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1/2)

加入书签

  星寅问的很认真。

  我突然想到星寅正在找这块玉,解释道:“是前段时间意外所得,一时忘记跟你联络了。”不好解释是仓狸给的,但这是个转手出去的大好机会啊!于是我连忙要摘下那块玉给星寅,“你来了正好,我刚好给你。”

  这块烫手的山芋我才不想要。

  然而,星寅却阻止我摘下来的动作,他按住我的手,摇头对我说:“你先戴着,别让他人起疑心。”

  “可是你不是要找这块玉吗?”我问。

  想了想,星寅对我说:“我们去白玉宫吧,到了那儿,你把玉直接交给朝曦大人,也省得节外生枝。”

  我去,直接去见人王这么刺激?星寅你对我也太放心了吧。不过心想也没办法了,为了交出这块玉,我必须跟他走一趟。至于玉不见了,仓狸那里我也想好说辞,被掳走,劫了财什么的,这种理由要多少有多少。

  当然了,也不是我想骗他,但我真不想让别人知道我是神子的身份,也不想再卷入那些血腥的夺位争斗之中,我宁愿一辈子做个简单有点儿狡诈的小跟班,总好过被虐到心塞还死不瞑目吧?

  归正传,这是我头一次进入人王的白玉宫。

  白玉宫,顾名思义,这个宫殿都是用汉白玉砌成的,雕梁画栋,处处精致,美不胜收,但是最吸引我的,还是宫殿内雪一般盛开的玉簪花,走到之处,香气宜人。我低头看着这些花,深吸一口气,顿觉神清气爽,于是对走在前面的星寅说:“据说这些玉簪花是人王为了纪念自己的人所栽种的。”

  谁知星寅竟嗤笑一声,静静地注视着满园雪白,摇头说道:“光是栽种花朵怀念有什么意义,要是真的舍不得,当初也不会把人放走。”

  听他这么说,我来了兴趣,八卦地碎步上前,问道:“莫非星寅知道其中故事?”

  定了定,星寅抿唇,缄默着,望向脚下的花朵,忽地弯腰拾起一朵,深深看了一眼,最后摇头说道:“不,我不知道。”

  一看就是撒谎。但是他不说,我也不好继续问,于是便闭了嘴,而当我正想走之时,星寅突然转过身,将手中的玉簪花递到我面前,轻声道:“送给你。”雪白的花朵距离我不过两个拳头的距离,幽香扑鼻。

  “给我?”惊讶。

  星寅点了点头,脸赧然一红,说:“因为觉得很像你。”

  说得我不好意思起来,我这么吊儿郎当一人,他居然拿这么漂亮的花比喻我,不知道我是该哭还是该笑。但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接受了他的好意,收下花,无奈地耸耸肩,冲他说道:“谢谢你。”然后随便放进兜里。

  见我收下花,星寅非常高兴,紫色眼眸露出浅浅的氤氲之色,他不自禁地说:“你喜欢就好,倘若你喜欢,我多摘一些,做成香包给你,便可以随身带了。”抬眸看我,说的跟真的似的。

  “你居然会做香包?”我惊奇,想不到他居然还会这门手艺?够贤惠的啊!

  “以前学过。”星寅脸红了红,说。

  看他这样,我便没有推辞,应和道:“好啊,我等着你的香包。”

  得到回应,星寅更开心了,我回头看他,他站在雪白之中,一身绛灰色长衣,轻轻看我,脸上是朦朦的温柔。只是不晓得为什么,看着这样温柔的笑容,我的脑子里却老想着仓狸火的模样。

  ……

  带着我从小路进入宫殿,星寅似乎对这条路意外的熟悉,我没有怀疑地跟在他身后。

  说老实话,我很少对人如此没有戒心,就连仓狸,也是相处过很长一段时间,摸透他的性子之后才渐渐对他放下防备,然而,对待星寅,我却是非常非常信任他。

  我的本能告诉我,星寅不是坏人。

  他带我从侧门进入,宫殿内一个人都没有。我觉得很奇怪,星寅捂着我的嘴,小声解释道:“这里是通往祭坛的地方,平常是不会有人的,但四处都是机关,不要大声喧哗。”

  点了点头,我小声问:“为什么要去祭坛?”

  “每天这个时候,朝曦大人都会在那里的。”回望我一眼,星寅认真地说。

  没多问,我亦点点头,跟着他小心翼翼穿过一个空旷的走廊,白玉石被打得如镜面般明亮,我甚至都能看见我脸上的表,不禁对建造宫殿的工人手艺叹为观止。

  又经过一条狭窄的走廊,星寅引我来到一闪半掩着的小门前。

  “这后面就是祭坛。”星寅说。

  果不其然,刚一出去,就看到高耸宏伟的祭台,我不禁感叹,然后回头问他:“你怎么知道这条小路的?”

  顿了顿,星寅垂下目光,低声回答:“是我娘告诉我的。”

  “你娘?”

  还没等我继续问下去,就听见前方那个传来一阵轻咳声,我顺势望去,离我们大约十几米远的地方站着一名面容威严的中年男子,仔细看去,脸庞似乎跟子夜有点儿相似,但却少了子夜几分阴气,多了几分阳刚正直的气息。男人身穿华服,眉宇间不怒而威,一看就知道他的身份不简单,又想到星寅曾说这里只有朝曦在,于是我两步上前,恭敬地对这名中年男子作揖道:“草民刘辰,拜见人王。”

  “星寅拜见朝曦大人。”星寅也上前说道,语气有点儿疏远。

  叹了口气,朝曦直接向上,走进星寅,惋叹摇头道:“星寅,你还是不愿唤我一声父王么。”

  退后几步,星寅疏远地说:“人魔有别,星寅不敢高攀。”

  “你还在怪我。”苦涩一笑,朝曦惋惜地看着星寅,想说什么,却闭眼摇头。

  等下,父王?所以星寅是人王朝曦的儿子?

  正当我吃惊之时,对面的男人缓缓望过来,冷峻而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