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1/2)

加入书签

  杀死我?!

  我抽抽嘴角,这冰龙是在开玩笑?

  而他说完话,微微一笑,然后我觉着身体一轻,意识扩散开来,脑子晕眩,顷刻间,眼前的画面竟完全变化,变成蓝天白云的模样。我懵懵懂懂,抬起头,发现前方不远出现了一个白衣男人,那模样,完全就是我,不过也不是我,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我认得,那是时空之神。

  为什么会出现前世的景象?

  我挠头,四下看看,突然发觉自己能动了,于是缓缓朝着他走去,他低头望着什么,我有些好奇。一凑近,我呆住了,因为他手里竟然捧着一个小孩,那小孩浑身发青,脸更是被弄得血肉模糊,我吓一跳,眨巴眨巴眼,这该不会是青鳞把?

  然而未等我反应过来,从旁边伸出一只手,我骇然,赶紧退后,却看到那只手狠狠扼住了青鳞的喉咙。

  “你做什么!”我大喊,但是声音并不是从我嘴里发出来的。

  时空缝隙之神冷冷开口,望着对面的男人,淡淡而威严地道:“你做什么,冰龙。”

  冰龙?

  这下我简直摸不着头脑,转脸,眼前面色不悦,瞪直了眼的男人果然是冰龙。

  这家伙……以前就认识时空缝隙之神?

  等一等,我捂脑袋,以前的确听青鳞说过,冰龙从前在神界待过,是天界的战龙,后来因为一些原因才来到这个世界,留在混沌之境。他以前就认识时空缝隙之神?那么问题来了,他们是什么关系?

  我已经完全忘记自己被冰龙威胁的事情,转而抱着手臂围绕两人转圈。

  反正这里是意识的记忆世界,他们根本看不到我。

  “丢掉,这东西又脏又臭。”冰龙开口,面对时空缝隙之神,他显得毫不客气,眉宇间露出显而易见的嫌恶。

  看来他很讨厌青鳞,呃,也似乎不喜欢神。

  我转了个圈,抱臂站在旁边等着神开口,但是神却一语不发,抱住青鳞,看也没看冰龙,转身就走了。

  “辰!我说丢掉他。”冰龙很不高兴,他大吼一声,语气冷如寒冰。

  但神没理他,缓缓走开,头也不回。

  我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他这样咬牙切齿,莫非他与神有什么关系不成?

  因为好奇,所以我没有跟神与青鳞而去,转而跟在冰龙身后,他很生气,身上发出强烈的冰冷气息让道路和周围的植物都结了冰,然后他独自站在一条河边,眼睛愣愣的,不知望向何方。

  我也无聊,但是怎奈不能跟他沟通,只好蹲在地上,叼着草。

  “看你的表情,又被你的主人冷落了?”调皮戏谑的语气,我吓一跳,抬起头,突然看见树上出现了一个浑身红色的男人,那脸一看……就是仓狸,不过表情却有些轻浮和孩子气,他笑了笑,从树上跳下来,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冰龙却是一直冷淡,甚至更加厌恶的眼神。

  “鬼猫,走开。”

  “啧啧,他不就是捡了个小鬼吗?你这么担心那小鬼会夺走他对你的关心?”红发的叫鬼猫的男人耸肩,无奈地挑眉说,“哎呀呀,我怎么就看不出你那冷冰冰的主人有什么好,总是摆着一副臭脸,对人爱理不理,就你乐意跟他呆在那种不见天日的鬼地方。”

  “不许说辰的坏话。”冰龙很不高兴,回过头,两眼散发寒光。

  鬼猫识相地退后两步,耸肩,吐吐舌头,毫无恶意地笑笑:“看你紧张成这样,不然我也去逗逗你主人,看看他是不是真的这样冷冰冰好了。”

  “你不许接近他。”语气更加阴冷,冰龙已经处在愤怒的边缘。

  鬼猫自然识相地撇嘴离开,我下意识跟他走,可是我还没走几步,就发觉自己脚被禁锢住了,无法往前,却只能往后,这才想起这是冰龙的意识,里面包含着的只是他的记忆,所以我无法靠近别人。

  我无奈叹气,挠头,又回到冰龙身边蹲着。

  也不知时间过了多久,我猛地打了个瞌睡,再一回头,竟然是在紫金殿上,周围嘈杂声此起彼伏,我紧张地右顾右盼,看到四周都是神仙,他们表情凝重,望着我,不,是我身旁被捆得严严实实的鬼猫,鬼猫则一脸不服气,望着堂上的天神。

  “鬼猫,你可知错。”威严的声线。

  “我没错!”鬼猫撇头道。

  天神没有发话,而旁边的元始天尊则愠道:“大胆鬼猫!还敢狡辩!你擅离职守,私自闯入时空缝隙已经是大罪,你还企图侵害时空神,致使他昏倒至今不省人事,简直罪上加罪!”

  只见鬼猫撇嘴,看了看周围,皱眉说:“虽然是我把他害成这样,可我没有害他,我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而且他不过是晕倒,又没怎样。”

  呃,这么不以为然,果然是鬼猫的性格。

  “还敢狡辩!”旁边的武将亦发怒,“时空之神掌控时间的缝隙,倘若时空混乱,时间逆转,天地都将崩塌!”

  这到底是?

  我愣愣听着一群又一群人数落鬼猫,然后无意中望见站在角落,面色冰冷的冰龙,他的眼里貌似没什么情愫,但仍能看出他在生气。很快的,他转身离去,我跟在他后面,却看到他走进了一个房间,时空之神躺在里头,面色苍白。

  冰龙始终没有过去,只是脸冷冰冰的,站在门口。

  久久的,我听见附近有一阵骚动,循声而去才明白,是天神要罚鬼猫下界轮回,但是鬼猫中途跑了,而逃跑的方向正是时空之神的房间!

  “你怎么在这。”鬼猫依然束着捆仙索,站在原地,望着冰龙,然后很着急地看了看房间,似乎想进去,“让我进去,我要见他。”

  “我不会让你见他的。”冰龙的话很冷。

  “为什么?他说过我随时可以去见他。”任性的说。

  “结果为了救你,弄成了这模样。”冰龙打断他,冷眉一皱,“我以前警告过你,不要接近他,他的力量太强大,一旦他心里有任何不应该拥有的情感,整个时空就会波动,而整个世界也会发生变化。”

  鬼猫不服气,站直了身子,蹙额讽刺道:“你总是说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限制他的自由,为什么他不能有别的情感,或者说是你自己的占有欲在作祟?呵呵,是啊,你心眼小的甚至连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