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1/2)

加入书签

  长长的睫毛映着阳光的斜晖,他的眼底似乎藏着一把火焰,却又好似一尘不染。星寅深深地看着我,我则因为他的话尴尬住了,不由得避开他的视线,干笑两声不晓得怎么回答。忽然,他脸色一变,倏地消失在眼前。

  再一回神,仓狸追了出来,望见在门外呆的我,面色不悦道:“你不是去茅房吗?怎么去这么久?”而后望见我手里的冷玉,眉头顿时紧皱,“怎么摘下来了?”

  “呃,觉得绳子有些松。”

  “松也不许摘!”一把夺过冷玉,他粗鲁地往我脑袋上套,然后顺势戳我脑门,道,“给你的东西就好好拿着,别有事没事摘下来,以后掉了都不知道!”

  无奈地看着他,然后低头望着这块玉,我抿了抿唇,只得幽幽点头:“知道了。”

  藏好玉,我下意识望望头顶,星寅已经不在这里。

  想到他不会去白玉宫,心里一块石头落下,跟着进了屋,现那个叫拥月的不晓得什么时候竟然出现了,他身着浅蓝色长袍,头仔细束起,腮颊微微泛红,坐在月洺的右手边,见我进来,一双含水的眼睛小心瞅着我。

  “回来了,小辰辰。”巳蛇冲我笑。

  觉得尴尬,我抓抓脑袋,没理月洺身边的拥月,随后见桌上有吃的,我便叫了一碗米饭,旁若无人地吃起来。

  仓狸闷哼,道:“怎么这么快就饿了。”不忘顺手给我夹了只卤猪蹄。

  白他一眼,我心想,你们说话我又不想插嘴,不吃东西能做什么,于是低头啃猪蹄。

  子夜亦冲我笑了笑,但我没理他,而这时,他又转眸看向月洺身边的拥月,问道:“方才听月洺说,拥月竟是神子之身?”

  “咳咳咳咳……”我有些噎住。

  见状,仓狸过来替我顺顺背脊,蹙额道:“慢点吃,又没人跟你抢,别跟饿鬼投胎似的。”

  “嗯,知道了。”低下头,我小声说。

  幸好没人理我,此时拥月两眼放光盯着子夜,有些羞涩,随即轻轻避开目光,怯生生地说:“其实我本身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是月洺告诉我的。”

  而这时,月洺接过话,道:“之前神界祭司在掐算神子方位的时候,告知我神子会出现在神界边界,我便跟重剑前去寻找,结果在边界找到了被家人丢在河边的拥月。”说着,他小心翼翼地握住拥月的手,状似深地看着他,“拥月吃了不少苦,我定会好好保护他的。”

  闻,拥月更是羞怯,而他的这种害羞使我心中有点儿惆怅,也有些怜悯。

  曾几何时,我也被这样的说辞感动过。

  与此同时,子夜的眼瞳中亦微微泛起阴鸷的光,我觉察到,抿了抿唇,看着那个双颊泛红的“神子”,心很是复杂。他或许还不清楚,在这些家伙面前,尤其是子夜面前承认自己是“神子”代表了什么,但,这已经不关我的事。

  他们爱争夺,便争夺去吧。

  “不过,缺少了朝曦手里的‘宝物’,若要人承认拥月是神子绝非易事。”子夜忽然开口说。

  众人沉默。

  “那么鬼王呢?”接着,月洺扫过仓狸,问道。

  “若是鬼王愿意帮助神子在祭祀上露面且愿意承认拥月是神子,一切事都将简单许多。”试探性的,月洺微微垂下眸子,低声说,“不知鬼王意下如何?”

  然而,仓狸竟然冷哼一声,道:“我拒绝。”

  如此直白的拒绝让周围人都下不来台,尤其是月洺,面色登时僵住,许久,站在月洺身后的重剑出来问话:“敢问鬼王这是为何?”

  抬起眉梢,冷峻的脸似笑非笑,仓狸吊起眼角,毫不客气地指着拥月道:“先,我不是这家伙指定的鬼王,所以我也没义务承认神子的身份,再说了,谁是神子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对其它界的事,没有任何兴趣。”

  任性自如的话,叫人不止如何接茬,也无力反驳,我望着这样直率的仓狸,无奈一笑。

  巳蛇一直没有任何,他人也没说话,桌上气氛陷入僵持,为了缓和气氛,替仓狸解围,我清了清嗓子,一边扒饭一边咀嚼道:“要想让人家承认是神子,也不必让鬼王承认啊。”

  “哦,你有何法?”顿时来了兴趣,子夜偏头而来,问道。

  “没有‘宝物’,那就自己创造‘宝物’嘛。”舔舔嘴巴,我耸肩,“反正我等凡夫俗子也没见过你们所说的‘宝物’,还不是你们说什么他们信什么,到时候“宝物”一出,你们要说谁是神子都可以。”

  子夜看我的表非常惊异,好像我说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可是这样岂不是名不正不顺?”月洺倒是担心起来。

  吃饱饭,撂下筷,我摸摸肚皮,打着饱嗝道:“你连神子都找到了,还怕什么名正顺的问题,反正所谓‘宝物’也就是那个仪式。”语罢,我瞥向月洺三人,半眯着眼说,“只不过,一旦昭示天下,神子的安危便成为问题。”继续斜睨着拥月有些畏惧的脸庞,而后转向月洺,挑眉,咧着嘴问,“毕竟天下人都希望得到神子的神谕,成为王者,你……能好好保护他吗?”

  “不劳你费心。”那个叫重剑的男人不爽地瞪着我,“我家主人会保护好神子的!”

  “那就好。”摊开手,我所谓地笑了笑。

  正所谓酒足饭饱,我吃得太撑,打算出去走走,于是叫仓狸一起去,两人散步到静堂不远处的护城河边,我蹲坐下来,无聊地拔着草,而仓狸则忽地转头看我,认真问道:“刘辰,你究竟是什么人。”

  好笑望过去,我托腮说道:“我是什么人你不清楚?”

  皱了皱眉,他不解地问:“你脑袋瓜子里怎么会有这么多鬼主意。”

  盘腿而坐,我回头,看着潺潺的护城河水,随手捡起一颗石头,扔进水里,看着石子激起的涟漪,我轻轻说道:“因为仓狸不愿意淌这浑水,而且,我也不希望你跟他们一起同流合污。”

  “同流合污?”

  “只是比喻。”我转头笑着,悄悄地说,“简单来说,我是怕仓狸变得不可爱了。”

  闻,仓狸面色立即变黑,握紧了拳头,怒道:“刘辰,我看你是皮痒了。”

  以前见到他这模样我都会退避三尺,但不晓得为什么今天却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