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1/2)

加入书签

  剧烈的,撕裂般的疼痛传来,我几乎痛到晕厥。

  血的气味登时弥散在空气之中。

  由于被摁住双手,我无法反抗,尽管心中把他骂得狗血喷头,可害怕报复,事已至此,只能让自己少受点儿苦了。

  所以我死死咬住嘴唇,强忍疼痛,闭上眼,只当自己只是被恶狗咬了一口……但他却不满我的忽视,狠狠扼住我的下巴,逼迫我与他对视,他说:“我只是说一些气话,你就要与别人离开……你是故意让我生气的吧?就像你说另有所属一样,我不相信!你……绝对在骗我!”

  语罢,他用手扼住我的喉咙,感受到空气越来越稀薄,我无力挣扎,但毫无用处,我能感受到对面男人传来的强烈感,就好像能把我吞噬一般,说不清是爱,还是恨。

  也许是律动的剧痛,又或许是喉咙几近窒息,我脑子里突然闪现一些从未见过,却又似曾相识的画面——

  那时候,“我”是一个叫做辰的神明,我的职责,是守护时空的缝隙,维护时空秩序,不让人逆天妄为。

  我不知道自己在那里呆了多久,我只记得,自我有记忆以来,百年,千年,万年,我一直守候在这个无边无际又扭曲的世界之中,这里一片黑暗,没有声音,非常静,静得就像坟墓一样。

  直到某一天,我在时空缝隙遇见了一个四处流亡的男人,他的名字叫做琉。

  当时的琉因为战败失去了国家和人民,更被流放至时空缝隙,他为了逃离这个世界,于是四处寻找时空之神,也就是我,然而,他的请求不是回到自己的世界,这个狂妄的男人居然要挟我,让我为他创造出一块大陆。

  一开始,我并不同意,但琉竟然不分日夜守在我身边,甚至大献殷勤,不知不觉,寂寞的心忽然起了波澜。终于,我被他所感动,偷偷耗费神力,为他创造出一块不存在于任何世界的大陆,我甚至为了他,将他的军队全部招到这个世界,琉欣喜若狂,疯了似的抱住我,说要建立一个与我一起的国家。

  看见他的笑容,我第一次感到这么开心。

  然而我比谁都清楚,身为神,是不允许为一己私欲使用神力的,我的行为终究被上天察觉,为了保护琉的世界,不连累琉,我悄然离开了他的世界,回到天界。面对天帝的厉声责问,我默默垂下头,却并不后悔,因为比起灰飞烟灭,永恒的寂寞比死更难受。

  已经尝到爱的滋味,也就足够。

  我甘愿受罚。

  哪怕被剥离仙骨,五雷轰顶,最终魂飞魄散,化为烟尘……我亦没有半分畏惧。

  却不料行刑至一半,法场突然闯入一条巨大的青蛇,刮起狂风暴雨,趁乱将受刑的我卷走。而这条青蛇,正是百年前被遗弃至时空缝隙而被我救起的蛇妖青鳞。

  天帝大怒,派遣百万天兵天将围剿我们,青鳞道行不足,几乎被打回原形命丧当场,我不忍青鳞为我丧命,于是耗尽最后一丝仙力将青鳞引入我为琉创造的世界藏匿起来……后来青鳞带我找到琉,我却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伤害琉的话,他愤怒,最后把我赶了出来。

  后来旁人奚落嘲讽地告诉我,琉要成亲了。

  我只是默默笑了笑,独自收拾东西离开了琉的地方,我已经被抽了仙骨,不能再离开这个世界,只好找个地方躲起来,其实我离开的原因只有一个,因为我知道,我快死了。

  被抽了仙骨的神,是活不了的。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我的身体也每况愈下,青鳞很着急,为了给我续命,把百年的道行都废了,成了孩童模样。为了不让青鳞继续耗费道行,所以假借闭关一个人躲到湖边,而冷心地赶走青鳞,也是不想让他看见自己将死的模样……

  ……

  ……

  原来,神已经死了?

  所以我才能附身在他身上……?

  睁开眼的时候,我已经是泪流满面,不知道是因为疼还是因为心疼,刚刚的画面大约是这个身体主人的记忆,与以前的破碎片段不同,如此清晰而完整的故事脉络简直虐的我戳心戳肺。

  明明知道这不是我的记忆,却忍不住感同身受。

  抬起头,我失神地望着面前这个与仓狸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我知道,他就是琉,不知为何,想要伸手去摸摸他的脸颊,却力不从心,最终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这种时候晕过去,应该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了吧?

  我自嘲地想着。

  而等我醒来,却是在小蛇妖的茅草屋中,他见我醒来,一瘸一拐地走到屋子中间,小心翼翼端了一碗黑乎乎的药过来,吹了吹,轻轻地说:“仔细烫,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