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1/2)

加入书签

  第二天,看到走路颤悠萎靡不振的我,巳蛇忍不住过来问:“小辰辰,你怎么了?”

  “昨晚睡觉被冻着了。”我虚弱地解释。

  “踢被子了?”巳蛇担心,然后摇摇头,细心地给我递了一碗热粥,“这个季节容易得风热感冒,晚上睡觉也要注意一下。”温柔的语气宛如春风,桃花似的眼眸充满着亲切的关心。

  “知道了。”小心接过粥,挠头笑笑,我有苦说不出。

  仓狸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他冷冷的看了我一眼,说:“这种天气只有笨蛋才会感冒吧?”

  “才不是感冒!”回头反驳,后脑勺一阵抽痛,但我仍屹立不倒,故作轻松。

  然而,到了下午,我就因为头疼脑热直接在床上挺尸,只要一睁开眼便觉得整个世界都在旋转,后脑和整个脖子僵硬得厉害,浑身乏力,烧得迷迷糊糊。仓狸在我身边照顾,给我擦汗喂药,期间还不忘数落我:“说你是笨蛋还不信。”

  有气无力白他一眼,我连话都说不出口,斜睨身旁一眼,现鬼猫不知何时又出来了,这只罪魁祸猫!居然胆敢在我身边若无其事的舔毛!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是恶狠狠且咬牙切齿地瞪着鬼猫,我猛地翻身伸出手,一把抓住鬼猫的后颈。

  它愣了一下,喵喵叫几声,似乎要抓我。

  也许是病了,我一点都不怕,猛地把它捉到胸腹然后搂着它,然后摸它的脑袋,轻轻给它顺毛。

  片刻后,鬼猫定住,睁大眼珠看我,很是紧张。

  而仓狸见状,不由嘲笑道:“不怕它挠你?”

  我撇嘴,然后抱住鬼猫,挠挠它的脖子,有它趴在胸口,感觉很舒服,鬼猫似乎也放松下来,缩回了爪子,好一会儿,终于安静地趴在我胸口,耷拉着耳朵,就像只真正的猫,但表还是极不愿的。

  “咕噜咕噜咕噜……”喉咙里出咕噜声,可小眼神不高兴。

  这边轻笑了笑,仓狸低头捏我的鼻子,说:“想不到鬼猫会这么听你的话。”

  “还不是因为你在这里。”有气无力地说。

  仓狸耸耸肩,道:“我在这里有什么用?一般人别说摸它了,就算是我父亲往日也不能太靠近它,更别说让它听话。”这么说来,我低头看了看鬼猫,它霎时冲我威胁般的露出血口,满嘴尖牙,还有带钩的爪子。

  呃,这是听话的表现吗?

  突然,鬼猫猛地挑起,窜进我身体,扭头一看,是星寅来了。

  “小辰,听说你病了,我来看你。”说着就走了进来,无视屋里的仓狸。

  我看他的模样仍是非常虚弱,于是便问:“星寅,你身体怎样了?”

  “昨天只是晕过去。”他淡淡的说,倒是非常担心我,无视一旁的仓狸,淡定地坐在床头,眼神难受,擎着我的手说,“你怎样,是昨天受了风寒吗?”

  忽的,一只手把星寅握住我的手拍开了,不出所料,正是仓狸。

  “你作甚。”星寅不高兴,斜睨向后,眼中带冰。

  双手抱臂,仓狸垂下眼珠,一屁股坐在我跟星寅之中,冷哼几声,目不转睛地盯着星寅,闷怏道:“明人不说暗话,星寅,你缠着刘辰究竟意欲何为?”

  “我意欲何为?”星寅好笑,眼瞳里是冷冷的颜色,他抬起眉梢,紫色的眼珠毫无畏惧地回望仓狸,说,“那你把小辰留在身边又是何居心?”

  仓狸理所当然地回:“刘辰是我的,他当然要留在我身边。”

  “当真?”

  “你什么意思。”仓狸瞬时不满,握紧拳头。

  “我是什么意思你很明白,不然你也不会一开始就把冷玉给小辰。”竟然毫不掩饰,星寅缓缓站起,冷笑着说,“把小辰留在你这种居心叵测的人身边,我自然是不肯的。”

  脸霎时黑下来,仓狸道:“听你的意思,是要跟我抢?”

  “……”

  “……”

  是我的错觉吗,我怎么觉得头顶电闪雷鸣,周围起了火呢?见当下剑拔弩张,我急忙强撑起身子,扯住靠我近一些的仓狸,随后看着星寅,道:“你们冷静些!”

  缓了会儿,仓狸不愉快地被我扯坐下,依然紧盯着星寅。

  而我亦想了想,问星寅道:“星寅,不是我不相信你,只是昨晚魔族人来得太凶险,我们是朋友,我希望你能告诉我他们为什么冲你而来。”

  眼眸子一闪,星寅亦默默坐在我另一边,沉了沉气,好一会儿才说:“那些人,是魔王的属下。”

  “魔王?”

  “魔王本打算破坏祭祀大典,并在大典上夺走冷玉和神子,所以很早就派人潜入人界。”幽幽地说着,星寅望着我,顿了顿,才继续,“我就是其中之一。”

  “那人王和人王之子的死也是魔族做的了?”仓狸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