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1/2)

加入书签

  忽然之间,大脑完全停止工作,血液犹如凝固般,身体也完全不能动了。

  太阳穴莫名其妙地泛疼,幽幽斜眼看着右手边轻拽着我的星寅,我在黑暗中看着他紫色的眸子,以及他脑袋上戴着的玉簪花,阴影之下,他苍白的脸一点颜色都没有,但握住我的手是有温度的。

  “在想什么?”仓狸注意到我失神,于是问。

  我下意识抓紧星寅的手,他看了上来,而我冲他微微一笑,随即敛起笑容,现所有人都在看我,于是我轻轻地回答了一声:“不,我只是被吓到了而已。”

  夜仍是很黑,如果说夜晚藏着什么的话,那一定是捉摸不透的神秘。

  但我却被剧透得一脸血!

  作为唯一知道真凶的我尽管还不清楚星寅的杀人动机和理由,但这一世,我实在做不到眼睁睁看着他被腰斩而死,他是我的朋友,几次三番救我于水火,怎能坐视不理?

  不久之后,仲宇的死讯传到白玉宫,须臾,一名看上去非常有权势的官员带了一堆士兵把静堂围的是水泄不通,作为第一个现死者的我,自然是要被盘问一番,尤其是我还拿着凶器,其中一名长着羊角胡,身着靛长袍的官员自是把我当成了怀疑对象。

  “请问你当时为什么要去那个房间。”他摸摸自己的胡子,若有所指地挑眉问我。

  “半夜睡不着,听见隔壁有动静就过去了。”我按照之前同巳蛇说的话叙述了一遍。

  这种时候绝对不能前不搭后语,否则就是作大死。

  “你说有人拿这把匕袭击你?”对方显然不相信,一副“你好像一点事都没有”的表,抽动嘴角,“可看见对方的身形样貌?”

  “天太黑,看不清。”坐正,我直视他双眸,认真地说。

  “真的么?”

  “千真万确。”我用力点了点头。

  “你可认识死者?”

  “不认识。”

  片刻的沉思与考量,那名官员看了看我,最终还是放我离开了,并不是他相信我,而是我出现的时候,那人已经死了快一天了……而且异味都出来了,放那么多玉簪花,是为了掩盖气味吗?

  看了看不停打着哈欠,靠着我打瞌睡的星寅。

  呃,竟然一点做凶手的自觉都没有,这时候不是应该感到恐惧、焦虑,然后想要毁灭证据什么的吗?

  仓狸也靠在我身边,他从刚才开始就一句话没有,冷冷盯着我和在我手边的星寅,许久,撅嘴说道:“那小子还真跟你回来了。”酸溜溜的声音。

  点头,我说:“星寅没地方去。”

  “啧啧,叫得还挺亲热!”仓狸睁大眼,莫名其妙大声起来,然后稍稍转过脸,过了许久,酸溜溜的开口问,“听我哥说他是你弟弟?来投奔你?刘辰,你跟这臭小鬼究竟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朋友的儿子……”挠头,我心虚回答。

  又过了会儿,仓狸扭过头,问:“他家没亲戚了吗。”

  “我不清楚,有也在魔界。”我干笑,说,“所以他才来投奔我的。”

  “等事完了,把他送回去。”冷冷一句。

  “送回去哪里?”

  “魔界啊!”憋着气,仓狸不满的拧住我的鼻子,低声说,“难道你还想让他跟我们一起去鬼界吗?我可不想跟这小子一起住!你赶紧把人送走!”

  挠挠头,其实我觉得让星寅跟去鬼界也没什么不好,不过见仓狸这样说,我也没反驳,然后低头看了看星寅,小心翼翼摸摸他的脑袋。我知道上辈子的星寅在不久之后就会死去,不可否认他过去的死亡跟我有间接联系,可上辈子我又不认识他,所以丝毫没有愧疚感,但这一世不同,起码让他安然度过这个危机再说。

  不用把活着看成喜剧或者悲剧,人生也没有绝对的正义或者邪恶,好人和坏人在某种条件下是可以互换身份的,在死过一次之后,我对这个世界已经没有好坏之分,世俗眼中的好坏与我无关。

  结果折腾到清晨那些人才肯走,只是那名官员临走之前,看这靠在我肩头流口水的仓狸和枕在我膝上的星寅,忽地定睛,冷然问道:“这孩子是魔族?”

  “是的。”不规避回答,才不会让人怀疑。

  果不其然,他只是望了眼星寅,并无别的盘问便嗤鼻转身走了,只是在走之前,他还不忘提醒一句,“我会注意你们的,好自为之。”

  其余人的盘问也都结束了,但惟独月洺的脸色不大好。

  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那根金色带的事,别问我怎么知道那带是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