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1/2)

加入书签

  他在抖。

  空荡荡的街头,只剩我们两人。

  我停了停,用手抚上他的头,空气之中开始弥散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他将我抱得很紧,紧得像是要把身体嵌进我的身体,不知过了多久,星寅脱力晕了过去,我怔愣,赶忙抱住他,却现他竟然昏倒了!

  而这时,仓狸从街对面赶了过来。

  “找你老半天了,这么晚不回家你在这里做什么!”仓狸边喊边跑,刚一走进,望到地上的尸体和血水,他遽然望我,问:“刘辰,这是怎么了?”

  摇头,我横抱起星寅,急道:“有几个人魔族人突然偷袭我们,鬼猫把他们逼走,可是星寅却晕倒了。”

  “鬼猫?!”仓狸的表可以用愕然来形容。

  难道我说了什么奇怪的话不成?

  下一刻,仓狸便急着过来,扯开我的衣服后领,盯着他在我肩头上留下的鬼咒看,静默片刻后,仓狸以难以置信的表,对我道:“刘辰……你可知鬼猫是鬼界的斩魂兽。”

  “斩魂兽?刚才听那死去的魔族说过,怎么了?”难道使用还要收费?

  “听我说,刘辰。”仓狸攀住我的肩膀,十分认真地对我说,“我给你下的鬼咒只是一般的束缚咒,并非召唤咒,是绝对召唤不来鬼猫的。”

  “那鬼猫是怎么来的?”我不解地问,“我召唤来的?”

  视线沉凝,随即抬起头,仓狸冷峻的面颊直直面对我,他皱眉,眼眸倒映着我的影子,说:“不,它是依附在你身上。”

  “哈?”他越说我越不明白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沉思片刻,仓狸抿唇,没解除我的疑惑,反倒问我,“你是第几次见到鬼猫?”

  停了会儿,我不想隐瞒仓狸,于是告诉他:“上次在静堂被黑衣人袭击的时候,就是鬼猫救的我。”

  那会儿还以为是仓狸给我的保护咒呢!

  这下仓狸面色更是阴沉。

  “究竟是怎么了,仓狸?”见他神色苍白,我便问,“鬼猫……不好吗?”

  可仓狸却没回答我,他眸子深深看我一眼,突然的,握紧双拳,松开我,对我说:“刘辰,你回去等我,不许再乱跑。”随即身形一闪,化成黑幕,消失不见。

  “喂!仓狸!”我叫不住他,眼睁睁看着他的身影被夜色吞没。

  没办法,我只得抱着昏厥过去的星寅回到子夜府邸,现只有巳蛇在,于是便让巳蛇给星寅看了看身子,顺便把晚上生的事告诉了巳蛇。

  “你说有人袭击你们?”温婉的眉目一寒,少顷,巳蛇反问,“看清是魔族之人?”

  “千真万确,他们好像……”转而看着昏迷不醒的星寅,我小声说,“他们好像就是冲着星寅来的。”

  顿了顿,巳蛇问:“小辰辰,你老实跟我说,星寅究竟是谁。”

  我抬头看他,缓了会儿,我摇头,说:“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是魔族之人。”

  我的确不明白星寅的身份,他是魔族的杀手?还是人族派去魔族的细作?仔细想想,好像都不对。如果他是魔族的杀手,奉命前来杀了朝曦和仲宇,那么魔界的人为何要追杀他呢?而若他是人族派去的细作,他何苦杀了朝曦之后又去杀了仲宇?

  无论怎么想,都是解不开的锁,不得不说,星寅的一切对我来说就像个谜团。

  微微静默下来,好一会儿,巳蛇给他诊脉结束,小心替他掩好被子,转过头,轻喘口气,说:“他无碍,不过是绪波动太大才晕过去的。”

  “真是麻烦你了,巳蛇。”我非常感谢他。

  直视着我,浅浅抬眉,巳蛇上挑的桃花眼中轻波流转,好似想说什么,而我却抢先一步,想起仓狸说起的“鬼猫”,于是便问:“对了,巳蛇,我想问一下,鬼猫……是什么样的东西?”

  “鬼猫?”他讶然,“小辰辰为何问起这个?”

  “只是听别人偶尔说起,好像是鬼界的斩魂兽还是什么的……”随意敷衍几句,我偏过脑袋。

  抿唇,巳蛇柔和的脸上露出一抹怅然,他轻抓住我的手腕,让我在旁边的位置坐下,他亦坐在我的对面,给我倒了杯茶,摇摇头,道:“鬼猫是我父王座下的圣兽,往日里是猫的模样,其实是非常凶狠阴冷的凶兽呢。”然后端起茶杯,呷了一口,若有所思地继续,“我小时候也就见过一回,鬼猫狂傲不羁,从来都不许别人摸他,就连父王也忌惮三分,他说要是被鬼猫咬到,会立即化成血水死去。”

  圣兽?

  鬼猫竟是上任鬼王的圣兽?这……怎么可能?

  我觉得不可思议,因为圣兽是由神子选择,最后附身于四王身上的神圣生物,如果神子没有许可,就算四界中有人登基成为王,也是没有圣兽保护的……按理说,仓狸不应该有圣兽,难道是什么地方弄错了?

  想到今夜生的事,我轻抖了抖,然后握着茶杯,里面温热的茶水让我好受了一些,于是问:“若是有人,那个,我是说如果,被鬼猫附身了呢?”

  巳蛇听见这话,立即摇头,讪讪说道:“这不可能,鬼猫是傲气的斩魂兽,是不会被普通人的气息吸引附身而来的,除非……”

  “除非?”我忙问。

  眉目轻转过来,巳蛇淡笑,看我说道:“除非是神子。”

  心里咯噔一下,我茶没拿稳,整个掉在了桌上,茶水淋得满手都是。

  “没事吧!”巳蛇竟然比我还要着急,赶忙过来替我擦手,然后放于嘴边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