定定看我。

  我回头,指着那个小洞,说道:“这个小洞就是打开的方法,需要有王族血统的人滴入鲜血方能打开。”

  听到这,重剑走上前,他突然顿了顿,扭头,疑惑问道:“难道每个拥有王族血统的人都能打开这个密道么。”

  他的担心不是多余的,我明白他的顾虑,于是耸耸肩,摇头说道:“当然不是,你如今有圣兽护体,这证明你有当神王的资格,”我指着这块方石道,“这个密道只有历代神王才晓得,因为这是神王才能打开的密道。”

  言下之意,就连现在的月洺都无法打开。

  上辈子,他擒获了雷霆鸟才能打开,如今雷霆鸟归依重剑,重剑当然能打开密道。

  我这么深信着,静静看他,而重剑亦仔细望我几眼,走上前去,站在那个方形巨石前,蓦地,拿刀划破自己的食指,然后伸进小洞之中。

  少顷,面前的巨石忽然往后移动,然后沉落至地上,与此同时,在我们眼前展露出了一个黑乎乎的密道。

  密道很黑,从里头吹来一些干净的风,证明里头是有对流的。

  仓狸点燃手心的火焰,先我一步进去,左看右看,确认没什么危险才回头冲我和重剑点点头,示意我们进来。不过,我们走得很轻轻,毕竟不晓得前方有什么在等我们,小心为上总是不会错的。

  密道非常潮湿,我贴着仓狸身后走,大约走了半盏茶时间,我们面前出现了两个洞口。

  “这两个洞口通往那儿?”仓狸问我。

  我也愣了。

  以前月洺与我说的时候,只说密道通往神殿王寝,没说可以通往另外的地方。

  而这时候,重剑开口了,他看看四周,缓缓说道:“有个洞口应该是通往地下冰坟的。”

  “冰坟?”

  “贮藏历代神王尸身之地。”重剑淡淡说道,“那里是神族的禁地。”

  摸摸下巴,我说:“那我们现在怎么办,不如兵分两路,比较有效率。”

  “只能这样了。”重剑说,“不过……”

  见他犹豫,我问:“但说无妨。”

  他幽幽抬眼,看着我,然后缓声说:“如果你们找到拥月,请帮我确保他的安全。”

  叹了口气,我无奈地叉腰,想说什么,但最终抿抿唇,还是点头答应了:“好的,我答应你。”

  这小子,真是死心眼。

  “多谢。”说完,他就往左边的洞口走了进去。

  “等等!”我看重剑势单力薄,离凰又不在身边,于是把背上的龙骨剑取了下来,交给他,“这是骷髅冰龙尾巴所做的龙骨剑,你拿在手中傍身,也可以照明,若有什么,大声呼叫我们就行了,这把剑多少能让我感觉得到。”

  “……龙骨剑?”重剑奇怪地接过,诡异的是,当他握住龙骨剑,那把剑竟然闪耀出了银白色的光芒,白色的光晕渐渐的,宛如有生命般缠绕上重剑的手臂,然后扩散到全身,须臾竟又消散不见。

  我眨眨眼,蓦地想到重剑是冰冷转世的部分灵魂,龙骨剑自然对他有反应。

  “看来龙骨剑与你有缘。”我点头说,“它一定会护佑你的。”

  重剑有些犹豫,他看着那把剑,然后望了望我,说:“你把武器给我了,你怎么办。”

  随手扯过仓狸的袖子,我大咧咧地露齿一笑,道:“我有仓狸啊,他会保护我的。”

  仓狸瞪我一眼,但任由我拉扯。

  复又深深瞧了我们几眼,重剑微微翘唇,闭眼,清淡说道:“那好,我们待会儿见。”

  “注意安全。”我说,然后默默看着重剑消失在黑暗中。

  好一会儿,我才被面色不悦的仓狸扯回神,他冷冷说道:“看什么看,人家走远了,我们快走吧。”

  “嘿嘿,好啊。”我嬉皮笑脸。

  仓狸盯着我,闷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