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1/2)

加入书签

  子夜和拥月?

  我猛吃一惊,见他们越走越近,迅速反应过来,侧身藏起自己,并伸手护着星寅。身子微微向后倾,生怕被他们觉察,但眼睛仍是不由自主盯着那两人,我现子夜跟拥月走得很近,但并无逾越,只是拥月显得十分拘束,两手紧紧放在前头,但由于夜太黑,看不清他的脸色,子夜亦是。

  我猜不到他们要去哪儿,不过那一头,是去往白玉宫的地方。

  夜风缓缓袭来,空气中多了几分狂躁的气味,我突然想起那天看见客栈里面杀人的事,后脊背莫名竖起汗毛,于是猛然回头,现巳蛇竟然不声不响站在我们身后。

  吓得我魂都没了。

  小心脏噗噗乱跳,快蹦出喉咙了。好一会儿,紧张的绪才缓了一半,我摸摸胸口,依然惊魂未定对他说:“巳蛇大哥,你怎么一声不吭地出现在我身后啊。”

  “我见仓狸一个人闷闷不乐的回来,担心出来找你的。”弯起唇角,巳蛇温柔地开口,自然而然的,垂眸望向我手里牵着的星寅。望见星寅的紫眸,巳蛇眼睛微动,他的脸色很平静,微微笑了笑,抬起桃花眼眸,暧昧似的问我:“小辰辰,他是谁?你儿子?”

  儿子?

  满头大汗,我急忙摇头否认:“不是的!有这么大的儿子我岂不是见鬼了?”

  “哦?那他是何人?”温软的语气,眼神却意外的锐利,像是针刺一般。

  头一回望见巳蛇露出这样的目光,我猜想大约因为星寅是魔族的缘故。

  想了想,我转了转眼珠,抓紧星寅的手,清清嗓子,说道:“他叫星寅,是我弟弟。”

  “弟弟?”巳蛇露出怀疑的目光。

  于是我继续解释:“星寅是我认识人的儿子,最近因为他父亲去世了,所以才来投奔我的。”转头看着星寅,我使了个眼色,“对吧,星寅。”

  看了眼巳蛇,星寅抓紧我的手,软软地回道:“嗯。”

  随即摸了摸他的脑袋,我望回巳蛇,而他停了片刻,最后只是淡淡扯起嘴角,阖上眼,表高深莫测,却只是轻声对我说:“怪不得仓狸方才回去时那样生气。”

  “仓狸生气了?”我有些不安。

  叹息,巳蛇转脸过来,无奈地咬唇道:“你也不是不知道仓狸的脾气。”随后若有似无地瞥到星寅脸上,“何况这个魔族孩子长得这样好看,仓狸嫉妒也无可厚非。”

  听他这样说,我便马上摇头辩解:“巳蛇,你误会了。”

  “误会?”巳蛇斜眼看我。

  点头,我抿了抿唇,长吁一口气,苦笑着道:“仓狸不会为我嫉妒的。”

  “为何?”

  “呃,他又不喜欢我。”挠头说出这段话,我老实地抬起双眸,对上他的,“虽然往日开玩笑,不过我还是不希望巳蛇或者别人误会的好,省得仓狸之后又生气。”

  “那你……”奇怪的停顿,“可曾喜欢过他?”眼神多了几分询问的意思。

  我眨眨眼,望着面色突然缓下来的巳蛇,心里忽地有些疼,但我依然坚持说道:“他对我不错,但只是朋友之间的喜欢,没别的意思。”

  因为仓狸喜欢的是你,我插一脚算什么。

  况且,我觉着巳蛇貌似也喜欢仓狸也不一定。

  心里突然冒出这诡异的念头,尽管知道巳蛇跟子夜是人关系,但瞧子夜那纨绔子弟的模样,跟谁也许都不是真心的,加之巳蛇也许只是作为人质,被迫跟着子夜,说不定巳蛇心里还非常讨厌子夜。

  如果他喜欢仓狸,仓狸也喜欢他……想到这里,心里蓦地有点儿不痛快,而这时,星寅轻轻晃了晃我的手。

  “怎么了,星寅?”我低头问。

  抬起紫色的大眼睛,星寅没说话,只轻轻贴在我手臂上,一副没精神的模样。

  “也许是累了。”巳蛇在旁说道,“我们快回去吧。”他的目光落在星寅身上,脸色静谧得有些奇怪。

  点了点头,我顺势在星寅面前蹲了下来,星寅眨眨眼,不解看我,我兀自抓住他的手,让他贴着我的背脊,催促道:“快上来,我背你。”

  星寅犹豫了会儿,最终还是爬了上来,两手攀着我的肩膀,动作生疏,然而没走两步,兴许是太累,他睡着了,脑袋紧紧贴着我的后背,呼吸均匀,我怕他摔了,小心攀紧他的臀,走得很稳。

  巳蛇轻轻回头看着我,突然笑着说:“小辰辰,你很宝贝这孩子。”

  “他是我弟弟嘛。”我打着哈哈,随后,想到星寅之前说的,于是低声询问:“巳蛇,人界是不是开始扑杀魔族了?”

  天色已经很晚了,街道旁的民居也灭了灯火,只剩一些隐约的灯火。

  倏地停住脚步,巳蛇回过头,夜的光晕印在他的侧脸,他凝望着我,叹了口气,问道:“你是因为那个孩子才问的么。”应该是注意到了星寅脸上的被打的淤痕。

  聪明人不说废话,我老实回答:“是的,方才见到星寅之时,他正被人追打。”而后直面对着巳蛇,“不知道子夜那里知不知道什么。”

  别人不晓得,我知道的非常清楚,当年子夜即位后,立即开始了对魔族的屠杀。

  具体原因我不知道,但,子夜这个人……我对他总有种生理上的厌恶。

  默默收回视线,黑色头遮住了半边脸,巳蛇轻轻避开我,说:“人王被杀,魔族受到猜忌,或许是民间那些自诩为正义的家伙所为吧。”语气之中,有些幽幽的错觉,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他移开的目光,似乎也告知了我什么。

  心知肚明,没必要再问下去,我冲他笑了笑,转开话题,说道:“别说这些了,我们回去吧。”

  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