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1/2)

加入书签

  你问我得逞了吗?

  咳咳,我可以很郑重的告诉你……没有啊!就差一点就亲到了结果仓狸一脚就把我踹开了啊!是真的踹开了啊!毫不犹豫,一点都没怜香惜男啊!我摔!这日子没法过了啊!尼玛我要跟他分手啊!亲个小嘴儿都不行以后怎么进一步展关系?怎么让彼此更加深入了解?以后还怎么在一起好好地玩耍!?

  更过分的是,明明被踹得四脚朝天的人是我,结果仓狸倒像是被欺负了似的当场气出血,恶狠狠瞪着我,虽然没动手,可是只要我一试图靠近,他就露出尖牙,一副狰狞的模样,生怕我猥亵他还是怎么的,让我有种负罪感。

  我委屈。

  “仓狸……”过去拉他小手。

  “不许碰我!”仓狸鼓起嘴,蹲在一旁不理我,直到我睡着,他才稍微挤过来,小心翼翼抱住我。

  然后我们直到第二天都没说话,就算在路上,虽然仓狸一直偷偷瞥我,可一见我看他,就会别开脸,耳朵红成一片,却加快脚步,把我撂倒一边。继续伤心,我本以为我们进展到能拉小手的地步了。

  然而不说话就算了,到翌日清晨,我突然现仓狸不见了,这是抛弃的节奏?!好你个白眼仓狸,也不想想前段日子谁带你走街串巷当你坐骑,竟然说都不说一句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地拍屁w股走人?不就想亲亲你么!这么小气……气煞我也!急得跺脚,却想到仓狸再怎么别扭也不至于一声不吭走掉,于是渐渐冷静下来。

  莫非遇到什么事了?

  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儿,我更加着急,赶忙到附近寻找起他,顺便也查探一下四周况——因为现在我们已经到了魔界的近郊,这里戒备森严,想混进去不是易事。突然,我现魔界的后侧方有一条河,顺河而上,就是魔界的边界。

  可是我还没走几步,一把白花花大刀就夹在脖子上,身后之人以低沉的声线夹杂着不怀好意,道:“来者何人!”声音凛冽,阴森非常。

  闻,我急忙求饶:“好汉饶命,求放过!”

  然而,不出片刻,身后人竟然嗤笑出来,移开大刀,我好奇转头,却看见那张跟星寅一模一样的玩世不恭的脸,紫色的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此人一身黑色劲装,头整齐束起,要是没记错,他是叫黑焰。

  “很好玩吗,黑焰。”我黑着脸,不爽看他。

  “哈哈哈,没想到神子竟还记得我。”黑焰似乎挺高兴,收起大刀,走到我面前,低头看了看我,歪头笑着说,“不过神子这次居然这么怕死,是因为没有鬼王在身边了么。”故意揶揄的语气。

  挑眉,我白他一眼,不悦道:“你跟踪我?”

  “神子毕既然来到魔族地盘,你的行踪,我自是了如指掌。”黑焰笑嘻嘻地说,那张与星寅相似的脸,却露出不一样的气质,“不过,如果鬼王在神子身边,我就不便出面了。”

  “啊,他被我欺负,回家去了。”我挠头,咂咂嘴,无所谓地说,眼神却四处张望,不知道仓狸现在身在何处。听黑焰的语气,仓狸应该没有被捉走,我只希望他安全。

  “所以我特来接神子你进入魔界。”他答,身子微微前倾。。

  “接我?”回过神,我好奇,亦不解。

  面对我的不解,黑焰拍拍我的肩膀,摸下巴道:“是冰龙王的意思。”

  “星寅?”我大惊,急忙问,“星寅没事吗?”

  “托神子大人的福,冰龙王很好,不过正在恢复力量调理中不便出来,他现在在府邸等着你呢。”于是微微弯腰,黑焰冲我伸出手,勾起嘴角,说道,“所以我们可以走了吗,神子大人。”

  “好,麻烦带路。”我说,但他无动于衷,甚至连动作都没变,于是我问,“黑焰?不走么?”

  “神子大人还没有接受我的邀请啊。”温和一笑,他示意自己停在半空中的手。

  要握手?于是只好把手伸过去,刚一靠近就被他牢牢抓住,黑焰抬起眉眼,开心地说:“嘿嘿,神子,抓稳哦。”然后竟突然变成一只巨大的乌鸦,铺开黑色的羽翼,将我整个带至空中!

  等等……黑焰不是人的么?!

  意识到这点,我已经人在万米高空之上了,迎面而来的强大气流让我感觉摇摇欲坠,为了不跌下去,我双手死命抱住黑焰的爪子,连不敢往下看,直到穿越了对流层,感觉不到强烈的风,这才现脚下已是绵延成片的厚厚云层。

  黑焰伸展着羽翼,继续加速上前,而我完全不敢乱动。

  又过了好一会儿,黑焰一个俯冲,直直落在一片院子上空,然后他突然伸开爪子,我一个没注意四脚朝天落在了地上,而黑焰此时缓缓降落,化成人形,站在我旁边依然带着温和的笑容。

  “神子,你摔得真难看呢。”黑焰歪头说。

  那幸灾乐祸的表,这家伙……是故意把我摔下来的!

  揉揉屁w股,我站了起来,也不大想跟黑焰生气,四下环视一圈,现这像是谁的宅邸的模样,便问:“这是哪儿?”

  “太子别院。”黑焰扬眉笑了笑,回答。

  “太子?不是去找星寅的么……”我吃惊地问,我擦,有点儿不详的预感啊。

  然而就在我询问之时,远处传来急促的跑步声,我未回过神,而此时,黑焰竟然又变成乌鸦,飞身向上,转瞬之间就消失在天地之中,不见踪影,将我丢在这里。与此同时,我被几把明晃晃亮闪闪的刀子挡住了去路。

  带头的中年人一袭黑紫眸,侍卫模样,腰间佩戴“暗煞宫”令牌,他仔细打量我一番,冷眉怒道:“来者何人,竟然夜闯暗煞宫!”

  听得我一身汗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