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1/2)

加入书签

  赶了好几天路,我们终于来到华都。

  作为人界的王都,规模自然是要比之前的澧水城要大得多,汉白玉砌成的城门雄伟壮丽,平整而宽阔的青石板路更是令人叹为观止,尽管我不是头一次来到这个地方,但是每次看见华都宽敞大气的城门,都不禁由衷竖起大拇指——咱好的就是面子!

  而更令人惊奇的是位于华都正北方位的白玉宫,那是人王的住所,普通人进不去的权力中心,就算是上辈子贵为准神子,我也没有机会进去。当然了,这辈子我也不打算进去,因为光是看华都城内的景色都足够了。

  恰好是玉簪花开的时节,人界四处都开满了玉簪花。

  据说玉簪花是人王朝曦是为了纪念初恋人而栽种的,啧啧,真是一个痴君王,这么想着,我心血来潮,转身面向正在胡乱摘花的毫无公共道德的男人问:“仓狸,你会不会种花啊?”

  “种花?”他竟然一脸嫌恶,“我才没空做这些无聊的事。”

  “呃,如果嘛,你会为了喜欢的人种花么?”

  “你以为我很闲吗。”恶狠狠地瞪我一眼。

  “……”

  扶额,我觉得仓狸大概这辈子都不会理解浪漫是怎么回事。

  于是来到一家叫做“静堂”的客栈,名字取得这么古色古香是有来头的,大约三十几年前,这间店貌似是由某王公贵胄投资,为了附庸风雅,他出消息,让人给客栈取名字,后来有个书生便根据“心之忧矣,如匪浣衣;静思之,不能奋飞”取了“静”二字,旨在表示自己怀才不遇,希望得到器重,后来果然得到重用,于是这间客栈便声名鹊起,门庭若市,无数文人墨客与有识之士都喜欢来这里,就连王贵公亲都经常在这会友。

  嘛,这些都与我无关,我只是跟着来蹭饭的。

  刚一进门,迎面走来一个男人,不看正好,一看,居然冤家路窄,是那个跟着月洺的重剑。他见到我,止住脚步,脸一黑,眼瞳睁大,指我狠道:“居然是你!”

  摊手耸肩,我挑了挑眉,掏耳朵道:“哎哟哟,想不到你还记得我……那个什么贱。”

  他自然气急,怒火狂飙,伸手过来就要揍我,可被月洺叫住了:“重剑!”

  随后走上来,挡在我和重剑之间,抱歉地对我说:“这位小兄弟,上次是我们冒犯,还请见谅。”真是一副道貌岸然的谦谦君子形象。

  冷冷扯起唇角,我鄙夷地望着他,道:“没什么冒犯,口之所露,心之所向,你们本来就是这样想的,何须别人原谅呢?”于是理也不理他便独自走进静堂客栈,

  稍后,仓狸和巳蛇跟着也走了进来。突然见到月洺,一瞬间,巳蛇的面色微微露出了一丝惊讶,而后微微点头,月洺则直接上前,非常恭敬地抱拳道:“巳蛇兄,许久不见。”

  眉目缓缓的,巳蛇莞尔,道:“月洺,想不到在这里见到你。”

  “巳蛇兄怎么会来华都?”

  “我是陪我弟弟和……”巳蛇轻轻看向我,微笑着说,“倒是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是关于天祭的事,父亲抱恙,所以便派我来。”不知道是我多心还是怎么的,月洺对巳蛇的态度非常恭敬。

  奇怪。

  按理说月洺是神族的大王子,巳蛇是鬼族派来人界的人质,巳蛇应该是被动方吧?可是眼下看来,月洺这微妙的尊敬态度……莫非是子夜的缘故?挠挠头,我不让自己胡思乱想,仓狸也没理他们,顺手扶着我的肩膀,找个了地方让我坐下,然后不知从哪里顺来了一个橘子,让我剥给他吃。

  我觉得更加奇怪了。

  仓狸怎么说也是鬼王,为什么月洺对仓狸的态度会这么冷淡?不,应该说之前他甚至不认识仓狸!

  于是一面喂他吃橘子,一面小声地问:“仓狸,你什么时候当上鬼王的?”

  吃着橘子,仓狸无所谓地道:“从小就是啊。”

  “从小?”我大惊。

  “父亲不想做鬼王,所以把这个位置丢给了我,自己退位了。”吃完一个橘子,他又掏出一个,让我剥给他。

  想了想,我问:“你做鬼王是先代神子的意思?”

  摇摇头,他眨眨眼,没说话,然后剥了一片橘子塞进我嘴里,似乎有些不耐烦地轻声道:“是母亲的意思,因为她不希望哥当上鬼王,所以把他送来了人界。”说到这儿,他迟疑片刻,听得出来,他为此感到抱歉,“听说哥这些年在人间吃了很多苦。”

  “虽然他一直跟我说,希望我能成为一个好的鬼王,但我知道,我并不是神指定的。”头一次看见仓狸露出苦涩的表,蓦地回望了望还在门口跟月洺谈话的巳蛇,抓紧橘子,缓缓摇头道,“其实哥比我更适合当鬼王,所以这次要是能见到神子,我就……”

  “你想让位?”我吃惊,接过仓狸的话。

  突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