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1/2)

加入书签

  意识到自己喜欢仓狸,眼前的画面更是让心梗着,令我动弹不得。突然的,觉星寅在扯我的手,于是低头冲他惨淡一笑,轻缓退步离开这里,然后逃也似的出了坤王府。一个人漫无目的在城里乱走,最后走到芦苇塘边,失魂落魄地蹲了下来。

  眼前是一片漆黑,看不见半个影子,耳边嗡嗡作响,风散着一种奇怪的气味。

  我双手捧着头,肘子落在膝盖上,后脊背一阵阵麻,感受到四周死寂沉沉,因为看不见,所以好像一切都是那样透明,透明的仿佛听得见自己心跳的声响,扑通扑通,一声接着一声。

  一直跟着我的星寅轻轻的攀上我的肩膀,说:“小辰……”

  “我没事。”反手握住他,好像是对他说,又好像是在对自己说着一个臆造出来的梦。

  一个失望的梦。

  明明早就知道仓狸对巳蛇的感,我特么心动个屁,搞得现在这么难过。

  但是我已经不会再歇斯底里,我看过类似的事,我非常清楚如果自己疯会生什么事,会有什么样的痛苦等我。承认这一切是失望和幻觉也许痛苦,但要比不停地挣扎索取要好得多。

  至少,我现在还能冷静。

  手用力拽着脖子上的冷玉,苦笑一声,还真特么是个不祥之物……但这次,我安慰自己,它至少没害死我。

  星寅轻轻凝视着我,他的眼里流露出心疼之色,于是我笑着揉揉他的脑袋,摇摇头,说:“这不算什么,更难受的事都经历过,这真的……不算什么。”要死要活的不适合我,我可是想好好生活下去的呢。

  “仓狸他……”

  捂住他的嘴,我抿抿唇,叹了口气,无奈地说:“其实我也没立场生气,而且我早就知道了,所以一点都不难过,别为我担心。”尽管心底疼的憷,嘴上却故作轻松说着自欺欺人的话,如今只能欺骗自己的心,让它不要那么难受。

  自作多的是我,不关别人的事。

  我深吸一口气,站了起来,夜阑人静,怔怔望着黑漆漆的芦苇丛,星寅上来,抓住我冷的手,靠在我的手臂上。

  “回去吧。”许久,我低下头,笑着对星寅说。

  其实最虚无的莫过于生活,但是还是要度过,就算受了伤,感到难受,有些东西也不能逃避,我尽量保持着微笑,尽管我清楚这抹并不是自于内心的微笑,只是为了掩饰我不快乐的假面具。

  刚想走,星寅却说:“小辰,你不要回去了。”待我转,他难受地摇摇头,认真看我,“我不希望你难过。”

  “没什么难过的。”我笑了笑,松了口气,怜爱地对他说,“能早点醒悟没有泥足深陷其实该感到庆幸,现在……一切都来得及,挽得回,只是今夜,必须回去。”心里打了个主意,我深吸一口气,听见晚风出的低低细语,后背还在凉。

  而星寅沉默不语。

  周围出气的安静,走过安静的大街,天空闷着星辰,幸好星寅认得路,一路把我带回坤王府。门口几个红色大灯笼令我安心下来,温热的烛火似乎稍微温暖了我的心,而下一刻,屋里飞出一个恼怒的人,他狠狠抓住我的手,我抬头,那温热的光源下,面前这个熟悉而疼痛的轮廓让心里的温暖之火成为猛烈的火焰,瞬间灼伤了我。

  “你去哪里了。”毫不客气的询问,依旧理所当然的语气。

  就好像什么事都没生过,跟平常一样。

  怔怔看了他几眼,他的手抓得我很疼,好像很在乎我似的,一想到这个,我的心就隐隐作痛,星寅见状,连忙上前几步,说:“放手!小辰的事不用你管!”

  “臭小鬼!”仓狸不满星寅态度,作势要揍他。

  回过神,我摇摇头,顺势用身体挡住星寅,面对仓狸,轻轻的反握住他的手,回答说:“我跟星寅到河边玩了一下,回来晚了,对不起。”

  “你……”仓狸奇怪地顿了一下,看着我,“你眼睛怎么红红的?”

  微微一笑,我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没回答,只是小声对他说:“进去吧,别待在门外。”然后放下手,与他轻轻维持着一些距离。看见他零散落在肩头的长,以及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