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1/2)

加入书签

  第一次来到赤焰宫,现这里的人的长相与人界和魔界都不大一样。

  跟别的地方不一样,在鬼族,光凭长相就能看出一个人的地位。外貌越接近人,越漂亮,血统便越纯正,所以像仓狸和巳蛇这样漂亮的,当然跟皇亲国戚沾边。而下层的鬼族皆是面目可怖,走了一圈,现赤焰宫除了一些地位高阶的侍卫之外,宫仆全都是青面獠牙的恶鬼模样。若不是仓狸他娘在,我真可谓是白天见了鬼。

  当然,他们的眼神似乎也不大友好。

  但,这些都不是重点。

  仓狸他娘,也就是鬼太后引我来到一处门口,看外头重兵把守,我大约猜到里头也许是仓狸的寝室,但突然的,她转过身,直直面向我,那张与仓狸七、八分相似的脸拧着一股怀疑,她上下打量我好一会儿,幽幽地问:“你姓甚名谁,与我儿仓狸,是什么关系。”

  岳母大人问话,莫敢不从啊!于是立马直起身子,我认真点头,说道:“我姓刘名辰,岳母大人。”

  脸立即拉下来,她怒道:“谁是你岳母?!”

  这种时候,必须厚脸皮!然而正当我准备死缠烂打让仓狸他娘认同我之时,她先一步指着我鼻子,气呼呼地骂道:“就算要成亲,也是你嫁给我家狸儿!”岳母大人吹胡子瞪眼的模样跟仓狸简直如出一辙!不过,为什么关注点貌似……有点不对?

  眨眨眼,仓狸他娘过来敲了敲呆的我的脑袋,气愤地说:“也不晓得狸儿为什么会找了个这么个人,长得还行,脑袋却这么不灵光!”然后一把拧住我的脸,上下看了看,瞪着我道,“狸儿有没有咬你?有没有亲你?”

  仓狸他娘直截了当的语气,竟让我个爷们儿有些不好意思,我看了看旁边八卦的牛鬼蛇神,羞红着脸说:“咬了一口,亲了几次。”还不算主动的。

  “咬哪儿了?”岳母大人露出满意的目光,然后问。

  “脖子上。”我说。

  嘴角诡异地一抽,她点点头,缓了会儿,望我道:“想来狸儿终于肯长大了……”仿佛自自语,却又处处透露着一些诡谲。

  “既然如此。”她说,“你便留在狸儿身边,做个侍妾吧。”

  “诶?”我傻乎乎地睁大眼,感觉剧走得太快,我跟不上,“可是鬼太后……”

  “做什么。”她挑眉,“莫非你不满意?”

  不满意?我岂止不满意?大男人去给人家当小妾,谁特么会满意?!

  可是我也不好直接跟他娘顶嘴,于是咽了咽口水,我干笑几声,道:“呃,鬼太后……那啥,我此行并只是为了让仓狸恢复,并没有别的意思。”

  “呵呵,我知道你没有别的意思。”说得理所当然,她望着我说,嫌弃地说,“你别以为狸儿咬过你,你就觉得自己不一样,有些话我不妨说在前头,就算狸儿坚持,你也只能成为他的侍妾,并无别的可能。”

  应该说不愧是一家人么……仓狸的娘,跟仓狸真的是一个性子磨出来的,说的话都一样的带刺,幸亏我受得了这一套,不然岂不是要憋屈而死?

  我无奈笑笑,并不打算跟仓狸的娘争辩什么,看着前方越来越进的青铜大门,转而问,“咱们这是要去见仓狸?”

  “不。”

  “哈……?”不是见仓狸鬼太后你把我带进来做什么?

  正想着,突然感到后背一阵剧痛,两腿登时软,跪在地上。

  然后,鬼猫被人拿走了。

  身后的几名鬼族侍卫将我整个捉起来,突如其来的变故令我不可置信地望着站在面前冷冷看我的鬼太后,明明刚才还跟我说话,现在却一副要杀了我的表。只见她冷冷地挑了挑眉,鄙夷道:“虽然狸儿认定了你,可你是跟那个怪物来的,我不会让你这种人接近狸儿的。”

  说完话,她一挥手,那些侍卫便不由分说打开前方的青铜门,把我扔了进去。

  卧槽这是什么况,翻脸跟翻书一样快!

  身后转来“嘭”的巨大的关门声,再一回神,我已经置身于一个漆黑的洞窟之中。空气阴暗潮湿,周围没有大门,仔细看看,竟然像之前与巳蛇到过的无望洞?我吃痛地爬起来,后脑疼得厉害,双手双脚没有力气。

  只得趴在地上稍作休息,打量着这个黑乎乎的洞。

  什么都看不见。

  ——那个洞穴很黑,也很长,什么声音都没有,走久了,很多人会感到害怕,在里面,就像被遗弃了似的,所以那个洞穴叫做无望洞。

  脑子里突然萦绕巳蛇的话。

  无望洞。

  剥掉人希望的地方么?

  晃晃脑袋,我可不打算永远停留在这里,于是等手脚渐渐恢复了力气后,我从地上爬了起来,摸了摸自己隐隐作痛的后脑勺,到处寻找进来的门。

  可这周围空空一片,哪来的门?

  那个青铜门莫非用的是空间转换的法术?或者我不慎进入幻境了?呵呵,我还真是容易被丢进奇怪的地方。自嘲般笑笑,然后深吸口气,小心翼翼朝前走去。

  我分不清方向,可我知道,只要一直往前走,只要有路,我就一定能找到出口。

  虽然……我并不知道我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但我也不愿坐着等死。

  约莫半盏茶的时间,我突然听到前方一些水声,有水就意味着有出口,于是我欣喜朝着水声摸黑前行,却现水声来自一个暗潭上的瀑布,不仅如此,这里还是条死路,并没有出口。摇摇头,我失望地叹了口气,但没气馁,心想没有路就继续找吧,所以小心翼翼摸到水边,打算喝点儿水,洗把脸,可当我的手刚一碰到水,水面竟浮现出一片荧光之色,宛如萤火虫般的颜色,将四周阴暗的环境照的通透无比,却显得更加阴森可怕。

  不仅如此,在水里,还出现了一些画面。

  我不由自主往下看去,不看还好,一看……吓了我一跳。

  画面里的不是别人,正是我和仓狸,而且画面中的我们站在悬崖之上,仿佛在对峙,气氛非比寻常。仓狸的装束与现在很不一样,红高高束起,一身狂气的红黑色锦袍,脸却寒冷如冰,赤红地眼眸毫无感地看着我,不,与其说是毫无感,倒不如说是……极度的憎恨?

  然后他……将我推下了山崖。

  倒抽一口冷气。

  “纳尼?我家小仓狸居然谋杀亲夫?”虽然我十分想这么开玩笑,耸耸肩,然后一笑而过,可此时,画面中仓狸那怨恨的目光还是令我感到后脊背凉。

  这是梦?还是幻觉?

  “这不是梦,亦不是幻觉。”意料之外的声音传来,我吃惊地望着来人,而他垂下乌黑的眸子,静静凝望着水里的画面,轻缓地说,“这是命运。”

  “命运?”我呆愣般地仰头。

  而他只是默默望着我,待水里的画面慢慢消失,周围陷入黑暗,他才张口说道:“无望洞之所以称为无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