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1/2)

加入书签

  绕过紫月森林,本该前往鬼界的仓狸不知为何居然绕路去了人界。

  其实去哪里都无所谓,反正走走闯闯还有他在。

  不过不得不说,人界之人向来不喜欢鬼族,大约是由于鬼族异于常人的外表,要知道,长得好看的鬼族是十分少的,大部分的鬼族不是青面獠牙就是血盆大口,再好点儿就是披头散一脸苍白的孤魂野鬼……咳咳,总而之,长得好看的鬼族一般来说都是鬼界的贵族,跟仓狸一样。尤其他还长得那么漂亮,不是鬼王的亲戚也绝对是鬼界的上族。

  嘿嘿,所以我才会机智地抱他大w腿啊!

  这么想着,我屁颠屁颠跟在仓狸后面,吹着口哨,抱头问他:“仓狸,我们去人界做什么?”

  他好回头,说:“临出门的时候,我哥让我去人界找点东西。”因为鬼族和人族的隔阂,为了不引起骚动,仓狸藏起了自己的角,头及眼珠子也变成了黑色,活脱脱一个大美人。

  鬼大哥的大哥?

  我眨眨眼,虽然好奇但也没仔细问,不过见仓狸这样说,我便嬉笑着凑过去,小声道:“是什么宝贝?”

  闻,他脸一拧,似乎不大高兴,皱着眉说:“问这么多做什么,是宝贝也不关你的事。”

  悻悻然摊开手,我叹了口气说:“是是是。”既然不说我就不问了,反正有时候知道越多死得越早,对此我可是深有体会,所以我现在宁愿当个坐吃等死的糊涂蛋。

  大约走了三天,我们来到了人界的一处城镇,叫做澧水城。

  这是位于人界边缘的小城镇。跟神界以及其它界一样,人界也由自己的王统治,而人王居住在非常靠近神界的华都,以前有幸去过几次,这块大陆中的神、魔、鬼、人四界,就属人族跟神族的关系特别密切。

  所以对这里,我并不陌生。

  不得不说,神、魔二界从天地初始就斗到现在,谁也没占到谁便宜,倒是梁子越结越大,尤其是魔族,为了扳倒神族,早年处心积虑派遣探子潜入神族内部,月洺他老子在位的时候就已是爪牙遍布。犹记得那时,我跟月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顺藤摸瓜才终于把那些毒瘤揪出来一网打尽,其中还牵扯了许多神族的贵族,但,月洺统统没有手下留。

  以前觉得月洺是铁面无私,后来想想,只不过是君王无,为了当上神王,他连我也不曾留。

  苦笑一阵,扯远了,所以现在神魔两界基本上是处于对立的状态。

  但是现在这个时候非常特殊,为什么呢?因为月洺他老子,也就是现在的神王病重不起,神界内部如今一片大乱,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们会把我们从神界赶走的原因之一。不过我倒是挺好奇仓狸说的宝物是什么,但看他那小心翼翼的模样怕是什么都不会告诉我。

  无所谓,反正能顺道去人界玩玩也不错。

  于是笑嘻嘻地跟在仓狸身后,走进了澧水城,毕竟是神界边缘的城镇,城内来往的神族非常多,其实神族和人族的区别不大,不过神族大多银碧眼,而人族基本都是黑黑瞳,从外貌上就能分别得出来。

  两人进入一个茶馆,屁股还没坐热,仓狸就出去了,把我一人扔在茶馆。

  无聊托腮,心想也没啥地方好去,于是就打算老老实实待在这里喝茶,却没料到茶未上,便看见一个头蒙黑纱的男人坐在隔壁的桌子,看那颀长的身形,宛若黑瀑的头,大约是个年轻人,还有那双在几乎透明的黑纱下泛紫的眼瞳,我不禁摸摸下巴,笑了出来。

  是魔族之人。

  啧啧,这小子好像有点眼熟啊,貌似以前见过?叫什么来着?

  似乎意识到我再看他,那人皱了皱眉,好似警告,而我也识相地收回目光,翘起二郎腿,大口大口喝茶。没多久,他站起身子,走到门外,四下张望,好像在等人。但是人一直没来,于是他准备走,见仓狸这么久都没动静,于是我摸摸脑袋,不由自主跟在那个魔族后面。

  我跟着他没别的,只是很好奇他叫什么名字,就是那种明明知道却偏偏想不起的强迫感让我坐立不安。

  跟了一小段路,来到一个巷子外,他竟然不见了。

  左看右看,狭窄的巷子里没有一个人,于是我打算放弃,岂料刚一回头,他就站在我身后,眉头深锁沉着目光,因为近在咫尺,白玉般的脸庞上一双紫瞳异常显眼,他的嗓音亦是冷冰冰的,他以质问的语气问道:“你是何人,为何一直跟踪于我?”

  充满磁性的声音直接穿透耳膜。

  不过我也没打算跟他有更多交集,于是打着哈哈道:“兄台此差矣,路是大家的,你能走,我也能走,何来跟踪之说。”

  “狡辩!”眉头一皱,他的目光更冷,低怒而试探性地道,“莫非你是朝曦那边的人?”

  朝曦?人王?

  这么一说,突然想起这家伙貌似跟人王有点儿关系,但是印象非常模糊。唉,遇到关键时刻就忘记,真是的,他名字到底是什么了……绞尽脑汁还是想不出来。

  见他试探,我于是耸耸肩,毫不畏惧地抬头,将计就计道:“说的没错,朝曦大人特派我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