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1/2)

加入书签

  “你为什么都不喜欢我,因为我丑么?我要你爱我!我要你爱我啊!”

  我梦见一个人卑微地站在我面前,哭泣着,嘶吼着,他的脸,布满丑陋的疤痕,没有一处是完整的。

  “求求你喜欢我……好不好……”

  不知为什么,看着哭到抖的双肩有些心软,于是想要过去安慰,却不料,下一刻,他竟笑了,满脸泪水,笑得诡异,然后,抬起利刃狠狠刺向我的心脏!血液迷蒙了视线,最后看到的,是白茫茫的血,还有天空,以及,他。

  “我会等你的。”他流着泪,低头亲吻着我脸颊上的血,然后笑着说,“因为我知道你还会拒绝我,所以我只能……用这种方法能让你爱上我——”

  爱上我——

  半夜被惊醒,我蹲坐原地,抬头看了看漫天闪烁的星星,随后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不禁打了个寒战。胸口的冷玉残留着微微的热气,我困惑地捏着它,想到之前热时我也做了噩梦,梦中……也是那张丑陋的脸。

  我认识他吗?

  他的话依旧于脑海中盘旋萦绕,我晃晃脑袋,想忘记那张脸,可不知为啥,脑子里却一直浮现他哭泣的模样,心里有个地方闷闷的,不是滋味。

  “怎么,睡不着吗?”巳蛇突然靠了过来,坐在我身边,揉揉我的脑袋,温柔地问。

  吐了口气,我说:“没,做了个奇怪的梦,怎么,你没睡?”

  “嗯,睡不着。”巳蛇轻轻一笑,语气轻柔,宛如夜风。

  弯唇,低下头,看着地板,却又像想到了什么,我问:“对了,星寅的况怎么样?”骷髅冰龙和星寅见面没多久就缔结了命契,这个契约对身体有些负担,况且星寅还没恢复力量,所以昏厥过去了,一直没醒来,幸好黑焰在一旁照顾。

  我打算把星寅送回去,然后跟巳蛇回一趟鬼界。

  仓狸的况我实在担心,虽然巳蛇告诉我不必担忧,可见到星寅和骷髅冰龙缔约的场景,我更加担心仓狸……他附身于鬼猫身上,鬼猫受到的伤会直接伤及他的魂魄。想到这里,我更是纠结万分。

  “星寅已经慢慢恢复了,你别担心。”巳蛇依旧温柔似水,他用手指滑过我的眼角,“你确定要跟我回鬼界?”

  “仓狸变成这样,我想带他回去。”看看鬼族的祭司有没有什么好的方法可以救仓狸。

  收回手,巳蛇笑了笑,弯唇说:“若是仓狸知道你这样担心他,肯定会乐得马上苏醒呢。”

  脸一红,我低下头,揉揉鼻子道:“他才不会。”

  微笑的眼眸轻轻掠过一丝异样的涟漪,巳蛇望着我,嘴角噙笑,淡淡地说:“见你这样喜欢他,真让人羡慕他,有时候,我真想变成他呢。”开玩笑的语气,美丽的脸庞轻轻贴过来,“能被你这样……喜欢,真叫人嫉妒。”

  湿濡的气息吐在脸上,我稍稍回神,看过去,苦笑着说:“巳蛇不用羡慕啊,你也会找到喜欢你的人。”

  “可是不被自己喜欢的人喜欢,又有何用。”他淡淡阖上眼。

  是说子夜么?

  清了清嗓子,我轻轻抱住有些失落的他,然后安慰着说:“努力尝试让他喜欢你吧,巳蛇是个好人,应该能得到幸福的。”

  “幸福?”睁开眼,两只眼睛炯炯有神,然后低头冲我微笑,“希望借你吉。”然后捉住我的手,他幽幽说道:“快休息吧,我会在你身边等你睡着,今夜,将不再有奇怪的梦侵扰你。”说着,他露出了温暖的笑容,仿佛能够融化漆黑清冷的夜色。

  就连被扣住的手,也是温暖的。

  奇怪的是,这一晚,我真的没有做噩梦,一觉睡到大天亮,但等我醒来,星寅和黑焰却不见了,身边只剩下巳蛇一人。

  “星寅呢?”我问。

  将寻来的水递给我,巳蛇缓缓地说:“昨晚你睡着之后,魔族太子派人来将他们接回去了。”

  “什么?!怎么没叫醒我?”我惊讶得就要跳起来,那太子叫昕治什么的……该不会对星寅不测吧?于是摩拳擦掌赶忙要回魔界,可却被巳蛇轻轻扯住了手腕,他摇头唤道:“小辰辰,听我说,他们不会有事的!”

  “你怎么知道?”我蹙额,要知道之前星寅可是被软禁起来呢!

  “魔族太子能伤所有人,却唯独不会伤及星寅,”巳蛇倏地抓紧我的手,摇了摇头,目光异常坚定,“以前魔王想杀死星寅的时候,是魔族太子以死要挟才换取了他的性命。”

  什么?那个病怏怏的魔族太子救过星寅?还以死要挟?

  我眨眨眼,对巳蛇的话不可置否,疑惑道:“若是这样,那为什么昕治会派人至人界刺杀星寅呢?”我实在无法理解那个太子的动机,他的模样并不像跟星寅很熟,况且那冷冰冰的目光,根本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不论你相信与否,这都是事实,星寅他们现在很安全。”巳蛇用保证的语气对我说,让我不得不迟疑起来,然后他缓缓松手,站起来,认真地对我说,“况且星寅的身体刚接受命契,不宜四处走动,否则与骷髅冰龙的力量冲突,很容易走火入魔。”

  “什么?他已经缔约了吗?!”这孩子,为何这样鲁莽!

  听见这般,我更无法安心,而转念想起仓狸和鬼猫的事,不由得咬咬唇,左右为难。

  似乎是知道我的心事,巳蛇笑着说:“仓狸没问题的,在他小时候,鬼猫就被封印进他的鬼角当中,他们的力量已经有很长的融合时间,所以你别太担心。”然后拍拍我的肩膀,他轻柔说道,“我们赶紧回去鬼界吧。”

  “好的。”我点头,但仍有些犹豫,我说,“但我想走之前星寅。”

  叹了口气,巳蛇转过身,无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