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1/2)

加入书签

  夜半惊醒,我吓出一身冷汗。

  睁开眼,扭头,现仓狸搂得我很紧,屋里非常宁静,月光照在他五官分明刀削般的脸上,让我稍微安了心。不过,刚才的梦着实把我吓到了,摸摸胸口冰冷的玉,不由得思考那个面容毁坏的男人是谁?这些奇怪的画面又是从何而来?莫不是以前冷玉主人的记忆?或者只是我的一场噩梦?

  从那些画面来看,貌似都挺虐的,难道以前的神子都是be?那我……

  想了想,背脊打了个寒战。

  “仓狸,仓狸……”我大半夜的摇醒他。

  惺忪睁眼,仓狸揉揉眼,先是摸了摸我额头,打着哈欠,自自语似的说:“烧有些退了……是想喝水么。”便要起来倒水。

  我见到他,摇摇头,问:“仓狸,星寅呢?”

  闻,仓狸霎时清醒不少,扭过头,不悦地说:“你怎么一醒来就问他。”

  他酸溜溜的语气让我更加安心,我不住抓住他的手,轻轻地说:“我知道你不高兴,但是我还是想问,你没把他送走吧?”感受到他温热的掌心,我的心也渐渐暖和起来。

  凝视我许久,仓狸闷哼,然后盘腿坐起,偏着头,才转向我这边,愤懑说道:“我倒是想,可你那样护着他。”停了停,他又别扭着继续,“再说了,你是我的人,你想护着谁,我要是不给你做主,岂不是显得我太没用了?”

  末了,他戳了戳我的脸,垂下眼眸,低低地说:“他回房睡觉了,很安全,没人会找他麻烦的。”夜色之下,他的目光非常温柔。

  “仓狸!”忍不住狠狠抱住他,尽管身体还是有些疼,但完全无法抑制住心里的欣喜,“谢谢你,仓狸!”这小样平常傲娇得要死可正经起来简直帅得要人老命啊。

  虽然仓狸平日爱使性子,但关键时刻站在了我身边。

  没有比这更令人喜悦的了。

  听见我的话,仓狸脸微红,但也不拒绝我的拥抱,只微微摩挲着我的背脊,好一会儿,语气轻柔地说:“快休息吧,你还生着病,待明天好些,我让那小子来看你。”然后大手揉了揉我的脑袋。

  也许是静谧的夜,仓狸的声音听上去格外温柔,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仓狸,我静静看着黑暗中他的影子,心变得软绵绵的,纵使什么都看不见,也不恐惧,只觉得在他身边非常的安全,亦非常的满足。

  “谢谢你。”我阖上眼,感动的轻声说,“仓狸在我身边,就像梦一样。”

  “你才是梦。”眉目出责备般的目光,仓狸说,“快去休息,看你都开始说胡话了。”

  我不说话,弯唇笑了笑,感觉到他平稳而贴近的心跳声,静静的扣住他的手。可是脑子里还是老萦绕着朝曦的那句话:希望这个不祥之物和你永远都不会被人现。

  不祥之物么……

  ……

  再过两天,我终于生龙活虎地下了床,正打算去找星寅说话,现他竟然在庭院里帮忙包一些糕点,于是走进问道:“星寅,你在做什么?”

  星寅看见我,眼睛立即亮起来,放下手中的活,跑过来,问:“小辰,你身体好一些了?”

  “烧退了,就是还有些流鼻水。”

  “还是还没好,你多休息。”星寅担心地说。

  我挠挠头,摇头道:“屋子里太闷,我便出来找你说话。”然后看见他身后那些仆人也在帮忙包东西,于是问,“你们在做什么?”

  “是明日祭祀之时捐善布施用的。”巳蛇不晓得从什么地方走来,对我笑着说。

  于是我回头,看着他手里又是两大篮子糕点,好奇地问:“捐善布施?”

  看着我,巳蛇温柔道:“是人族祭祀的一环,明天是由子夜来主持祭祀,所以捐善布施自然而然落在坤王府身上了,因为事态紧急,我看人手不够,所以硬拉星寅来的。”

  “原来如此。”恍然大悟地点点头,便问,“还需要帮忙吗?”

  摇摇头,星寅走上前来,塞给我几块精致的糕点,然后仰起头,认真地说:“小辰不许来,你生病了,万一把病带给布施的人就不好了。”看那表异常认真,我知道星寅心眼老实,强求不来,于是只好作罢,独自走到旁边,一边看他们忙活,自己则无聊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