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1/2)

加入书签

  幽暗河的洞窟非常深,虽说刚才被风卷进来只有短短十几秒,但目测至少已经离洞口有千米之遥,且洞窟内道路曲折复杂,蜿蜒错落,高低不一,非常不好走,幸好周围有些亮的石头能照亮道路,否则摸黑前行更加困难。

  大约走了一百米,我与巳蛇前方出现了一片平地,巳蛇提议暂时休息一下。

  我点点头,就地坐下,手却不由自主抚摸上颈后的鬼咒,心里轻轻呼唤道:仓狸,仓狸?

  等了半天,一点儿回应都没有。

  仓狸应该伤的很重吧……我垂下眼帘,不由得握紧双拳,担心起来。而觉察到我的担心,巳蛇靠拢过来,轻轻摸了摸我的脑袋,温和而轻柔地说:“放心吧,仓狸会没事的。”他的侧脸映这幽幽的光,手也很温暖。

  我点点头,却仍旧担心。

  此时,巳蛇突然缓缓抬起头,环视四周一圈,然后苦涩轻笑几声,低低沉吟道:“想不到竟然是这里。”

  “巳蛇以前来过这里?”我好奇望过去。

  阖眼,他摇摇头说:“我没来过,但是我见过这儿。”

  没来过怎么见过?我歪头,表示不理解,而巳蛇则继续笑着说:“我以前跟你说过,我小时候做过一个梦吧。”

  “你说你在梦中……呃,爱上了一个人?”我抓抓后脑,回答。

  唇角掠着浅浅的笑意,他转眼静静凝望我,然后说:“是的,在梦中,我就是在这里见到那个人的。”然后深吸口气,仰望着黑漆漆的山洞口,语气隐隐带着微疼,自嘲地笑了笑,道,“梦中的我身受重伤寻求庇护,然后被那个人捡了起来。”

  “捡起来?”这是什么形容。

  却没回答我,巳蛇依旧故我地继续说:“梦中的他完美无瑕,而我却丑陋不堪,但他却不曾嫌弃,还让我伴在他身边。”

  因为他的话,心莫名颤悠了一下,仔细看着他,我静静地问:“然后呢?”

  “没有然后,”巳蛇笑着摇头,望我,平静说道,“他死了。”

  那语气,仿佛在说着一件非常久远的事。

  “死了?”我不禁缓缓睁大眼,望见巳蛇如此难受,心里也不好过,于是伸手过去拍拍他的肩膀,对他说,“没关系,那只是梦。”然后想起什么,我又继续说,“况且你不是说……呃,见到他了吗?既然梦里无缘,那现实的缘分就抓住,别让自己后悔。”虽然这么安慰他,不过那人是谁啊?该不会是子夜?

  然而正当我胡思乱想,巳蛇突然狠狠拥住我,两只手臂把我箍得很紧,快喘不过气来。

  “巳蛇?”这姿势不便推开他,于是我小声问。

  而他只是用力抱住我,然后深吸一口气,许久才缓缓说道:“你说得对,我等了这么久,这是我最后一次机会……我绝对不会放手。”把头埋在我的肩颈,因为离得太近,我几乎能感受到他的颤抖。

  可,为什么?

  最后一次机会……又是什么意思?

  软弱又有些偏狭的语气,让人有点儿心疼。他并没有想象的坚强,再温柔的人也会感到疼痛。但我不知道,子夜究竟是不是他的良人,喜欢上追名逐利的家伙,的确是太悲伤了,也太痛苦……明明知道这条路不好走,可我没办法劝他放弃。

  我能做的,只是让他抱着我,泄一下。

  不过他说的那个梦我倒是有些在意,但我耸耸肩,没往心里去。

  又过了会儿,休息好了,我们打算继续往前走,刚好碰到了也往这边赶来的星寅和黑焰。

  “小辰!”星寅快步过来,但是在看见巳蛇的一瞬,停下脚步,警惕非常,沉下眉毛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下意识的,星寅拦在我面前。

  “说来话长,”我解释,“我们先出去再说。”

  可是我话还没说完,右前方便突然传来一阵龙吟狂啸,震耳欲聋,此外,还有打斗声。四人面面相觑,我心道不好,赶紧跟巳蛇和星寅两人前去查看,还未靠近,便已经遍地尸体,再朝前,是被团团包围住的,浑身被捆得无法动弹的骷髅冰龙!

  “是骷髅冰龙。”星寅吃惊,想要上前,可骷髅冰龙散的巨大力量把我们完全阻止在外,附近不断有人变成冰柱死去,可骷髅冰龙却怎么都挣不脱不开身上的束缚。想必刚才它逃走之时,不慎落入了神族和人族设下的埋伏。

  仔细凝望着骷髅冰龙身上的咒语,黑焰定了定神,补充道:“他中了死魂咒。”

  死魂咒,顾名思义就是对付亡灵的咒语,上辈子月洺也是用这个咒语围剿了骷髅冰龙,不过这个咒语的覆盖范围太广,导致死伤非常大,所以可以看到,尽管是围剿骷髅冰龙,但月洺和子夜却没有打算亲自出马。

  此时此刻,骷髅冰龙出了异常痛苦的狂吼,它并不想就这么死去,所以拼命挣扎,怎奈无法动弹,星寅非常着急,忙问道:“怎样才能帮它?”

  “它现在身陷囹圄,很快就会魂飞魄散而死。”巳蛇不紧不慢转眸过去,“除非小辰愿意用冷玉召唤它,它才能离开死魂咒内。”

  “我?”召唤骷髅冰龙?刚才伤害仓狸的帐还没算,居然让我救他?我看起来有这么圣母吗?于是撇嘴,我扭过头,说:“不去。”是它自作自受不分青红皂白攻击我,若是救了它,指不定又来害人,当然不能救。

  “小辰,拜托你了。”星寅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