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1/2)

加入书签

  最后,是子夜请的客。

  为了以示尊重,我顺便帮他叫上了巳蛇。

  面馆内,仓狸和星寅坐分别坐在我左右边,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他们好像从一开始就在大眼瞪小眼。

  轻咳两声,坐在对面的巳蛇无奈地说:“昨夜一宿没睡,你们真有精神。”

  无奈地不理两人,我面对巳蛇,然后若有似无地问了问子夜,道:“对了,子夜昨晚好像不在客栈啊。”

  “子夜他本来就不住客栈啊。”巳蛇回答,摇了头解释,“他有自己的府邸。”

  “那是在白玉宫附近么。”随口一问,此时,面条上来,我齐了齐筷子,不管他人开始吃起来。

  奇怪停顿了一下,子夜低眉问:“辰卿何以知晓。”

  “我猜的。”继续吃面,忽然,几块肉夹了过来,我面向仍满是怒意的仓狸,感激道,“谢谢啊。”

  “哼,你就知道吃,迟早吃成胖子。”仓狸没好气边说便给我夹,不是会嫌弃我成胖子吗,为什么还给我夹?

  见到此形,星寅也从碗里夹肉给我,见状,我立马问:“星寅怎么不吃?”

  “我不喜欢吃肉。”淡淡的语气。

  “不行,你那么瘦,必须吃。”我严肃地说。

  “吃不下。”老老实实地看着我,紫色的大眼珠子可怜巴巴的,尽显可怜之状,让我几乎忘记其实星寅是个比我还要高半个头的高帅壮青年。

  管他的,一碗面,三份肉,我可开心。

  但是仓狸却生气了,拍桌子问:“你为什么要吃他的!”责怪的语气。

  “不能浪费粮食啊。”我回答。

  显然,我的回答不能让仓狸满意,他定定看着我,竟然眉毛一拧,把放进我碗里的肉又一块一块夹回碗里,阴沉着脸,生气地说:“你吃了他的就不能吃我的!”末了还加一句,“你把肉还给他!”

  我顿时震惊了。

  能不小孩子脾气么?你让我怎么把肉还给星寅?最终无可奈何,望着耍脾气的他,我心里也不痛快起来,于是转过身,背对着仓狸,一句话也不说的吃面。见气氛尴尬,巳蛇清了清嗓子,问:“对了,待会儿……要不要去子夜家里作客。”

  “好啊。”想也没想就同意了,“不过,我要带星寅去。”

  最后一句话是说给子夜听的,他貌似不喜欢魔族人,要是贸然把星寅带去,不给进门就不好了。

  谁知子夜竟然非常大方地点头答应,笑得跟开花儿似的。

  得到应允,我回头摸摸星寅的小脑袋,他轻轻点头,也显得很开心。

  “慢慢吃。”我说。

  “嗯。”星寅非常听话,乖巧又可人,跟某人简直一个天一个地。

  直到吃完东西我都没管仓狸,也不理他是好是坏,是生气还是非常生气,泥菩萨也有三分脾气,往日乱脾气就算了,今天他竟公然使性子,这是绝对不能纵容的。所以尽管他扭扭捏捏也跟着一起去了子夜家,我也憋了口气,没理他。

  子夜先带我们参观了他的花园,说来奇怪,他家的花园里种了很多名贵的花,争奇斗艳,眼花缭乱,然而我唯独对角落一株巨大的高耸植物非常感兴趣,它没有开花,但是非常吸引人,其实之前跟月洺来过这里一次,见过这株植物。

  “这是雅花。”见我好奇,子夜缓缓走来,站在我身边,亦微微仰头看着这株植物,半眯着眼轻声说道,“这是我在魔界一处人迹罕至的地方现的奇花,但是它从来没有开过一次花。”

  “因为开了花它就会死,真可怜。”摇头,我接过话,“但是花蕊却是让人长生不老起死回生的神药。”

  有些惊诧地转头看我,子夜睁眼,好一会儿,笑着问:“辰卿对花也有研究么。”

  回过神,我意识到自己多了嘴,便转过身,随意抓头道:“我只是以前随便听人说的……”

  子夜跟过来,摇头笑道:“这世上认识这种花的人不超过十个,不知辰卿是听谁说的?”

  “呃……我想不起来了,是很久以前的事……”我能说是你上辈子告诉我的吗?

  “那,”缓缓走近,子夜继续追问,“辰卿以前是在哪里呢?”

  感觉他话里有话,眼瞳中多了几分诡然之色,于是急忙跳到一旁,我总是对他很紧张,隔了段距离,边走边说:“以前到处流浪,四海为家。”

  “如今识得普雅花的人才,竟在鬼王手下做个小小随从,未免埋没。”子夜略带深意地笑道,“可想过另谋去处。”

  子夜,你这么明目张胆挖墙脚好么。

  且不论他的人品怎样,想了想自己身上的鬼咒,便耸肩推拒道:“子夜大人的美意小的心领了,只是鬼王与我有契约在前,我认为做人最重要的是讲信用,虽然小小随从不算什么,但贵乐得自在。”

  要是我功利心重一些,跟着子夜倒也是平步青云的好方法,但是伴君如伴虎,想我之前兢兢业业做到天界神子还不是一朝被打人走茶凉,所以其实能够自由自在做个闲散人士是最大的幸福。

  但是面对子夜这种人,还是忍不住要装一下高风亮节。

  试问谁一辈子能有机会在未来人王面前耍牛x啊?不趁现在耍趁什么时候耍?

  耍完就一个字,爽!

  回头就去找我可爱的小星寅去了,然后,我现可爱的小星寅摘了一朵荷花给我……这个,荷花是出淤泥而不染的意思吧?虽然这么想,可我有些窘迫,乱摘别人家的花就算了,还摘这么大一朵!生怕别人不知道吗?!而当我回头,一大捧被摧残的名贵兰花便递到我面前,残花后面,是仓狸抱歉又似乎不愿道歉的脸。

  “给你!”仓狸说。

  我摔!给我个屁!居然这么明目张胆的摘花而且还摘这种要让我倾家荡产赔死人的花送给我……这俩熊孩子是要我被子夜暗杀而死吗!

  而且这时候子夜已然迎面而来,被撞得正着。

  拿着荷花和兰花的我,一脸残念……

  “子夜大人,我可以解释……”

  “不错不错,果然不错。”子夜居然冒出这么一句话,面露欣赏之色。

  妈蛋,我果然是凡人,不能理解高富帅的世界。

  一脸颓然捧着这些东西,还不敢乱扔,面对子夜家仆各种异样的目光,我真想解释乱摘花的不是我,可他们大概不会信的吧。后来子夜说要带我们参观一下他收藏的古董,我登时心觉不妙,果不其然,在他家古董碎得一地都是之后,我脚软的恨不得给他各种舔跪,然而身后那两名罪魁祸竟然丝毫没有感觉,一副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