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1/2)

加入书签

  “我也不知道,可是每次与你对视,我总觉得你眼中看到的人……不是我,你仿佛是在透过我看着某人……有时候我真怀疑,你之前说你另有所爱,是不是真的?”他的眼角闪烁着浅浅的光,眉宇间轻皱,握住我肩头的手加紧。

  心脏猛地一颤。

  我停了停,怔怔看他,没接话,而他的眼神却越来越炽热,表亦愈加委屈,他问:“告诉我,是我多心。”

  为了不刺激他,我继续摇头,憨笑说道:“可不是,你别乱想,我还能想谁,难道世上还会有个跟你一模一样的家伙。就算有,那也要我先遇见他,然后跟他相处,吵架,和好,最后谁都离不开谁……”说到这里,我的心里也难受起来了,是啊,眼前明明是一样的脸,却不是一个人,仓狸还在遥远的未来等我。

  忍不住鼻子一酸,我抹了抹眼角。

  看我这般,琉手忙脚乱,过来给我拍拍背脊,像哄小孩一样哄我,过了会儿,他露出了一抹忧郁的笑,然后轻抱住我,附耳说道:“原谅我这么患得患失,你走得太久,我真怕你把我忘了。”

  “怎么会,我在生命的最后时刻……都一直想着你。”

  我没说谎,神的确到死都在惦记着琉。

  我只是把神的想法传达给他,不想让神白白牺牲,他们已经有缘无分,至少不能让两人的感付诸流水。

  至少,让我传达神最后的思念……就像我想要将我的思念传达给仓狸一般。

  “不许乱说!”他紧张嗔道,“你怎么会死!”

  “怎么不会死?人都会死。”我望他,默默的,惨淡一笑,“我也会。”

  而他却狂躁起来,紧抓住我的手,喊道:“我不会让你死的,如果有一日你要死去,我也会陪着你一起——”

  而此时此刻,门外突然出一阵抽气声,我与琉同时看见呆呆站在门外,双眼睁大失魂落魄面白如纸的白鹤,下意识的,我猛地推开琉。

  被我推开,琉表现得很不爽,于是怒气冲冲地回头,冲门口的白鹤恼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白鹤被这样一吼,吓得浑身抖,也有些委屈,他眼睛乱瞟,不敢抬起,小声说:“我……我置办了一些东西……”

  “东西放下,你今后不许再来这里!”琉说的很绝。

  白鹤的眼眶顿时红了,他咬咬唇,一声不吭将衣物放下,然后转身离去,看样子很可怜。琉看样子也不大可能会去哄他回来,而且,我并不想做圣母安慰他。其实换个方面来说,琉是个好男人,对自己心爱的人柔,对别的爱慕者绝,这种人真是千载难求。

  但,我也很清楚,琉的爱意不是对我。

  我不能陷进去。

  我爱的是仓狸,我终究要回去,这里……并不是我的世界。

  又一次在心里坚定这个信念,我感到呼吸顺畅了些,走到门口,拾起方才白鹤放下的东西——是几件衣物,看样子是经过精心挑选的。不由再次感叹,白鹤是真的爱惨了琉,哪怕被这样嫌恶,甚至还要亲手为敌做嫁衣,他都能把事做好。

  换做是我,我绝对做不到。

  再之后,我就在琉的寝殿住下了。

  其实说是住下了,不过是被另一种形式软禁起来,琉根本不允许我离开他寝殿半步,我曾经溜出去想探探四周况,却被一脸黑的他带兵抓了回去,望着他身后以及将我围得水泄不通的士兵,我抽抽嘴角,用得着这样劳师动众吗?

  当然了,我那天免不了又被他狠狠“教训”了一晚上。

  第二天,琉加派了重兵,把他的寝殿围得水泄不通,看见他这样,我本想说些什么,却终究什么都没说出来——他明摆了要把我圈养,现在我无钱无势,也没了小蛇妖的消息,何必自讨苦吃。

  又过了一段时日,我无聊地在琉寝殿的后花园打盹儿,突然听见脑袋上有个小声音,于是睁开眼,却现一个小孩在看我。小孩约莫十岁,衣着简陋,柔柔的短,红眸,脑袋上还有一个小角,是鬼族的孩子。

  我吃了一惊,因为这里是琉的寝殿,很少人能进的来。

  于是坐起来,小孩似乎受到惊吓,退后了一些,睁大眼,好奇地看着我,然后小心翼翼挪上前几步,歪着可爱的小脑袋问道:“你就是父亲的新宠吗?”

  父亲?新宠?

  我愣了愣,望着他,好半天才问:“你父亲是谁?”

  “你是我父亲的新宠,你怎么不知道我父亲?”他反问,机灵的眼珠继续打量着我。

  他的话,让我汗颜了一下,原来是琉的儿子。

  脑筋一转,我感觉有点儿复杂,果然男人的话不能相信,什么痴等了三百年,什么为我消瘦为我衣带渐宽终不悔,哼,一转脸,

章节目录