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1/2)

加入书签

  “救我?”冰龙蓦地收紧龙爪,狂啸几声,冷道,“哈哈哈哈——吾没听错吧?把吾害至如此的神子竟然说要救我?!”然后语气骤然变得异常严厉,转瞬间,它嘴里喷出的气登时变成了暴风雪,冰晶碎屑冲我直直扑来,划伤了左脸颊,我感到疼痛,血液顺着脸部流淌下来,滴在它的龙爪上。

  保持冷静。

  骷髅冰龙突然飙的原因我是知道的,它怨恨我,不,具体来说,他怨恨的是神子。

  上辈子在围剿它的时候,我就听过骷髅冰龙的事。

  很多年前,还是圣兽的冰龙在战斗中被敌人蛊惑扭转了心性变得残暴失常,继而攻击了自己的主人以至于魔族战败,那时候,魔王想要处死冰龙,不晓得是第几任神子却提出要将它流放至人迹罕至的北雪原,冰龙以为神子救了自己,但没料到,在流放途中竟然被神子派出的人秘密处决。

  据了解,当时的神子是为了维护魔王,不至于他杀死圣兽而失德,于是决定自己动手,毕竟圣兽是由他选择的,由他来处决理所当然。但冰龙却认为神子欺骗了自己,在狂怒与怨恨之中,它挣脱了血肉之身,成为死灵,且杀死了神子在内的所有人,再之后,知道自己犯了滔天大罪的冰龙为了躲避四界围剿而藏进了珏冥谷。

  然而这么多年过去,它依然怨恨神子的背叛。

  虽然并不是同一个人,但由于冰龙曾犯下的罪孽,所以每一届的神子都会带领大军来围剿它,纵然侥幸逃过数次,可每次身受重伤的他对神子的憎恶则更深。我也是神子,但今次目的不同,我要救它。

  于是认真望过去,我弯起嘴角,平静地说:“信不信由你,但我知道再过些时日,那些人又会来围剿你,就像过去一样,哦,不,人会比过去更多,也更难应付。”

  “呵呵,由你带领么,那吾现在就可以杀了你。”冷怒的声音,龙爪收紧,浑厚的声线略带了一点点迟疑。

  “当然不,”我神秘地微笑,“是另外的‘神子’。”

  “另外的?什么意思。”爪子勒得我快喘不过气来,但我仍旧维持着平静,说:“什么意思你不用管,你只用知道我并不愿意伤害你,当然了,我也不是什么好人,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我就将你救出苦海,如何?”

  “大不惭!”

  缓缓抬眸而过,看到的却是它即将狂暴的面容,于是我伺机开口说:“难道你不想离开珏冥谷?难道你不想洗刷自己的罪孽,再次成为魔王的圣兽?或者说你甘于永远做一个徘徊在六界之外的异物?”

  身体一凛,冷冷的,骷髅冰龙摆起长长的骨尾,用针一般的爪子抵住我的喉咙,说:“哼,你可知,最初那位被吾咬死神子……也对吾说过同样的话?”放肆冷笑,骷髅冰龙猛地把我举起,快要贴到它的锐利的寒齿,它道:“你以为吾还会蠢到相信神子么?他和你们都是欺骗者!吾不会那么轻易上当的!”

  随后竟把我用力往地上一扔,冲我用力吹着冷风!

  刺骨的寒风迎面而来,尽管是梦境,可这种骨头都要碎掉的感觉异常真实。

  “听我说!”被吹到角落,我躲在岩壁之后,拼命抓着边缘的石头大声道,“我知道你不信任我,但是这的确是一次机会!而且你若不曾期盼我的帮忙,又何必把我引入这梦境之中?”

  “……!”风暴骤然停止,骷髅冰龙愕然。

  抓住机会,我马上趁热打铁,说道:“想必你想通过我,再度成为圣兽,而不是永远被困桎在珏冥谷中。”

  “神子!莫要妄图猜测吾的想法!”骷髅冰龙打断我,声音依旧冷冽,可语气却缓了一些。

  “冰龙!”猛然大喝他的原名,骷髅冰龙整个身子一颤,而我则仰头凝视它,握着胸口的冷玉,说道,“你应该知道,除了我,你没有更好的机会,也没有更多的选择,亦或者你希望继续待在幽暗河中被神族或魔族捉住,毫无尊严的死去?”现在是时候开始扯一些冠冕堂皇的大道理了!

  我的确是狂妄自大了点,毕竟骷髅冰龙可以算得上是古老的圣兽之灵,但为了宽慰一下上辈子生灵涂炭的愧疚感,以及帮助星寅登上王位,我必须说动骷髅冰龙,只要有圣兽加身,星寅就能被魔族承认。

  “幽暗河……你如何得知吾的位置?”骷髅冰龙没有正面回答我,而是低头冷冷询问,话语中有些吃惊。

  我当然知道,上辈子费了好大劲才找到你的呢。

  但我可不能这么说,勾勒起一抹自信的微笑,我知道骷髅冰龙心动了,于是说:“对神子来说,要寻找认定的圣兽,这并非难事。”其实这纯粹就是扯淡,但是为了拍一下它的马匹,让它觉得是被神子认定的继而愿意跟我走,我便脸不红心不跳地继续道,“况且我选定的魔王,他似乎也对你很满意呢。”

  “你认定的魔王?”骷髅冰龙似乎冷静下来。

  “你可否记得,很久以前,你曾经在珏冥谷旁救过一个魔族小孩。”回忆起那晚星寅与我说的事,我便依葫芦画瓢照说了一遍,并且各种添油加醋,说星寅怎么怎么对它念念不忘,它的存在激了星寅生存斗志什么的,最后,我见骷髅冰龙似乎有些动摇,便打算给它致命一击,说,“那小孩长大后掌握了魔族的军权,并且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号——冰龙王。”

  望着怔愣的骷髅冰龙,我口齿清晰说道:“没错,他的名号,就叫做冰龙王。”潜台词:你看你俩多有缘分!你就从了我吧!

  “冰龙……王。”骷髅冰龙用低寒的声音嗫嚅。

  见它更加犹豫,我暗喜,眼看事就要水到渠成了,谁知山洞外一声巨大怒吼,登时地动山摇,好像有什么东西硬生生闯入了这片梦境,还没来得及说些别的,就看见骷髅冰龙的紫色的影子渐渐隐去。

  “呵呵,已经跟鬼族的圣兽融为一体了么……有趣。”消失前,骷髅冰龙喃喃自语,随后把空洞的视线再度转向我,说道,“神子,暂且再信你一次,把他带到幽暗河,到时吾自有判断!”然后就消失不见了。

  “他”,说的是星寅吧。

  正思索着,我眼前的一切开始完全崩塌,然后在不断重复的低沉的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