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1/2)

加入书签

  巳蛇走了不久,仓狸就来了,门也没敲,坐在椅子上,望着收拾屋子的我,不满道:“又不在这里住多久,收拾得这样干净作甚。”

  看了他一眼,我好笑地说:“难道你喜欢睡在邋邋遢遢的地方呀。”

  “不喜欢。”他倒回答的迅速,然后从椅子上跳起来,一把扣住我的手,攀上我的肩膀,脑袋也抵在我后脑,过了会儿,他幽幽说道,“那个……刘辰,你不生气了吧。”

  “生气?我生什么气。”没好气地用肘子撞撞他,我说,“离我远点儿,我还要擦床。”

  可他不依不饶,孩子似的别扭缠我,然后干脆抱住了我。

  无可奈何,我也动不了,便叹了口气,说道:“仓狸,我听人说喜欢抱别人,是缺少安全感的表现。”

  手臂蓦地一松,又腾地收紧,像抱住浮木般,他没好气咬咬牙:“谁说的,真是胡说八道!”真是欲盖弥彰。

  “对了。”想起巳蛇的事,我小心扭头,转开话题问,“等人王的祭祀结束,带巳蛇一起回鬼界,好不。”

  谁知话一出口,仓狸便沉默了,他缓缓放开我,自己盘腿坐在竹床上,看了我几眼,抿唇道:“来这里的时候我就跟哥说了,可他拒绝了。”

  “难道你就一直让他在人界?”想了想,我继续说,“他毕竟是你哥哥,外边再好也不是自己的家,让他回家不好吗?”

  抬眼看看我,仓狸摇了头,道:“其实哥不回家是我娘的原因。”

  “你娘?”

  “哥的娘以前想毒害我,被他杀了,我娘说哥心太狠,所以就给赶出来了。”仓狸小声地说,有些悲伤,然后把我拽过去,抱枕似的箍在怀里,叹息着说,“怎么说他也是因为我的缘故回不了家的,我此次到人界来,也是希望我哥能随我回去。”

  乖乖被他扣在胸膛,我感觉到他的温热的心跳,于是回头看了他一眼,仓狸往日狰狞的面容变得非常冷峻,两颗眼珠子也闪烁着深沉的光泽,他扣紧手指,喘了口气,对我说:“不过哥却好像心意已决。”

  他烦恼的样子就像个大孩子,我不禁摸摸他的脑袋,笑着对他说:“没关系,他知道你对他好。”

  “你怎么知道?”反问。

  “虽然你总是露出一副咄咄逼人的坏脾气,可是心地善良,跟你接触久了就知道了,更何况是你哥。”我老实地说。

  “我哪里坏脾气了!?”看吧,刚说完,马上就来。

  苦恼地看了眼他。

  四目相对的瞬间,仓狸用手指轻弹我的脸颊,指尖随在脸上流连抚过,最后停在我的下唇,按了按,他用俊美的脸微微贴近而来,猝不及防的距离,然后仿若自自语似地问道:“刘辰,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总让我忍不住想靠近你?”

  湿濡的气息散在脸上,我心脏狂乱的跳动,额头也渗出汗水,这气氛莫非……

  “小辰,外面有个人来找你。”门外冷不丁的冒出一个声音,我转眼看去,竟是星寅,他一动也不动地望着我们这边。

  登时羞得不行,我急忙推开仓狸,离开了些,窘迫而尴尬地对星寅哈哈说:“是谁?”

  “是那个叫拥月的。”郁郁的眸子看着我,波澜不惊,不喜不悲。

  拥月?我愣了一下,很快出去。

  仓狸则也不悦地跟过来,狠瞪了星寅一眼,低低道:“坏我好事。”

  抬起眼,星寅平静而无畏地对上仓狸的眼瞳,那静如湖水的瞳仁犹如波诡云谲,只是星寅语气十分和气,他说:“话说在前面,小辰不是你可以随意玩弄的对象。”

  “谁说我玩弄他了?”

  “如果你不喜欢他,就不要做那些让他误会的事。”

  “……”

  “……”

  门外等急的我探头进屋问:“你们怎么还没出来?在说什么?”然后觉两人在屋里大眼瞪小眼,气氛貌似不大对劲。

  转过头,星寅冲我绽出笑容,出门抓住我的手,催促着我快走。

  而我则看了看依旧站在屋内呆的仓狸,于是问星寅:“仓狸怎么了?”

  “不知道。”简短的回答,星寅垂下眸子,脸上恍惚着一道淡淡的,不易觉察的阴影。

  ……

  拥月,还有那个重剑在内堂等我。

  没见到月洺。

  见到我,拥月非常有礼貌的站了起来,这倒令我非常意外,毕竟他可是神界王子认定的神子,而我只是一个无名小卒,而且他竟然还过来冲我彬彬有礼地作揖,就连他身后的重剑都看着不爽了,一直冷冷看着我。

  “刘大哥,刚刚得知你们来到子夜大人府邸作客,特来拜访。”他说得话中规中矩,但我知道拥月二人此行绝对不是拜访那么简单。

  于是招呼他们两人坐下,看了茶,顺带让星寅坐在我手边,便直截了当地问拥月:“无事不登三宝殿,咱们不说客套话,拥月,你们来找我究竟何事?”

  觑我一眼,拥月轻轻点了点头,摩挲了一下自己手指,犹豫道:“既然刘大哥这么说,我也不隐瞒。”说着,便小心翼翼把一条金丝带放于桌上。

  眼角微动,我看过去,扫了一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