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1/2)

加入书签

  仓狸……?!心里忍不住吃惊,收紧手臂。

  可我很快打消那是仓狸的念头,因为仓狸现在就在我怀中。不过,那个坐在黑马上的跟仓狸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是谁?莫非是别人易容或者找来的替身?还是……我看错了?想了想,我觉着应该是我看错了……仓狸的身体在鬼界,他的灵魂在我怀里,怎么可能嘛。

  嗯,一定是看错了。

  正想着,身边的星寅拍了拍黑焰的颈项,说:“不能朝那边过去,会被现的。就在这附近降落吧。”

  得令,黑焰便带我们迅速俯冲而下,闪电般的速度差点没把我飞出去,猛地的风像是要把脸皮子扯破,我紧紧扯住他的羽毛,吓得脸都绿了,赶紧把鬼猫整个捂进怀中,然后没过多久,我们终于落在一块巨石上,猛烈的震动使我从羽翼上滚落下来,眼看就要一脑袋撞上去,仓狸立马幻化成了一大片软绵绵的兽皮将我包裹起来,没受伤。

  “谢谢啊!”我捂着脑袋站起来,仓狸也渐渐恢复成鬼猫的模样,跳到我头顶。

  黑焰则小心翼翼把星寅扛在肩膀上,朝我们走了过来,此时,星寅对我说:“这里是幽暗河的下游,那些人似乎也在幽暗和附近,还是小心为上。”然后他若有所思凝了我和我脑袋上的鬼猫一眼,幽幽地说,“我们走吧。”便转身走了。

  我点点头,快步跟上。

  仓狸亦是一路都没开口,不知道刚才他是不是看见了,我也不晓得怎样问出口,所以一路缄默。但是,鬼族的军队,应该是由王直接管辖的,仓狸应该或多或少知道一些吧?还有那个长得很像仓狸的家伙,莫非也是跟黑焰一样幻化出来的分w身?

  “不是分w身喵。”

  阻断我的胡思乱想,仓狸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我急忙回神,小声问:“那是怎么回事?难道真是仓狸派遣的军队?”

  柔软的尾巴轻轻捋过我的耳朵,仓狸说:“我不知道为什么军队会在这里喵。从你离开华都,我就一直跟着你喵,没有回去过喵。”他的语气也非常疑惑,弄得我俩一头雾水。

  于是我挠挠头,看着走在前方没有回头的星寅和黑焰,放慢脚步,低头说:“鬼界的军队是归谁管?”

  仓狸晃晃脑袋,他似乎好奇我为什么会问这个,却仍是回答了,他说:“一般来说鬼族军队是我直接管辖的,没有我的命令,不能离开鬼界,但是我之前没有力量,所以军队都是娘在管喵。”

  “咦,这么说是你娘派来的人?”

  “不知道,我娘向来不喜理会他族之事的喵。”摇摇头,抖抖耳朵,仓狸也露出沉思的表。

  那是怎么回事?

  我不由自主思考起来,然后突然像想起什么,不禁停下脚步,犹豫着问仓狸:“会不会是……巳蛇?”毕竟上次仓狸说过,他的身体,是由巳蛇在保管,而且巳蛇是子夜的人,如果是为了子夜动用鬼族的军队也不无可能。加上……其实我一直觉得有些疑惑,之前一直不愿意与仓狸回去的巳蛇,为什么突然会与仓狸回到鬼界了呢?

  难道仅仅是为了保护仓狸的躯体这么简单?

  然而,在听见我这么说之后,仓狸竟然用力蹬开我的脑袋,落在地上,然后转过身,龇牙咧嘴,眼珠冒火,整个脸都狰狞了,他狂怒道:“我哥才不会做这种事喵,你不许乱想喵!”

  本来我也只是猜测,并无他意,可见仓狸这样维护巳蛇,我心里隐隐约约不痛快起来,我禁不住低头道:“我只是猜测,况且这个世上,就连最亲最爱的人都有可能背叛自己,有什么不可能的,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遭到背叛,甚至毫不留的被杀死,个中滋味,我自然比谁都要明白。

  当信任被谎撕裂,流血的不只是身体。

  我不希望仓狸受伤。

  “休得胡喵!”但仓狸生气了,从我肩膀跳下,停在面前,竖起尾巴与我对峙,“莫说我哥不会害我,就算他会,也轮不到你来说喵!”

  “呵呵,轮不到我?”冷笑一声,“是啊,是轮不到我,关我屁事,我操什么心,我特么神经病才跑去关心你!”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竟然起脾气起来,且越看仓狸越恼火,也有点儿委屈,抑制不住自己酸溜溜的语气,我握紧拳头,呵呵地笑,“你可以当我胡说八道,反正我在你心目中一直都比不上巳蛇!”

  兴许是我们的吵架声太大,惊动已经走到前方的星寅,他忽然折返回来,见我与鬼猫剑拔弩张的气氛,星寅轻轻垂下眸子,一语不,抓住我的手,用力扯着还没反应过来的我离开,仓狸见状,便要追来,却被黑焰拎住脖子。

  “放开喵!”仓狸乱蹬小腿儿,拼命冲我嚎,“刘辰快回来喵呜呜呜——”

  气头上我才懒得理他,听着他的声音越来越远,我头也不回地跟星寅来到一座小小的湖边。湖边生长着红色的花,映在平静的湖水里,就像血一般妖艳异常。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